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口头证据规则及其启示
【英文标题】 Parol Evidence Rule and its Value of Reference
【作者】 郭蔚【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学院
【分类】 合同法【中文关键词】 口头证据规则;合同书完整性;合同解释
【文章编码】 CN53-1143/D(2016)03-02-010【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3【页码】 1
【摘要】 口头证据规则是英美法合同法上的一个著名制度。它关注是否存在书面合同,如果存在合同书是否完整,合同书及其完整性对于合同书以外的证据的可采性有何影响。在对书面合同进行解释时如何采信合同书以外的证据,由此影响到法院对合同的解释和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判定。其适用前提具有多层次性,既要考虑合同书的完整性,又要考虑四角规则、当事人意图、周围环境等。该规则的例外具有多样性,既要考虑关于合同书完整性和合同解释的例外,又要考虑履行过程、交易过程和交易惯例导致的例外。其实用性思维对于我国的立法和案例指导制度均具有借鉴价值。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8239    
  
  口头证据规则并非我国合同法上明文规定的制度,是英美法合同法上的一个历史悠久的著名制度。它关注是否存在书面合同、如果存在合同书是否完整、合同书及其完整性对于合同书以外的证据的可采性有何影响,由此影响到法院对合同书的解释和对当事人权利义务的判定。我国现行合同法缺乏这方面的规定,司法解释关注过少,且不得其要。司法实践中一直在面对这样的问题而不自知,导致合同纠纷的判决说理不足,上下级法院之间观点截然相反,当事人不服判而上诉、申诉或申请抗诉的情形屡见不鲜。而口头证据规则正好可以解决此类问题,所以我国已开始对此规则进行研究。既有合同法专著将该规则置于合同解释的原则之历史解释原则项下详加介绍,[1]也有介绍英美合同法的书籍对该规则予以介绍,[2]其他也有零星文章研究口头证据规则,但多以介绍为主,兼提借鉴价值,[3]可惜个别文章在具体问题上把握不尽准确,有的将口头证据规则作为实体规则兼证据规则;[4]有的存在误解或偏颇,比如在区分口头证据规则的例外与不适用的情形时,认为口头证据规则的目的在于确定整合合同中当事人意思的法律效力,不用于解释(或者说解释问题不属于口头证据规则的例外,合同解释不属于该规则的适用范围)。[5]
  口头证据规则具有前述实用价值,可弥补我国合同法之不足,从立法的角度而言,我国民法典在制定过程中有必要对其予以借鉴。从司法的角度来看,《人民法院第二个五年改革纲要》[6]提出了案例指导制度,口头证据规则恰恰是在案例法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有益于我国案例指导制度。口头证据规则极具借鉴价值,但其自身却非常复杂,这一事实导致我国对该规则关注较多而深入研究不足。作者认为有必要对该规则予以梳理,在全面介绍的基础上,就借鉴问题提出自己的思考和建议,以抛砖引玉。
  一、口头证据规则概述
  (一)术语解释
  口头证据规则的英文表述为Parol EvidenceRule,有学者将译为“口头证据法则”,[7]也有学者则将其译为“口头证据规则”,[8]本文采取后者。该规则名称用词本身具有矛盾。首先,它不限于“口头”的,也包括书面的证据。口头一词,译自Parol,意为只言片语(a word),指口头用语(a spoken or oral word),“口头表述的”。[9]在合同法,Parol意味着当事人最终达成的合同的书面文件(a written instrument)之外的任何证据,包括口头陈述(oral statements)和其他文件(other documents)。[10]详言之,书面的材料(writ-tenmaterial)、会话(conversations)、环境(circum-stances),口头事件(oral matter),都属于口头证据。[11]其次,它不是程序法上的证据规则,而是实体法上的规则。它“有助于确定需要解释的对象的范围”,[12]意在保护完整的最终达成的书面合同,以免被口头证据所变更或否定。最后,它是排除证据的规则。一旦适用口头证据规则,其结果是书面合同文本以外的证据均不被采信。[13]它并非为了采信,而是为了排除口头证据。
  (二)口头证据规则的定义
  口头证据规则的定义很多,本文选取三个典型定义予以介绍。一是威利斯顿(SameulWilliston)教授给出的定义,在不存在欺诈、胁迫、双方错误或类似的情况下,当事人已经将其合意做成一完整的书面时,任何其他外在证据(extrinsic evidence),无论是口头或书面的,都必须予以排除。[14]威利斯顿教授的观点体现在美国法学会所作的第一次《合同法重述》(以下简称“第一次合同法重述”)之中。二是科宾(ArthurL.Corbin)教授所做的定义,当事人双方订立了书面合同,一致同意该合同是完整的、准确的整合(integration),先前的理解和谈判的证据,无论口头的还是非口头的,如果用来改变或反驳书面合同,将不被采信。[15]科宾教授的观点体现在美国法学会所作的第二次《合同法重述》(以下简称“第二次合同法重述”)之中。从两者所作定义的共性上来说,口头证据规则建立的逻辑基础是,“当事人既然已经在一份包含了所有合同条款和条件(termsandconditions)的书面文件上写明了双方经过协商后的合意,必然希望以这份文件来证明他们的指示完整的意思。”[16]三是卡多佐(BenjaminN.Cardozo)法官采取的扩张解释,在可能的范围内,法庭可以判决替双方当事人订立合同,如果合同中没有明示约定,法庭推定双方有默示条款存在,从而解决争执问题。[17]由于默示条款的推定具有较强的主观性,该定义赋予法官以较大的自由裁量权。
  (三)口头证据规则简史
  前述的用词本身的矛盾、适用结果与读者望文生义的第一感觉相左甚巨,规则本身的复杂性已显露冰山一角。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规则存在?简单介绍一下它的形成史将有助于解答这一疑问。[18]
  口头证据规则影响到法律行为的四个方面:1.法律行为的成立(the creation of a legal act);就此,它主要关注行为成立中的交付问题(the problems of delivery)、反映行为约束力的意图或错误。2.法律行为的整合(integration)或者所形成的合同文书(writing);对此,它关注文书的决定性(conclusiveness),即文书作为行为的条款的唯一体现。3.法律行为的仪式化(solemnization),关注形式的必要性,比如书面、盖印、签字、宣誓(attestation)。4.法律行为的解释(interpretation),关注重点是行为术语对外部目标的应用。
  围绕第二项谈起,这个规则的历史大致可以划分为3个阶段:1.从原始时期(primitive times )直到1200时期的封印流行时代;2.此后在英国,直到1678年的《欺诈和伪证法》(the statute of fraudsandper juries)的颁布;3.现代对口头证据规则的承认(recognition)。
  第一个阶段,野蛮人入侵时期和梅罗文加王朝及卡洛琳王朝时期,在原始的日耳曼人的概念里,压根没有一个文件的条款无可争辩这回事。在这个阶段,书面文书(carta[19])只起到两个作用,一是使得土地依约定的正式交付仪式化;二是以免将来忘记证人的名字(便于召集证人)。有争议的交易证据,主要依赖于证人而非合同文本。第二个阶段是盖印密封(tieseal)的兴起导致合同书文书被重视。它的意义在于,封印的文件使得书面条款具有无可争议性,书面文本主具有证明作用,交易证人几乎成了多余的。1678年的《欺诈和伪证法》进一步推进了口头证据规则的发展。依据该法,法律行为由文书构成,而不仅仅是被合同书所证明。其重要后果是,一个形成书面文书的交易被认为是由书面文本构成,书面文本不再是其证明,它本身就是法律行为的体现,无论书面形式是基于法律要求还是当事人自愿,也不问它封印还是没有封印。
  虽然John H. Wigmore指出口头证据(parol evidence)这一术语的沿用,是出于对旧的观点的眷恋。但从演化历史来看,这个名称的确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构成一个法律行为的条款的行为,可能持续不同的时间,包含不同的材料(materials)。如果没有口头证据规则,这些材料只能是不同的资料(data),从中固然可以找寻法律行为的条款,但不会被包含在一个单个的口头表述中或一个单个的书面材料中,也不会在同一时间的书面或口头材料中被发现。有了这样一个建立于明智的政策和经验之上的学说,它施加限制于这些被认为有效地构成法律行为的条款的资料之上,因此施加了时间和材料两方面的影响。[20]这应该才是口头证据一词被采用且没有被废弃或被取代的真正原因。
  该规则从无到有、从初步形成到逐步完善,体现了大法官托马斯·约翰逊所言“法律是人类为了共同利益,由人类智慧遵循人类经验所做出的最后成果”。[21]该规则出于现实需要,基于社会的文化水平、经济状况而生长,法律思维在传承中发展。
  (四)口头证据规则的性质
  口头证据规则是实体法上的规则,而不是关于证据的程序法上的规则。[22]范斯沃斯教授认为,它之所以是实体规则,原因在于该规则不允许某些事实本身被证明——不允许证明协议的条款是其他的内容而不是文书中载明的内容这一事实。[23]这实际上是在宣称,基于实体法上的一些理由,这些事实不具法律重要性,[24]证据本身的真实性在所不问。而证据规则,如传闻规则,虽然阻止某些证明方法证明某事实,但允许以其他方法证明该事实;证据的真实与否决定了采信与否。
  二、口头证据规则的适用及其例外
  口头证据规则意在维护最终并且完整的书面合同被遵守,[25]实现当事人意欲达到的合同书的终局性(thefinality),消除很多情况下的巨大不便和当事人的诉讼之苦。[26]另一方面它的适用前提又“有,且一直有例外。特别是在19世纪,法院乐于承认书面文件的条款的外部证据,如果这些证据显示文件没有表达出当事人的全部协议”。[27]极具误导性的名称,不一而足的适用前提,纷繁的例外,导致口头证据规则的评价时而被褒奖,[28]时而令人遗憾,[29]以至于被评价为“几乎没什么比口头证据规则更为黑暗,或者说充满了微妙的模糊”。[30]这一规则再三引起学界讼争。[31]该规则的复杂性导致了上述褒贬不一的评价,公平地说,其复杂性来自于其需要解决的问题的复杂性,并非其学者或法官为凸显其重要性而故意使之具有复杂性。该规则的复杂性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它的适用前提具有多层次性,二是其例外具有多样性。
  (一)适用前提——整合的存在
  对于合同的形成,英美用词不同,英国法院常用“形成文书”(reduction to writing),美国法传统为“整合”(integration)。[32]本文将这两个术语一并视为合同的整合。没有整合存在,则不能适用口头证据规则,对应在我国合同法上,整合一词相当于“合同书的形成”。
  1.整合协议(integrated agreement)。适用口头证据规则的前提是,法院必须先断定当事人认为文件是他们交易的排他性的备忘录(exclusive memorial),一个合同的完整文本(an integration)。即,当事人将书面文件作为最终的、完整的、唯一的表述(final,complete,and exclusive expression)。一旦协议被判定为是一个整合,便适用口头证据规则,先前的或同时于最终完整书面协议的口头的或书面的协议不能用来增加或改变书面协议。[33]另有人认为,协议需适法生效而具约束力,并且是经最终确定、内容完整之契约,[34]方能适用口头证据规则。从顺序来分析,应先审查协议的完整性,其次才是效力性。故笔者赞成第一种观点,整合协议是解释合同或是否适用口头证据规则的前提。
  2.整合协议的类型。依据美国法学会所作《合同法重述》(第二次)第209条,整合协议指的是构成一个协议的条款(terms)的最终表述(a finalexpres-sion)的一个或一系列的文本(awritingorwrit-ings)。[35]整合又分为完全整合(total integration)和部分整合(partial integration)两种。
  第一,完全整合——四角规则和当事人意图的角力。一份文件,不仅是当事人协议的最终表述,也涵盖了这个协议的所有细节,它就是完全整合的协议,当事人达成的书面合同为双方全部的最终约定。对于完全整合,不能用补充条款予以改变。协议成立之前的或同时的证据,无论是起抵触还是增补作用,均不应被采纳。[36]如汤普森诉利比原木买卖案(Thompson v.Libby),就标有“H.C.A”的圆木,原被告签订了书面的买卖合同,后被告以口头证据证明原告对于木头的质量提供了口头担保,因原告违反了担保责任,被告拒绝支付价款,一审法院对口头证据予以采信。原告认为该口头证据不能否认双方之间的书面合同。上诉法院认为,“判断书面合同是否体现了双方当事人之间缔结的协议的全部内容,其唯一标准就是该书面文件本身”[37]——法院不允许利用外部证据来证明原木质量,因为依据四角规则,合同看起来是完整的。[38]
  另一个著名案例是米切尔诉莱斯农场冰屋案(Mitchellv.Lath),原告及其丈夫拟购买被告的农场,被告口头允诺拆除农场上的一个有碍观瞻的冰屋。基于该口头允诺,就农场的买卖签订了书面的合同(没有提及冰屋)。办理完毕农场过户手续后,被告并不打算拆除冰屋。初审法院及第二司法部最高法院作出有利于原告的判决。经允许上诉。多数意见认为本案是原告要求被告履行超出书面合同约定的与交易有关的义务。只有不改变书面合同的口头协议才可以被接受,这种口头协议必须符合3个条件:(1)协议必须以附属协议形式存在;(2)它不能与书面合同的明示或者是默示规定相反;(3)它必须是双方当事人通常不期望包含在书面合同当中的内容,或以其他形式存在以作为书面合同的检查,根据周围的情况不应表明该书面协议似乎“包含了双方当事人之间的所有约定,并规定了这类约定的客体和评估这类约定内容的方法”,或者与主要交易有关,以至于可以构成主要交易的一部分。法官认为,原告不满足第3项,甚至第2也不满足,而且有碍观瞻不能导致一个附属协议的存在,因为买卖合同是与丈夫签订的,附属协议是妻子签订的。[39]因此农场买卖合同本身是一个完全的整合,应适用口头证据规则维护其完整性,故拒绝采信口头证据。[40]
  可见,在判定完全整合时,会有不同的角度。有的采取“四角规则”(four corners rule)。因每项契约乃假设为书写于一张完整的兽皮上,一张兽皮只有四只角,故名四角。四角实际指书面文件的字面所记载的内容,称“在书面文件的四只角以内”。四角规则指,根据该规则,双方当事人,尤其是让与人的意图,应当按照文件的完整内容认定,不能根据某一孤立部分推测。[41]从文本的四角之内来看,合同是完全整合,则与文本相抵触的外部证据不得采信。有的则从是否存在附属协议的角度来看,如果口头证据证明合同存在一个附属协议,则关于该附属协议的外部证据可以采信,否则不能采信。
  第二,部分整合——附属协议与周围环境的影响。一份意图为最终的(final)、但并未意图涵盖当事人协议所有细节的文件,属于部分整合。与该书面文件某一条款相抵触的另一份证据,不被采纳。其所包含的条款是最终的,但部分整合的协议本身可由与其一致的其他证据来补充,[42]此类主导性判例是专利买卖案。当事人签订了一份买卖合同,其中包含有买卖某项发明的条款。在订立合同时,为了避免当事人再次开会的麻烦,双方口头约定以买方的顾问阿伯内西对该项发明作出认可作为买方履行义务的条件。法院认为阿伯内西的拒绝认可是有效的抗辩,因买受人的义务以阿伯内西的认可为条件。[43]
  附属协议译自collateral contract 、collateral agreement,意思是从契约或者从合同,[44]也有人译作平行合同。也有人从独立对价的角度而不从附属协议的角度进行分析,认为如果一个独立的口头合同与书面协议不冲突的话,口头证据规则不阻止法院采信关于双方当事人都有独立对价的独立合同的证据。比如,在买卖车辆及租赁车库案中,[45]甲乙签订合同,约定汽车价款若干;购车方将车辆继续停放于卖方车库中,为此另行每月支付卖方钱数若干。为使用车库所支付的款项被认为不同于购车款,存在独立对价,车库使用协议为独立的附属协议。
  当事人基于存在书面合同而反对承认不实陈述的口头证据时,法院判定文书完整性的检验标准是依据它所订立的周围环境查看文书本身,由此决定是否采信外部证据,此即周围环境规则。[46]周围环境规则的存在,不妨碍其他规则的并存,比如表面完整规则。在Looney v. Rankin农场买卖案,双方除了达成书面买卖合同外,是否还达成了提供12个月免费服务的口头协议?法院认为,书面合同表面看起来是完整的,则先于或同时于该书面合同的额外或与之相冲突的口头条款不予认可。[47]
  不过,附属协议规则和周围环境规则与当事人意图不可分割,当事人意图是合同自由的体现,因此在综合考虑证据时,法院不得不关注当事人的意图。而判定当事人的真实意图亦有不同的标准与方法。
  3.判定合同是否整合与尊重当事人意愿。合同被认为应是自愿的产物,[48]一个特定交易的完整文本,通常取决于当事人的意图。如果他们有意地将文本作为行为的唯一的代表,法院必须尊重。如果他们无意于此,则法院应求助于已发生的协商、交易(无论口头的还是书面的),来查明和拼凑出一个行为的全部条款。只有当事人有意达成单一且排他的书面文件时,外部证据才禁止被采信。如当事人并无此意图,口头交易证据则可以被采信。[49]当事人也许基于以下三个理由排除合同订立过程中的证据:(1)当事人虽然达成了临时协议,但之后抛弃了临时协议;(2)合同订立过程中代理人可能曲解了委托人的承诺,最终的协议则讲清楚了;(3)当事人依据法律效力排除了一部分协议。普通法一贯尊重这些理由。[50]
  第一个适用口头证据规则的案件是1604年拉特兰郡的女伯爵案。该案涉及就同一块土地,做出了多个转让。拉特兰郡的EdwardEarl律师订立了有问题的遗赠的所有权——依据一份文件,给妻子;依据另一份,给父亲(家族中的男性继承人,当时是他的父亲)。依据这些有问题的文件,遗嘱人的侄子Roger,主张土地的所有权,因为他在伯爵夫人之后被授予该财产的所有权。伯爵夫人想援用受托人针对文件作出的口头证词证明EdwardEarl真正的意思是在去世后把财产所有权给她。她被禁止援用这些证据,因为书面文件是完整的。法官认为如果经过仔细考虑并在听取建议后以书面形式达成的,并且最终表明当事人之间协议的某些事项,可以被当事人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823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