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货代企业擅自电放货物的法律责任
【作者】 陈川;林建宝【合作机构】 福建天衡联合律师事务所
【合作刊物】 天衡法律通讯【刊物年份】 2014年
【期号】 9【页码】 17
【发布时间】 2015.10.1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14835    
  本案纠结点:
  1、货代企业在同一单业务中出现多重身份而且变幻莫测,到底是代理人还是承运人?是货方的代理人还是承运人的代理人?权益受损的托运人要以何种法律关系向货代企业追责?
  2、本案是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还是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区分的依据是什么?
  3、如果是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诉讼时效是一年还是二年?
  4、如果是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海商法规定诉讼时效为一年,从“交付货物或应当交付货物时”起算,在承运人隐瞒放货事实的情况下,诉讼时效如何起算?
  5、在审理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中,如果一审认定被告的身份是承运人,是否要向原告释明并要求原告变更诉由为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如果法院在原告不变更诉由的情况下直接进行审判,是否涉及判非所请、程序违法?
  6、在一审支持原告诉求,又不支持原告所主张的法律关系的情况下,被告上诉后,被上诉人是坚持自己的看法还是迎合一审的观点?
  一、案情简介
  1、2012年4月,A公司以FOB方式出口一批货物并委托B公司安排出运事宜。期间,双方通过邮件核对提单,B公司向A公司发来了其在香港的关联企业C公司签发的无船承运人提单的扫描件,托运人为A公司。因A公司与B公司此前的业务模式多采用电放形式,由A公司向B公司出具电放保函,再由B公司安排电放,故提单正本留存于B公司处。
  2、2012年5月3日,B公司在未收到A公司电放保函的情况下,因误操作擅自在正本提单上加盖了电放章,货物到港后被电放给收货人。收货人提货后未支付货款,A公司多次通过电子邮件向B公司询问货物情况,B公司隐瞒了货物被电放的事实并告知A公司货物在目的港已产生相关滞箱、滞港费用。
  3、2013年10月9日,C公司通过B公司向A公司发来邮件,主动提及已于2012年5、6月将货物电放给收货人,并提出根据中国法律,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因此主张免责,拒绝承担任何责任。
  4、2013年12月,A公司抱着一线希望找到了天衡所海商海事部。同年12月20日,A公司委托天衡律师以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为由向厦门海事法院提起诉讼。
  二、天衡律师对案件的前瞻分析
  天衡所海商海事部陈川律师了解案情后认为,本案集中反映了业界在这一类问题上的多种争议看法,法院的判决尺度也不统一,具体体现在本案开头部分的诸多纠结点。综合案情及对法律的理解,陈川律师个人认为:本案为海上货运代理合同纠纷,诉讼时效为二年,从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受侵害之日起算;本案中因为被告隐瞒了货物被错误电放的事实,因此诉讼时效并未超过;但本案存在诸多的争议点,审判结果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如果终审判决能够采纳陈川律师的代理意见,则本案有胜诉机会。
  三、一审
  1、本案一审法院归纳的争议焦点为:
  (1)双方存在海上货运代理合同关系,还是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
  (2)被告是否有过失及原告诉请损失是否有依据;
  (3)原告诉请是否已过诉讼时效。
  2、厦门海事法院一审审理认为:
  (1)B公司具有从事国际货物海运代理业务及无船经营业务资质,接受A公司的委托,在装货港签发提单、收取电放费用并根据A公司指示,在目的港以电放形式交付货物,其出具托运单供原告填写,并据此签发货代提单,其行为即发生由代理向承运人转化,属于“介入拟制”,因此应认定A、B之间为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A公司诉请B公司为货运代理人,经查明确认B公司为承运人,而非A公司货运代理人,原告诉请依据不当,应予以改正。同时,B公司在诉讼过程中辩称其为涉案货物承运人,也当庭承认无单放货事实,构成诉讼上的自认,因此在A公司不改变诉请的情况下,法院依法认定A、B公司间存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
  (2)B公司故意隐瞒货物在未经A公司同意下在目的港被电放导致A公司无法收回货款,B公司存在过错,应对A公司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3)该案为无单放货纠纷,根据《无单放货司法解释》规定,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而本案中对于“应当交付货物之日”的判断应以A公司“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时”作为标准。A公司直至2013年10月9日收到C公司发来邮件后才知道货物被私自电放,因此,应以该日期作为应当交付货物之日,故本案未超过诉讼时效。
  一审判令B公司应赔偿A公司未能收回的货款。3、天衡律师对一审判决的评析:
  (1)一审法院提出“介入拟制”的说法,即货运代理人因自己的行为而拟制介入成为承运人,对此观点陈律师是接受的,但陈律师认为,货运代理人角度的转换,不影响其多种身份的同时存在,原告有权选择其中某一种身份来追究法律责任,而不是任由被告变换角色来规避法律责任。
  (2)就本案而言,如果认定被告为承运人,本来可以加重被告擅自放货的责任,但很可能已经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一审法院解释《海商法》关于“应当交付货物“的一年的诉讼时效的起算点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货物被私自电放”之日,对此陈律师持保留意见,因为更多传统的学者及司法判决并不支持该观点。
  (3)本案如果要求原告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14835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