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理解与适用 ——目的与宗旨篇
【作者】 何薇;宋旭东【合作机构】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主题分类】 反垄断与反不正当竞争【发布时间】 2018.01.09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5208    
  反不正当竞争法在维护市场竞争秩序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我国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立法较晚,1993年颁布的《反不正当竞争法》适用了二十余年,直到2017年才第一次修订完成。实际上,无论是第一次的立法,还是本次的修法,围绕着反不正当竞争法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法,其目的和宗旨究竟是什么,地位和功能如何,其如何在实践中发挥作用等问题,在法学界与实务部门,都存在很多不同认识。对于这些不同观点和认识,新法的颁布并不会产生一锤定音的作用,争论仍然会在很长时间内存在并持续下去,并且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执法机关、司法机关的实践。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目的与宗旨,功能与定位,本质与特征,这些看似抽象的问题,对于该法的运用与实践,却发挥着根本性、指导性的作用。对上述问题的正确认识,有利于真正了解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本质,适当地廓清该法与知识产权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相关法律部门的关系,从而真正发挥好该法的作用。
  消费者利益保护问题——反不正当竞争法目的与宗旨争论的焦点所在
  关于立法目的部分的不同认识主要体现在反不正当竞争法是否保护消费者利益。1993年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在立法目的部分表述为“为保障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鼓励和保护公平竞争,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保护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法”。本次新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在立法目的部分的表述为“为了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鼓励和保护公平竞争,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保护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法。”对于反不正当竞争法是否保护消费者利益,在本次修法的过程中,理论界对此有过不同观点甚至争议。有的学者认为:“从侵害对象来看,不正当竞争行为可以分为直接侵害竞争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直接侵害消费者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和直接侵害其他经营者(主要是交易相对人)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有关不正当竞争行为侵害对象的多元性的观点,在国际上已经取得共识,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对此也是持肯定态度的。”认为反不正当竞争行政执法机关有权依法制止那些损害消费者利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在修订后的《反不正当竞争法》中赋予消费者团体代表消费者提起公益诉讼的权利。[1]“现代反不正当竞争法在保护对象上存在着‘三叠加’现象---同时保护竞争者、消费者和公共利益。[2]而有的学者则对此予以明确反对,指出:这是典型的法律实用主义(法律工具主义)倾向。只有发生在竞争对手之间,并直接或间接损害了竞争对手的利益,进而损害了正当竞争秩序的行为,才适合被认定为不正当竞争行为。2016年版修订稿将不正当竞争行为扩大到经营者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是一种因果颠倒的做法。[3]
  我们认为,反不正当竞争法是否保护消费者利益,不是一个单一层面可以说清楚的问题,它实际上包含或者可以引申出以下三个层面的问题:
  一是应然层面,即反不正当法是否应该保护消费者权益;
  二是实然层面,即反不正当竞争法是否能够保护消费者权益;
  三是操作层面,即如果反不正当竞争法能够保护消费者权益,则应如何保护。
  具体而言,在我国的国情下,在行政执法过程中及诉讼过程中,该法如何体现其对消费者权益的保护。
  对于前两个层面的问题,可以通过梳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发展历程予以回应。而后一个层面的问题,其答案可能隐藏在我国新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原则性规定当中。
  梳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历史传承——法的发展已突破了旧有的适用和保护范围
  反不正当竞争法发源于19世纪后半期的欧洲,是与工业革命和自由竞争的市场原则相伴而生的。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世界上的主要工业发达国家如英国、法国、德国以及后来的美国,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均发展出具有本国特色的反不正当竞争法[4]。
  反不正当竞争法律最初都是聚焦于诚实经营者的利益,公众和消费者在衡量商业行为时只是一个参考因素,消费者保护问题只是一个次要因素和副产品。《保护工业产权巴黎公约》(以下称巴黎公约)引进不正当竞争条款也是以此为基础,即当初的目的就是保护经营者不受国外不正当贸易行为的侵害,该目标也足以诱惑这些国家克服各自国内法律的差异,而将其纳入条约之中。[5]消费者保护法是现代化大工业生产的产物,系由消费者运动推动而来。可以说没有现代化的大规模工业生产及流通,就不会有大规模的消费者致害问题,也就不会形成大规模的消费者运动,消费者保护法的制定也就缺乏必要的动力和压力。[6]始于19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消费者运动,极大地推动了欧洲各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改造,例如,德国通过修订反不正当竞争法第1条,使其同时保护竞争者、消费者和公共利益。同样,希腊、奥地利、卢森堡、波兰、瑞士、西班牙、荷兰等国将消费者保护纳入反不正当竞争法之中。丹麦、瑞典、挪威和比利时采取了更为现代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形式,从一开始就将消费者保护放在突出的位置。法国则是以单独的立法保护消费者。[7]传统反不正当竞争法与现代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主要区别在于保护主体与客体的不同:前者直接保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 周樨平:《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消费者保护功能》,载《竞争政策研究》2017年第2期。 [2] 孔祥俊:《论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现代化》,载《比较法研究》2017年第3期。 [3] 焦海涛:《不正当竞争行为认定中的实用主义批判》,载《中国法学》2017年第1期。 [4]注: 此处并非指成文法意义上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许多国家实际上并不存在独立的《反不正当竞争法》,而是散见于不同规范之中。为行文方便,在此用反不正当竞争法统一指称。 [5] See Henning-Bodewig,supra note 4,at 1-2,转引自孔祥俊:《论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新定位》,见《中外法学》2017年第3期。 [6] 李胜利:《从两个关系看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修订》,见《法治现代化研究》2017年第5期。 [7] See Rogier W.de Very,supra note 20,at 46-47,转引自孔祥俊:《论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新定位》,见《中外法学》2017年第3期。 [8] 郑友德、伍春艳:《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十问》,载《法学》2009年第1期,第57页。 [9] 郑友德、万志前:《德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发展与创新》,载《法商研究》2007年第1期,第127页。 [10] 郑友德、胡承浩、万志前:《论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对象—兼评“公平竞争权”》,载《知识产权》2008年第5期,第33页。 [11] 周樨平:《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消费者保护功能》,载《竞争政策研究》2017年第2期。 [12] 李明德:《关于<反不正当竞争法>修订的几个问题》,载《知识产权》2017年第6期。 [13] 焦海涛:《不正当竞争行为认定中的实用主义批判》,载《中国法学》2017年第1期。 [14] See Hilty & Henning-Bodewig, supra note 5, at 57.转引自:孔祥俊《论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现代化》,载《比较法研究》2017年第3期。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5208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