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认罪认罚从宽协商程序的独立地位与保障机制
【作者】 樊崇义【写作年份】 2018
【文献分类】 刑事诉讼法
【关键词】 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独立;混合式诉讼体系;保障机制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103067    
认罪认罚从宽协商程序的独立地位与保障机制

樊崇义


【摘要】两高三部关于开展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文件并未确立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的独立地位。基于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程序法定化需要,考虑到国外认罪协商诉讼程序的普遍独立化趋势,特别是我国刑事诉讼程序正朝多元层次性发展,应建构我国独立的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避免“嵌用”模式的司法弊端。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首先是认罪认罚案件与不认罪认罚案件分流后的产物,在认罪诉讼简化程序体系中有别于简易程序、和解程序与刑事速裁程序,是我国混合式诉讼程序体系中的独立部分,而轻罪诉讼体系是其未来的命运方向。为确保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的程序正义,应坚持认罪认罚自愿性的基础地位并强化审查机制,突出控辩量刑协商的关键意义并完善协商程序,规范法院庭审方式等以避免庭审完全流于形式。
【关键词】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独立;混合式诉讼体系;保障机制

  
  一、问题的提出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关于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改革试点方案》(2016年7月,简称《试点方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授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决定>》(2016年9月,简称《试点决定》)、两高三部制定《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工作的办法》(2016年11月,简称《试点办法》)先后出台,正式确立并启动我国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试点工作。
  毋庸置疑,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最显著特征是“程序从简”。根据《试点办法》的规定,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试点并无法定的专门诉讼程序。其中,第16条、第18条、第19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认罪认罚的,分别适用刑事速裁程序、简易程序与普通程序。这意味着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并非一种独立的诉讼制度,更非独立的诉讼程序类型。从目前试点的情况来看,认罪认罚从宽到底是独立的制度、刑事政策或是一种精神的逻辑定位非常模糊。[1]对此,有观点认为,与现有的规定和程序相比,应着重强调认罪认罚从宽的特质性内容,按照认罪与不认罪进行程序类型的区分,在整体设计上,应体现程序的逐渐简化规律,在具体程序的选择和运行中体现繁简分离的需要。[2]这虽然强调诉讼程序体系的多元性趋势,却并未明确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诉讼程序”问题,更“遗忘”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是否应当独立的本源问题。有观点认为,认罪认罚并非特定的程序范畴,不具有特殊程序地位,认罪认罚可以存在于刑事诉讼任何诉讼程序当中,认罪认罚从宽案件可以适用所有类型案件便是直接依据。[3]这无疑是对《试点办法》相关规定的一种“旁白”。进一步讲,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是否应当独立的问题,已经成为制定和推动该制度试点的一个理论短板,目前只是被“程序简化”这一概括性的诉讼现象所遮蔽;而随着试点案件数量与试点时间的量变,会逐渐加速暴露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尚未独立化的弊端。鉴于此,为了正确指导试点工作,尤其是明确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试点结束后的制度命运与司法改革的后续安排,应对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是否独立进行准确定位。
  二、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独立的理据
来自北大法宝
  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应当独立化,是由多方面因素共同决定的,主要包括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程序法定化要求、“嵌用”司法模式的权宜弊端、域外认罪程序的普遍独立化规律、我国诉讼程序体系的多元层次性发展品格等。
  (一)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程序法定需求
  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作为一项重要的司法改革的试点举措,是为了解决“案多人少”的司法难题,以提高诉讼效率。其前提是被追诉者自愿认罪认罚,实现与不认罪认罚案件相互区分,同时体现区别对待的刑事司法理念。对此,《试点方案》指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我国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制度化,也是对刑事诉讼程序的创新,既包括实体上从宽处理,也包括程序上从简处理。这充分肯定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试点与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之间的内在关系。而且,《试点决定》也再次强调,试点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为了进一步落实宽严相济刑事政策。从《试点方案》与《试点决定》的精神可以看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制度化、法治化的具体载体,并体现在实体法与程序法两个方面。
  与此同时,从《试点办法》的规定看,也确实从“实体性”与“程序性”两个方面体认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不过,相比于《刑法》已经对自首、坦白等作出了规定的情况,《试点办法》更凸显对“程序性”方面的规定,重点落在“程序从简化”问题,较为详细地规定“程序简化”在各个诉讼阶段的基本要求与“底线”所在。同时,由于现行《刑事诉讼法》在2012年修改时,并未预先规定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更未对认罪认罚案件规定专门的诉讼处理程序。这直接导致认罪认罚从宽诉讼程序是否独立的问题,陷入“是非难断”的尴尬状态。按照《试点办法》的规定,不仅客观上导致认罪认罚从宽的诉讼程序具有“依附性”或“附属性”,也严重制约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呈现其“专属性”与“独立性”。
  有观点认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并非独立的刑事诉讼程序,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版权所有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103067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