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票据基础关系、代位权及票据质押
【作者】 袁古洁【合作机构】 《中国律师》杂志社
【合作刊物】 中国律师【刊物年份】 2001年
【期号】 12【页码】 47
【发布时间】 2001.12.0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11248    
  票据纠纷案件在近几年的审判实践中出现不断增长趋势,案件性质也日趋复杂。分析下述案例,有助于我们正确理解票据基础关系与代位权和票据质押。
  1997年12月2日,A公司与B公司签订了钢材购销合同,约定A公司向B公司供应钢材。B公司通过与C银行签订承兑协议,于1998年1月7日向A公司签发并交付银行承兑汇票一张,收款人为A公司,汇票金额为人民币470万元,到期日为1998年7月4日。1998年4月1日,A公司将B 公司签发的上述汇票背书,被背书人为D 银行,背书内容为“委托收款”。
  1998年1月9日,A公司为进口钢材向 D银行申请开立不可撤销跟单信用证,信用证开证金额为美元230万元。同年7月23日,信用证到期后,D银行对外支付了信用证项下款项。D银行付款之后,A公司无法付足全款赎单,于同日向D银行申请将信用证项下垫款75万美元进口押汇。
  由于A公司背书给D银行“委托收款”的汇票先于信用证到期,在汇票到期后,D 银行欲对该汇票提示付款时,A公司请求以进口钢材代替汇票,要求D银行暂不将该汇票提示付款。由于A公司一直不能以进口钢材代替汇票,D银行于2000年4月26日向C银行提示付款,但遭到C银行拒付,理由是A公司已向C银行出具了放弃该汇票项下票据权利的书面说明。该说明声称由于A公司一直没有按合同规定向B公司提供钢材,因此A公司向B公司和C银行承诺不需承兑该汇票,保证不再主张汇票权利。D银行由于汇票不能得到付款,于2000年6月23日向C银行住所地法院提起诉讼。D银行认为,A公司作为D银行的债务人,非但不积极履行还款义务,还对其票据义务人声明放弃其票据权利,这种怠于行使债权的行为已危害了D银行债权的实现,并将导致票据权利因过期(2000年7月4日)而丧失。因此,依据《合同法》关于代位权的规定,提起代位权诉讼,请求法院同意 D银行依法行使代位权。
  二、C银行能否根据票据基础关系对抗
  C银行在D银行提示付款时,以A公司放弃汇票权利为由拒绝付款,那么在本案中C银行能否依据票据基础关系对抗票据关系呢?
  票据关系是基于出票、背书、承兑、保证等票据行为所发生的票据上的债权债务关系,它受票据法的调整。而票据基础关系并非票据关系的构成部分,它是指当事人实施票据行为、接受票据的原因和前提的民事法律关系,是票据的实质关系,受民法及有关民事实体法律规范的调整。一般认为原因关系、资金关系和票据预约是票据基础关系的全部内容,但与审判实践有实质意义的是资金关系与原因关系。本案中C银行以A 公司放弃票据权利为由拒付汇票,就涉及到票据的原因关系。原则上,票据关系与票据基础关系彼此分离,只有在一定情况下,才相互牵连。就票据原因讲,即使原因关系不存在或被宣告无效、被撤销,只要出票、背书行为依法成立,出票人、背书人仍需承担票据责任,持票人仍能享有票据权利。在本案中,如果A公司是以“转让背书”的方式将汇票交付D银行,那么当D银行作为持票人向C银行提示付款时,C银行就不能以A 公司与B公司之间的购销合同实质并未履行的原因关系拒绝付款,不能以票据的原因关系抗辩D银行作为善意持票人的票据权利。
  但本案中A公司是以“委托收款”的方式将汇票背书给D银行,在这种情况下,C 银行能否享有抗辩权,值得探讨。票据关系与其基础关系相分离,是票据关系无因性的表现。而票据关系之所以与其基础关系相分离,并不是逻辑上的问题,而是法律政策上的问题。票据法为了保障票据交易的安全,保护善意第三人的利益,促进票据的流通,才使两者在法律上发生分离。但在一定情况下,根据公平和诚实信用原则,票据关系与基础关系又不能不有所牵连。本来取得票据是否给付对价,只是票据原因关系上的问题,并不是票据本身的问题,但票据法为保护票据当事人的合法利益,规定除因税收、继承、赠与可以依法无偿取得票据外,其余票据的取得,必须给付对价。这就把票据关系与票据基础关系牵连到了一起,但这种牵连是有条件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票据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4条确认,票据债务人以票据法第10条的规定为由,对业经背书转让票据的持票人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具体到本案,A公司是以“委托收款”的方式将汇票背书给D银行,在这种情况下,被背书人依据背书取得的是代背书人行使票据权利的代理权,而非票据权利。委托收款背书产生的最重要的效力就是代理权的授予,一经为委托收款背书,背书人将行使票据权利的代理权授予了被背书人,从而使委托收款背书具有证明被背书人享有代理权的效力。正是由于这种背书不是为了转移票据权利,所以,一旦被背书人行使权利遭到拒绝,就不得向票据债务人行使追索权,因为被背书人遭到拒绝的法律后果只能由背书人承担。正因为如此,我国《票据法》第35条才规定,通过委托收款背书取得票据的持票人,“不得再以背书转让汇票权利”,因为这样的持票人并不享有票据权利。因此在本案这种“委托收款”的情况下,D银行与A公司之间的关系只是一种委托代理关系,A公司并未将票据权利转让给D银行,当A公司因取得票据而没有支付相应的对价、从而放弃自己的票据权利、免除C银行的付款义务时,D银行再作为A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提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11248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