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财产犯罪行为与不当得利之区分——从一起疑难案件辨析
【作者】 陈光夏【合作机构】 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
【中文关键词】 盗窃;侵占;不当得利【主题分类】 刑法理论
【摘要】 如何认识财产犯罪行为与不当得利民事行为的关系,如何把握盗窃罪与侵占罪的界限,一直以来都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本文通过辨析一起从ATM机内取走他人尚未操作完成的存款的案件,厘清了相关法律关系的界限。
【发布时间】 2015.04.0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10690    
  李某到某银行分理处,使用自动存取款机(ATM机)办理无卡存款业务,欲向其朋友账户存款人民币1万元(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李某向ATM机内放钞共计9000元,放钞结束后,李某忘记点击ATM机屏幕上显示的存款交易“确认”按键,误以为存款操作已经成功即行离开。与此同时,郭某某来到同一台ATM机前欲办理取款业务,发现ATM机屏幕上显示的尚未退出的存款交易确认页面,该立刻意识到有人未完成操作,遂起非法占有之念,点击页面中“取消”按键,取消了李某先前办理的存款业务,将ATM机退回的9000元取走,逃离现场。
  关于本案如何定性,存在以下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中的9000元系被害人李某遗忘在ATM机中,是遗忘物。被告人郭某某非法获取该钱款的行为属于侵占行为。但因尚未达到侵占罪的追诉标准(1万元),“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根据刑法第十三条但书的规定,不认为是犯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李某离开ATM机时即丧失对款项的占有,而由于其与银行的存款业务并未实际完成,二者之间并未形成事实上的合同关系,银行也没有占有该9000元,该款项属于无主物。被告人郭某某的行为仅构成民法上的不当得利,不构成刑事犯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从李某离开ATM机那刻起,该9000元事实上即转由银行占有。被告人郭某某破坏了银行对该笔款项的占有,进而导致被害人李某的财产遭受损失,其行为完全符合盗窃罪的构成要件,应当追究其刑事责任。
  如何把握盗窃罪与侵占罪的界限,如何认识财产犯罪行为与不当得利民事行为的关系,一直以来都是司法实践中的难点。笔者拟以本案为例,对上述问题略抒一孔之见,以期对司法实践有所裨益。
  一、盗窃罪与侵占罪的区分
  我国刑法理论通说认为,“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公私财物的行为。”[1]然而,该定义,一方面,并未详细描述盗窃罪的客观行为,未能体现盗窃罪转移财产占有的特征,不利于区分盗窃罪与抢夺罪、诈骗罪、侵占罪等其他财产犯罪的界限。另一方面,将盗窃局限于“秘密窃取”,否认“公开盗窃”的违法性,必然会造成处罚上的空隙,造成不公正现象。清华大学张明楷教授提出,“盗窃,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违反被害人的意志,采取平和的手段,将他人占有的财物转移为自己或者第三者占有。”[2]笔者认为,该定义高度概括了盗窃罪的客观行为,深层次的揭示了盗窃罪的本质特征,为司法实践准确厘清各种财产犯罪之间的界限提供了清晰的思路。根据该定义,盗窃罪的对象是他人占有之物,盗窃罪的实质是通过平和的手段破坏原先的占有而建立新的占有,从而侵犯稳定的占有关系和状态。
  “侵占罪,是指将代为保管的他人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退还的,或者将他人的遗忘物或者埋藏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拒不交出的行为。”[3]关于该定义,学界并无太大争议。但对于侵占罪对象中的“遗忘物”范围,却有不同认识。传统理论认为,“所谓遗忘物,是由于权利人一时不慎使财物在一定时间内脱离控制、管理。它与遗失物的区别主要在于,权利人对脱离控制、管理财物的场所、地点、时间等各种因素是否具有比较准确的记忆,具备能够较快恢复对该财物控制的可能性,有之为遗忘物,反之为遗失物。对拾得遗失物的,依法则不能认定为侵占行为。”[4]“遗忘物与遗失物的具体区别为:“(1)前者一经回忆一般都能知道财物所在位置,也较容易找回;后者一般不知失落何处,也不易找回。(2)前者一般尚未完全脱离物主的控制范围;而后者则完全脱离了物主的控制。(3)前者一般脱离物主的时间较短;后者一般脱离物主的时间较长。据此,侵占所谓遗失物的行为不构成侵占罪”[5]。有学者对上述观点提出质疑,“上述观点的第(1)个区别,导致行为是否成立犯罪取决于被害人记忆力的强弱,其合理性值得怀疑;而且当被害人起先不知失落何处,后经回忆知道财物所在位置时,行为人的行为又从无罪变为有罪,这也不合适。上述观点的第(2)、(3)个区别,有将被害人占有的财物与遗忘物相混淆之嫌,因为根据社会的一般观念,当财物尚未被害人的控制范围或者脱离实践较短时,应属于被害人占有的财物,而非遗忘物。事实上,区分遗忘物与遗失物是相当困难甚至不可能的。”[6]笔者认为,传统理论仅从字面含义区分遗忘物与遗失物,却忽视了一点,即,从实质意义上说,即使是侵占遗失物的行为,也有值得以刑法加以规制的必要。对遗忘物应作规范意义上的解释,即“非基于他人本意而脱离他人占有,偶 曾经瘦过你也是厉害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参见高铭暄、马克昌主编《刑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第511页。 [2].参见张明楷《盗窃与抢夺的界限》,载于《法学家》2006年第2期。 [3].参见张明楷著《刑法学》,法律出版社2011年第四版,第900页。 [4].参见马克昌主编《刑法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3年版,第540页。 [5].参见高铭暄主编《刑法专轮》(下篇),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年版,第751页。 [6].参见张明楷著《刑法学》,法律出版社2011年第四版,第904页。 [7].参见王利明著《物权法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2年版,第635页。 [8].例如,一些学者在讨论“广州许霆案”、“深圳梁丽案”等社会影响较大的案件时,常常以其行为属于民法上的不当得利为由而得出无罪的结论。囿于篇幅所限,在此不再一一列举。 [9].参见王利明、杨立新、王轶、程啸著《民法学》,法律出版社2008年第二版,第464页。 [10].参见张明楷《不当得利与财产犯罪的关系》,载于《人民检察》2008年第13期。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卧槽不见了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10690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