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破产程序中刑民交叉的选择
【作者】 关峰;曹熙;戴书晖【合作机构】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主题分类】 破产、重组与清算【发布时间】 2016.09.06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0025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已经施行近九年,虽然在此期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两部关于《破产法》的司法解释以及一些具体的司法解释性质文件,但是对于破产程序中刑民交叉的问题并没有明确规定,具体而言即债务企业在进入破产程序后被发现涉嫌刑事犯罪的处理问题。同时,实践中对于该问题的具体做法也不尽一致。本文试以债务企业在破产程序中涉嫌经济犯罪为例,探讨在此过程中刑民交叉的程序和实体问题,以便妥善处理类似案件。
  在破产程序中刑民交叉的程序处理
  当破产企业成为犯罪嫌疑单位时,因为其犯罪行为涉及经济犯罪,一般会导致破产企业的部分财产涉案。由于在破产程序中债务人破产财产的界定是整个程序中的核心部分,所以当发生刑民交叉的情形时,破产程序与刑事程序如何衔接显得尤为重要,直接关系到所有债权人的利益实现程度及效率。同时当进入到破产程序后,债务企业被发现涉嫌经济犯罪并启动刑事程序,两个程序的具体处理问题并没有明确的法律或司法解释予以规定;而实务中做法也不尽一致。
  一、实践做法
  1. 第一种做法是破产程序与刑事程序相互独立,也即破产程序既然已经启动则其审理进程不受刑事程序影响,不需要等到刑事程序完全结束后才能继续破产程序。
  案例1:在纵横集团等六家公司合并重整案件中,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9年6月12日裁定受理纵横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六家公司的破产申请。2009年9月23日,第二次债权人会议通过了上述六家公司合并重整的决议。2009年11月30日,受理法院裁定确认大部分债权人的债权。2010年年初开始,重整投资人开始陆续清偿债权人的债权。而纵横集团等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一审刑事判决则在2011年3月份才由一审法院依法做出。
  2. 第二种做法是破产程序受制于刑事程序,也即虽然破产程序已经先于刑事程序启动,但鉴于债务企业被列为经济犯罪的刑事被告人,而其刑事涉案财产与破产财产的审核有交织,故必须等刑事判决生效后才能继续进行破产债权的审核及财产分配,并以刑事判决中被害人的受损额为破产债权的数额认定。
  案例2:债务人为食品添加剂生产企业,2012年3月法院受理其破产申请前,该企业的经营性资产已经整体转让,破产受理时主要资产为1.4亿元左右的货币资金。后,该企业及其董事长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骗取贷款罪等多个罪名被检察院提起公诉。管理人接受指定后,债权审查过程中,受理法院以破产债权认定需要结合生效刑事判决为由,要求管理人等刑事判决生效后开始认定债权。[1]
  二、法理评析
  对于上述二种做法,笔者都不尽苟同,对于进入破产程序后发生的刑民交叉情形的程序衔接,不能绝对地认为是破产程序和刑事程序两者之间谁服从谁的问题,而是需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
  1. 第一种做法忽视了破产程序本是民事程序在具体领域体现的特性。破产程序属于民事程序的一种,其特殊性只是基于其破产特性上的体现,在大的原则上还是应该遵循民事程序的基本规定。1998年4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确立的一个原则就是“先刑后民”。[2] 具体而言就是法院在审判过程中发现经济纠纷涉嫌犯罪的,一般会裁定中止审理,然后移送侦查机关。对于民事判决先于刑事判决的,如果最终查明民事案件的被告行为已经构成犯罪的,也会通过审判监督程序撤销原民事判决。第一种做法使得破产程序和刑事程序完全独立,既不符合民事审理的基本原则,也不切合实际。因为如前所述,债务企业涉及经济犯罪,则必然会涉及追赃问题,进而影响破产财产的认定和分配问题,刑事诉讼过程中可以依法冻结、扣押赃款赃物,刑事判决可以判定追缴赃款赃物发还被害人,这些都会与债务企业的破产财产认定相交叉,破产程序的进展不可能径直处理。
  2. 第二种做法则完全失去了破产法的价值意义。破产法的价值基础在于公平和效率。传统法学理论一般把分析的重点放在破产的公平和公正方面(fairness and equity)。从经济学的角度,表面的破产法规则下是清晰的经济学原理。破产程序的直接起源是企业陷入财务困境,经济学家把破产法看作是实现可能的最佳产出,即社会成本最小化的工具。[3] 第二种做法是丧失公平和效率的最直观体现——一个企业进入破产程序,本就是通过法律程序来使得债权人利益得到及时的保护和补偿,经济犯罪案件从侦破至完全结案通常需要数月时间,有些复杂案件甚至长达数年,而第二种做法中破产程序完全服从刑事程序,使得所有债权人权利的实现变成了一个漫长等待的过程,毕竟不是每一个债权人都是刑事案件中的被害人。
  3. 破产程序中刑民交叉在程序的选择问题上应该具体分析,不可一概而论。
  第一,《破产法》第二十条规定的是“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已经开始而尚未终结的有关债务人的民事诉讼或者仲裁应当中止;在管理人接管债务人的财产后,该诉讼或者仲裁继续进行”,可见该条只是限定了其他民事程序的中止,而且是暂时的中止,当管理人接管债务人财产后继续审理,不存在一个等待结果的过程,原因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 案例1、案例2 均引自吴正绵:《论破产债权审核中刑民交叉问题的处理》,http://law.wkinfo.com.cn/document/showarticle?showType=&language=1&aid=NjAwMDAwMDk4NzA%3D&collection=article&format=&sysLang=zh_CN&searchKeys=&bid= 访问时间:2015年12月11日 2 司法解释第1条“同一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经济组织因不同的法律事实,分别设计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嫌疑的,经济纠纷和经济犯罪案件应分开审理”;第10条“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经济犯罪嫌疑线索、材料,应将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交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经济纠纷案件继续审理”。可见在该解释中用了“不同的法律事实”和“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两个维度来评价刑民交叉案件;导致实践操作中认为反之属于同一法律事实的即为先刑后民的处理标准。 3 李曙光、王佐发:《中国破产法实施的法律经济分析》,载《政法论坛》(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07年1月第25卷第一期。 4 最高人民法院在2005年全国部分中、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证券公司破产案件座谈会上也表明“在向人民法院提出破产申请时,公安机关查收的资产、账簿必须处于可随时向破产清算组移交的状态,也就是说应当掌握在行政清算组手中”,由此可见,在证券公司破产程序中,赃款赃物并不能从破产财产中剥离出来。 5 侵权行为产生的请求权既可以是物上请求权,要求返还物品恢复原状,对物的一个诉求;也可以是债的请求权,要求侵权人赔偿其失去物的损失,对侵权人的一个诉求。 6 《破产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占有的不属于债务人的财产,该财产的权利人可以通过管理人取回。”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002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该律所其他文章】
【主题分类其他文章】
【本篇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