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最高院:股权回购协议典型案例八则
【专家】 甘国明【写作年份】 2019
【文章分类】 公司法【关键词】 最高院;股权回购;典型案例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4107375    

最高院:股权回购协议典型案例八则

甘国明


【关键词】最高院;股权回购;典型案例

  
  1.公司为部分股东回购投资人股权提供担保不违反公司法十六条规定,部分股东不履行股权回购协议的,公司应当承担担保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案涉《补充协议》中约定华安公司为井力敏、南秀茹的回购义务承担担保责任,并载明二人持有华安公司100%的股权,华安公司和南秀茹在《补充协议》上签字确认,井力敏虽未签字,但井力敏系华安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对华安公司的决策应当明知,在之后办理股权变更手续时以及给以岭公司的复函中均未表示异议。华安公司虽未就为股东提供担保事宜形成股东会决议,但井力敏、南秀茹系公司全部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二人的决定即为全体股东决议。
  因此,华安公司为井力敏、南秀茹提供担保并最终承担保证责任,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十六条的规定。以岭公司的增资款并未交付给井力敏、南秀茹二股东,而是全部进入华安公司账户,成为公司资产,华安公司因此获益,之后因井力敏、南秀茹不能如约履行回购的合同义务,二审判决由华安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并不损害公司、其他股东、公司债权人的利益,不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及其他法律规定。
  索引:河北华安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与以岭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井力敏、南秀茹新增资本认购纠纷案;案号:(2018)最高法民申5504号;合议庭法官:王富博、王东敏、杜军;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2.履行股权回购协议虽可能导致公司实际变成一人公司,但其并非基于原始设立行为,而是依法履行合同义务的结果,并不违反《公司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公司法》第五十八条规定:“一个自然人只能投资设立一个有限责任公司,该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不能投资设立新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上述规定系针对公司设立行为,意在避免自然人利用设立一人公司的权利,滥用公司有限责任制度。本案中,温永琳、联创投资公司如依照《股权回购协议》受让平安投资公司持有联创煤炭公司的股权,虽可能导致联创投资公司、联创煤炭公司实际均为温永琳的一人公司,但其并非基于原始设立行为,而是依法履行合同义务的结果,且可通过将联创投资公司或联创煤炭公司的部分股份转让给他人,或将上述两公司合并等方式加以调整,从而符合《公司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因此,温永琳、联创投资公司、中誉控股公司、能源投资公司该项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索引:温永琳等与深圳市平安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案号:(2018)最高法民终1291号;合议庭法官:张勇健、陈宏宇、王毓莹;裁判日期:二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3.“名股实债”的交易模式下,保证人为股权回购提供担保符合保证责任中代为履行或承担责任的规定,该保证责任不以回购不能为前提,其性质应认定为连带责任保证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股权回购协议》的效力而言,因“名股实债”的交易模式下,投资方持有股份及工商变更登记会对其他债权人(尤其普通债权人)形成权利外观,故应区别内部关系和外部关系分别处理。对外应遵循外观主义,保护第三人的信赖利益,尤其在目标公司破产或解散的情况下,应优先保护其他债权人的合法利益;对内则应采用实质重于形式原则,探究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本案系处理钟易良、联胜投资及世瑞公司之间内部的债权债务关系,尚不涉及外部第三人的信赖保护问题。《股权回购协议》作为处理内部债权债务关系的契约性安排,系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其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六条规定:“本法所称保证,是指保证人和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按照约定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的行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代为履行非金钱债务的,如果保证人不能实际代为履行,对债权人因此造成的损失,保证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根据上述规定,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形式包括代为履行和承担责任两种,其中代为履行既包括代为清偿金钱债务,也包括代为履行非金钱债务,代为履行非金钱债务不能时,还可转化为承担赔偿责任。
  《股权回购协议》第五条第2款采用了“担保人陈风雷、温丽华”的表述,“担保人陈风雷、温丽华……承担责任并履行回购义务”的约定亦符合前述担保法及其解释中关于保证人代为履行或承担责任的规定,且钟易良所持股权超过12个月未被回购,陈风雷、温丽华即应承担保证责任,不以回购不能为前提,其性质应认定为连带责任保证。根据2015年10月29日《股权回购协议》第四条、第五条约定,案涉股权实行分期回购,世瑞公司的主债务区分为未超过6个月、未满9个月、未满12个月以及超过18个月等不同履行期限,并因期限不同而适用不同的回购价格标准。世瑞公司超过12个月后未履行回购义务的,担保人陈风雷、温丽华承担责任并履行回购义务。一审判决将该约定内容视为类似于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直至主债务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410737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