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大数据时代的个人信息保护
【作者】 郑霞【合作机构】 北京市天元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 2017.02.2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1971    
  大数据是近年来非常火热的一个话题,其起源可以追溯至2000年前后的互联网浪潮时期。彼时,为应对搜索引擎存储和处理数据的需要,谷歌提出了一套以分布式为特征的全新技术体系,即后来陆续公开的分布式文件系统(GFS)、分布式并行计算(MapReduce)和分布式数据库(BigTable)等技术,这些技术奠定了当前大数据技术的基础,被普遍认为是大数据技术的源头。麦肯锡环球研究院在2011年5月发布的《大数据:创新、竞争和生产力的下一个前沿》报告,最早提出了“大数据”的概念,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一股大数据热潮。
  2012年,美国奥巴马政府宣布投资2亿美元启动“大数据研究和发展计划”,将大数据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2013年,棱镜事件的曝光受到全世界的瞩目,使得大数据的存在及其使用为各国民众所知悉。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也在日益感受着大数据业务的存在和影响。在此过程中,越来越多的经营者将他们的业务触角延伸到大数据业务经营领域,将大数据视为发展机遇和经济动力的新触发点。但同时,这也逐渐引起了普通民众对个人隐私被侵犯的忧虑和担心。
  本文结合已发生的业务实例,从法律角度对大数据业务的主要法律关系,以及其中涉及的公民个人信息保护问题分析如下。
  一、大数据业务中的主要法律关系
  从商业逻辑角度看,大数据业务可以归纳为数据信息从挖掘、收集、整理、分析、应用和价值体现的一整条产业链。在这个链条上,至少存在着数据信息的提供方、数据信息的收集方、数据信息的应用服务方、以及数据信息的使用方。这些主体之间的关系可以简单描述为下图:
  (数据信息的提供方)
  在上述链条中,各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可以简单概括为以下几方面:
  1数据信息的提供方与数据信息的收集方之间关于信息收集的法律关系
  在大数据业务中,可能存在着多次的数据信息提供与收集过程。例如,自然人将其信息提供给信息收集方,征信机构为数据信息的收集方;其后,征信机构再将信息提供给他人,征信机构又成为了数据信息的提供方。在这个过程中:
  第一,数据信息的首次提供中,信息提供方即信息主体,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企业等单位;数据信息可能是公民个人信息,也可能是单位信息。一般而言,数据信息收集方收集他人信息时,应当取得数据信息来源方的同意,否则不得收集。同时,参照《征信业管理条例》的规定和精神,对于“依照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公开的信息”,可以直接收集而无需取得信息提供方的同意。
  第二,数据信息首次收集之后的后续传递过程中,数据信息提供方与数据信息收集方之间存在着数据信息提供与收集的法律关系,双方之间需要有合同基础。同时,还需要特别关注各方收集、提供行为的合法性。例如,从征信机构处收集信息时,需要关注征信机构是否拥有合法、有效而且与所开展业务相匹配的征信业务资质;又如,从银行收集信息时,需要关注银行是否已经就相关信息的收集和对外提供取得了相关用户的同意。
  2数据信息的收集方与数据信息的应用服务方
  数据信息的收集方取得数据信息后,可能直接提供给数据信息的使用方,也可能需要进行数据信息的分析处理。在分析处理过程中,形成了数据信息的收集方与应用服务方之间的服务关系。基于所涉及服务内容的不同,其法律关系存在多种情形。例如,因使用数据模型而存在的软件许可使用;又如,因使用数据存储、云存储服务而存在的服务关系。此类服务过程中,各方、特别是数据信息的收集方,需要特别关注服务所涉及数据信息的保密、使用限制等问题。
  3数据信息的收集方与数据信息的使用方
  数据信息的使用方,是大数据业务链条的最后一端,也是大数据业务价值的最终体现。此时的数据信息收集方,已经转化为数据信息的提供方,将所收集的信息提供给数据信息的使用方进行使用。某种程度上,使用方对数据信息的使用需求,促进了大数据产业链条的不断发展和完善。例如,银行向用户发放贷款的过程中,需要对用户的主体资格、信用情况进行调查。在传统模式中,银行需要委托律师提供此类法律服务,而且可能由于信息开放程度而受到影响;在大数据业务模式下,银行可以向征信机构、运营商、信息服务公司等不同主体征询用户的相关信用信息,从而更大程度上完善对用户的资格审核、降低放贷风险。
  在这个过程中,数据信息的收集方与使用方之间同样存在着数据信息的提供与收集过程。同时,基于数据信息的加工、处理行为,经过加工、处理后的数据信息,可能已经无法识别、溯源到信息提供方,从而不再属于公民个人信息等需要保护的信息范畴。对于加工、处理后信息,收集方与使用方之间可能直接约定信息的提供与收集,而无需再取得信息主体的同意。但是,如果提供给数据信息使用方的信息仍然属于公民个人信息等需要保护的信息,则数据信息收集方、使用方仍需要就这些信息的提供与使用取得信息最初提供主体的同意。就这个问题,下述第二部分有详细论述。
  二、大数据业务所涉公民个人信息保护问题
  在法律层面对大数据业务关注最多的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会让它误以为那是爱情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1971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