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从结社自由审视我国现行律师管理体制
【作者】 张奇【写作年份】 2014
【文献分类】 司法制度【关键词】 社会团体;结社自由;自治;律师协会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84850    
从结社自由审视我国现行律师管理体制

张奇


【摘要】一边是,尤其是在刑事诉讼领域,审辩冲突尤为严重,律师正当权益无法得到有力维护,辩护律师"形单影只",而律师协会却成为司法行政机关的第二"律管处",现实迫切渴求律师协会的身份与职能的转变;另一边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体现了我党对于国家与社会的新的认识,为我国社会团体发展提供了新的历史机遇。司法改革的再启动,也为律师管理体制的科学发展提供了一个契机。而从结社自由的原则与内涵出发,审查我国的律师管理体制,对于解决我国当下不和谐的审辩关系,推动律师协会的自治与发展,不仅具有理论意义,也具有现实价值。
【关键词】社会团体;结社自由;自治;律师协会

  

   尽管在“传统-现代”两级社会理论模型下,传统社会与现代社会之间如横亘着秦岭一般,然而现代文明却并不是孤岛,社会组织也并不是现代社会所独有的。在中世纪时期,诸如石匠、商人等职业的从业人员就意识到“应当有一个正当的名义去应付嘈杂和不安全的社会环境,于是他们自发组织起来”,[1] 从而就形成早期的行业协会。

   而以法国大革命提出“Fraternity”这样的口号为标志,号召人民像“兄弟”一样建立组织去战斗[2] ,整个人类社会的组织方式逐渐从个人走向集体。在迪尔凯姆那里,这是社会分工导致的专门化带来的结果,迈进工业化社会后,伴随着集体意识的瓦解,浮现的情景并不是社会的分崩离析,相反却是“劳动越是分化,个人对社会的依赖就越强”[3] ,个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多地依靠社会组织去实现自己的权利、诉求与利益。刚开始,这样的组织还保留着一定的地域性,是为“community”,[4] 然而随着社会的演进,社会组织越来越突破行业、地域的界限,形成诸如工会、学会、政党等各类的社会团体。

   无论是出于自然理念的考量,还是对社会发展的关怀,先哲们从各个角度论证了个人应当有自愿结成一定组织的自由,[5] 即结社自由。在魏玛宪法第一次将公民的结社自由作为一项基本权利载入宪法之后,结社自由从一项道德上的权利成为一项重要的实证权利。在100多年后的今天,如果我们仍然有意或无意地忽视组织、团体在社会发展、人权保障中应有的地位与作用,这对我国法治社会的构建、人权保障事业的推进绝对是不利的。

   一、现实的缘起

   尽管不同于西方的政府威权的瓦解与社会力量的发展这一路径,我国迈入的是政府放权与社会组织的培养这一道路,当初的顶层设计与今日的适应性改革,也使得同样的命题出现在了今日之中国:应当如何理顺政府与社会之间的关系?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并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其中提出:要正确处理政府和社会关系,加快实施政社分开,推进社会组织明确权责、依法自治、发挥作用。适合由社会组织提供的公共服务和解决的事项,交由社会组织承担……限期实现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真正脱钩,重点培育和优先发展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成立时直接依法申请登记……可以说这集中展现了中共对于这一问题的认识与解决思路,也为结社问题的提出与解决提供了新的历史契机。

   本文之所以将视角选定在律师职业,因为笔者确实认为律师职业区别一般职业,尽管誉之“天使”,谤之“恶魔”,但不能否认的是律师在现代法治社会中的重要作用,不论是纯粹的职业律师,还是“lawyer-statesman”(政治家型律师)[6] ,都对于文明的发展起着不可忽视的推动作用,甚至“律师对国家政治生活的参与程度乃是一国法治实现程度的标尺”。[7] 如同中世纪的行会一样,律师业的发展本能地要求着、天然地呼唤着律师自治组织的出现与正常发展。

   我国虽于1980年颁布了《律师暂行条例》,规定“律师是国家的法律工作者”,“律师协会是社会团体”,1986年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成立,协会的目的之一是“发挥律师协会的作用,保障会员的合法权益”,是律师的自律性组织。然而现实却是我国律师与律师协会之间产生了畸形的关系与尖锐的矛盾:律师协会不是律师权益的维护者,而成了司法行政部门的“第二律管处”;而律师之间又有联合的需求,依靠共同的价值理念或者江湖道义而相互“结盟守望”,这一点在今日之“死磕派”律师那里更是十分明显。也许死磕“磕不出法治中国”[8] ,“死磕派”律师本身极其执业活动却暴露了中国法治实践中的种种问题。自媒体的发展使得这些问题被放大,已经不仅仅是行业发展的问题,更涉及到了社会的稳定与秩序。

   我认为这一问题的核心就是我国律师自治与管理体制发展的滞后性,亟需理论与实践的重构。法治的核心在于宪政,“宪政是法治国家应有之义”。[9] 因而从规范宪法的角度去认识,从结社权的内涵去评价、乃至重构我国的律师自治与管理体制更是具有重要的意义。

   二、结社自由的基本理念

   结社大抵就是指“特定的多数人形成具有共同目的的、持续性的结合体的活动”[10] ,所谓“结合体”更明确来说就是一种“比较稳定的、有一定组织的社团”[11] 。结社权在我国无疑是一种宪法权利,规定在我国现行《宪法》正文部分的第二章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中,《宪法》第3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享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政治自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84850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