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公章说抢就抢,公司说散就散?
【作者】 高樱芝【合作机构】 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
【中文关键词】 公司法;公司印章【主题分类】 企业法务
【发布时间】 2020.05.0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36519    
  

  最近笔者仿佛闰土田中的猹,左右为瓜,其中抢夺公章一事尤为新鲜,八卦之余,也让人好奇是否还会蹲到一起公司解散案。

  不同于“人章争夺”,公司解散的终局性、不可逆性,使得法官在处理公司解散案件时普遍持谦抑和谨慎的态度。大型企业,比如当当这样的知名企业,即使已满足法定条件,能否以公司社会责任为由阻却公司解散,亦无定论。

  由于构成要件在司法实践中理解差异较大,加之股东矛盾的复杂性,甚至解散公司有时仅为原告股东手段而非最终目的,导致公司解散案件的走向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不过,律师代理该类案件仍有不少章法可寻,笔者拟结合近期参与的公司解散案件,与诸位同行分享些许心得。

  一、诉讼主体

  根据《公司法》182条及《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4条,有权提起公司解散之诉的主体为“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适格被告仅能是公司本身。而其他股东,区分其立场与诉讼请求,作为共同原告或第三人参加诉讼,其他非股东身份的利害关系人亦可作为第三人参加诉讼。司法实践中,适格原告的确定、代表公司作为被告进行诉讼的主体的确定,容易引发争议。

  1.  适格原告的确定

  虽然公司法明确对适格主体作出规定,但实践中亦可能产生以下四个问题:

  (1)起诉后,对立股东限制、降低原告股东表决权比例

  表决权比例区别于持股比例,股份公司中每一股份均对应一表决权,而有限责任公司则可在公司章程中对表决权作出另行约定,常见为约定股东按实缴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因此,代理律师应关注公司章程是否有特殊约定。

  实践中,为否定原告主体资格,反对解散公司的大股东可能会在案件审理过程中,通过股东(大)会决议,并以《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16条的规定来限制未全面出资股东的表决权;抑或是通过增资等方式减缩小股东的表决权比例。

  然而,这种操作方式又会产生新的法律争议:一是股东(大)会能否对未出资或未全面出资股东的表决权这一“共益权”做出限制;二是改变持股比例的股东(大)会决议是否存在无效事由;三是原告在起诉后、案件审理过程中,表决权比例缩减至10%以下,法院会如何处理。

  (2)实际出资人能否直接提起解散之诉

  考虑到公司解散之诉的结果还涉及到公司债权人等第三方的权利,实际出资人因缺乏公示效力的股权证明,且可通过名义股东行使权利,法院原则上不支持实际出资人直接提起公司解散之诉。实际出资人可先提起股东资格确认之诉,成为显名股东后再提起解散诉讼。不过,在有证据证明其他股东认可实际出资人股东身份且实际出资人实际参与公司经营的情况下,部分法院也认可实际出资人的主体资格。[1]同样,若不同意解散公司的股东主张原告仅为名义股东,不具有诉权,一般也难以得到支持。[2]

  (3)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股东有无诉权夫妻本是同林鸟

  实践中,若原告股东未履行或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不少反对解散公司的股东便希望借此提起股东资格确认之诉,以否定原告主体资格。但,正如李建伟教授所言,实际出资仅是股东对公司的义务而非其取得股东身份的条件,逻辑上是先有股东身份后有出资义务。[3]《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公司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32条也持同样态度,认为瑕疵出资股东具备股东资格。

  故而,若公司章程未对股东表决权作出另行约定,不能仅因股东未履行或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为由否定原告股东诉权。

  (4)对僵局形成负有过错的股东是否具有原告主体资格

  法律并未对过错股东有无诉权进行规定,司法实践中,原则上不将公司僵局产生的原因和责任、原告股东主观上是否故意等作为提起诉讼的前提条件予以审查。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仕丰科技有限公司与富钧新型复合材料(太仓)有限公司、第三人永利集团有限公司解散纠纷二审案”的裁判要旨即指出:“公司解散不考虑僵局产生的原因……第182条没有限制过错方股东解散公司,因此即使一方股东对公司僵局的产生具有过错,其仍然有权依据该条规定,请求解散公司。”[4]

  2.  如何确定代表被告公司进行诉讼的主体

  如前所述,公司本身为公司解散之诉唯一的被告。《民事诉讼法》48条规定,“法人由其法定代表人进行诉讼”。由此引发的问题是,当原告股东同时为公司法定代表人时,是否会在程序或实体上影响诉讼?

  笔者认为,在实体上,原告股东同时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对诉讼并无实质性影响。将公司这一拟制法人列置为被告的原因,仅在于案件处理结果与其直接相关。公司解散案件的实质为股东矛盾,即便原告同时代表被告进行诉讼,其他股东亦可作为第三人与其进行对抗。

  但是,于程序而言,被告与第三人的诉讼权利不同,若由原告方代表公司进行诉讼,反对解散公司的股东则会丧失提出管辖权异议的可能。

  另外,在不少案件中,存在人章分离的情形,即两派股东一方持有公章另一方为公司法定代表人。这涉及到公章与法定代表人意思表示冲突的处理规则,因已有大量文章进行探讨并基本形成共识,本文不再赘述。

  二、对要件事实的主张与抗辩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参见(2014)湘高法民二终字第92号,湘潭市诚信冷冻冷藏食品有限公司、彭树庚、吴海清、肖建龙、黄群星、刘艳芳与莫易杨公司解散纠纷案 [2]参见(2015)沪高民二(商)终字第1号,上工申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派雪菲克实业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纠纷案;(2017)苏民终512号,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薛德民与江苏海鸥传媒广告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纠纷案 [3]参见李建伟:“瑕疵出资股东的股东权利及其限制的分类研究:规范、解释与实证”,《求是学刊》,2012年01期 [4]另可参见最高院公报案例(2017)最高法民申2148号“吉林荟冠投资有限公司与长春东北亚物流有限公司、第三人董占琴公司解散纠纷案” [5]该条既是法院对此类案件的受理条件,也是实体裁判规则,参见杨心忠等著:《公司纠纷裁判精要与规则适用》,北京大学出版2014年版,第264页 [6]参见《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司法司法解释(一)、(二)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8年版,第98页 [7]参见(2017)最高法民再373号,广西大地华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诉刘海公司解散纠纷案 [8]另参见(2017)最高法民申4437号,何广林诉清远市泰兴房地产有限公司等公司解散纠纷案 [9](2018)最高法民申5411号,黑龙江中祺亿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王慧公司解散纠纷案,另见(2018)最高法民申4825号,江西丙申饲料发展有限公司、江西省饲料饲养食品开发公司解散纠纷案 [10]参见杨心忠等著:《公司纠纷裁判精要与规则适用》,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264页 [11]施杨、闫伟伟:“类案裁判方法公司解散纠纷案件的审理思路与裁判要点”, 载公众号“上海一中法院” [12]参见杨心忠等著:《公司纠纷裁判精要与规则适用》,北京大学出版2014年版,第268页 [13](2019)鲁民终79号,山东高院仇志新、青岛博润置业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纠纷二审案;(2015)琼民二终字第34号,海南高院海口状园实业有限公司与海口翰星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纠纷二审案等 [14]参见王林清著:《公司纠纷裁判思路与规范释解(第二版)下》,法律出版社2017年版,第1435页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36519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