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结果加重犯在共同参与中的归责问题研究
【作者】 邓毅丞【写作年份】 2017
【文献分类】 刑法学
【关键词】 基本犯中心论;加重结果中心论;共犯本质;结果加重犯的构造;个别化归责原理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98744    
结果加重犯在共同参与中的归责问题研究

邓毅丞

【摘要】共同犯罪以引起构成要件结果的共同行为为成立前提。加重结果作为结果加重犯的构成要件要素,应当是结果加重犯的共犯判断基准。因此,在过失引起加重结果的场合,结果加重犯的共犯成否决定于过失共犯的成否。我国刑法规定过失共犯不是共同犯罪,因此,结果加重犯的共犯无法成立。但是,根据结果加重犯的基本构造,可以对基本犯的共同参与人进行个别化归责:其一,对于法定刑不严厉的结果加重犯,在引起加重结果的参与行为成立过失正犯的场合,可认定结果加重犯的同时犯。其二,对于法定刑严厉的结果加重犯,只有在参与行为具有引起加重结果的特殊危险及该危险直接现实化为加重结果的场合,才可以成立结果加重犯的单独正犯。其三,在基本犯的教唆、帮助行为过失引起加重结果的场合,有可能成立狭义共犯的结果加重犯。但是,教唆、帮助行为对于基本行为的特殊危险及其现实化应当有明显的贡献,而且,共犯人应当认识到特殊危险赖以存在的基础事实。 【关键词】基本犯中心论;加重结果中心论;共犯本质;结果加重犯的构造;个别化归责原理   
  一、引言
  结果加重犯在共同参与中的归责问题往往被作为结果加重犯的共犯成否问题来处理。一般来讲,关于结果加重犯的共犯判断基准,有基本犯中心论和加重结果中心论的对立。基本犯中心论将基本犯的共犯和结果加重犯的共犯对等起来。据此,基本犯的共同参与可以引起加重结果的连带性归责。[1]加重结果中心论以引起加重结果的行为作为结果加重犯的共犯判断对象,从而将基本犯的共犯与结果加重犯的共犯区分开来。那么,即使共同参与基本行为,也不一定在加重结果的引起上负有责任。[2]
  我国通说倾向于基本犯中心论。[3]但是,该说存在重大疑问。加重结果作为客观的定罪因素,被排除在共同性的判断范围之外,有两种可能性:其一,在共犯本质问题上采取前构成要件的行为共同说。即,共同犯罪的成立不以构成要件的行为的共同性为必要。只要非构成要件的共同行为表征了参与人的人身危险性,即可认定共犯犯罪。其二,在结果加重犯的构造上采取单一形态论。即,加重结果只是结果加重犯的客观处罚条件,对结果加重犯的违法性并无影响,因而不在共同犯罪的判断范围之内。
  如后文所述,无论上述哪一种可能性,都在一定程度上背离了现代法治社会所奉行的责任原则。因此,近年来有学者对通说的观点表示反对。我国学者周光权教授就提出:对于加重结果,是否要求所有的共同正犯负责,是分别判断的。换言之,在出现加重结果的场合,基本的处理原则是:对于基本犯而言,成立共同正犯;对于加重结果而言,成立“同时犯”。[4]然而,如何判断结果加重犯的“同时犯”,则存在疑问。而且,对于结果加重犯的帮助犯和教唆犯,是否也可以按照结果加重犯的“同时犯”来处理,有待进一步检讨。
  鉴于结果加重犯的共同参与事例在司法实践中大量存在,以及现有研究尚有缺漏,本文拟从共犯本质和结果加重犯的构造着手,对结果加重犯的共犯判断基准进行反思。在此基础上,以求澄清结果加重犯在共同参与中的归责可能性及具体要件,为司法实践提供有助益的参考。
  二、共犯的本质:共同性的判断范围之辨
  共犯本质是关于共同犯罪中的参与人何以“共同”对结果负责的理论问题,[5]对结果加重犯的共犯成否有重要意义。关于共犯本质的理解,有犯罪共同说和行为共同说之争。
  犯罪共同说认为:“数人共同进行特定的犯罪是共犯,客观地预想了构成要件上特定的犯罪(例如,强盗罪),由数人共同实行它时是共犯,这种学说与古典学派的立场相适应”。[6]犯罪共同说又分为完全犯罪共同说和部分犯罪共同说。完全的犯罪共同说强调参与人在共同犯罪中必须具有完全相同的犯意以及共同实施犯罪行为的相互意思联络。与此不同,部分犯罪共同主张,共同参与人在实施的犯罪中有部分内容的共同性以及片面的意思联络即可。例如,在甲和乙共同袭击丙而致使丙死亡的事例中。假设甲有杀人故意,乙有伤害故意。根据完全犯罪共同说,由于两人的故意内容不同,两人不构成共同犯罪。但是,根据部分犯罪共同说,甲和乙在伤害部分有重合,因而两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的共同犯罪。[7]
  行为共同说认为,二人以上以意思联络共同实施符合不同犯罪类型的行为,各个行为者在符合各个相应的犯罪类型的场合,构成共同犯罪。[8]那么,共同犯罪和个人犯罪一样,都是实施自己犯罪的一个方法类型。在共犯的场合,参与人利用他人的行为,将对方的行为视为自己行为的延伸,从而扩大自己行为的因果影响的范围。[9]在行为共同说中,有前构成要件行为共同说和构成要件行为共同说的差别。前构成要件的行为共同说是主观主义刑法学在共犯领域的理论。根据主观主义刑法学,犯罪是行为人社会危险性的表征,因而可以承认在参与人跨越数个构成要件而存在共同关系。[10]相反,构成要件的行为共同说是客观主义的产物,强调共同关系在犯罪类型中的重要部分范围内成立,而不仅仅涉及单纯的自然行为。[11]例如,甲以抢劫故意、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98744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