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法律还他清白
【副标题】 一个冤狱者的圆满结局【作者】 张天
【合作机构】 《中国律师》杂志社【合作刊物】 中国律师
【刊物年份】 1999年【期号】 5
【页码】 45【发布时间】 1999.05.0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12359    
  包公府故地发生重大冤案,两无辜青年被屈打成招,一审、二审均以盗窃罪判其刑。入监2年半之后,真犯突然现形……
  初春的豫东平原,乍暖还寒。田野里干旱的麦苗,遥望苍穹,企盼着生命的雨露。走进开封市尉氏县南曹乡朱坡村,满街的絮尘随风扬起,飞蒙着行人。听说记者要采访朱旺波、朱连生二人的冤狱之事,质朴的老乡们一边带路一边长长地感叹真冤啊!”
  坐在朱旺波的家中,被人从村里找回的朱旺波、朱连生二人进门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跪在记者面前,放声高哭:“我们没有偷三轮车啊!”记者扶起二人,听其悲啼啼诉说起了那不堪回首的一幕。
  两青年无辜被抓副所长刑讯逼供
  1995年5月14日,开封市尉氏县南曹乡朱庄村唱大戏。上午9时,在戏台边卖小吃的朱旺波刚吃过早饭,村治保主任朱运山就叫着了他:“走,去村西边有个事。”
  时年29岁的朱旺波生于1966年4月12日,母亲下世早,年过花甲的父亲朱应奇是一个出了名的老实人,家境相当贫寒。朱旺波自幼胆小怕事,跟三个弟弟一样,在村人面前从不敢大声说话,常常夹着尾巴做人。见村领导叫他,他急忙放下手中的生意,随其来到村西大路上。
  路边停了警车。朱旺波正惊疑,从警车上下来两民警,不由分说,掏出手铐铐住他的双手,将他推进警车,带到了南曹乡派出所关押起来。
  晚上8点,正当朱旺波苦苦冥想自己为何被抓进派出所时,南曹乡派出所副所长王保堂等人提他到审讯室,问其知道不知道为啥被抓。
  朱说不知道,一民警上前就是一耳光,怒斥他不老实。朱仍说不知道。王保堂提醒他说,你们村朱新军家的机动三轮车丢了,你知道是谁偷的吗?
  朱旺波终于明白,5月7日夜村里朱新军的三轮车被人推到河边,丢下车架,卸走了发动机,这事派出所已怀疑上他了。
  朱说没有偷三轮车,并详细列举出5月7日晚上他的活动及见证人。
  审讯民警见其不招供,开始拳打脚踢。仍不招供,动用警棒。还不招供,王保堂让人拿出一部老式手摇电话机,把两根裸皮线绑在朱旺波的右手无名指上,一人按住他,一人开始猛摇电话。
  麻、疼。朱昏了过去。
  醒来时,已近午夜,王保堂等人继续审讯,朱终于编造出了他与本村朱连生一起“偷”的三轮车。
  事不宜迟,捉拿朱连生。当晚12时左右,看罢夜戏刚躺在被窝的朱连生被村治保主任朱运山叫出了门外:“走,去村西边有个事。”朱连生边跟着走边问啥事,朱运山不回话,一直把他领到停在村西大路上的警车旁,两民警把他押进警车里,朝南曹派出所里带。半路上,朱连生被戴上手铐。来自北大法宝
  1964年3月19日出生的朱连生和朱旺波一样,也是母亲下世早,其年近80岁的老父亲朱铁庄带着他和一个弟弟艰难地生活着。自幼,他就是村里同龄人欺负的对象。今晚突然间被警车铐到派出所关押进小黑屋里,只吓得他两腿颤抖,想哭不敢哭,更不敢问,只是一个劲地浑身打哆嗦。
  一小时后,朱连生被叫出小黑屋,带到灯光通明的审讯室。
  “朱连生,你知道把你带来干啥的吗?”
  “不知道。”
  “你村朱新军家丢的三轮车是你偷的吗?”
  “我没偷车。”
  不招供,动刑。警棒、木棒、老式电话轮用一遍后,朱连生仍不招,王保堂令人用绳子捆住其双手,吊上墙,边打边逼问:朱旺波已承认,你还不承认?
  朱连生疼痛难忍,开始结合着朱新军家三轮被盗后,村人的议论,编起了供词:
  1994年底的一天,马里厢村我表兄张红卫找我说:“老表,帮个忙,搞个12匹的机器吧,往机动三轮车上用呢。”我说:“不好办啊。”红卫说:“俺去做、村收棉花,见后面二三排有辆三轮拖拉机,装的机器是新的。”我说等有机会再弄吧。”自那以后,红卫又多次去了俺家叫弄事,我都没同意。1995年5月7日晚上,红卫领个孩儿到俺家说:“我等着用机器,别再等了,我找了一个人,你再找一个人,咱今夜把车弄出来。”我让红卫二人在家等着,我掂了一瓶酒去叫俺村的朱旺波,到俺家喝酒。夜里十二点多,我们把朱新军家的三轮车偷出后,推到俺村的西头下坡处,俺3个推着车,旺波说他不想去就拐了回家。我们3人开车正西到余庄东面的大路又正北,走到村北头,顺着砖楼的斜路朝东北,俺从砖楼街里又正东到殷桥街东地大桥根的河滩上,把机器抬下来,车架子扔到了河滩里……
  初审有了结果,王保堂等人很高兴,把朱连生卸下吊绳,送回了小黑屋。而此时的朱连生,双肩早已失去了知觉,他躺在小黑屋,脸上流着泪水,无声地哭啊哭…"?
  5月15日上午9时,王保堂等人继续审讯朱连生,已尝到了刑讯厉害的朱连生不待审讯民警动手,便有问必答。
  朱连生先纠改了初供的供词“我马里厢没有表兄张红卫,让我偷车的是周口市扶沟县白潭乡朱寨村的老表梅青海”后,又详细补充开了“偷车”过程:
  ……旺波、青海他俩后边推着。推出大门后,旺波坐三轮车上扶着车把,俺3人在后边把车推到俺村北头西边的路上,趁下坡把车发动开,我开着*走到砖楼东地的苹果园,旺波说他不想去了。我说你不去没你的钱。”旺波说没钱我不要。就回去了……发动机卸下来。青海回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12359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