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整全法是一种反思平衡吗?
【专家】 赵英男【写作年份】 2020
【文章分类】 法理学
【关键词】 整全法;反思平衡;整全性;道德判断;建构性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4114101    

整全法是一种反思平衡吗?

—— 德沃金法律理论与罗尔斯方法论的比较分析

赵英男


【摘要】整全法是德沃金所提出的法律解释理论,要求法官对法律的解释能够最大程度契合并证立既有法律实践。论者以往多将其视为罗尔斯提出的“反思平衡”方法在司法裁判中的运用。这一解读有其合理之处,但也有明显不足:一方面,它忽略了德沃金在后期著作中将自己理论同罗尔斯立场加以区分的论述,因而误解了德沃金的核心理论;另一方面,它导致我们将寻求客观、普遍的裁判规则/原则视为法律解释的目标,但这一目标不仅在实践中不可得,而且在理论上不可欲,因为它忽视了法官在法律解释活动中无法避免的建构性作用。
【关键词】整全法;反思平衡;整全性;道德判断;建构性

  
  整全法(Integrity of law)是德沃金提出的以“建构性解释”为特征的法律理论。它要求司法裁判中法官面对不同法律解释时,寻求可以最大程度契合(fit)并证立(justify)既有法律实践的方案。“反思平衡”是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提出的论证方法,它指的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持有不同的“深思熟虑的道德判断”,我们需要寻求普遍原则来对这些判断加以解释并证立。在既有讨论中,学者多将整全法视为反思平衡在司法裁判中的拓展。德沃金在早期作品中似乎也推动或认可了这一类比。
  本文的核心关切在于详细考察这一类比的可能性与必要性,试图论证以下观点:其一,将两者等同缺乏文本依据;其二,两种方法具有不同的理论取向,整全法寻求立基于法官个人道德感的法律解释方案,而反思平衡试图构建为所有人接受的普遍原则。下文将分四个部分讨论这一问题。第一部分通过比较详细的文本梳理,澄清德沃金对于罗尔斯反思平衡方法的不同态度,并通过文献回顾,指出既有讨论中论者对此问题的遗漏。第二部分将分别阐述整全法与反思平衡的含义。第三部分析将整全法理解为反思平衡时,在论证上不得不克服的反驳与批判;并指出就整全法自身理论立场而言,无须应对该批判。由此得出结论认为:将整全法理解为反思平衡会导致我们误读德沃金的立场;同时该误解也使得我们忽视了法官在法律解释中所发挥的建构性作用。最后则是对本文简短的总结。
  一、导论:问题的提出
  (一)问题
  德沃金的整全法往往被视为罗尔斯“反思平衡”方法在司法裁判领域的运用。在既有讨论中,将两者等同或“打包处理”是常见的做法。比如,有学者认为罗尔斯的反思平衡方法和德沃金的整全法,都属于认识论中的建构主义立场;[1]也有学者指出,两者方法的一致性体现在都反对伦理学中道德工具主义和自然主义;[2]此外,不少学者分析发现,整全法要求法官在特定司法判决与该判决背后体现的法律理论之间往复流连,这与反思平衡要求个人在具体道德判断与判断背后体现的理论之间来回穿梭具有异曲同工之处。[3]由此看来,整全法与反思平衡的相似性几成定论:两者不仅在认识论上、道德哲学立场上一致,在具体理论要求上也几乎没有差别,因此不少学者指出,整全法本质上是罗尔斯反思平衡方法在法学中的扩展,[4]两者都以民主社会中公共理性为基础。[5]
  本文试图挑战这一“定论”,指出两者本质上具有细微却重要的差别。不过需要指出的是,两者存在重要差别不等于两者间不存在相似的可能性,因为每一种等同或区分都是围绕论证目的和视角展开的。整全法与反思平衡可能在某个层面具有高度一致性,但将两者完全等同而忽略其差异,就会导致理论上的误解与实践中的误区。因此本文只是试图对现有法律解释研究中未加注意的问题加以补充说明。
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可是,这个问题为何重要?既有研究中很少提及两者间的差异,难道没有证明这种差异微不足道吗?况且,误解德沃金的理论于司法实践又有何干呢?对此问题,我们可以从以下两个角度展开思考:其一,德沃金的文本支持将整全法等同于反思平衡这一类比吗?其二,将整全法等同于反思性平衡对于司法实践意味着什么?本文认为:首先,德沃金著作中没有明显依据支持两者等同;其次,将整全法理解为反思性平衡,意味着将追求某一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客观的裁判原则/规则,视为判定法律理论成败的标准,而此标准不仅在实践上无法获得,在理论上也忽视了法官在法律解释中扮演的建构性角色。
  接下来我们首先走入德沃金的著作,探析整全法与反思平衡关系的文本依据。
  (二)文本
  从德沃金公开发表的著作来看,罗尔斯的正义学说无疑是其理论渊源之一。在无论是早期著作《认真对待权利》(Taking Rights Seriously),还是法理论的成熟形态《法律帝国》(Law’s Empire),抑或集大成之作《刺猬的正义》(Justice for Hedgehogs)中,都不乏罗尔斯的身影。[6]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罗尔斯正义理论是德沃金思考平等、权利问题的重要资源。对于该问题,既有论者已从不同角度做出分析,[7]但一如前述,这些分析都关注了两者相似的方面,而对彼此间的差异鲜有论及。不过也有论者注意到了德沃金整全法与罗尔斯反思平衡之间的差异。[8]具有代表性的是安德瑞·马默(Andrei Marmor)的观点。他认为德沃金是将罗尔斯有关道德的融贯理论,转变为一种支持融贯性作为基本价值之一的道德理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4114101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