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人工智能立法的“技术—社会+经济”范式
【作者】 龙卫球【写作年份】 2020
【文献分类】 人工智能【关键词】 人工智能;立法;法律与科技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110813    
人工智能立法的“技术—社会+经济”范式


——基于引领法律与科技新型关系的视角

龙卫球


【关键词】人工智能;立法;法律与科技

  
  法律与科技自近代以来存在紧密的联系,人类基于对于科技作用的重视,自近代起设立了专门以科技作为规范事项的科技法。但是,我们可能注意到一个有关科技法的事实,那就是在其得以兴起和发展的过去两三百年间,科技法一直秉持的是一种“技术—经济”的立法范式,就是说关注的主要只是技术的经济规范意义。这种立法模式与人类关于科技的长期以来占主流地位的思维是一致的,即技术经济主义。这种思维对于科技的认知倾向是“,仅仅以经济学和经济史的术语来对待这一问题”。即,技术主要作为具有巨大经济意义的工业革命的推动要素而受重视。随着人类对技术经济意义追求不断升级,甚至引发了对于技术的膜拜,促成一种技术统治乃至技术垄断的技术意识形态后果。
  一、问题的提出:
  人工智能时代科技立法范式转型的背景
  人工智能因机器学习等新方法和新技术的突破,成为当前最引人关注的新科技主题之一。人工智能科技最新和未来一个时期发展的意义,首先是其被认识到正在取得主导科技的地位,在技术和经济维度上形成了巨大的迭代力量,具有极端颠覆性的经济应用前景,由此不断引发投资风暴。其次,则是它引起了作为新兴科技事物正在产生前所未有的社会关注。人们开始意识到,它的发展影响不应该仅仅是技术经济的,更应该是社会的。对人工智能的这种社会关注,有积极方面的期待。计算社会学、人工智能化社会理论正在揭示新社会发展和建构的可能性:例如,通过新计算方法和人工智能,可以发展更好测量世界的全新思维工具;通过引入不断升级的智能化,可以使得世界互联、万物互联、人机互动关系更加娴熟。这些使得进行大规模社会协作成为可能,社会共享、社会合作的前景诱人。总之,在人工智能和新计算方法之下,社会智能化发展方兴未艾,一个“超级全球化”时代似乎就在眼前。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但目前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社会关切,更多还是消极方面的忧虑。首先是人类的适应性问题。美国科技社会思想家兰登·温纳早前指出,当代新技术领域的发展,其导致的现代社会日益增长的复杂性和快速变化,超出了个人和社会形态的适应能力,“与社会技术系统日益增长的复杂性合在一起,这些变化使得人们越来越难已开展当代社会生活中某些最为基本的活动:规划、设计,以及功能上的协调合作”。其次则是科技自身风险及科技简单经济化引发的社会风险问题。风险理论家贝克便关注到,在当前发达科技条件下,一方面,令人担忧的生态风险和高科技风险不断具备新的特点,导致不可计算的威胁的后果;另一方面,在所谓现代性之中,还出现了财富的社会化生产与风险的社会化系统相伴的情况。“相应地,稀缺社会的分配问题和分配冲突,也同科技引发的风险在生产、界定及分配过程中产生的问题和冲突叠合在一起”“换言之,在风险社会中,未知的、意图之外的后果成了历史和社会的主宰力量”。就人工智能来说,其对社会的影响尤为重大和特殊。人工智能技术新发展,由于对计算方法极为推崇,导致了一种“计算主义”新思潮,似乎世界不过是计算或信息流构成的。这种信息简化主义世界观,引发了有识之士对“技术致死”的忧惧:如果我们的道德、伦理和公共事务等问题被所谓的技术重构,变得这样简单可控,那么世界究竟会变成什么样?此外,人工智能基于它在认知能力上的发展而具有与人的相通性,还带来了棘手的重新塑造“人与人造物关系”的全新课题。
  人工智能鉴于其科技事项属性,从立法归属而言,自然应该纳入科技立法的特别范畴。由上可知,人工智能作为正逢其时的技术新领域,其发展可能带来经济迭代福利的同时,也正在产生社会正反方面的巨大效应,因此从立法上来说必然导致更加复杂的要求。人工智能最新和未来发展具有的经济和社会的双重影响,使得既有科技立法的所谓“技术—经济”范式明显具有不适应性。本文提出,人工智能立法范式具有由传统科技立法的“技术—经济”范式转向“技术—社会+经济”范式,实是势所必然。本文拟就这种转型的历史规律进行观察和分析,并试图在此基础上探究新范式的基础、内涵及其开展。
  二、科技立法“技术—经济”传统范式的流变及其规范原理
  科技立法专门化的最初基础是人类对于科技在经济上重要性的发现。科技具有经济的重要性不等于就会产生科技立法,只有当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人们形成了关于其重要性的认识,科技立法才会水到渠成,科技事项才会成为相对独立的规范对象。
  技术的重要性对于人类来说不言而喻。近代开始,人文理性主义的意识崛起,科学意识也随之觉醒,人类技术开始与科学思维与方法紧密相关,从而由单纯的技术发展为科技。这一时期,科学、科技先是作为人文理性主义的演绎产物得到发展,但很快就喧宾夺主,成为人文理性的替代形态而得到高举。这种倾向在笛卡尔那里就有了端倪,这位17世纪的欧洲哲学家和科学家,倡导科学主义,提出了一种普遍怀疑的哲学主张,因此被誉为“近代科学的始祖”?。渐渐地,科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110813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