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海敏”轮共同海损纠纷案评析
【作者】 赵新伟【合作机构】 《中国律师》杂志社
【合作刊物】 中国律师【刊物年份】 2017年
【期号】 4【页码】 89
【发布时间】 2017.06.1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3760    
  一、基本案情
  2010年11月11日,马绍尔籍船舶“海敏”轮(MV Sea Agility)装载83,972.099吨铁矿砂自伊朗班达阿巴斯港起航驶往中国日照港(后改为青岛港)。2010年11月18日,当船舶行驶至斯里兰卡的科伦坡港附近时,船舶中间轴断裂,主机停机,船舶失去动力。为保证船货安全,船方紧急雇佣拖轮将船舶拖至科伦坡港安全锚地。经综合考虑各种风险与费用,船方决定从新加坡雇佣远洋拖轮,将船舶直接拖至目的港——中国青岛港。
  2010年12月3日,船方宣布共同海损,要求货方在船舶抵达目的港前提供共同海损担保。
  2011年2月船舶抵达青岛港后,船方通过留置货物,于2011年5月取得了收货人提供的《共同海损协议书》(Average Bond)及货物保险人提供的《共同海损担保函》(Average Guarantee)。《共同海损协议书》中载明,“海损理算人”为伦敦的国际理霍海损理算事务所(Richards Hogg Lindley,以下称为RHL),依据调整本航次的货物运输合同的条款进行理算。该《共同海损协议书》还载明了本航次的提单号和货物情况。
  2013年1月7日,海损理算人RHL签发了共同海损理算报告,该报告适用的理算规则为本航次提单背面条款约定的《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根据该报告,本次共损事故的全部共同海损费用(含共损手续费和利息)为3,964,112.44美元,在各方结算后,货方应当向船方(包括船东、光租人、期租人等)支付1,600,132.90美元的共损分摊款。
  “海敏”轮在本事故航次处于光租期间,光租人香港S公司为涉案航次的经营人和承运人。但在事故发生后,光租人拒不出面处理,最终是由船东A公司签署拖航合同,雇佣新加坡公司远洋拖轮将船舶拖至目的港青岛港,并由船东和船舶保险人韩国L会社支付了从避难港科伦坡至青岛港的拖轮费等绝大部分共损费用,合计3,062,570.20美元;根据船壳险保单记载,被保险人包括船东、光租人及船舶管理人,船东并非该保单下唯一被保险人,船舶保险人为澄清其实际支付的费用特别作出了书面声明,确认其支付的共损费用仅是代表船东支付,而非代表光租人或其他被保险人。
  船东要求收货人及其货物保险人根据【理算报告】分摊船东和船舶保险人代船东支付的共损费用,但被二者拒绝。船东因此请本所律师代为向青岛海事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收货人支付货物的共同海损分摊款,并要求货物保险人作为保证人与收货人承担连带责任。
  二、争议焦点
  在本案诉讼过程中,船、货双方对船东是否享有诉权、本案共同海损理算是否应当适用《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海损理算人RHL的理算报告能否作为本案分摊的依据、船东对于共损事故的发生是否有过失等问题存在很大争议。
  (一)船东能否主张共损分摊货方认为:共同海损法律关系是基于运输合同/租船合同关系而产生。在本案中,收货人与涉案提单承运人即光租人之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而与船东之间不存在任何合同关系,船东无权直接要求收货人分摊共损;对于船东支付的共损费用,应当视为代提单承运人光租人支付的,应当由光租人向收货人主张共损分摊(注:共损事故不久光租人已在香港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船东则认为,中国《海商法》并未将共同海损分摊的权利主体限定为运输合同的当事人。根据该法第十章的规定,在共同海损法律关系中,只要提出共损分摊请求的一方证明其支付的费用或者做出的牺牲应当列入共同海损,其即有权要求受益方对该费用或牺牲进行分摊。本案中,船东实际支付了共同海损费用,使得船货安全完成航程,船东有权要求作为受益方的收货人分摊共损。
  法院认同了船东的主张和理由,认为共损分摊不以双方之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为必要条件,船东有权基于其支付的共同海损费用直接要求受益的货方分摊。
  (二)本案应当适用的理算规则
  收货人提供给船东的《共同海损协议书》中约定,理算依据调整涉案货物的运输合同的条款进行(如没有此条款,则依据航程终止地的法律和实践),并在其中载明了涉案货物的提单号,理算人据此以该提单背面条款中约定的《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作为本次共损的理算规则,并作出理算报告。
  货方认为,收货人与船东之间并不存在运输合同,因此,收货人与船东之间的共损理算不能适用该提单中约定的理算规则。
  船东认为,收货人出具《共同海损协议书》,并在其中载明适用该提单中约定的理算规则,船东接受了该《共同海损协议书》,即表明船东同意受该提单/运输合同中有关共同海损理算条款的约束,应当视为双方已经就适用提单约定的理算规则达成了合意。因此,双方之间存在有关共同海损理算规则的合同约定。
  法院认为,根据《共同海损协议书》,双方已经就适用《1994年约克-安特卫普规则》进行理算达成合意,本案共同海损理算应当适用该规则。
  (三)理算人出庭及重新理算
  对于海损理算人RHL作出的理算报告,货方对其中的船舶分摊价值、共损措施及替代费用的合理性等问题提出异议,向法院申请理算人出庭接受质证,同时申请法院委托其他理算机构对共损进行重新理算。
  法院认为,货方要求理算人出庭的申请缺乏法律依据,不予准许;根据《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第八十九条的规定,对理算机构作出的共损理算报告,当事人提出异议的,由海事法院决定是否采纳;根据《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3760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