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叁 天同案例精选
【合作机构】 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合作刊物】 天同参阅
【刊物年份】 2011年【期号】 1
【页码】 137【发布时间】 2014.04.0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3639    
  【(2010)民一终字第115号】
  一、山东烟台国际工程发展有限公司与山东烟台集团有限公司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最高人民法院二审案
  —如何将复杂专业的建设工程语言转化为简洁易懂的法律语言
  【导读】基于建设工程本身的复杂性和专业性,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往往呈现出事实复杂,材料众多,证据琐碎等特点,其争议的核心更多是事实问题而非法律问题。对于审判机构而言,面对复杂的工程项目和大量专业术语,如何作出公断也是非常头疼的事情。
  很多当事人明明很有道理,但无法将自己的道理向法庭讲清楚、说明白,无法将复杂专业的建设工程语言“翻译”为简洁易懂的法律语言,面对不利的诉讼结果只能空叹“有理说不清”。
  优秀的建设工程律师,在解决案件法律问题的基础上,应当为当事人和法庭做好“翻译”工作,将当事人复杂专业的建设工程语言通过证据组织,配合辅助的说明工具,转化为简洁易懂的法律语言,便于法庭在最短时间内理解当事人想要表达的观点和依据。也只有在理解当事人观点的基础上,才谈得上是否支持当事人观点的问题。
  本案系天同律师代理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的经典案例。通过解读该案,能够深入地理解代理律师如何将建设工程语言转化为法律语言,并为当事人争取最佳诉讼结果。
  【基本案情】
  上诉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山东烟台国际工程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程公司”)。
  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山东烟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建设集团”)。
  代理人: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陈耀权、彭卿律师。一审法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一审案号:(2006)鲁民一初字第4号。二审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二审案号:(2010)民一终字第115号。
  2003年7月28日,建设方工程公司与施工方建设集团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建设集团承建今日花园1-8#楼住宅、车库及商业网点工程项目,于2004年9月到11月工程竣工。除建设集团总承包的工程主要项目外,工程公司负责或直接分包基槽开挖、门窗、暖气及消防安装等分项工程。离婚不离婚是人家自己的事
  在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前,建设集团提前实现了主体框架封顶,并完成了全部的主体工程内外墙抹灰、屋面及楼地面施工。但由于与工程公司分包的分项工程衔接不畅等原因,后期工程进展缓慢。施工过程中,建设集团多次在监理会议上提出暖气工程等施工进度问题,并请求工程公司及时处理。2005年5月,工程公司将其直接分包的暖气工程发包给建设集团施工。2005年11月,全部工程实际竣工,较双方约定工期迟延了一年。
  工程竣工后,建设集团多次向工程公司催要欠付工程款未果。随后工程公司将建设集团诉至法院,以建设集团延误工期为由,向建设集团诉请支付工期违约金,并认为施工过程中的工程进度款已经超付实际工程款,要求建设集团退还工程款及利息。建设集团认为,工期延误的主要责任在工程公司方面,建设集团不应承担违约责任,并提出反诉诉请工程公司支付欠付的工程款及利息。
  从工程进展情况来看,工期延误是不争的事实。双方诉讼核心的争议焦点为工期延误的责任应由谁承担。
  【一审情况】
  就双方核心争议问题,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证据必须与待证事实有明确的证明和被证明关系。建设集团虽提交了大量证明工程公司延误行为的证据,但未能证明就延误的工期向监理工程师提出过书面报告,也无法确定每一证据与工期延误具体时间之间的证明关系。因此,建设集团只完成了形式意义上的举证,未完成实质意义上的举证,仍属举证不能,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一审法院最终判令建设集团承担主要的工期延误责任。
  【天同代理】
  一、前期分析论证,建立委托关系
  一审判决作出后,建设集团不满意该判决结果,遂向天同律师就上诉问题进行咨询。天同律师认真研究了一审判决,并在短时间内迅速查阅了一审主要案件材料。针对本案核心争议焦点,天同律师分析认为:一审法院认定建设集团承担主要的工期延误责任,主要有两方面理由。
  第一,一审法院认定建设集团未就延误的工期向监理工程师提出过书面报告。关于该问题,天同律师认为,首先建设集团未提出书面报告,仅导致工期不顺延的后果,视为建设集团放弃了索赔权利,但不应影响对工期延误责任的认定。建设集团未提出书面报告不等于认可自己应承担工期延误的违约责任。其次,《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承包人以书面报告的形式向监理工程师提出工期顺延,并非仅指严格意义上的正式书面报告。本案中,建设集团在监理会议上多次指出工程公司影响工期的相关事项,监理方虽然没有当即明确顺延工期,但对相关事项予以认可。因此,应视为建设集团已经向监理工程师提出并得到确认,对工期延误应予免责。综上,一审法院以建设集团未向监理工程师提出过书面报告为由,认定建设集团承担工期延误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第二,一审法院认定建设集团未能证明工程公司原因导致工期延误的具体天数。关于该问题,天同律师认为,在本案存在工期延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注释】 {1}参阅何东宁、丁俊峰、杨心忠编著:《民事再审程序新问题裁判标准》,人民法院出版社2010年版,第232页。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3639      关注法宝动态: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