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第二次握手:刑法与《证券法》的联动修订
【专家】 王新【写作年份】 2020
【文章分类】 金融法【关键词】 证券违法行为;刑事责任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4112387    

第二次握手:刑法与《证券法》的联动修订

王新


【关键词】证券违法行为;刑事责任

  
  2019年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简称《证券法》),其公认的亮点之一就是加大对证券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这具体表现在第十三章“法律责任”的规范设置上。该章在具体列举了发行人、证券公司等实施相关违法行为的民事和行政法律责任之后,最后在第219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是证券违法行为人承担刑事责任的依据。在我国目前实行“大一统”的刑事立法模式下,该规定属于附属刑法的规范模式,只能笼统和抽象地规定刑事责任的追究。至于具体追究的罪名和法定刑等,则需要在刑法典中予以落实。这就必然会带来新修订的《证券法》与刑法之间的联动修订问题。

  一、我国规制证券犯罪的刑事立法变迁

  证券市场是社会财富的聚集地,天生地成为不法分子谋取非法利益的窥觑地。为了防止证券交易中的欺诈、操纵等不法行为,保护证券投资者的合法利益,创造一个公平、公正、公开和有序的投资和交易环境,包括我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均对证券犯罪进行刑法规制。从我国刑事立法变迁的角度看,在1979年的《刑法》中,并没有设置证券类犯罪的罪名,这与我国当时尚未出现证券市场的计划经济体制紧密相联。在1993年,为了维护证券交易秩序,打击证券欺诈等违法行为,国务院证券管理委员会颁布了《禁止证券欺诈行为暂行办法》,对证券发行、交易及相关活动中出现的内幕交易、操纵市场、欺诈客户、虚假陈述等几种证券欺诈行为规定了经济处罚和行政制裁措施,并作出“构成犯罪,追究刑事责任”的概括性规定。

  在1997年修订《刑法》的过程中,对于金融领域中新出现的、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行为,立法机构经过研究认为比较有把握的,尽量作出规定,从而增设许多全新的罪名,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在当时我国首部《证券法》尚未颁布的大形势下,在“通过这次修订,力求把法律条文规定得比较完备”的思想指导下,从第178条至第182条,不仅修订了伪造有价证券罪,而且增设了擅自发行有价证券、内幕交易、编造并传播虚假信息、诱骗他人买卖证券、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等罪名,初步构建了我国打击证券犯罪的刑法罪名体系。可以说,《刑法》设立证券类犯罪的罪名,是在《证券法》颁布之前,体现出刑事立法超前介入的立法态度,可谓是《刑法》与《证券法》的“第一次握手”。

  1997年《刑法》实施仅两年多,为了将新出现的涉期货交易犯罪纳入刑法的调控范围,1999年的《刑法修正案》在第180条至第182条的4个罪名中,在涉证券类犯罪的罪状中简单地加入“期货”的字眼,这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证券交易与期货交易的差异。后来,为了打击新型证券犯罪的需要,《刑法修正案(六)》(2006年)和《刑法修正案(七)》(2009年)不仅再次修改第182条的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罪,而且增设了“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

  发展至此,在我国目前的刑事立法中,在《刑法》第三章第四节“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中,有以下10个典型的证券犯罪罪名: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伪造、变造国家有价证券罪;伪造、变造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擅自发行股票、公司、企业债券罪;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诱骗投资者买卖证券、期货合约罪;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另外,在《刑法》第三章第三节“妨害对公司、企业的管理秩序罪”中,也有以下3个与证券类犯罪相关的罪名:虚报注册资本罪;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由此,在我国形成了“10+3”个打击证券类犯罪的罪名体系。

  从我国司法实践角度来看,司法机关所查处的证券类刑事案件数量并不多,这与我国规制证券犯罪的刑事立法形成鲜明的反差。以内幕交易罪为例,尽管在1997年《刑法》中已经设立该罪,但直到2003年司法机关才查处第一起刑事案件。从2007年至2011年底的5年间,全国法院审结的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犯罪案共20余件。从客观角度看,这些冰冷的数字后面透析出证券犯罪的专业性强、查处难度大,已远远不能适应刑事司法的需求。

  鉴于花样不断翻新的证券类犯罪频频发生,破坏了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从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开始,中央非常重视金融市场的稳定发展,加大了打击“金融大鳄”的力度;同时,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打赢“三大攻坚战”的重中之重。在此大背景下,在新修订的《证券法》正式通过后,联动修订《刑法》的时机非常成熟,也必须与时俱进地跟上,这就需要我们共同研究,将与《证券法》紧密衔接在一起的刑事责任部分,落地在已被全国人大常委会列入今年立法计划的《刑法修正案(十一)》中,从而实现《刑法》与新修订的《证券法》的“第二次握手”。

  二、与新修订的《证券法》联动修订《刑法》的指导思路

  1.严密刑事法网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在新修订的《证券法》第十三章“法律责任”中的第180条至218条,列出了诸多具体的证券违法行为类型,我们首先有必要将它们与《刑法》目前关于证券类犯罪的罪名予以比对。鉴于《证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411238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