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深度解读四十二张信托业罚单,感受强监管浪潮
【作者】 尤杨;蔺楷毅【合作机构】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主题分类】 信托信贷【发布时间】 2018.03.02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5585    
  对金融行业而言,过去的2017年可谓是风起云涌的一年。4月,中央政治局就维护国家金融安全进行集体学习。7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金融行业应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同月,中央政治局会议部署下半年经济工作,提出需整治金融乱象。10月,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未来要“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会后,金融监管机构领导纷纷发表讲话,表示监管口径将日趋严格。11月,中国人民银行牵头颁布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1](下称“《资管新规》”)。时间跨入2018年,中纪委驻央行纪检组领导发文称金融监管中存在“猫鼠一家”等重大风险隐患,再次表明中央层面对加强金融监管的决心。
  在微观政策层面,据媒体统计,监管机构在2017年颁发重要监管文件超过20份。在与信托相关领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下称“银监会”)在2017年12月和2018年1月连发《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55号文)和《中国银监会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两项规定。
  我们认为,目前对金融资管行业的强监管浪潮已经逐步形成,并有越发激荡的趋势。如何适应强监管环境已经成为每家资管机构亟需研究和解决的问题。我们现准备通过深入解读各地银监局自2015年至2018年1月,通过网站公开披露的42张信托业罚单,帮助信托公司梳理已有的监管重点,并就未来合规展业提出建议。
  信托公司被处罚情况概要
  据统计,自2015年8月至2018年1月,共有19个银监局(其中包括广东银监局东莞分局,为行文便利,下文中将其统计入广东银监局)向27家信托公司开具了42张罚单。
  从处罚的时间来看,各银监局在2015年仅发出6张罚单,2016年稍有上升至9张,2017年这一数字快速攀升至23张。整体符合监管越发严格的趋势。
  
  我们进一步统计2017年的23张罚单后,发现其中:3月1张、5月6张、7、8、9、10月各1张、11月3张、12月9张。监管机构作出罚单的时间与重要会议、讲话的时间有所重合,侧面说明监管机构深入落实、贯彻中央政策的决心。
  
  信托公司被处罚情况的具体分析
  目前,已有近六成的银监局对辖区内信托公司采取了处罚措施。总体上看,经济活跃区域的银监局作出的罚单数量更多,处罚措施更加严厉。信托公司被处罚的原因大致可分为公司治理不当和信托计划违规两大类。处罚依据以《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下称《银行业监管法》”)第四十六条为主。监管机构作出的处罚总体上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但也有个别处罚法律依据和处罚内容尚有可商榷的空间。具体而言:
  实施处罚措施的主体
  按照银监会网站,银监会共有省级、计划单列市派出机构(银监局)36个,辖区内有信托公司的银监局32个,其中已有19个银监局对信托公司采取了处罚措施,占比接近六成。稍值得关注的是,有8家银监局对辖区内唯一的信托公司进行了处罚。
  在已经对信托公司采取过处罚措施的银监局中,上海银监局、天津银监局各开出5张罚单,并列罚单数量榜第一。江西银监局开出4张罚单,位列第二名。北京银监局、深圳银监局、厦门银监局各开出3张罚单,并列第三名。而在罚款金额上,深圳银监局以单张1650万元,3张合计2650万元位列榜首。
  
  信托公司被处罚的原因
  公开信息中披露的信托公司被处罚原因部分,最简短的仅有8个字,最详细的也不过142个字。大致可分为信托公司治理结构不当以及具体信托计划违规两大类。如某一张罚单中涉及多个处罚原因的,我们将按照具体原因分别统计。
  1. 公司内部治理结构不当
  《信托公司管理办法》对信托公司的设立、变更、终止程序、经营范围、经营规则、监督管理等作出了全面规定,是信托公司进行内部治理的重要依据,因此该办法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托法》、《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下称“《管理办法》”)合称信托业的“一法两规”。
  从现有罚单情况来看,信托公司因内部治理结构不当被处罚的具体原因包括:1.内控管理不到位(5起);2.信息统计错误(4起);3.公司高管履职不当(2起);4.账户、薪酬管理违规(3起);5.固有业务合规问题(1起)。
  在此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引发业内和舆论广泛关注的上海银监局2017年14号《审慎监管强制措施决定书》中,以“法人治理严重缺陷,实际控制人不明;业务开展违规,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者保证最低收益”为由,依据《银行业监管法》第三十七条,责令“某信托公司暂停新增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存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不得再募集”。我们理解,该项决定的性质为监管强制措施,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行政处罚。但是其严重程度和社会影响要远超过罚款等行政处罚措施,需引起信托公司的高度重视。
  2. 具体信托计划违规
  按照信托计划“募、投、管、退”的过程,监管机构开出的罚单几乎覆盖了信托计划存续的全过程。其中:
  尽职调查不充分(2起);
  信托资金投向违规(不合规的房地产和资金池项目)(6起);
  交易结构设计违规(杠杆比例超限、政信项目违规接受担保等)(7起);
  关联交易未报备(3起);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不接我们电话 也不给拒接原因;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 我们曾就《资管新规》撰文《信托公司在强监管时代下的挑战与机遇》,详情请阅以往文章。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558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该律所其他文章】
【主题分类其他文章】
【本篇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