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专题一:民法总则的制度创新与民法典编纂
【合作机构】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作刊物】 京都律师
【主题分类】 民法典【刊物年份】 2017年
【期号】 2【页码】 45
【发布时间】 2018.06.27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7181    
  崔建远:运用民法解释学解释新法,做“聪明法律人”
  关于第一百五十三条
  关于民法总则,里面有不少的地方可能需要我们注意的,例如第一百五十三条“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无效,但是该强制性规定不导致该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除外”,我听到一些专家学者对这一条文有疑惑,探讨是不是应该对这一条规定持否定态度,我认为不应该这样来理解。
  这一条文的出台,是经历了一定的历史沿革过程的。一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都主张“法律行为如果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视为行为无效”。我们不少的专家学者认为这样规定不周详、有问题,因为这会让人认为违反管理性的强制性规定的民事法律行为效力就不受影响,然而包括最高人民法院的(史法官)自己在不少司法判例当中也都认为即使民事法律行为违反的是管理性的强制性规定,该行为的效力也不能一概而论,要根据个案具体甄别,有的行为效力会被认定为有效,有的行为效力就会被认定无效。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中规定,“承包人超越资质等级许可的业务范围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在建设工程竣工前取得相应资质等级,当事人请求按照无效合同处理的,不予支持”,所以违反管理性强制规定是否导致民事法律行为无效,还要根据具体的情况具体分析。
  因此,尽管全国人大法工委在民法总则草案中关于这一条文的表述一直以来都是“效力性的强制规定”,我们还是提出是不是可以在此基础之上加上一款,即违反管理性的强制性规定,民事法律行为的效力根据具体的情况认定。
  就这一条法律条文存在的意见分歧,我是道听途说的,据说在两会的时候有人提出:干脆就把这一条删掉。但删掉的话,那么就存在一个问题:关于民事法律行为无效的规定中,如果不管是不是“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彻底删除了“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内容,那这一方面的案件该怎么处理呢?于是主张删掉的人提出:只有规定了民事法律行为的有效要件不就可以了吗?
  其实不然,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有效要件与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无效情形,这两者是不一样的,符合有效要件的民事法律行为,行为效力还是需要根据具体的情况来具体分析,光靠规定有效要件是不能解决全部问题的。我认为为了调和这个矛盾,应该这么来理解这一条文: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效力性的强制规定,肯定是无效的,而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管理性的强制性规定,则要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来做判断,即不要把这一条文理解为是对真伪的彻底否定,那么这个条文就彻底没有意义了。
  法律条文的表述肯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既使这个条文表述得不尽如人意,我们作为解释法律之人,要比立法者聪明,不然法律就不能进步。所以解释的人要把立法在这一方面表现不如人意的地方补上。我们解释法律的人,尤其是有裁判权的人,应该采取这样的态度:遵循解释论规则,把有问题的法条解释得没问题,并将这些法条更好地适用到个案。
  我不赞成一些老师,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动机,劈头盖脸地就批判这个法条,批判得越狠,学生越觉得老师有水平,掌声雷动,我觉得这是哗众取宠,不是一个合格的法律人应有的操守。不能为了迎合学生盲目的崇拜,为了显得自己多么了不得而去批判这个法律,不给出路;批判是可以的,但是要给出路,要思考如何解决问题。所以我所在的清华大学法学院,至少清华大学的民商法学是遵循这样的规则,就是不要整天批判这个法条,我们在批判的同时,也要思考解决问题。来自北大法宝
  关于紧急救助
  关于民法总则,还有一个方面要说的,我核实了一下这个方面还真是属于我们的创新,就是关于实施紧急救助,对被救助者造成损害不负责任的一条。我查阅了国外的资料,对于影响生命健康的重大危险的紧急情况,境外的立法还是会强调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紧急救助存在故意、重大过失的,仍然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例如德国,中国台湾地区的相关规定对于紧急救助适用范围就很窄。而我们对于紧急救助适用的范围就很宽。这是一个制度的创新,从我们提倡的社会风气的角度,把那些不尽如人意的表现扭转过来,应该都是有积极意义的,有值得肯定的价值。
  但是从学者的角度来讲,我对于这一条文的看法是太焦虑了,太渴望了,结果该有防范措施的,该刹车的地方也不要了,这个是有些过了头。就是说有一些从外形上看他是实施救助,可是他的内心是在伤害被救助者,这种情况按我们的法条,只要客观上有这个救助行为,他就不需要负责。我觉得还是像多数的专家学者的意见那样,应该考虑“故意、重大过失”的情况。有代表反对,认为那么紧急,谁来得及深思熟虑?“故意”这个理由肯定不对。而对于“重大过失”而言,特别紧急的情况下可以不考虑是否存在重大过失,但是没有那么紧急的情况下,例如他就躺在马路上,你可以从容的救助,有时间能够想一想的情况下,这个时候要求重大过失承担责任,还是有道理的。
  但是法律没有那么写,这时候就是解释法律的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7181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