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德国法学教育述评
【英文标题】 On German's Jurisprudential Education【作者】 李道刚
【作者单位】 山东大学法学院【分类】 法律教育
【中文关键词】 德国;法学教育;改革;课程;考试
【英文关键词】 German;jurisprudential education;reform;course;test
【文章编码】 1007—788X(2005)05—0125—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05年【期号】 5
【页码】 125
【摘要】

21世纪德国法学教育改革的重点是:加快培养过程的现代化和授课形式的多样化;通过优化录取和优化培养,提高学生质量和提高国际竞争力。学者建议:授予法学士学位(前提:修满6个学期的课程),以此取代到目前为止所实行的定向和中期考试;可提前用笔试和口试的形式进行第一次国家考试中的主科考试(如刑法或公法);从第5学期开始,深化通选课的学习;将第一次国家考试的校内考核比例确定为40%(5%为基础课,35%为重点课);将部分教学管理的决策权下放到院系;引入硕士学位课,以补充。

【英文摘要】

The focal points of German's education reform of 21th century are as followings: accelerating modernization of cultivating course and diversity of teaching form,improving quality and international competitive capability of student. The author suggests that some of German's methods of education reform should be introduced into China to perfect our country's jurisprudential education.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84543    
  
  德国法学课程多而不杂,但这又并不意味着不要求“博”,(非专业的)“博”是德国法学教育的起点,而“博”又以“约”为根基,在德国,这两个环节的工作业已于大学教育开始之前完成。中国国内开始重视素质教育和多面教育,并在大专院校中推广,但这对法科学生而言弊多利少,原因在于:法学院的宗旨是培养法律专门人才,4年大学的学习时间有限,必须抓紧。而穿插过多的文化普及教育课则是“抓而不紧”的表现。合理安排专业内的“约博精”并不排斥跨学科的广泛交流,但这种交流应是深层次的、学科间理念上的相互碰撞和方法论上的相互启发与借鉴,且不能流于形式(师生认为有必要而去自觉地开展)。德国的法学教育为封闭式的,原则上只承认跨院校的法律课程学分(一般应由名教授出具证明),但不承认跨专业的任何学分,恐怕正是这个道理。课程专业化设置是德国法律人才宏观培养模式的一大特点。
  一、德国法学教育的特色、历史及现状
  德国宪法(《基本法》)赋予每个公民自由发展个性并按各自的兴趣与能力选择学校的权利。学校的宗旨是:使每一位青少年都有机会得到最合理并符合其天性的教育,以使其成长为能够承担社会责任的公民。国家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从其投资比重中可见一斑:从公共预算支出的教育经费约1639亿马克(1997年)。{1}战后德国经济之所以高速稳定发展与德国政府历来重视教育事业不无直接的关系。德国是联邦制的国家。按《基本法》第7条之规定,国家监督整个教育事业的发展。教育的立法权与行政权绝大部分归各州所有。联邦和各州在扩建和新建大学的框架规划及其经费筹措方面进行合作。为此专门设立了联邦——州教育规划与研究促进委员会。高等学校虽是州的设施,却享有自治权。对自治团体实行所谓“自治优先”的原则,即自筹资金、自我管理、自行监督。
  当代德国教育思想基于德国古典哲学“主观改造客观的理念”,即人类的未来完全取决于对自身创造力的开发。经济自由、政治民主及思想多元的社会中的公民唯有具备最低限度的知识水准,才能尽其应尽的责任和实现自身的权利。教育同科学、技术、经济一样,旨在确保个人的基本生存和国家的普遍福利。发展教育事业应从两个方面着手:合理分配教育资源、建立效率评估系统,解决教育经费问题,此其一;实现《基本法》中所载“学术自由”,加强制度上的保证,设定教育工作者的义务,此其二。另外,教育亦同政治、宗教、法律一样,旨在实现社会的基本价值,并将其传给下一代,使之生生不息。学校作为独立自主从事科研的团体应该在保持独立见解和达成政治共识之间取得平衡。任何削弱民族凝聚力的课程设置都是违反这一原则精神的。
  19世纪初期发生了德国近代教育史上,在新人文主义思想运动影响下进行的改革。倡导这次改革的即是德国著名教育家威廉.冯.洪堡(1767—1835)。改革后的学制为双轨制:一是由家庭教育、文科中学和综合性大学组成的学术教育系统,另一个是由国民中学与实科中学组成的职业教育系统。洪堡教育的思想核心是对人进行“完全的人的教育”,使人的个性充分发展。他认为,在大学教育中,第一要使学生对于各种科学的统一性有相当了解,其次要培养学生从事研究的能力。大学教师的任务是对学生从事研究的一种引导,而学生的任务是独立地研究。德国的哲学家康德也认为教育的任务是充分发展人的自然禀赋,教育的最终目的则是使人人都成为“自身目的”,都得到自我完善。德国传统法学教育体系的构建也深受这些思想资源的影响。
  上个世纪50年代末,当时的联邦德国开始了一场新的旨在扩充教育内容及规模的改革。改革的根本原因在于“经济腾飞”与落后的教育体制之间的矛盾。由于战后联邦德国工业的迅速恢复,熟练劳动力的来源日益紧张,影响了经济的快速发展。在这种情况下,必须依靠采用新技术和加强科研的办法来提高生产力。于是增加智力投资、改革教育就成为迫切的任务。而德国传统的双轨学制结构只能维护少数人的教育特权,不利于大规模的人才发掘。因而改革教育结构成为当时的主要目标。
  尽管经过若干次大的改革,德国高等教育仍然一直因袭威廉.冯.洪堡的思想。高等学府因此着眼于“知识”的培养,途径是教育与科研的统一。综合性大学的办学宗旨有两个:(1)造就全面发展的人才;(2)从事基础科学的研究。目前,这种非功利的教育目标,已越来越不能适应进入21世纪的人类社会的发展要求。欧元的引入使欧洲一体化进程空前加速。成员国相互间的经济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欧盟劳动市场的竞争,将引起各国教育体制间的竞争,而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实力的竞争也将是人才的竞争,同时,教育对于欧盟内部各民族的共同生活也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德国教育在这个新时期的任务是:必须适应新的经济格局和增强在大市场中的竞争能力。德国国内对教改讨论多年,自60年代起,已有无数改革方案和框架法律出台,但终因“未切中要害”、“内容空洞”或“不切实际”而被束之高阁。上世纪60年代以来,德国每年大学入学人数从8%增加至30%以上,1999/2000在册学生数为177万8千。全国高等院校大约有350所。{2}新建的教学设施只能适应10.5%的学生人数增长,导致学校负担过重,而学生的负担也很重:学习时间平均为14.7学期,高等专科学校(Fachhochschule)的学生为9.3学期,总平均为6.7年。{3}与欧盟其他国家的同龄人相比,德国大学生的学习年限过长——这显然不利于今后的求职和升迁。另一方面,有关统计数据表明,大约70%的德国大学生并不想当学者、科学家,而是想成为应用人才,以谋取报酬优厚的职位。因此,现行的教育体制既不能满足大部分学生的愿望、市场经济的要求,也没有真正贯彻洪堡教育思想的初衷。鉴于此,德国历届政府又采取了新的改革措施:将大学教育分为两个阶段,即以培养应用型人才为目标的普及教育和以培养科研人才为目标的大学后学位教育;并将第一阶段又分为基础和专业学习两部分,而在两年基础学习后设中期考试(Vordiplom),若通过,则可继续学习,否则,离开学校经职业培训后就业。
  德国法学教育的改革背景和相应的大政方针大体也是如此。21世纪法学教育改革的重点是:建立恰当的改革;加快培养过程的现代化和授课形式的多样化;通过优化录取和优化培养,提高学生质量和提高国际竞争力等等。参与筹划新一轮改革的专家学者建议:授予法学士学位(前提:修满6个学期的课程),以此取代到目前为止所实行的定向和中期考试;可提前用笔试和口试的形式进行第一次国家考试中的主科考试(如刑法或公法);从第5学期开始,深化通选课的学习;将第一次国家考试的校内考核比例确定为40%(5%为基础课,35%为重点课);将部分教学管理的决策权下放到院系;引入硕士学位课,以补充等等。到目前为止,德国法学教育的改革动态范围依然很小。尽管如此,各州提交联邦议会的改革方案已获通过,改革的目标和幅度业已确定:法学教育的方向应从培养法官向培养律师转变。据统计,目前2/3法学毕业生从事律师职业,高年级学生的学习应更加专业化,而且,在正式从事律师职业之前,应至少有一年在律师事务所中的工作经历。其他的改革项目有:部分选修课,如著作权法、传播媒体法、保险法、竞争法以及欧盟法和国际法类的课程将更受到重视,并应在第一次国家考试内容中占1/4的比例,由学校负责出题考试。三大必修专业民法、公法和刑法仍由各州考试委员会负责。自90年代中期开始,若干所高等专科学校的法律系设立了以应用为导向的经济法学士学位,这个专业的宗旨很明确,就是为企业界培养人才。
  现行的法科专业无中期考试,但有高、低年级之说,仍以第4和第5学期之间为界(也有以第6学期为界一说)。法科生虽通过第一次国家考试但没有通过第二次国家考试者,只能肄业(无补考的机会),并不被承认其大学学历,因为文理综合性大学毕业生一般取得的是硕士学位(人文社会科学专业为Magister,理工科为Diplom)。而教育学、法学等一些专业则必须通过国家考试。肄业生只能另谋职业出路,或转换专业(相关专业承认部分学分,如宪法学和国际法学的学分可被政治学专业承认,民商法学、经济法学类的学分可被宏观经济学专业和微观经济学专业承认等等);也可以选择欧洲一体化专业(以第一次国家考试为起点的法律专业)或根据个人爱好和兴趣选择刑事侦察学(德国境内唯一的法律单科专业),以便更多的学分可以被承认。当然,理论上讲,还有两条较好的出路:可以选择位于施拜尔的高等行政学院,那里的毕业生取得的是公共管理专业的学位,仍属于(大)法学专业,不过,独一无二的施拜尔高等行政学院作为培养高级文官后备力量的基地(大约相当于中国培养高级领导干部“梯队”的中央党校或国家行政学院),在录取时对肄业生想必难免会有歧视。还可以选择攻读博士学位:博士生形式上的录取条件是通过第一次国家考试,但实际上,由于博士在德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中也属于“高级人才”(尽管也有个把人由于暂时找不到适当的职业,或许会去开两天的士之类,不过,在崇尚科学和知识的德国,一个人只要获得了博士学位,社会就会认为他定属于出类拔萃之辈,因而终归会使其人尽其才),博士头衔一般而言,比第二次国家考试文凭更高,候选人又靠推荐,而不是凭某种资格考试。不难想见,谁会举荐一个落榜生呢?更重要的是,谁又会相信一个落榜生呢?事实上,第一次国家考试一通过即攻读博士的(已选定自己今后的发展方向)有之,第二次国家考试通过后,又攻读博士的有之,但由于没有取得完全法律家资格,再回过头来读学位的,即便有,也是寥寥无几。
  二、学生与学校
  法科学生在社会出身方面,以之后成为青年法官的人为例:47%来自中上层,48%来自中下层,但出身中高级官员家庭的比例在下降。在政治态度方面,他们广泛地认同德国的自由民主政治秩序。但在民主的形式上,2/5的青年法官支持引入公决式的共同决定权,3/4的支持扩大共同决定权;在社会正义感方面,1/3的认为收入与占有的分配不公,1/6的青年法官在争论尖锐对立的重大问题时,表现出准备对轻微违法持宽容态度。据一项法社会学的统计分析显示这一立场与法官所成长的家庭背景有密切的联系。{4}生源的家庭背景从历史上看,1820年到1822年之间的哈雷大学法律系的学生中约63%是高级官吏、土地所有者、军官、未受高等教育的官吏(包括无学历的贵族)以及医生、药剂师的子弟。与此相比,处于社会下层的农民、手工业者、未受过大学教育的教师以及与他们物质生活水准接近的牧师等家庭出身的学生,只占24.5%。同时期同一大学神学院学生的出身阶层情况则是:牧师家庭占35.5%;农民、手工业者、下级教师等家庭共占38.1%,两项共计73.6%,而在法律系中占据比例最大的高级官吏等阶层的子弟在此只占6.7%。此外,从1962年联邦普通法院法官的父辈所从事的职业看,其中高级官吏占29%;下级官吏占27%;农场经营者占8%;自由职业者占7%;企业家占3%;自营商人和手工业者占9%;事务职员占14%;工人占2%。{5}
  一般而言,上流社会的富裕阶层是法律家的主要来源。不过,在法学教育和法律家的培养上,德国采取不分职业种类的通才培养制度,在考试的方法上也与其他欧陆国家极不相同。德国的法律学生传统上多为上流或中等阶层的子弟(这一点至少可从上述1869年以前普鲁士法律对参加国家法律家考试报考资格的规127定中略见一斑,其中要求报考者必须是“出身良家、品行优良者”,并应拥有“一定的生活费用”)。从18世纪后半叶到19世纪前半期,在德国提到大学,主要是指法学院与神学院,法学院学生与神学院学生占全体学生的3/4,而医学院学生仅占1/10到1/20。而哲学院则只是进入这些“高级学院”前的预备阶段而已。{6}法科学生的培养与理工或人文社会其他学科学生的培养所面临的问题大同小异。德国大学法律系的学生都是中学毕业后直接(绝大多数男青年必须先服15个月的兵役,而少数由于良心的原因改复两年民役者,必须于30岁之前完成此义务)进入大学学习。{7}
  如前所述,德国高等教育学制冗长,毕业生年龄偏大,因此对大学毕业生参与社会竞争和今后的发展均不利。早在90年代初欧洲一体化突进之前,就遭多方批评,也实施过若干改革,但效果并不显著。法学专业的问题更为突出。特别是8~10个学期中的理论知识庞杂,起点高,教材繁多、昂贵,仅仅因为这一点,就将绝大多数工农子弟及其他平民子弟排除在外。同时,德国与其他西方国家一样,鉴于劳动力过剩(法律领域就业近年来也日趋饱和)失业问题对整个社会造成的压力,德国法学教育作为热门学科实行的是淘汰原则,所有教员的任务因此不再是如何帮助学生完成学业,而是尽可能的将“没有培养前途”的大批学生,用严格的考试淘汰出局。竞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2}{3}(德)德国联邦新闻局.德国概况(Z).莎依特出版社,2000.425—437.

{4}(德)阿.考夫曼,温.哈斯默尔.当代法哲学和法律理论导论(M).郑永流译.法律出版社,2002.495—496.

{5}{6}{7}(日)大木雅夫.比较法(M).范愉译.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286.

{8}(德)印象(Z).《明星》杂志校园及就业特刊,2002(1).

{9}{11}邵建东.德国法学教育的改革与律师职业(C).霍宪丹.域外法律职业与法学教育丛书(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3.17,7.

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10}邵建东.德国法学教育制度及其对我们的启示(J).法学论坛,2002(1).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8454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