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行政决策的多元困局及其立法应对
【作者】 韩春晖【写作年份】 2017
【文献分类】 行政法学【关键词】 行政决策;国务院;法治;决策主体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100321    
行政决策的多元困局及其立法应对

韩春晖


【摘要】近年不断频发的系列事件足以表明,行政决策已然成为我国建设法治政府进程中遭遇的重大难题。令人欣慰的是,学者的反思和追问并未停留于“决而难行、决而不行”表象,而是直指当前行政决策机制的正当性(legitimacy)不足,并倡导行政决策模式之转型。大体观之,现有行政决策正当性的研究始终潜含着两种路径:一是“权威—说服”路径;二是“权威—交换”路径。细察深究,这两种路径又都存在难以克服的局限。每次法治变革都不完全是法律逻辑的发展结果,而是基于破解社会难题的时代需要。据悉,国务院有关部门正在制定《重大行政决策程序条例》,这意味着我国已然采取了立法应对的治理进路。本文着眼于治理当前行政决策中的多元困局,从行政决策的理论框架、内在结构和制度设计三个层面来阐述立法应对的基本思路,进而表达对这一立法的更多期许。

【关键词】行政决策;国务院;法治;决策主体

  
  引言
  近年不断频发的系列事件足以表明,行政决策已然成为我国建设法治政府进程中遭遇的重大难题。[1]令人欣慰的是,学者的反思和追问并未停留于“决而难行、决而不行”表象,而是直指当前行政决策机制的正当性(legitimacy)不足,并倡导行政决策模式之转型。而且,关于行政决策正当性的分析已经突破了传统形式合法性的分析框架,采取了以形式合法性、民主正当性和技术理性三维角度观察的分析框架{3}{4}{5}。
  大体观之,现有行政决策正当性的研究始终潜含着两种路径:[2]一是“权威—说服”路径。由此推论,行政决策的正当性来源于受决策影响的相关当事人被决策主体所“说服”,而决策主体所拥有的“说服”的权威来自于他们自身所拥有的“知识”以及在决策机制中所汲取的“知识”,也就是“信息交换”,其导向是“理性决策”。二是“权威—交换”路径。据此演绎,行政决策的正当性来源于决策主体与受决策影响的相关当事人之间的“交换”,而决策主体所拥有的“交换”的权威来自于他们可资交换的“资源”以及在决策机制中达成了“公平交换”的协议,也就是“利益补偿”,其导向是“民主决策”。显而易见,十八大报告提出的“坚持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依法决策”正是旨在建构三维角度的行政决策正当性输入机制。
  细察深究,这两种路径又都存在难以克服的局限。知识的不充分,“有限理性”的普遍存在,常常导致“无法说服”;资源的不充分、利益补偿的不公平,也往往导致“无法交换”。更为绝望的是,不论是“知识问题”,还是“利益问题”,都无法与价值问题割裂分离。[3]即便科学论证非常充分、利益补充非常公平的行政决策,只要与受决策影响相关人的价值取向不一致,仍然可能陷入“口服心不服”和“何处买青春”如此这般的困局。一言概之,在当前行政决策中的种种困局,既有理性困局,也有利益困局,还有价值困局。
我我我什么都没做
  每次法治变革都不完全是法律逻辑的发展结果,而是基于破解社会难题的时代需要。据悉,国务院有关部门正在制定《重大行政决策程序条例》,这意味着我国已然采取了立法应对的治理进路。[4]本文着眼于治理当前行政决策中的多元困局,从行政决策的理论框架、内在结构和制度设计三个层面来阐述立法应对的基本思路,进而表达对这一立法的更多期许。
  一、我国行政决策中的多元困局
  困局是内在性矛盾、分散化动机和多元化价值所促成的一种紧张情境。从其内在机制来看,“困局如何运作,取决于参与者的数量与类型、市场结构、潜在资源等因素。”{6}(P.25)从其最终结果来看,“困局是一场皆输的博弈。”{6}(P.23)为了避免最糟糕的博弈结果,决策主体必须从困局的内在机制中寻找出最为根本的关联,并解开个中的关键结点。其中,“解决困局最重要的第一步,是给它取个名字,让人们注意到它的存在。有了合适的语言,任何人都能找出困局中存在的联系,把它们串在一起,逐个攻破。”{6}(P.20)有鉴于此,笔者将当前我国行政决策实践中的多元困局予以如下理论型构和客观剖析。
  (一)合法性困局
  所谓“合法性困局”,是指在行政决策过程中,由于决策主体权威不足,既无有效的信息交换机制来说服当事人接受决策,又无充分的资源保障公平交换促进当事人接受决策,从而导致“决而难行、决而不行”的情境。从法哲学来看,“合法性(legitimacy)”也就是“正当性”。在传统的“依法行政”模式中,行政机关总是试图将形式主义的“合法律性(legality)”扩展为一种“合法性(正当性)”。随着社会利益的多样化、价值取向的多元化,这种单一来源的合法性论证逻辑已经遭遇公众的广泛质疑、挑战甚至不服从。在现代社会,合法性(legitimacy)的来源是被统治者一种特定的最低限度的服从愿望,即“可接受性{7}(P.238)”。然而,这种可接受性不仅来自于“合法律性”,而且来源于“公意”,还来源于“理性”。它是多种要素共同均衡作用的结果。可见,“合法性困局”的实质是合法性输入机制过于单一化。
  在我国的行政决策中,“合法性困局”可谓是最“生死攸关”的挑战。2007年的上海磁悬浮项目事件非常清晰地展示了“公意”的严重缺乏与重新输入过程。在该事件中,决策者对于政策的可接受性考虑不周,未能综合当地居民的政策偏好。决策事项只是在网站上公布,根本没有在媒体上发表,更谈不上在居民小区内张贴了,可见决策者本意就是不希望引起当地居民的关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100321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