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
从高校图书馆占座现象看秩序的形成
【副标题】 基于S大学的法社会学分析
【英文标题】 On the Formation of Social Order Based on the Observation on the Phenomena Of Desk Occupation in Chines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an analysis of legal sociology based on University S
【作者】 王鑫王一璇【作者单位】 云南大学法学院云南大学法学院
【分类】 法律社会学
【中文关键词】 占座现象;自发秩序;内部规则;社会秩序
【文章编码】 CN53-1143/D(2016)04-130-007【期刊年份】 2016年
【期号】 4【页码】 130
【摘要】 图书馆占座是大学校园里由来已久的现象,对于我国各大高校的学生来说已司空见惯。学生们对实施中的高校图书馆管理制度进行了扭曲,从而形成占座这种自发秩序。这一自发秩序产生的原因是该高校图书馆座位数量与学生自习需求之间存在供需矛盾,是学生们在厌恶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进行理性选择的结果。其背后则是科层式组织逻辑与协作式组织逻辑“合谋”的结果。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8255    
  一、问题的提出
  在依法治国日渐深入人心的今天,人们一般依循法律制度解决纠纷、寻求救济。在人们日常生活中,同样也有各式各样的制度规范着我们。问题是,制度在运行的过程中,往往会发生扭曲的现象。笔者将从当今我国高校图书馆的“占座”现象切入,对这一扭曲原有高校图书馆管理制度的现象进行分析和论证,并试图在论证的基础上,对其后隐藏的自发秩序和内部规则问题进行探析,并最终在社会秩序层面探究自发秩序的合理性以及其与建构秩序之间的关系。
  在我国各大高校当中,图书馆“占座”已成为一道特殊的风景线,特别是最近几年,每到进入考研、期末等考试季,高校图书馆排队占座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本文通过对S大学图书馆占座现象的调查,发现这种情况由来已久且历届相传,占座成为了学生们不言自明的潜规则,形成了一种扭曲原有该校图书馆管理制度的自发秩序,这样的结果显然与“立法者”所期待的效果有很大的不同。而该校馆方因为其自身的组织结构,在制止占座现象方面的举动屡见不鲜。学生与馆方的这种矛盾已经成为了我国高校不容忽视的问题。但由于这种矛盾有着特殊的复杂性,长期以来人们对其背后的逻辑难以准确把握。
  我国学术界对占座现象的讨论是相当有限的。与建立占座行为博弈模型的经济理性分析方法或将其视为一种习惯法的方式相比,它作为自生自发形成的秩序的问题却很少有人注意。相关的观点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阵营,认为占座是一种“习惯权利”,需要获得尊重;另一方为张升超在《博弈论视角下习惯法中的经济理性探讨》一文中通过博弈等经济分析方法,所指出的占座作为一种习惯法的合理性。[1]上述这些讨论都没有准确的把握其背后的逻辑,仅从某一个方面探究了占座现象产生的原因及其合理性,还存在比较普遍的片面局限性,因而没有能够揭示占座现象的真正基础。
  对政治科学的借鉴是本文的一个特色,政治学的研究方法和结论为我们理解社会秩序规则提供了新的视角。并试图在文中回答三个问题:第一,占座这样一种被高校馆方看作“恶”的行为,在没有任何“立法”支持的情况下,为何还会形成一种同学间的“潜规则”?或者说这种秩序是如何产生的?第二,为何同学们会自觉的去遵守这样的秩序呢?其背后的逻辑何在?第三,“立法者”所建构的秩序为何会失败?这两种秩序之间是什么关系?
  为此,我们将通过占座现象中学生与该校馆方之间的矛盾,并结合产生这种矛盾背后的政治逻辑,勾勒出一幅两种社会秩序规则在比较中的理想图景。
  二、“占座”现象与自发秩序的形成
  为了使文中信息更准确、更详细,研究所涉及的事实依据主要是笔者对该校图书馆和学生进行调查获取的。据了解,在S大学中,共有学生1.74万人,能够上自习的自修室都设在图书馆里,而图书馆的座位数仅有3100个。由于大学生活丰富多彩,平时座位并不显得紧张,但是,一旦进入四六级、考研、期末等考试季,该校图书馆的座位资源无疑显得捉襟见肘。高校图书馆的座位作为一种公共资源,理应使每一个学生平等的享有其使用权,但现状是学生自习的需求与图书馆座位的数量严重不相称,引起了高校教育资源的紧张。这意味着,在同一个校园内的学生,总会有人因为该校图书馆座位紧张而没有地方自习。这就使得在学生中天然的出现了占座这种新的行为。
  一般而言,占座是指通过在座位上放置自己的物品以表明自己对于该座位具备优先使用权的一种行为。[2]占座所用的物品无非是课本、书包、坐垫、水杯等学生们随身物品。也就是说,学生们通常利用价格较低的个人化物品做标记,以此表明自己对该座位“排他性”的优先使用权。这种优先使用权源于大多数学生们所自觉遵循的这样一种规则:无论座位多么紧张,他人在“占有人”未将其物品带走清理之前不能使用,没有占座的学生几乎不会抢占已经被标识过的座位。
  如果有人想挑战这个规则,往往会被同学们所鄙视与谴责。
  根据笔者的调研,S大学为了治理占座这种行为,使得座位资源能物尽其用,其图书馆推出了“计算机选座系统”。每位同学到达该校图书馆后,用自己的学号登录图书馆内部的电脑,选取一个自己的座位,且每个学号仅能选择一个座位。这一看起来很不错的制度,在初期确实效果良好,但是,随着实施的继续,对其扭曲的现象出现了。多位同学抱成了一团相互帮助,每天由一位同学在该校图书馆早上开门时,冲进该校图书馆内部的电脑旁,用自己和团体其他成员的学号占座。由于每位同学在选座时都会把自己团体内的成员选择坐在一起,因此,在电脑的座位分布图上会发现已选座位成片化分布的有趣现象。而没有加入团体的同学们只能早早来到该校图书馆选择“百团大战”后遗留下的零星座位,而这几个座位往往也是位于几个团体座位之间的“战略缓冲”地带,其座位前后左右都是各个由相互熟悉的同学组成的学习团体。至此,原有的该校图书馆管理制度经过扭曲产生占座行为后,得到了同学们的普遍支持,由此形成了一种自发的新秩序。
  自发形成新秩序的情况既然存在,我们绝不能视而不见。接下来,我们将从两个方面对什么是自发秩序的问题进行探讨:
  一方面,自发秩序是对传统的继承。普遍认为,我国传统社会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近代法律,但是,不代表这个社会没有秩序规则,统治者用道德礼教并辅之以严刑峻法来治理国家,但是,由于客观上我国地广人多、民族复杂等因素,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不能做到真正的深入最基层民众的内心,相反,民众自发形成的秩序却备受亲赖。正如勒内·达维德所说:“中国人一般是在不用法的情况下生活的,他们对于法律制定些什么不感兴趣,也不愿站在法官面前去,他们处理与别人的关系是以合乎情理为准则的。”[3]因此,自发秩序作为一种“非正式的法律”实际统治着中国传统社会,并保障着“正式法律”的实施。
  另一方面,自发秩序是对国家法的反思。作为拥有国家强制力保障并由国家制定、认可的法律规范,其具有普遍性、统一性等特征。但是,随着法律体系的逐渐完善,法律的弊端也逐渐被人们所认知:首先,法只是许多社会调整方法中的一种。除法律外,许多其他的社会规范或手段也是调整整个社会秩序的方法,虽然在当代社会,法是十分重要的方法,但并不是唯一的方法。其次,法的作用范围不是无限的,并非在所有问题上都是适当的。再次,法对千姿百态、不断变化的社会生活的涵盖性和适应性不可避免地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最后,在实施法律所需的人力资源、精神条件和物质条件不具备的情况下,法不可能充分发挥其作用。[4]因此,自发秩序作为在国家法之下而逐步自发形成的一种规则,实际上是对国家法的社会反思。
  综上所述,我们可知S大学图书馆出现的“占座”现象作为一种自发秩序,实际成为了规范学生们在该校图书馆行为的规则。同时,也反应了学生与馆方之间的矛盾冲突,是对该校馆方所制定的“计算机选座系统”的反思。因此,无论是占座现象本身还是背后的自发秩序,其都应当受到该有的关注与尊重。
  众所周知,该校图书馆建构计算机选座系统的“立法目的”,是为了化解长久以来占座者与反占座者之间的矛盾,治理占座这种现象,达到座位资源的合理分配。但是在这一制度运行的过程中,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扭曲”。在令人疑惑其“立法目的”是否能够实现的同时,也令笔者对这一“扭曲”背后的因素产生兴趣并试图对其合理性进行论证,换句话说,为何学生们如此自发的维护这样的“占座秩序”呢?
  三、自发秩序何以产生?
  以“自发社会秩序”这种演进主义学术理路而为中国学者所熟知的哈耶克,无疑对后者的研究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哈耶克以“理性不及”和“无知”为前提,提出了一种类似于生物进化的自发演化范式。新秩序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的进化过程,是个人在实践中“习”得而非“学”得的内化于每个人自身的技巧,同时,由于人的理性的有限性,不可能穷尽一个社会的全部。[5]因此,秩序不是人的理性设计的结果,而是人类行动的结果。“即使那些最为复杂、表面上看似出于人为设计的政策规划,亦几乎不是出于人为设计或政治智慧的结果”,而是“某些显而易见的原则经由自发自生且不可抗拒的发展而形成的结果”。[6]
  与偶然出现的某个行为相区别,恒常性是秩序规则的基本标志。因此,当某个行为在社会中出现并超前于其他行为时,我们并不能说其意味着一种秩序规则已经得到确立。秩序的确立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来不断地试错与探索,最终得到大部分参与者持续性的认同与遵守。在S大学图书馆内的占座行为中,我们可以看到学生们通过不断的探索,最终形成了同学间广泛而持续认同的占座秩序。因此,我们不禁要问,为何大部分学生会对“占座”这一行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持续性的认同、遵守?其背后的逻辑与合理性何在?
  (一)供需矛盾下的理性选择
  根据对S大学的调查了解:首先,同学们通过艰苦的选拔考试进入了理想的学府,在同一个校园内,每位在校学生理应能够平等的享有该校图书馆座位这种公共学习资源,现实却是高校图书馆的座位资源远远不能满足学生的自习需求,在这种供需矛盾的情况下,座位无疑成为了一种优势资源,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人的理性最终让学生们选择了占座这样一种行为。
  其次,学生们在校期间的主要活动可以分为四大类:食堂吃饭、宿舍睡觉、教室上课、图书馆自习。以某个学生一天的校园生活为例,如果这位同学在早上起床后,先去该校图书馆占到一个座位,那么,他这一天就可以安心的去食堂吃饭,去教室上课,中午亦可安心的回到宿舍午休,同时,又可以保证随时来到图书馆都有座位可以学习。作为一个希望自身利益最大化的理性人,在通过多次的探索与试错后,最终找到了这样一种成本最小的时间安排,显而易见,占座这种行为无疑最符合同学们自身的利益。
  最后,学生们去该校图书馆占座位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特别到了考试季,每天需要很早起床去图书馆门口,等着开馆时冲去占到一个理想的位置。这样长此以往,学生们都会变的精疲力竭,分散了用于学习的精力。因此,同样是为了使自身的利益最大化,理性的同学们组成了一个个团队,每天轮换着去图书馆占座,这种无疑是最符合同学们学习需求的方法。
  我国大部分高校的情况与S大学并无不同,大部分的学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825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