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大国际法与比较法评论》
国际法院司法实践综述(2007年7月—2010年7月)
【作者】 宋杰【作者单位】 浙江工商大学
【分类】 国际法学【期刊年份】 2011年
【期号】 11(第8卷)【总期号】 总第11期
【页码】 265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9357    
  
  过去的三年(2007年7月至2010年7月)对国际法院(下称法院)来说,无疑是极为重要的三年。在这三年中,一方面,每年均有新的案件被提交到法院,这些案件(包括咨询意见请求),涉及全球各大洲,法院每年待审案件均维持在两位数以上{1};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法院在这三年中所审理的案件,多数涉及国际法中很重要的问题,如国家豁免的适用,“或引渡或起诉”的性质,民族自决权的行使,基于特定人权条约所承担义务的性质与范围等,而这些问题,正反映了转型期国际法发展的特点。法院对这些敏感而复杂的法律问题的回应,一方面能够澄清其含义并厘清国际法发展的边界,另一方面则对预测法院今后的司法发展方向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以下,本文将从法院所受理的诉讼案件、咨询案件及法院未来的动向这三个不同角度来描述并简要评论法院三年来的司法实践活动。
  一、法院三年来所受理的诉讼案件综述
  在过去的三年中,包括审结和待审的案件在内,法院共受理诉讼案件21起,目前已经审结的案件共7起{2},作出初步反对判决而尚未作出最终实体判决的案件共2起{3}。其余多数案件尚处于程序进展之中。{4}法院最近受理的一起案件是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于2010年7月21日就彼此之间的边界争端共同提交的。
  (一)已决案件
  2007年10月8日,法院就尼加拉瓜诉洪都拉斯“在加勒比海的领土和海洋争端案”作出最终判决。本案是由尼加拉瓜于1999年12月8日提起诉讼的。由于围绕中美洲诸国之间的海洋权益争端异常复杂{5},在诉讼过程中,哥伦比亚、牙买加和萨尔瓦多分别向法院提出要求,希望能够获得本案相关书状,最终,在征求诉讼双方意见之后,法院同意了哥伦比亚和牙买加的要求,但拒绝了萨尔瓦多的要求{6}。在实体判决中,针对岛屿主权归属问题,法院判定,根据有效管辖原则,双方所争议的岛屿的主权应归属于洪都拉斯;在海域划界的争议事项上,法院为双方确定了划界的指引性原则与方法。{7}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案中,在确定岛屿的主权归属问题上,对于如何理解和对待“法律上占有”( uti possidetis juris)原则及此原则在确定领土主权上的意义,如何判断和认定一个国家基于“有效管辖”( effectiveties)原则取得特定领土的主权,以及地图在确定领土主权上的意义方面,法院都在不同程度上有所涉及。{8}法院的这些论述,对于我国解决与周边国家间的海洋权益争端应该有一定的启示。
  针对马来西亚和新加坡2003年7月24日共同提交的“白礁岛、中岩礁、南礁的主权归属案”,法院于2008年5月23日作出最终判决。经审理,法院将白礁岛的主权判归新加坡,中岩礁判归马来西亚。至于南礁,法院指出,由于其位于白礁岛和中岩礁所产生的领海的重叠部分之内,而自身没有得到当事国有关划定其领海界限的授权,因此,法院只能原则性地指出,南礁位于何国领海之内,该礁主权则属于何国。{9}
  2008年6月4日,法院就吉布提诉法国“刑事事项互助的若干问题案”作出了判决。本案是基于《国际法院规则》第38条第(5)款即“当事国自己同意的法院”( forum prorogatum)这一方式提交的。{10}当吉布提于2006年8月9日向法院递交请求书的时候,法国没有通过任何方式表示自己对法院管辖权的同意。但法国最终接受了法院管辖权,从而使法院得以受理并审理该案。最近三年中,法国已有两次通过此方式接受了法院的管辖权。{11}在判决中,针对吉布提的实体请求事项,法院仅支持了吉布提的一项诉求而驳回了其他诉求。{12}本案中有两点特别值得关注。一点就是,法国法官向正到访法国的吉布提总统发出证人传票(summon)是否构成对吉布提总统外交管辖豁免的侵犯。法院对此特别指出,由于该传票并非强制执行性的,而仅具邀请性质,其并没有对吉布提总统的行动构成任何“妨碍”{13},因此,尽管法官在签发传票的过程中存有“瑕疵”,却不能就此认定其构成对法国所承担的国际义务的违背。{14}另外一点则是,通过“当事国自己同意的法院”的方式在国际法院进行诉讼能够有效地解决“诉诸法院的权利”这一条件所带来的挑战,因而值得重视。{15}关于此点,下文将适当展开。
  在墨西哥诉美国“判决解释案”判决中,法院指出,由于墨西哥所请求的事项并未为2004年法院判决所裁决,因此,法院不能同意墨西哥关于解释判决的请求。法院在此案中既延续了此前在判决解释案中的一般路径,同时,在当事国“诉求”的准确确定方面,特别是在“保证不再重犯”诉求的准确确定方面,依然能给今后诉讼的当事国很多启示。
  2009年2月3日,法院就罗马尼亚诉乌克兰“黑海划界案”作出了判决。在法院历史上,此判决是少有的没有个别或异议意见的一致性判决。值得注意的就是,在具体划界之前,法院强调了其在海洋划界上一贯的实践或“确定的法理”:第一步,法院会基于海岸的相邻或相向而首先划出一条临时性的等距离线(equidistance line)或中间线(median line),然后再根据一切相关情况对这条等距离线或中间线进行衡平性的调整。{16}法院最终为当事国所划定的界限正是运用此方法的结果。
  法院于2009年7月13日就哥斯达黎加诉尼加拉瓜“航行权利与相关权利争端案”作出了最终判决。法院支持了哥斯达黎加基于航行自由所提出的众多权利主张,同时,法院也宣称,当哥斯达黎加在行使基于航行自由所享有的众多权利的时候,也应遵循尼加拉瓜所施加的适当限制。法院的裁决充分考虑到了界河的特点,强调了彼此权利的“和谐行使”。
  2010年4月20,在历时近三年之后{17},法院就“乌拉圭河沿岸的纸浆厂案”作出了判决。法院确认,乌拉圭违反了1975年《乌拉圭河规约》第7条至第12条所规定的程序义务(有关事先通知和协商的义务),但没有违背其所承担的实体义务。法院强调,双方当事国基于《乌拉圭河规约》有义务合作以充分实现《乌拉圭河规约》所规定的目的与宗旨。{18}
  (二)待决案件
  在法院已经受理而尚未审结的16起{19}案件中,如下案件所涉问题值得特别关注:
  “迪亚罗外交保护案”是法院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涉及公司和股东个人的外交保护的案例。针对刚果所提出的初步反对,法院于2007年5月24日作出了初步反对判决,驳回了刚果的两项初步反对。该案目前正处于判决评议过程之中,年内应该可以作出实体判决。无论是对个人的外交保护还是对公司的外交保护方面,法院的最终判决都值得期待,特别是考虑到国际法委员会2006年二读通过的《外交保护条款草案》这一背景。
  克罗地亚诉塞尔维亚“《灭种罪公约》适用案”是法院近年来受理的第二起有关《灭种罪公约》适用的诉讼案件{20}尽管此案初步反对判决已经作出{21},但由于塞尔维亚再次提出了“诉诸法院的权利”这个问题,而该问题曾经是波黑诉塞尔维亚“《灭种罪公约》适用案”中的重要问题,因此,在最终的实体判决中,法院如何回应塞尔维亚的此主张,如何解决在“使用武力的合法性”系列案、波黑诉塞尔维亚案和本案之间的内在冲突与矛盾,法院的阐释依然十分关键。{22}“诉诸法院的权利”作为法院进入21世纪以来所提出的一个新要件,其与管辖权的“属人性”之间到底是何关系,法院有必要在实体判决中予以澄清。{23}此外,在本案初步反对判决中,法院还对关于管辖权的初步反对和关于案件可接受性的初步反对的区别予以了强调。{24}而在实体事项方面,由于克罗地亚提出了归还文化财产的诉求,而对一个种族文化设施的破坏与掠夺是否构成-种“蓄意消灭一个种族”的行为,这在过去的案例中是没有涉及的。法院对这些问题的回应对于《灭种罪公约》的解释具有比较重要的“指示性”效果。
  “《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适用案”是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俄罗斯第一次被诉到法院的案件。本案涉及一个有趣但却异常重要的问题。在请求指示临时措施阶段,针对格鲁吉亚的指控,俄罗斯在从管辖权角度进行抗辩的时候{25},其抗辩理由之一是,《消除一切种族歧视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第2条和第5条所规定的义务,只限于公约当事国在本国境内执行,并不能域外适用。由于格鲁吉亚依据此两条指控所涉事实发生在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而非俄罗斯境内,所以,公约此两条所规定的义务,并不能因发生在俄罗斯境外的行为而对俄罗斯产生约束力。{26}格鲁吉亚则认为,公约的任何条款,并没有就义务的空间适用(spatial limitation)进行任何限制;即使有地域上的限制,由于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当局是在俄罗斯的权力范围内或有效控制下行为,因此,俄罗斯仍然难逃干系。{27} 同时,格鲁吉亚强调,为保护格鲁吉亚族裔人基于公约第2条和第5条所享有的权利免遭不可弥补的损害,俄罗斯应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以确保格鲁吉亚族裔或任何其他人免遭种族歧视。{28}对于格鲁吉亚的这一请求,俄罗斯认为,这实质上相当于认为公约第2条和第5条包含着缔约国预防种族歧视的义务(obligation to prevent racial discrimination);俄罗斯认为,公约的这两条并没有在任何地方提及国家承担了预防对公约的违反这样的义务;国家没有义务去防止其他国家违反公约。{29}对此问题,法院的见解是,尽管双方围绕公约地域适用问题存有争议,但是,法院注意到,公约并没有在自身地域适用的问题上进行一般性的限制;而无论是第2条还是第5条,都没有在适用上进行特定的地域限制。因此,法院认为,像其他类似国际人权公约一样,公约也适用于当事国在自身境外的行为。{30}国家基于公约所承担的预防种族歧视义务“没有进行特定地域限制”的准确含义,法院有必要在实体判决中予以清晰界定。法院是否会像解释《灭种罪公约》第1条中的“预防义务”一样解释《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中的“预防歧视义务”的含义,这个问题特别值得关注。
  2009年2月19日,比利时在国际法院提起了针对塞内加尔的诉讼。比利时提起诉讼的理由是:尽管乍得前总统哈布雷(HisseneHabre)自1990年被放逐以来就一直生活在塞内加尔,但是,一方面,对于哈布雷在任期内所犯下的酷刑罪行和反人道罪行,塞内加尔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来延缓和推迟启动对其的刑事指控和审判;另一方面,对于比利时要求引渡哈布雷以便审判的请求,塞内加尔也一直不予理会。{31}为了加强问责,打击国际社会中犯有严重罪行却“有罪不罚”的现象,比利时启动了这一诉讼程序,试图通过国际法院这个平台来促使塞内加尔引渡哈布雷,或迫使塞内加尔启动本国对哈布雷的刑事指控程序。本案的意义在于,在乍得放弃了前总统哈布雷所享有的豁免之后{32},比利时基于《禁止酷刑公约》和习惯国际法以“酷刑”和反人道罪的名义来提起诉讼之后,或引渡或起诉在《禁止酷刑公约》和习惯国际法中的地位、作用与意义。考虑到国际社会围绕“或引渡或起诉”的争议{33},法院对此问题的回应无疑将具有特别意义。
  德国诉意大利“国家管辖豁免案”和刚果共和国诉法国“在法国

  ······
下跌你应该笑还是哭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参考文献】

{1}截止到2010年7月31日,法院待审案件(包括诉讼和咨询意见案)为17件。

{2}分别为尼加拉瓜诉洪都拉斯“在加勒比海的领土和海洋争端案”(2007年10月8日判决),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共同提交的“白礁岛、中岩礁、南礁的主权归属案”(2008年5月23日判决),吉布提诉法国“刑事事项互助的若干问题案”(2008年6月4日判决),墨西哥诉美国“判决解释案” (2009年1月19日判决),罗马尼亚诉乌克兰“黑海划界案”(2009年2月3日判决),哥斯达黎加诉尼加拉,瓜“航行权利与相关权利争端案” (2009年7月13日判决),阿根廷诉乌拉圭“乌拉圭河沿岸的纸浆厂案”(2010年4月20日判决)。

{3}分别是尼加拉瓜诉哥伦比亚“领土和海洋争端案”和克罗地亚诉塞尔维亚“灭种罪公约适用案”。

{4}部分案件由当事国中途申请撤销。

{5}国际法院目前已经审理了多起中美洲国家间的海洋权益争端案件。

{6}萨尔瓦多此后又再次向法院提出获得相关书状的请求,并再次为法院所拒绝。See ICJ Judgment of 8 October 2007,Case concerning Territorial and Maritime Dispute betweenNicaragua and Honduras to the Caribbean Sea(Nicaragua v. Honduras),para. 9,para. 11.

{7}See ICJ Judgment of 8 October 2007,Case concerning Territorial and Maritime Disputebetween Nicaragua and Honduras in the Caribbean Sea(Nicaragua v. Honduras),paras. 132—227 .paras. 228—320.

{8}See ICJ Judgment of 8 October 2007,Case concerning Territorial and Maritime Disputebetween Nicaragua and Honduras in the Caribbean Sea(Nicaragua v. Honduras),paras. 132—227.

{9}See ICJ Reports 2008,pp. 22—101.

{10} Article 38 (5) provides: When the applicant State proposes to found the jurisdiction ofthe Court upon a consent thereto yet to be given or manifested by the State against which suchapplication is made, the application shall be transmitted to that State. It shall not however be enteredin the General List, nor any action be taken in the proceedings, unless and until the State againstwhich such application is made consents to the Court's jurisdiction for the purposes of the case.

{11} 另外一起案件是刚果共和国诉法国“在法国的某些刑事程序案”。

{12} See the operative part of ICJ Judgment of 4 June 2008,Case concerning CertainOuestions of Mutu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13}法院的关键论据是“(t) he determining factor in assessing whether or not there hasbeen an attack on the immunity of the Head of State lies in the subjection of the latter to aconstraining act of authority”。See ICJ Judgment of4 June 2008,Case concerning Certain Questions of Mutual Assistance in Criminal Matters, para. 170.

{14} Ibid.,paras. 171—175.

{15}实际上,在冷战期间,美英等国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曾经多次尝试利用此方式将苏联诉到国际法院;由于苏联拒绝接受法院管辖权,法院无法拥有对此类“案件”的管辖权。

{16}See ICJ Judgment of 3 February 2009,Case concerning Maritime Delimitation in theBlack Sea(Romania v. Ukraine, aaras. 115-122

{17}阿根廷于2006年5月4日提起诉讼。

{18} See ICJ Judgment of 20 April 2010, Case concerning Pulp Mills on the River Uruguay(Argentina v. Uruguay),para. 281

{19}这16起案件,分别是匈牙利与斯洛伐克联合提交的加布奇科沃一大毛罗斯项目案,几内亚诉刚果民主共和国“迪亚罗外交保护案”,刚果民主共和国诉乌干达“在刚果领土上的武装活动案”,克罗地亚诉塞尔维亚“《灭种罪公约》适用案”,尼加拉瓜诉哥伦比亚“陆地和海洋争端案”,刚果共和国诉法国“在法国的某些刑事程序案”,秘鲁诉智利“海洋争端案”,厄瓜多尔诉哥伦比亚“空中撒播除草剂案”,格鲁吉亚诉俄罗斯“《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适用案”,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诉希腊“1995年9月13日《临时协议》的适用案”,德国诉意大利“国家管辖豁免案”,比利时诉塞内加尔“与或引渡或起诉义务有关的问题案”,比利时诉瑞士“管辖权和民商事判决的执行案”,阿根廷诉乌拉圭“乌拉圭河沿岸的纸浆厂案”,澳大利亚诉日本“南极捕鲸案”,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共同提交的“边界争端案”。洪都拉斯诉巴西“关涉外交关系的某些问题案”于2010年5月19日被洪都拉斯申请撤案,所以,本案没有计入统计之中。

{20}第一起案件是波黑诉塞尔维亚案。此案最终实体判决于2007年2月26日作出。在此之前,尽管有关于《灭种罪公约》适用的案件,但由于当事国中途申请撤销,没有作出最终实体判决,因此不作为统计依据。

{21}法院于2008年11月18日作出了初步反对判决。

{22}在波黑诉塞尔维亚《灭种罪公约》适用案系列裁决中(包括临时措施裁决,初步反对裁决,实体裁决),以及在请求复核1996年7月11日判决案中,国际法院所作裁决均支持了作为被告国和请求国的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塞尔维亚的诉讼当事国地位;在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诉北约10会员国“使用武力的合法性”系列案中,当法院于2004年12月15日就其中的8起案件作出判决的时候,法院支持了被告国的初步反对意见,认定作为原告国的南斯拉夫联邦共和国由于既不是联合国会员国,也不是《国际法院规约》的当事国,因而没有“诉诸法院的权利”,法院对其不开放。法院对于上诉裁决的首要立场就是:尽管根据规约第59条的规定,这些裁决对于当下案件而言不具有“定案”(res judicata)的效力,它们对法院没有约束力,但是,除非有重大理由(compelling reason),法院不会背离其就某一问题已经确定的法理(settled jurisprudence ) 。 See ICJ Judgment of 18 November 2008 , Case concerningApplication of the Convention 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Croatiav. Serbia) , paras.52—53.而在本案中,塞尔维亚辩称,在克罗地亚起诉的时候,自己并非联合国会员国,因而不是规约当事国。因此,根据规约第35(1)条的规定,法院不对自己开放,而自己此后成为联合国会员国,则与此无关。

{23} See ICJ Judgment of 18 November 2008,Case concerning Application of the Conventionon the Prevention and Punishment of the Crime of Genocide(Croatia v. Serbia, para. 66.

{24} Ibid.,para. 120.

{25}俄罗斯从多个方面针对法院的管辖权进行了抗辩,这里仅就管辖权的属地(rationeloci)抗辩进行展开。

{26}See ICJ Order of 15 October 2008(Request for the indication of provisional measures),case concerning applica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on the Elimination of all Forms of RacialDiscrimination, para. 100.

{27}Ibid.,para. 92.

{28}Ibid.,para. 48

小词儿都挺能整

{29}Ibid.,paras. 123—125.

{30}Ibid.. naras.108—109.

{31}本案中与塞内加尔相关的背景是:由于哈布雷自流亡之日起就一直呆在塞内加尔,塞内加尔多年来一直面临着来自非盟、乍得、比利时等多方面的压力。非盟要求塞内加尔启动对哈布雷的刑事指控程序;乍得和比利时则一直提出引渡的请求。为了避免给国际社会留下“罪犯的庇护天堂”这样的不良印象,2000年2月,塞内加尔以反人道罪和酷刑罪的罪名对其启动了刑事指控程序。但由于塞内加尔本国刑法中没有反人道罪的罪名,这一指控被上诉法庭撤销;对于酷刑罪,上诉法庭则指出,根据塞内加尔宪法,塞内加尔法庭无权审判在另外一个国家发生的此类罪行。基于此点,2005年末,塞内加尔决定将案件转由非盟处理。2006年,非盟作出决议,敦促塞内加尔“代表非洲”审理此案。在这一压力下,塞内加尔先后多次修改了本国的宪法和刑法,从而为审判扫清了法律上的障碍。但在实质性地启动刑事审理程序之后,塞内加尔却又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困境。负责审理哈布雷案的塞内加尔高级法律专家组认为,审理该案至少需要投入180亿非洲法郎(约合4280万美元),而对该案的调查、取证、审理等可能长达3年之久 在没有解决这一资金来源之前,塞内加尔只能暂停审理。

{32} 2002年10月7日,乍得外交部通知比利时负责调查此案的法官,乍得放弃哈布雷所享有的豁免。自1993年4月7日始,哈布雷不再享有任何管辖豁免。See Applicationinstituting proceedings by the Kingdom of Belgium against the Republic of Senegal, para. 5.

{33}国际法委员会自2004年以来一直将此问题列入其工作议题之中并为此而任命了特别报告员。特别报告员已就此议题提交了初步报告。

{34}环境分庭成立于1993年。

{35}日本在同月还批准加入了《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从而加入了国际刑事法院的大家庭之中。

{36}理由有三:首先,希腊北部有个省的名字也叫马其顿;其次,“马其顿”这一名称缺乏族裔限定,因为希腊北部的少数民族主要是马其顿斯拉夫族;最后,由于“马其顿共和国”宪法中提及“关注邻国马其顿人的权益”,希腊认为这显示出该国干涉希腊北部少数民族事务,甚至对希腊北部有领土扩张的野心。

{37} See the former Yugoslav Republic of Macedonia's Application to the International Courtof Justice on 13 November 2008,paras.3 —6.

{38} See ICJ Advisory Opinion of 22 July 2010 o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Unilateral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in Respect of Kosovo”,para. 51.

{39} Ibid.,paras. 55—56.

{40}See ICJ Advisory Opinion of 22 July 2010 on “Accordance with International Law of theUnilateral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in Respect of Kosovo”.paras. 80—83.

{41}全球机制是由公约缔约国大会所创设的一个机构,主要目的是为了帮助缔约国在履行公约义务方面能够更为有效并提高效率。

{42}此种联系主要体现在其与国际粮农组织于1999年11月26日所签订的谅解备忘录之中。

{43}相关背景及行政法庭的裁决见:Judgment No. 2867 of the International LaborOrganization Administrative Tnbunal。

{44}最近的一次修改是在2009年1月30日,对《程序指引》“三”和“六”进行了修改并新增加了《程序指引》“十三”。来源:http://www. icj-cij. org/presscom/files/3/14983. pdf,2010年7月30日访问。

{45}此前,前南刑庭和国际法院在对《国家责任条款草案》第8条的解释上就出现了完全迥异的实践。

{46}例如,2007年12月3日在海牙与欧洲共同体法院、欧洲人权法院和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法庭举行了法院之间的讨论会。2008年2月26日还与国际海洋法法庭举行了法院之间的讨论会。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935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