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论物权对抗效力规则的立法完善与法律适用
【作者】 尹田【写作年份】 2017
【文献分类】 物权【关键词】 物权;绝对效力;对抗效力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99295    
论物权对抗效力规则的立法完善与法律适用

尹田


【摘要】我国既有物权效力理论混淆了物权的绝对效力与对抗效力的区别,或将物权的对抗效力与其优先效力混为一谈,甚至将之与善意取得制度相混同,应予纠正。我国2007年《物权法》就无对抗力物权种类所作规定,在编纂民法典物权编时应予保留,同时应增加有关无对抗效力的权利质权的规定。
【关键词】物权;绝对效力;对抗效力

  
  一、有关物权对抗效力的理论误区
  我国的物权法理论主要借鉴德国民法理论,以物权概念及由此而建立起来的支配权逻辑体系,构成了我国物权法的框架基础,尽管德国民法中最富特色的“物权行为”理论没有被我国主流理论和立法所采纳,且我国过去立法对于动产物权变动历来所采用的以“动产交付”与“当事人约定”为根据的折衷主义模式也表现出对德国法所进行的一种轻微的改革,[1]但在2007年《物权法》颁布之前,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尤其是不动产以及登记动产的物权变动)在我国民法理论和立法上一直采用的是“形式主义(债权形式主义)”的立场,是不争的事实。
  形式主义物权变动模式的基本特征,为物权变动须直接由动产交付或者不动产登记所引起,亦即物权变动的成立与物权变动的公示同时发生,换言之,物权变动系于物权公示,无公示即无物权变动。由此,至少在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中,不存在“未经公示”的物权变动的情形。而我国物权变动所采用的“债权形式主义”与德国法上的“物权形式主义”,其区别仅在于对引起物权变动的动产交付与不动产登记之行为的性质的不同认定(或属独立且无因的一项法律行为即“物权行为”,或属履行债务的一项事实行为),但在物权变动与其公示连为一体这一点上,二者毫无区别。由此,德国民法有关物权效力的基本理论为我国所全盘继受,为当然之举。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德国物权效力理论的基本点是:物权具有支配效力与绝对效力,并由此派生出排他效力、优先效力、追及效力及请求权效力。而依笔者所见,绝对效力是物权最为重要的特征,是物权与债权之最为根本的区别(债权为相对权,仅具相对效力)。这是因为,物权的支配效力(谓之“支配权”)与债权的请求效力(谓之“请求权”)并非完全能够成为区分两类权利的绝对标准:事实上,很多债权都具有或者包含支配效力(如承租人、保管人、承运人、借用人等对相关财产所享有的直接支配的权利)。据此笔者曾断言:物权之所以是物权,关键并不在其具有支配性,而在其具有绝对性,[2]而对于物权的绝对效力,理论通说均将之阐释为“物权人得对抗一切人的效力”,由此,物权的所谓“对抗效力”便成为其“绝对效力”的同义语。应当指出,在物权变动与其公示合为一体的形式主义物权变动模式之下,由于不存在物权变动与其公示的分离,故前述言论虽非科学,却亦无害。
  与之相反,在采“意思主义”物权变动模式的法国民法和日本民法上,物权变动与物权公示总是会发生分离,由此导致物权变动因未经公示而无对抗效力的法律现象普遍存在,并形成了各种相关理论学说。尽管在形式主义物权变动的模式之下,也存在未经公示的物权或者物权变动(至少就不动产而言,非基于法律行为的物权变动均非根据登记而成立,故其总是会发生物权变动与其公示的分离),但因此种未经公示的物权通常不会与善意第三人的利益发生冲突,故物权的对抗效力问题,完全不为德国民法理论所重视,当然也就成为我国物权理论中的空白。由此,当2007年我国《物权法》颁布之后,面对该法采用物权变动公示对抗要件主义模式所作出的各项规定(即规定农村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地役权、机动车与船舶及航空器所有权、动产抵押权等物权变动未经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我国既有物权效力理论所存在的误区,便展露无遗:
  其一,物权的绝对效力与对抗效力被予以等同。
  在物权人与他人的外部关系上,物权的效力表现为抵御他人妨害其支配权实现的约束力。但既有理论未能区分其抵御的对象、目的和手段的不同。事实上,物权的强制力首先表现为物权人对不法妨害的抵御,此种抵御,仅需以物权的客观存在为条件,不法侵害人是否知晓该物权的存在及物权的归属,在所不论(例如,将他人置放于地上的物品误认为系抛弃物而拿走,仍构成不法侵占)。而在第三人的权利或者正当利益主张有碍物权人权利实现之时,物权人对之予以否认的权利,也是物权强制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物权人受让的土地上纵然设定有他人未经登记的地役权,对于地役权人的权利主张,物权人得予以否认)。鉴于物权所抵御的妨害对象不同,法律所设定的抵御条件也就有所不同:基于不法妨害而发生的冲突,为物权人(正当利益)与不法妨害人(不法利益)之间的冲突,此种冲突中,物权人应无条件获得保护,法律需要安排的仅仅是权利救济的恰当方法;而物权人与主张权利或者正当利益的第三人之间的冲突,为正当利益之间的冲突,对此,法律必须审慎地进行利益平衡,如果第三人在设定其权利或者利益时,因物权已予公示而知晓或者应当知晓物权的存在,则其构成恶意,不应予以保护,但如其为善意,即因物权未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聊五分钱的天吗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99295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