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刑法中侵犯财产罪保护客体的务实选择
【作者】 蔡桂生【写作年份】 2016
【文献分类】 刑法学
【关键词】 侵犯财产罪;保护客体;法律;经济的财产说;规范化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98490    
刑法中侵犯财产罪保护客体的务实选择

蔡桂生


【摘要】侵犯财产罪的研究,是刑法总论、分论相结合和分论精细化的典范。我国侵犯财产罪的对象,已纳入了财产性利益等越来越多的内容。这在客观上使得以“物”作为前提的本权说、占有说和中间说,与我国的司法实践现状存在距离。收支计算式的纯粹的经济财产说、法律·经济的财产说、机能的财产说等方案,更适宜用于描述我国刑法中的“财产”。目前较流行的纯粹的经济财产说和法律·经济的财产说,在我国的法律规定、司法解释或司法案例中,均可找到相应的表达。较之于不考虑金钱利益是否合法的纯粹的经济财产说,法律·经济的财产说具有规范化的考虑,在论理上具有优势。
【关键词】侵犯财产罪;保护客体;法律;经济的财产说;规范化

  
  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我国刑法理论的发展已经进一步细化和具体化,这种追求“具体法治”的努力,不能仅仅体现在总论的深度讨论上,而应该扩展到分论的研究当中。总论的探讨固然有启迪思维的意义,但在现实生活中,更能直接推动个案正义的是分论的理论指导。我国刑法理论研究以往在分论精细化上做得并不充分,成果也不丰富,这使得众多总论问题尽管被充分讨论,却无法很好地体现在法治生活中。[1]推动总论与分论相结合以及分论的精细化,是我国刑法理论可持续发展中无法回避的重点课题。财产犯罪的研究,是总论、分论相结合和分论精细化的典范,本文旨在展示该方面研究的探索性成果。
  财产犯罪规定在我国《刑法》分则第五章之中,属于司法实践中的多发犯罪。判断某一案件是否可以成立盗窃、抢劫、诈骗、敲诈勒索中的罪名,是刑法理论和实务上的常见问题。按照刑法总论的研究成果,在犯罪的认定上,相应犯罪的保护客体是否受到侵犯,是判断和回答该问题的依据。由于市场经济的发展和财产形态的多样化,人们对财产的认识也处于不断演化之中。这样,对财产犯罪的保护客体问题做一专门梳理,就显得尤为必要。
  以前的理论上较多使用犯罪客体这一概念,主要用来指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20世纪90年代以后,法益这一概念逐渐流行,原因之一在于像破坏资源、环境这样的罪名,用“保护社会关系”来解释显得比较牵强。虽然有这种问题,但在大多数场合,犯罪客体、保护法益和保护客体这几个概念的内容还是基本重合的。为了体现这种相通性和有助于吸纳以往分则研究中的合理成果,此处使用保护客体这一相对中庸的概念。
好饿但是不想动
  一、从所有权说到“价格+损失”的处理方式
  在我国《刑法》的“侵犯财产罪”一章中,按照传统上的说法,财产犯罪的犯罪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2]但20世纪90年代以后,由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物资流转速度的加快,所有者和占有者不一致的现象越来越普遍:这意味着拥有所有权的人,不一定占有并且使用其所有的财产。比如,土地的所有人和占用人经常是不一样的。再如,租赁业的发展使得使用者和所有者不是同一个人,若对使用者租来的财物,比如租来的汽车,加以侵犯,使用一阵子之后又还给他,就只是侵犯了使用权或者占有权,而不是所有权。现在,快递行业也很发达,运输过程中快递方也不是所有权人。
  这些情况,催生了财产犯罪的保护客体是否只是所有权这样的疑问。是否所有权的一部分,比如使用权、占有权,也是侵犯财产罪的客体呢?
  虽然传统的所有权说认为,不同程度地侵犯占有、使用、收益、处分这些权能,就已经可以成立侵犯财产罪,但是,这显得不够精确,因为它回避了两个问题。第一,侵犯这些权能侵犯到何种程度,可以成立侵犯财产罪?第二,侵犯哪个或哪几个权能,可以认定财产犯罪?
  在我国目前流行的刑法理论中,我们常借用本权说、占有说和中间说来分析侵财犯罪的法益问题。目前比较常见的是中间说,即侵犯财产罪保护的首先是财产所有权及抵押权、租赁权等其他本权,其次是需要通过法定程序改变现状的占有;但在非法占有的情况下,其面对本权者恢复权利的行为而言,不受侵财犯罪条款的保护。[3]这解决了很多疑难问题,具有很大的进步意义。
  然而,本权说、占有说和中间说是从日本刑法关于盗窃罪的讨论中发展起来的,在这种场合下,讨论本权说、占有说和中间说默认的前提在于,侵犯财产罪的对象必须是“物”。同时,在语言的使用上,包括“占有说”里面的“占有”这个用词,都是和“物”相搭配的。这是一种语言学上的动宾搭配,和人们的语言习惯有紧密的相关性,因而是较为固定的。
  在我国的司法实践当中,尽管法条中明文写有“财物”二字,但可惜的是,这一以“物”作为侵犯财产罪对象的前提,并没在现实中贯彻下去。例如,被告人戚道云承包的上海某装潢公司与江苏南通市工程承包人施锦良签订《建筑安装工程合同》。合同签订当日,施锦良与被害人倪新昌各出资五万元,作为工程质量保证金,交付给戚。后因工程未能如期施工,倪新昌多次向戚索要保证金未果。戚因无力偿还,遂找他人商量对策。某月某日,被告人戚道云、王荣等人将被害人倪新昌等骗至某小学。王荣等人将倪隔离后,带至戚的办公室,并令倪交出欠款凭证,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你怀了我的猴子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98490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