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亿诚律师 | 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四款案例数据分析报告
【作者】 王天琪【合作机构】 江苏亿诚律师事务所
【中文关键词】 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章程设计;章程自治;《公司法》第七十一条第四款;职工股权;强制回购
【主题分类】 公司法律业务
【摘要】   《公司法》第七十一条规定了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制度。在实践中,法院通常会从两个似乎对立的角度考虑自治条款是否可以接受:一是出于保护公司的人合性,二是出于保护产权的流通自由。因此,了解什么样的章程限制对于法院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什么样的限制超出了合理范围,以及最新的裁判趋势和理由对于有限责任公司(特别是创投型企业及股权架构中包含职工股权的企业)在设计章程方面有相当的指导意义。
【发布时间】 2018.03.1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5635    
  
  法条规范
  《公司法》七十一条第一款至第三款规定:
  “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权。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股东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书面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自接到书面通知之日起满三十日未答复的,视为同意转让。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的,不同意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股权;不购买的,视为同意转让。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有优先购买权。两个以上股东主张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协商确定各自的购买比例;协商不成的,按照转让时各自的出资比例行使优先购买权。”
  第七十一条前三款为了保护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及股东的优先购买权规定。目前,很多公司在章程设计时直接照搬以上法条,却忽略了第七十一条第四款:“公司章程对股权转让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显然,第七十一条第四款允许有限责任公司对于股权转让进行章程自治,但这种自由不应是无限制的。《公司法解释四(征求意见稿)》第29条写到:“有限责任公司章程条款过度限制股东转让股权,导致股权实质上不能转让,股东请求确认该条款无效的,应予支持。”这显然是试图对公司的自治权力进行约束,然而,该规定似乎缺乏足够的理论及法律依据,亦难对司法实务和市场主体提供有效指引,最终未被采用。
  案例来源及筛选方法
  本文最终作为数据基数的案例共54个,采集方法如下:
  1、使用Alpha法规库,精确锁定《公司法》七十一条第四款,关联案例共36个,全部列入初选范围。
  2、使用维科法规库,模糊锁定《公司法》七十一条,关联案例共5345个;在上述结果中检索关键词“七十一条第四款”,关联案例缩减为87个,全部列入初选范围。
  3、将第1项和第2项中初选范围内的案例合并,去除A.重复案例;B.二审为维持结果的案例的一审判决;C.相同案由、相同被告、不同原告的相似判决只留一个。最后入选案例共54个。
  统计方法及结论一览
  1、按审级统计,二审案件按判决结果再次统计。结论:关于股权转让自治条款的效力相关问题,虽然有一定程度争议,但二审法院基本尊重一审法院的事实认定。
  2、按地域统计。结论:该类股权纠纷在全国范围内都很普遍,广东省、湖北省相对判决较多。
  3、按数据库的案由类型统计,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按次案由再次统计。结论:绝大部分案例为“与公司有关的纠纷”,其中又有2/3为“股权转让”,另一可观部分为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此部分纠纷背景多为职工股权)。
  4、按纠纷背景统计。结论:超过半数是普通股份转让纠纷;约1/3不到为职工股权的转让或回购;3例为股权继承。
  5、按判决是否尊重章程自治条款统计。结论:绝大部分的法院尊重公司章程关于转让股份的自治条款,仅在3个案例给予否认;判决实践表明,能使得法院否认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自治权力的唯一因素就是国家强制性法律规定。
  6、按自治条款对于股权转让的具体限制方式统计。结论:在普通股权转让中,最常见的限制是股权转让(无论是内部转让或外部转让)需要股东会决议,通常表达为股东会权职一项特别职能;其次常见的是对外转让需要全体或绝对多数股东同意。在强制回购职工股权的案例中,回购价格是否可以自治存在争议。
  具体案例数据分析
  1、按审级统计,二审案件按判决结果再次统计
  
  
  从图表可以看出,一审与二审的案件数量大概各占一半;但是二审中,约80%的案件最后维持一审判决。虽然图表没有显示,在仅有2例再审案件里,均为驳回再审申请的结果。因此可以看出,关于股权转让自治条款的效力相关问题,虽然有一定程度争议,但二审法院基本尊重一审法院的事实认定。
  2、按地域统计
  
  该类股权纠纷在全国范围内都很普遍,其中,湖北省和广东省公开判决各为6个,占据榜首。在这12个案例中,湖北、广东两省法院全部尊重了公司对于股权转让进行章程自治的权力;其中,也有4个案例指出,章程关于股权转让的特殊要求不影响股权转移协议的效力。
  3、按数据库的案由类型统计,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按次案由再次统计
  
  可以看出,绝大部分的纠纷为“与公司有关的纠纷”,行政诉讼(有关股东登记)、合同纠纷(有关股权转让协议)及继承纠纷(有关股权继承)各有1例。
  在“与公司有关的纠纷中”,2/3是股权转让纠纷,不意外。另外可观的一部分是“股东资格确认纠纷”,集中在背景为职工股权的案件中;关于“公司盈余分配”及“请求公司回购股权的纠纷”也均为背景为职工股权的案件。有关“公司决议的纠纷”共2例:1例有关股东会认可股权对外转让,另1例有关股东资格确认,争议股东系公司高级管理人员。
  4、按纠纷背景统计
  
  在本报告筛选的54个案例中,超过半数是普通股份转让纠纷;约1/3不到为职工股权的转让或回购;3例为股权继承。
  允许自治的“股权转让”范围有多广?
  “股权继承属于股权对外转让”的观点,在法理上和实践中似乎都没有争议。云南省安宁市人民法院在《尹红与安宁华益工贸有限公司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5635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