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民法典》体系下原物权法《解释(一)》的可适用性(二)
【专家】 师安宁【写作年份】 2020
【文章分类】 050201,050【关键词】 物权法定;物权诉讼;物权确认;善意取得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4113997    

《民法典》体系下原物权法《解释(一)》的可适用性(二)

——对原物权法《解释(一)》的综合性理解与适用之二

师安宁


【关键词】物权法定;物权诉讼;物权确认;善意取得

  
  【编者按】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于2020年5月28日正式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自2021年1月1日起施行!
  自即日起,《民法典》正式登上我国法治建设的历史舞台!
  中央政法委公众号“长安剑”说:“她很温柔,1260个条文,守护陪伴着每位公民的生老病死”。作为中国第一部以“典”命名的法律,她又被誉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她究竟有着怎样的魔力值得14亿人如此郑重为她庆生?
  她也很霸道,民法典是新中国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
  民法典施行之日,也同时意味着现行的民法通则、物权法、合同法、担保法、婚姻法、收养法、继承法、侵权责任法等全部“消亡”。
  《民法典》延时生效,可使得新旧法的衔接准备工作相对充分,这其中值得考虑的一个重要司法实务问题就包括,在旧法体系下所作出的有关司法解释,在民法典施行后,涉及民法典的相关内容尚未出台新的司法解释前,民法典之前的原司法解释是否具有可适用性问题?
  小编认为,《民法典》“物权编”与原物权法并无根本性抵触或体系性重构情形。因此,原针对物权法所做的司法解释,只要不与《民法典》“总则编”和“物权编”直接抵触的,则依然具有可适用性。
  网传最高人民法院办公厅曾于今年3月19日发布《关于印发<最高人民法院2020年度司法解释立项计划>的通知》法办[2020)71号一文,其中第31项的“立项计划”中有《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的内容(新立项)。小编认为,如果最高法院该项解释出台之日,有关被民法典涵盖的法律和相关兼容的法律的适用原则会得到明确。自然而然,关于旧法体系下的有关司法解释的适用效力规则也会得到解决。
爬数据可耻
  从《民法典》发布之日至2021年1月1日前,物权法继续有效施行。因此,物权法《解释(一)》也将继续施行。该《解释(一)》是我国司法实践中取得的重大理论与实务成果,如何深度理解与正确适用该解释是司法实务工作者面临的一项长期性课题。
  本系列文章原创作者师安宁律师以独特的视角,根据物权法及其解释并结合相关法律制度展开体系性、综合性与深度性解读。
  本文以连载方式,从物权保护立法体系、诉权制度、不动产登记制度、异议登记与确权之诉制度、物权法定原则、不动产登记行政审查职责、预告登记制度与保全制度、善意取得制度、共有制度及时效制度等十大领域展开解读,并对有关立法与司法解释的不足之处给出了建设性的修正意见。
  【文接上期】
  (二)物权设立原因行为的独立性、合法性和决定性
  《解释》第二十一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受让人主张根据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取得所有权的,不予支持:
  (一)转让合同因违反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被认定无效;
  (二)转让合同因受让人存在欺诈、胁迫或者乘人之危等法定事由被撤销。
  本条规定了物权原因行为的有效性直接制约物权的取得效力。其核心的制度价值在于,即便是援引物权法第一百零六条关于善意取得制度,也须受到物权原因行为效力的制约。
  物权法第十五条确认了物权原因行为相对于物权变动行为具有独立效力。即“当事人之间订立有关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不动产物权的合同,除法律另有规定或合同另有约定外,自合同成立时生效;未办理物权登记的,不影响合同效力”。一般认为,物权原因行为效力的独立性是指对一项物权实施设立与变更等原因行为时,其效力不受嗣后的物权变动登记行为是否完成的限制。
  一个完整的物权行为应由物权原因行为和物权变动行为共同完成。物权原因行为即引起物权变动的前置行为,包括民事法律行为,司法与仲裁行为,政府征收行为,事实行为与事件等情形。物权的变动行为对于不动产(含部分特殊动产)而言即指登记行为,对于动产而言即为交付行为。
  物权原因行为效力的独立性之价值主要体现在此类案例中。诸如,当事人订立的房地产转让合同系一个典型的设立物权的原因行为。此后,如出卖人虽履行了交付房地产及其权利证书的义务,但未办理过户登记。当房地产市场一旦出现重大的升值因素,此时部分出卖人往往禁不住利益诱惑而放弃了诚信原则,恶意利用房地产转让过户登记程序未完成的瑕疵而反悔。由于司法实践中长期以来根深蒂固地存在着一种对物权原因行为效力独立性的错误认知,认为凡房地产未过户则未取得产权,既然买受人无产权则其买卖合同也不应当受到保护,从而判决未完成过户程序的房地产转让合同无效。此类错误认知导致了大量的错误裁判,等于使得合同的效力直接地由出卖人把持。
  毫无疑问,将物权原因行为的效力不作独立判断而使之受限于物权变动行为是否完成的认知,将直接导致司法裁判鼓励出卖人不遵守诚实信用原则。事实上,无论是否完成物权转移登记行为,房地产转让合同的效力性均不受登记行为的限制。相反,对已经完成登记的物权变动行为的效力却要受到物权原因行为效力的制约。即当
法宝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411399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