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逐条反驳阳曙文律师的《十问山东高院三位法官:长生疫苗致残真的不用担责吗?》
【作者】 郑建鸥【合作机构】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
【主题分类】 医药行业【发布时间】 2018.08.0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7757    
  就事论事。因长生公司疫苗生产记录造假事件,牵扯出山东高院前年审结的一桩旧案。昨日,一篇《十问山东高院三位法官:长生疫苗致残真的不用担责吗?》(下称《十问》)的文章,在“阿里法律号”上发表,阅读量过十万。作者署名阳曙文律师。阳律师自述曾“常年从事民事案件审判”,以“请教请教”的态度,对审理这桩旧案的山东高院三名法官发出不容反驳的十问,并要求三名法官发誓与长生公司没有私下接触,暗指这些法官涉嫌贪赃枉法。本人不才,没有从事过审判,只是常年代理民事案件,想在法律范畴内针对《十问》发表不同的看法,与大家讨论。
  下文灰色框线中的内容为《十问》原文,其他为本人观点。
  长生假疫苗事件闹大了,在支持长生走到今天的路上,很多人功不可没。2015年,山东省高院专门提审涉长生公司案,彻底推翻了二级法院四个生效判决一致确定的:疫苗生产者和销售者应对疫苗致残承担责任,改判长生公司无需承担任何责任。常年从事民事案件的我认真看了判决后,很想问问作出此判决的山东高院范勇、谭占立、王立泽三位法官,你们这个再审判决真的正常吗?
  根据山东省高院(2015)鲁民提字第614号民事判决书:2005年,山东人夏富兴因狗咬伤在润光公司卫生所治疗后,接种了长生公司的疫苗,导致眼睛致残。随后经二级法院判决,润光公司赔偿47万多元。润光公司赔偿后,向长生公司追偿,一审二审均支持作为生产疫苗企业的长生公司应赔偿润光公司。
  这起患者在注射狂犬病疫苗后出现失明的事件,引发了两个独立的诉讼。前案系受害人起诉为其注射疫苗的医疗机构润光公司(其下属卫生所非独立法人,受害人选择直接起诉润光公司),要求润光公司赔偿对其造成的损害,法院支持了其诉请。后案系润光公司起诉疫苗生产企业长生公司和疫苗经营单位青州市疾控中心,要求二被告赔偿其在前案的损失,一审法院判决长生公司承担80%的赔偿责任,疫控中心不担责,二审维持该判决。之后,长生公司向山东高院申请再审,山东高院裁定再审后,提审并撤销了原判,驳回了润光公司的诉请。
  《十问》称“山东省高院专门提审涉长生公司案”。我疑惑《十问》为何强调 “专门提审涉长生公司案”?山东高院不是依职权启动再审,是长生公司申请再审后,该院裁定再审,属于常规诉讼程序,何来“专门”一说?再审案件以本院提审为原则,以指令原审法院再审为例外,何来“专门提审”一说?
  《十问》称“彻底推翻了二级法院四个生效判决一致确定的:疫苗生产者和销售者应对疫苗致残承担责任”,我疑惑《十问》从何处看到前案生效判决确定了“疫苗生产者和销售者应对疫苗致残承担责任”?前案判决书没有上网,我无从查知;而后案公布的二审判决书和再审判决书,并没有上述内容。从前案涉诉的法律关系看,系受害人与医疗机构之间的医疗纠纷,法院不应当去认定疫苗生产者和销售者的责任,若真有《十问》言之凿凿的“前案生效判决”的认定,岂不怪哉?
  这么一个案子,对原告润光公司来说,输了,就是47万多元损失,润光公司不可能拿出48万来打这个官司。对于长生公司就完全不同,长生公司输了,就可能是4700万、4.7个亿的事情,长生公司输不起,莫说花48万、花480万也得赢,于是长生公司向山东省高院申请再审。
  申请再审是不缴纳诉讼费的,《十问》称长生公司“莫说花48万、花480万也得赢”,是不是在暗示长生公司花大钱买通了山东高院?
  长生公司如愿以偿,山东省高院提审本案。范勇、谭占立、王立泽三位法官组成的合议庭判决认为:尽管长生公司生产的疫苗没有检验合格证明,但不能推定为不合格。同时对于原来法院委托的司法鉴定机关北京法源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被鉴定人脑部病变与其注射狂犬疫苗存在关联性”,山东省高院三位大法官也有理有据:原卫生部的《预防接种异常反应鉴定办法》规定,疫苗的接种异常反应应该由医学会鉴定,该鉴定不能采纳,直接认定长生公司无责,判决长生公司无需赔偿一分钱。

谨防骗子


  《十问》称“合议庭判决认为:尽管长生公司生产的疫苗没有检验合格证明,但不能推定为不合格。”我翻遍该判决书,不仅找不到、而且也概括不出这句话。该判决原文是这样的(为免断章取义之嫌全部引用):“2005年6月30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发的《关于人用狂犬疫苗实施批签发管理的通知》要求,自2005年8月1日起实施签发每批检验合格证明,即在此时间前对销售狂犬疫苗并无强制性规定,且北京法源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结论也未说明涉案狂犬疫苗为不合格产品。润光公司主张长生公司应承担医疗产品责任,其应当对涉案狂犬疫苗存在缺陷承担举证责任。因此,原审仅以长生公司对期间批次的狂犬疫苗未能提供批签发合格证明,认定具备生产资质的长生公司就涉案狂犬疫苗是否为合格产品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应认定涉案狂犬医疗为合格医疗产品。润光公司主张长生公司承担医疗产品质量责任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该判决明明说的是,在2005年8月1日之前(案涉疫苗出厂时间段),国家没有要求对狂犬疫苗实施批签发管理(即由药监局指定机构对疫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7757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