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论惩罚性赔偿制度与我国侵权法的融合
【作者】 张保红【写作年份】 2015
【文献分类】 侵权法【关键词】 惩罚性赔偿;矫正正义;特别赔偿金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094144    
论惩罚性赔偿制度与我国侵权法的融合

张保红


【摘要】惩罚性赔偿与大陆侵权法补偿性原则和公、私法区分原则相冲突。精神赔偿与惩罚性赔偿功能等同论、损害赔偿不足论和私人执法报酬论可以解释惩罚性赔偿制度并非不能与大陆法的理论相契合。我国应当改惩罚性赔偿金制度为特别赔偿金制度,以在不违反补偿性原则的基础上发挥该制度的威慑功能和协助执法功能。
【关键词】惩罚性赔偿;矫正正义;特别赔偿金

  
  引言
  《侵权责任法》(第47条)开创了大陆侵权法引入英美法惩罚性赔偿制度的先河[1]。不过,我国的惩罚性赔偿制度的适用范围局限于产品责任领域。立法的小心翼翼与学界的热切期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之所以如此,在于理论上没有解决作为实用主义产物的惩罚性赔偿制度与重视功能价值统一的大陆法融合问题。我国学者对惩罚性赔偿制度进行了大量的研究。这些研究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介绍英美法上的惩罚性赔偿制度并阐述该制度引入的必要性[2]。这些研究多是阐述英美法学者对惩罚性赔偿制度的评述,并没有讨论该制度与大陆法传统法理如何衔接。另一类则主要讨论了惩罚性赔偿在一些具体侵权类型中的适用,学界力主扩大惩罚性赔偿的适用范围[3]。多数学者对在民事法律中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没有异议,但对于如何实现该制度与我国既有法律理论的协调的研究付之阙如(仅有极个别学者提出异议,{1}但奇怪的是,此种意见并没有对立法产生任何影响,甚至连基本的回应都没有得到)。{2}目前的惩罚性赔偿制度犹如一颗楔子,使得以补偿为原则的我国侵权责任法体系变得有些不稳定。笔者认为,要在理论上实现惩罚性赔偿制度与我国侵权责任法的无缝对接,有必要对惩罚性赔偿制度的渊源以及与大陆法的冲突作一个系统研究,进而才有可能找出惩罚性赔偿制度融入我国既有侵权责任体系的解释途径。讨论之前,有必要对惩罚性赔偿的内涵作一个界定。大陆法学者在谈起惩罚性赔偿制度时,基本上是未经消化的来自于英美法上的定义。这固然有传统大陆法没有引入惩罚性赔偿的缘故,但也反映了惩罚性赔偿与大陆法的确有一些格格不入。美国《侵权行为法》重述第二版第908节规定:“惩罚性赔偿(punitive damages)是在补偿性赔偿或名义上的赔偿之外、为惩罚该赔偿交付方的恶劣行为并阻遏他与相似者在将来实施类似行为而给予的赔偿。”[4]在这里,加害人对受害人的赔偿责任,一部分是补偿性责任,此为补偿受害人实际受到的损失;另一部分是超额责任(excess liability),此为超出受害人的实际损失以外的赔偿额,目的是为了惩戒加害人的违法行为。本文所指的惩罚性赔偿仅仅指超额责任。
  一、两大法系对惩罚性赔偿制度的不同态度
  (一)英美法对惩罚性赔偿制度的接受来自北大法宝
  惩罚性赔偿制度主要存在英美法。英国现代法上的惩罚性赔偿制度起源于1763年 Huckle v. Money 案[5]。美国则于1784年的 Genay v. Norris 一案中最早确认了这一制度[6]。尽管存在诸多争议,但英美法系众多国家和地区特别是美国广泛认可了惩罚性赔偿制度。最初,惩罚性赔偿制度的适用主要局限于精神损害赔偿。19世纪之后,惩罚性赔偿在产品责任、环境侵权等领域内得到了广泛的应用。英美法上的惩罚性赔偿强调超越实际损害赔偿,曾被认为是离经叛道。在1873年 Fay 诉 Parker 案中,法官认为惩罚性赔偿是“歪理邪说,犹如一个丑陋的肿瘤正侵蚀着美丽的法律躯体”。{3}然而,总体上说,英美法学者对惩罚性赔偿制度更多的是支持。肯定者认为,惩罚性赔偿拥有着补偿性赔偿难以实现的功能。这个功能就是惩罚。普通法中经常听到的观点是,“惩罚是侵权法的法定功能”[7]。在美国,有38个州将惩罚性赔偿用于惩罚被告某些特别令人厌恶的行为。包括印第安纳在内的7个州明确承认惩罚性赔偿与刑事处罚具有重合性。{4}218-219惩罚性赔偿的另外一个功能是威慑(deterrence)。惩罚性赔偿又被称之惩戒性赔偿(exemplary damages),exemplary 含有警戒之意。威慑分为具体威慑和一般威慑。具体威慑是阻遏侵权人以后继续实施类似的行为;一般威慑则是为了教育、警戒公众[8]。美国最高法院支持这一观点[9]。惩罚性赔偿利用人们趋利避害的本性,通过高额的赔偿目的使意图不法者望而却步,引导人们采取正确的行为。边沁认为,法律应当“根据任何一种行为本身是能够增加还是减少其利益相关的当事人的幸福趋向,来决定赞成还是反对这种行为”。{5}2在当代,威慑作为惩罚性赔偿制度的一条基本原理是无处不在的。{6}178
  英美法多注重惩罚性赔偿制度的社会效果,缺乏对制度本身的正当性思考。英美法充斥着实用主义观念,如果惩罚性赔偿制度能够较好实现某种社会功能,适用它对英美法是没有很大障碍。美国联邦最高法院1852年 Day v. Woodsworth 案的判决正是这种实用性主义的最好证明:“我们知道一些学者对于惩罚性赔偿适当性提出质疑;但这个原则的存在毋庸置疑,如果一个世纪以来不断出现的此类判决可以被认为是对此的最好证明方式的话。”{7}但是,这对于极端注重从哲学高度寻求制度正当性依据的大陆法是不能接受的。
  (二)大陆侵权法对惩罚性赔偿的排斥及其根源
  1.大陆侵权法对惩罚性赔偿的排斥
  惩罚性赔偿的历史其实可以追溯到古代法。例如,《汉谟拉比法典》规定:“如果沙马鲁从塔木卡那里取得银子后赖帐,那么沙马鲁应按其所取之银3倍交还塔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094144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