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格式优化文本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2018年度江苏法院审理企业破产十大典型案例
【发布部门】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日期】 2019.03.06
【实施日期】 2019.03.06【时效性】 现行有效
【效力级别】 地方司法文件【法规类别】 司法案例发布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13.1524408    

2018年度江苏法院审理企业破产十大典型案例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2019年3月6日)


  案例1、扬州大洋造船有限公司破产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扬州大洋造船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洋造船)系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工信部公布的首批符合《船舶行业规范条件》的企业之一,全国一级I类钢质船舶生产企业,技术和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具有良好声誉和较强竞争力。大洋造船拥有完整的生产线和设施设备、400多亩固定的生产场所及充裕的生产订单,全厂职工多达9000余人。2016年后,企业陷入资金链断裂困境。

  2017年7月,江苏省扬州市广陵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广陵法院)裁定受理大洋造船破产清算案件,同年12月,依法转入重整程序。针对大洋造船因缺乏流动资金而全面停产,但部分在建船舶尚需续建,企业若长期不恢复经营,将导致技术工人流失,造船资产效用降低的问题,该院指导管理人运用租赁经营方式恢复生产,将大洋造船所有机器设备及技术团队整体租赁给当地同行企业,如期完成代建和续建船舶订单工程,为重整创造基础条件。

  经清理,大洋造船资产价值18.86亿元,负债45.55亿元,已严重资不抵债。因大洋造船体量大、重整投资金额高、投资人招募困难,广陵法院积极争取党委领导、政府支持,借力府院协调联动机制推动投资人招募,最终引入央企国机集团下属企业作为投资人。重整投资人通过“受让股权+提供借款”方式,提供22.86亿资金清偿企业债务,职工债权、税收债权、其他优先债权及小额债权全额清偿,同时企业战略支点转向中型批量船舶及高端海工产品。后重整计划顺利表决通过,2018年8月,广陵法院裁定批准大洋造船重整计划。执行过程中,在当地工商、公安、税务等职能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大洋造船有序办理股权变更,恢复生产经营,重塑企业信誉。截至2018年底,大洋造船在岗职工4000余人,新增船舶订单25条,工作计划已安排至2020年,预计年均产值达20亿元。

  (二)典型意义

  本案是“破产不停产”典型案例。法院在识别企业重整价值基础上,创新引入租赁经营方式恢复生产,保留技术骨干,稳定生产队伍,实现资产保值增值,增强了债权人和意向投资人的重整信心,为挽救生产型企业提供新思路。同时,法院积极争取党委领导、政府支持,协调多部门共同参与,从职工矛盾化解到债权人会议召集,从招商平台共享到投资人招募,从争取债权人支持到股权强制变更,府院协调联动机制作用在各环节得到有效发挥。

  案例2、吴江市巨诚喷织有限公司等二十家企业实质合并破产清算案

  (一)基本案情

  吴江市巨诚喷织有限公司等5家关联公司曾为苏州吴江地区有影响力的纺织企业。自2016年1月起,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吴江法院)陆续立案执行5家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57件,执行标的额9.03亿元。执行过程中,吴江市瀚诚纺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诚公司)提出执行异议,主张保护其及相关公司的租赁权。吴江法院审查中发现,相关租赁企业与被执行人在职工、财务、实际控制人方面高度一致,租赁企业疑似为被执行人的关联公司,企图设置“防火墙”对抗、规避执行。针对上述情况,吴江法院制定执行方案,全面采取执行强制手段打击规避执行:一是对被执行人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华采取限制出境措施,随后进行司法拘留;二是开展统一集中行动,对5家公司实施执行搜查,根据搜查所得账册进行强制审计,证实瀚诚公司等租赁企业均为被执行人的关联企业,被执行人通过设立新“壳”规避执行,同时以新公司收入选择性清偿个别债权人。因实际控制人王华、朱晔和法定代表人陈钟苗的行为已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吴江法院将其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经审理,3人均被判处刑罚。

  因5家公司资产负债众多且相互关联,并均已出现无法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经债权人申请,吴江法院将上述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2017年4月11日,吴江法院分别裁定受理对5家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并分别指定管理人。在执行部门配合下,管理人顺利完成财产接管。财产实际控制后,管理人发现除5家公司外,另有15家关联企业。同年7月31日,该院裁定20家企业合并破产清算。破产审理中,管理人对前述企业名下财产进行变价,成交金额11.81亿元,清理债务54.44亿元,其中1006名职工的2407万余元债权获得全额清偿。2018年6月29日,吴江法院裁定终结20家企业破产程序,涉及的执行案件全部实体终结,彻底退出执行程序。

  (二)典型意义

  本案是“打击企业逃废债务”、“执行移送破产”典型案例。法院针对执行程序中遇到的被执行人企业换壳经营、设立关联公司等规避执行的行为,采取限制出境、拘留、搜查、强制审计、移送追究刑事责任等强制措施“组合拳”,进行全面打击,移送破产后积极配合管理人对企业进行强制接管,最终顺利终结破产程序,执行案件彻底退出。本案中,执行程序和破产程序有序对接、高度配合,有力打击了企业逃废债行为取得良好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案例3、南通明德重工有限公司企业破产重整转清算案

  (一)基本案情

  南通明德重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明德重工)是以汽车滚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13.152440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