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反垄断审查——境外投资不得不说的那些事儿
【作者】 刘成【合作机构】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主题分类】 境外投资【发布时间】 2018.02.1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5487    
  随着“一带一路”和“走出去”战略的深入推进,中国企业在自身规模不断累积扩大的同时,投资规模和目标公司体量越来越大,投资目的地也不断增加。伴随这一趋势,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除了国内必要的境外投资核准/备案/报告程序和某些国家的外资审查(或国家安全审查)之外,各国的反垄断审查(或称合并审查)往往成为完成交易所需的最主要的监管批准。
  针对从项目启动到完成交割的不同阶段,本文对常见反垄断审查问题进行了简要梳理,为企业和交易律师在整个并购交易中更好地管理合并审查和防范相应的风险提出了建议。
  项目初始阶段
  交易是否需要进行反垄断审查以及需要在哪些司法辖区获得批准等,都是卖方在评估是否使中国买方中标或者进一步推进谈判会考虑的因素。基于交易结构和交易方的不同,交易需要申报的国家/地区乃至所面临的反垄断审查难度也会有所差异。如果判断出现偏差,即使未导致投标失败,也可能在交易实施中的责任分配上埋下隐患。实践中,中国企业经常会提出以下问题:
  1. 什么样的跨境交易需要进行反垄断审查呢?
  境外投资中大部分交易类型都需要进行反垄断审查,包括:合并、股权/资产收购、建立合营企业,以及通过合同、人事控制等方式取得其他企业的控制权。在这些交易类型下,如果同时满足了相关国家的营业额/资产额等标准,交易即可能面临反垄断审查。
  2. 我们只是收购少数股权,也需要考虑反垄断审查的问题吗?
  即使是收购少数股权或资产份额的交易,仍然可能面临反垄断审查。在很多国家,股权收购比例往往不是一个绝对的考量因素,而是以收购的股权是否能获得目标公司控制权为标准。也有一些国家规定,只要收购的股权达到一定比例,即可能需要申报。例如在韩国,收购目标公司20%以上股权(或收购本地上市公司15%以上股份)的交易需要进行申报[1];在德国,取得目标公司25%以上有表决权的股份则需要提起申报[2]。
  3. 我们的收购标的在德国,为什么要考虑其他国家的反垄断审查?我们在境外没有任何资产或销售,应该没有境外反垄断审查的问题吧?
  目前,绝大多数国家/地区均基于交易各方在该国/地区的资产额或销售额或市场份额来判断是否达到申报标准,而不论交易的发生地。因此,虽然交易标的在德国,但如果交易方在德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地区也有销售或资产,仍需考察交易是否应在其他国家/地区进行申报。
  即使中国企业本身在境外没有任何资产或销售,仍然可能由于目标公司/标的资产的规模单方面满足某些国家/地区的申报标准,从而触发申报义务。例如,如果目标公司在俄罗斯有资产或销售,并且单方面达到该国营业额/资产额标准,即使中国买方在俄罗斯没有任何资产或销售,交易仍可能需要获得该国的合并审查批准。[3]
  4. 我们的投资主体是一家新设的平台,没有任何营业额或境外资产,应该不需要进行反垄断审查吧?
  在计算销售额或资产额时,通常以整个集团(追溯至交易方的最终控制人)为单位进行计算,而非仅限于交易实体本身。基于交易结构和参与交易方的不同(例如,中国买方常与不同背景的投资人形成联合体收购境外目标),还有可能需要将参与联合体的各方集团的营业额或资产额合并计算。
  此外,出于政治和经济因素等方面的原因,某些国家/地区针对中国国有企业的境外收购项目可能会采取更为苛刻的营业额计算方法[4]。因此,在国有企业参与的跨境并购中,对于在何种情况下可能会被扩大解释其营业额计算范围从而产生申报义务,需要更加谨慎的评估。
  项目尽调和谈判阶段
  在项目的尽调、谈判及交易文件起草阶段,需要考虑分配交易各方在审查程序中应履行的义务以及不能顺利取得审查批准的风险,并且注意反垄断合规风险的防范。企业经常会有以下疑问:
  01
  我们希望卖方充分披露目标公司的经营信息,以便我们进行尽调或者提前准备整合,但是对方却以反垄断为理由拒绝?
  成熟的境外交易方对交易过程中确保反垄断合规通常有较强的意识。在项目尽调、谈判直至交割前,获得目标公司或交易对方的某些商业敏感信息可能会涉嫌“提前实施集中”(gun jumping)或违反当地反垄断法(即使是双方已经正式签约)。
  因此,如果确实需要与对方交换某些信息(例如涉及产品价格、成本、供应商等数据),应当由专业的团队协助建立信息交换的风险防范机制,包括签订保密协议、为交易设立专门的清洁团队(clean team)、对披露信息采取相应的合规风险评估等等。
  02
  在起草交易文件过程中,针对反垄断审查应该考虑哪些因素呢?
  交易文件中有关反垄断审批的要求和风险的分配机制,主要体现在:
  哪些国家的合并审查批准必须作为交割先决条件(condition precedent)。目前,绝多数国家/地区采取强制申报制度,但也有少数国家采取自愿申报制度(具体请见后述)。如一项交易涉及采取强制申报制度的国家/地区的合并审查,该等审查批准则必须作为交割先决条件;
  哪一方主导合并审查工作,其他各方配合提供数据和材料的义务程度,买方对于获取审查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 参见:韩国《垄断规制和公平交易法》(the Monopoly Regulation and Fair Trade Act of Korea)。 [2] 参见:德国《反限制竞争法》(Act against Restrains of Competition, Gesetz gegen Wettbewerbsbeschränkungen)第37条第1款第3项。 [3] 参见:https://gettingthedealthrough.com/area/20/jurisdiction/26/merger-control-russia/。 [4] 刘成,Simon Holmes,Michael Reiss,《中国国有企业境外交易面临更高欧盟合并审查要求》。 [5] 参见:《The International Comparative Legal Guide to: Merger Control 2018》,global legal group,第14版。 [6] 参见:印度尼西亚《关于禁止垄断行为与不正当商业竞争法》(No.5 of 1999, Law Concerning the Ban on Monopolistic Practices and Unfair Business Competition)第29条第1款。 [7] 见脚注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5487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