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法国刑事拘留制度的改革与启示
【作者】 俞亮【写作年份】 2015
【文献分类】 刑事诉讼法【关键词】 法国;拘留;改革;比较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92380    
法国刑事拘留制度的改革与启示

俞亮


【摘要】2011年4月,法国拘留制度再次经历了重大变革,在进一步严格拘留适用条件和司法监督程序的同时,大幅度地提高了被拘留人的基本权利,但也在司法实践中引发了广泛的争议。我国在2012年3月通过的新刑事诉讼法及同年年底通过的一系列配套规则对拘留制度没有进行大的修改。通过对法国拘留制度的比较分析,本文提出了修改我国刑事拘留制度的一些思路。
【关键词】法国;拘留;改革;比较

  

   一、法国拘留制度改革的历史背景

   虽然拘留一直是法国刑事司法实践中的重要部分,但直到1957年才在《法国刑事诉讼法典》中被正式承认。不过,无论是在此之前还是之后,对于是否应允许警察单方面决定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这一问题一直争议不断。该制度自确立之后就多次经历改革,内容上几乎涉及到拘留的期限、适用对象、公民权利、司法审查等各个方面,并且经常出现改革理念上的反复。最近的一波拘留制度改革运动开始于1993年,在当年1月4日修改通过的刑事诉讼法中首次允许律师在拘留后的第21小时起与犯罪嫌疑人进行交谈,时间是半个小时,但律师在拘留期间不能查阅案卷。该法还同时规定司法警官(police judiciaire)应在“合理时间”内向一名司法官(magistrat)通报拘留的适用情况,便于后者对其监督。不过,宪法委员会对“合理时间”的解释却较为模糊,即“在侦查过程中,司法警官因客观原因不能立即告知司法官的,应在客观原因消失后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履行告知义务”。[1]这一规定随后受到了广泛的质疑,并导致在司法实践中逐步发展出一种新的“实时(temps reel)程序”,要求检察官必须在拘留结束之前依据警察在此期间所收集的证据来决定如何处理案件,以提高诉讼效率和防止警察拖延接受司法审查的时间。该程序带来的影响就是即便在严重和复杂的案件当中,被追诉人也只能根据在拘留结束之前所收集到的证据,尤其是自白证据来处理。自此以后,拘留及作为其结果所收集到的证据在司法实践中逐渐成为了起诉案件的主要依据。

   这一波拘留制度改革的第二次发生在2000年6月15日,新制定的《关于无罪推定的法律(Loi du 15 juin 2000 sur la presomption dinnocence)》[2]允许律师在犯罪嫌疑人被拘留后的第一时间到达现场,但与嫌疑人的交谈时间仍为半个小时,且不能查阅案卷材料。不过,该法首次在《刑事诉讼法不能给市场做人工呼吸》的导言中确立了对程序公正和“抗辩式诉讼”的追求,希望超越以侦查人员为主导的传统纠问式诉讼模式,并构建一个全新的由诉讼各方推动的当事人主义诉讼模式,从而为此后法国拘留制度改革奠定了一个基本的框架和方向。

   2004年3月9日的《保证司法适应犯罪演变的法律(Loidu 9 mars 2004 portant sur l adaptation de la justice aux evolutions de la criminalite)》[3]规定在某些特殊的案件中,尤其是有组织犯罪、情节严重的组织卖淫、贩卖毒品和恐怖主义犯罪中,拘留的时间可以被延长到96小时。而根据此前的规定,拘留的时间是24小时,即便经过检察官的授权后也只允许再延长24小时。2006年1月23日《关于打击恐怖主义犯罪的法律》又进一步规定当“存在一个恐怖主义行为将要在法国或外国发生的紧迫危险,或者根据有关的国际合作确实有紧迫的需要时”,拘留的时间还可以达到6天。此外,贝尔本二号法律还规定在组织卖淫(proxenetisme)、敲诈勒索财物(l'extorsion de fonds)和有组织盗窃(le vol organise)类案件中,律师的介入时间可以被推迟48小时。而在恐怖主义和贩卖毒品案件中,律师的介入时间可以被推迟72小时。[4]自此之后,随着由预审法官处理的案件越来越少,对拘留的适用却越来越多。在2004至2009年间,被拘留的人数上升了大约有25%。[5]

   不过,随着拘留数量的大幅度攀升,其对公民人身自由造成的严重威胁越来越引起了公众的警惕和广泛讨论。此外,针对被拘留人获得律师帮助权的保障和对拘留的司法监督这两个问题,欧洲人权法院、法国宪法法院和法国最高法院也分别在一系列判决中对法国拘留制度的合约性、合宪性和合法性提出了质疑。

   2008年11月27日,欧洲人权法院在Salduz v Turkey(No.36391/02)一案中判决土耳其由于在羁押的开始阶段不给嫌疑人提供接触律师的机会而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的规定,并且强调:首先,警察拘留期间所发生的情况将会对整个案件的未来走向产生重大影响,在此期间收集的证据,尤其是有罪供述通常在案件的后续阶段会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其次,“考虑到获得公正审判的权利应当具有充分的‘实用性和有效性’……,《欧洲人权公约》第6条第1节要求,作为一项规则,应当从警察对嫌疑人第一次进行讯问时就为嫌疑人提供获得律师帮助的机会,除非个别案件中的特定情况表明有明显正当的理由可以限制这一权利。”“任何对被拘留人获得律师帮助权的拒绝必须是例外性的,应当基于非常强有力的原因,并且不会对整个诉讼程序的公正性造成损害,而任何成文法上对羁押期间获得律师帮助权利的禁止都明显地违反了这一原则。”最后,“当一个在未咨询过律师的情况下于警察讯问期间作出的有罪陈述被用来作为定罪依据时,嫌疑人的辩护权利在原则上应当被认为是受到了不可弥补的损害,”即不给嫌疑人在拘留期间提供有效的律师帮助是一种审前阶段违反人权的表现,并且无法在此后的程序中得到补救。而在2009年10月13日作出判决的Dayanan v Turkey(No.7377/03)一案中,土耳其政府争辩说在警察拘留期间,嫌疑人已经行使了沉默权,因此其权利并没有因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92380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