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之规范分析
【专家】 刘练军【写作年份】 2020
【文章分类】 国家机构组织法【关键词】 人民法院;宪法解释;人大保留;组织立法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4113889    

“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之规范分析

刘练军


【摘要】对于“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之宪法条款,不宜以人民法院组织法来解释,而应坚持以宪法解释宪法原则。关于人民法院,只能从人民制宪权的维度来审视和解读,而不应从政治决断的视角去诠释。人民法院组织立法应由全国人大制定,全国人大常委会仅可对之补充和修改。对于宪法上的相关条款,组织法需要作便利于直接实施的细则性规定,而不宜复制照搬。人民法院的组织可分为整体和部分两个层面。关于整体层面,组织法应对其类型、管辖权限及上下级法院之间的关系等事项作明晰之规定。关于部分层面,组织法应确定其种类、人员规模和职能。同时,它理应对案件分配及法庭程序等事项予以详细规定。概言之,作为宪法性法律的人民法院组织立法“宜细不宜粗”以排除“法院保留”。
【关键词】人民法院;宪法解释;人大保留;组织立法

  
  一、问题的提出
  2018年10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对人民法院组织法进行了自1979年该法颁布以来最大幅度的修订,[1]由原来的3章40条扩张为6章59条,第3章“人民法院的审判组织”和第5章“人民法院行使职权的保障”都是此次新增的章节。对于法院组织法的此次大修,理论界和实务界都给予了高度关注,《中国应用法学》杂志还专门策划了一个由学者和法官共同参与的专题:“聚焦《人民法院组织法》修改”,其专题论文分别从理论分析和实证研究两个维度,对法院组织法的修改进行了深入探讨。[2]检索既有的研究文献即不难发现,学界更多的是提炼和总结以往的司法改革成果,呼吁适时修订法院组织法,把此等改革成果载入法院组织法,以从组织法上完善我国的司法制度。有关法院组织法的法理基础与规范构造问题,则甚少有学者重点关注并郑重其事。这种偏重于立法对策性的研究对于法院组织法的修改完善固然重要,但比较而言,法院组织法的法理基础与规范构造问题更加重要。毕竟,法院组织法在国家法秩序体系中居于核心地位,其法理基础和规范构造与其他部门法如物权法有着较为显著的差异。职是之故,从国家法秩序的视角解析法院组织法,检视其法理基础和规范构造,对于法院组织法的完善实乃不可或缺的理论前提。
  现行宪法第129条第3款规定“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此乃人民法院组织法最直接的宪法依据。探究法院组织法的法理基础与规范构造,关键在于如何诠释此等宪法条款。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乃是有关法院组织之法规范体系的宪法基础,构成法院组织之法规范体系的各个部分,之所以能被视为有效的法规范,是因为有此等宪法规范赋予它们明确的法律地位,为其法规范效力提供了正当性基础。
  对于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之宪法条款,笔者检索坊间较为流行的十余本宪法学教科书,均未见有分析此等条款的。现行宪法颁布后不久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释义》在对宪法第129条进行释义时,亦未对其中的第3款予以解释。[3]蔡定剑教授在《宪法精解》中论及此等条款时,也只是用一小段的篇幅指出“该法律就是《人民法院组织法》……该法律对法院的性质、设置体系、任务原则,法院的组织和职权,法院的审判人员和其他人员作了规定”。[4]显然,这是“以法院组织法解释宪法”。此等解释无疑陷入了宪法解释方法论误区。法院组织法的立法及解释都应该遵循此等宪法规范及其解释,而不是此等宪法规范及其解释需要恪守法院组织法规范及其解释,否则,就难免上下错位、本末倒置。对于“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理应从宪法的原理与技术出发进行解释,即遵循“以宪法解释宪法”之解释原则,[5]而不宜继续坚持“以法院组织法解释宪法”的错误方法论。否则,有关法院组织法修改的所有研究,都将只能囿于现行的法院组织法框架内。法院组织之立法及其修订应该立足于宪法规范所建构的法秩序,以宪法设定的司法权力结构及宪法所赋予国民的作为基本人权的诉讼权为原则方向,使得依据它设置的各级法院能够承载宪法规范价值,足以维护国家法秩序之权威与尊严。故而,值此法院组织法大修甫定之际,法学界理应肩负起理论解析之学术使命,认真对待宪法规范——“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为新修订的法院组织法的更好实施提供学理支持和规范指引。
  二、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之溯源
卧槽不见了
  追溯其起源乃是认识事物的基本方法之一,认识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亦然。其实,现行宪法如此之规定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其来有自。当初,宪法修改委员会在修改宪法时,就是“以一九五四年宪法为基础,保留和继承一九五四年宪法的好传统”的。[6]而1954年宪法第74条第2款全文即是“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由此可知,现行宪法第129条第3款只是继承和延续1954年宪法之规定。
  那么,1954年宪法第74条第2款是怎么来的呢?它是由1954年宪法草案讨论稿上的“最高人民法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简化而来。1954年3月23日,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提出的《1954年宪法草案(初稿)》第66条第2款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法院的组织由法律规定”。两个多月后的6月14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1954年宪法草案》对此规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4113889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