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大量抢注商标的规制路径
【专家】 刘东海【写作年份】 2018
【文章分类】 商标法
【关键词】 大量抢注商标;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商标;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DOOSAN”商标;“爱馬仕”商标;“云铜”商标;“高伟绅AngelKiss”商标;蜡笔小新系列商标;其他不良影响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4102644    

大量抢注商标的规制路径

刘东海


【关键词】大量抢注商标;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商标;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DOOSAN”商标;“爱馬仕”商标;“云铜”商标;“高伟绅AngelKiss”商标;蜡笔小新系列商标;其他不良影响

  

  引文

  2017年3月8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第7520055号“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商标异议复审案作出终审判决[1]。2017年9月7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第7520054号“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SECRET”商标[2]、7520061号“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SECRET”商标[3]、7520062号“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SECRET”商标[4]异议复审行政诉讼作出终审判决。

  四个案件除了商标所涉及的商品类别不同,其他案件事实相同。四份判决书的结果和理由相同。商标局、商评委、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均认定诉争商标与引证商标不构成近似商标,引证商标不构成驰名商标,诉争商标的注册不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二十八条、第十三条;诉争商标也不属于具有不良影响的标志,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案件的争议点在于诉争商标是否属于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第一款“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

  对此问题,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姜惠娟申请注册的“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SECRET”商标,不仅数量较少,且对于姜惠娟而言均具有使用的可能性,且在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诉争商标申请注册时引证商标在中国大陆已经具备较高的知名度。综上,原审判决认定姜惠娟具有囤积商标的意图依据不足,诉争商标的申请注册未构成2001年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以欺骗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

  笔者赞同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结果,但对于“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的适用条件,表示担忧。本文结合多个相关案例,对于“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的理解、适用进行探讨。

  一、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现《商标法》第四十四条)属于程序性条款

  1、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安排在第五章“注册商标争议的裁定”,该章是对已经获准注册的商标提出争议申请的程序性规定。该条总计四款,其中第一款是对违反“绝对禁止使用”(第十条)、“绝对禁止注册”(第十二条)、“相对禁止注册”(第十一条)或者“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进行的规制。对于该款所规制的行为,可以称为绝对条款。由于属于绝对条款,提出争议的主体、期限不受限制。第二款是对侵害特定民事主体权益的情形进行的规制,可以称为相对条款,提出争议的主体、期限有一定限制。

  2、从立法技术上来看,程序性条款本身不应包含实体性内容,而应当是对实体条款的适用程序。但第四十一条第一款使用的连接词是“或者”,因此,“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必然也会与绝对条款等同对待,作为实体条款适用。另外,比较遗憾的是,2014年《商标法》沿用了这种立法技术,具体体现在第五章“注册商标的无效宣告”第四十四条。对此,笔者认为,如果有必要对“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情形进行规制,则最好单独列为一条,作为实体性条款,条文顺序上可以安排在第十条之后。

  二、“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含义

  1、《商标审理标准》对“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的适用要件有两种情况:一是以弄虚作假的手段欺骗商标行政主管机关取得商标注册的行为,主要包括伪造申请书件签章、伪造、涂改申请人的主体资格证明文件等。二是基于进行不正当竞争、牟取非法利益的目的,恶意进行注册的行为。此种情形是指在《商标法》第十三条、第十五条、第三十一条等条款规定的情形之外,确有充分证据证明系争商标注册人明知或者应知为他人在先使用的商标而申请注册,其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损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损害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系争商标应当不予核准注册或者予以撤销。

  笔者认为,针对第二种情况,严格来说依然属于抢注他人在先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代理人抢注条款的规制范围,如果不能满足这些具体条款的构成要件,再退而求其次假借诚实信用原则,则与《商标法》具体条款相冲突。

  2、最高人民法院2010年4月20日发布的《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9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涉及撤销注册商标的行政案件时,审查判断诉争商标是否属于以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要考虑其是否属于欺骗手段以外的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以其他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手段。对于只是损害特定民事权益的情形,则要适用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及商标法的其他相应规定进行审查判断。

  在第1009341号“爱馬仕”商标争议案件中,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裁定书[5]即是持此观点。

  3、2017年3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四条规定:以欺骗手段以外的其他方式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谋取不正当利益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其属于商标法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其他不正当手段”。

  最高人民法院对“其他不正当手段”解释进行修正的最大变化在于,取消了“对于只是损害特定民事权益的情形,则要适用商标法四十一条第二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4102644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