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污染环境罪的主观心态
【英文标题】 The Subjective Mentality of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Crimes
【作者】 姜文秀【作者单位】 清华大学法学院
【分类】 犯罪学【中文关键词】 污染环境罪;主观心态;故意
【文章编码】 1004-9428(2016)02-0108-10【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6年【期号】 2
【页码】 108
【摘要】 关于污染环境罪的主观心态,存在三种意见:故意、过失与混合心态。没有理由惩罚某种行为的过失犯罪却不惩罚相同行为的故意犯罪,过失心态观点不能成立。混合心态观点存在着立法惯例和刑法原理的根本性悖论。污染环境罪不属于“法律有规定”的过失犯罪,而是属于仅描述客观构成要件而没有规定主观心态的故意犯罪,属于行为人对于严重污染环境后果所持故意心态的犯罪。法定刑高低或无变化不能成为该罪是过失犯罪的原因。司法解释关于该罪共同犯罪的规定与最高院公布的环境犯罪典型案例的裁判文书证明了该罪系故意犯罪的结论;司法解释关于该罪想象竞合犯的规定不能证明该罪是故意犯罪。通过过失心态观点和混合心态观点的“破”与故意心态观点的“立”,得出污染环境罪无论在立法上还是在司法上都是故意犯罪的结论。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11415    
  一、观点争议及其评析
  目前,学界关于污染环境罪的主观心态主要有以下三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是过失犯罪,污染环境罪是故意犯罪。[1]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是结果犯,行为人的主观心态依据对结果的态度来评判,即以行为人对人身、财产所造成之结果的心理态度来评判,同时结合本罪较轻的法定刑来考虑,得出本罪为过失犯罪的结论。污染环境罪取消了次要客体,使得环境权成为该罪的主要客体,污染环境罪成为故意犯罪。[2]
  第二种观点认为:行为人对于行为可能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是过失,对于违反国家规定倾倒、排放或处置有害物质行为本身是故意,因此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是过失犯罪。[3]在行为人有意违法排放、倾倒或者处置各种危险废弃物,威胁到不特定或者多数人的生命、身体、财产安全时,就超出了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的处罚范围,应当以投放危险物质罪论处,因此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的主观心态是过失。[4]污染环境罪的行为人主观上并非是追求严重污染环境的后果。故意将有毒有害的物质排放、倾倒或者处置到环境中,如果是为了追求或者放任严重污染环境的后果,就超出了污染环境罪法条的范围,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因此污染环境罪是过失犯罪,即过失造成严重污染环境的后果。[5]
  第三种观点认为:2013年“两高”《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中规定只要有私设暗管排放有毒物质的行为,直接构成污染环境罪。实践中,对于私设暗管的行为,间接故意的情形比较普遍,即违法者明知自己的排污行为会发生污染环境的后果,而通过私设暗管的方式,规避监管,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此外,《解释》在第8条中规定,行为同时构成污染环境罪和投放危险物质罪的,从一重罪处断。投放危险物质罪无疑是故意犯罪。如果一个行为,可以同时构成这两个罪名,也就间接证明了污染环境罪的主观心态也可以是故意。所以,《解释》明确了污染环境罪是故意和过失共存的混合心态犯罪。[6]
  事实上,我们在讨论污染环境罪的主观心态时,首先应该区分两个罪名来讨论问题,即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和污染环境罪。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是污染环境罪的前身,污染环境罪是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的修改版。因此,该罪的主观心态应区分时期来探讨,即区分为修改前的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时期与修改后的污染环境罪时期。分析上述三种观点我们会发现对于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学者们皆持过失心态观点;对于污染环境罪,则存在完全不同的看法,有的学者认为是故意犯罪;有的学者认为是过失犯罪;还有学者认为是故意与过失都有可能构成的混合心态犯罪。
  首先,在污染环境罪的前身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时期。我国《刑法》第15条第2款规定:“过失犯罪,法律有规定的才负刑事责任。”其中,“法律有规定”可以解读为“法律有文理规定”。事故即意外的变故或灾祸,符合过失的心理特征,因此事故一词从理论上表明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属于法律有文理规定的过失犯罪。同时,我国刑法中带有“事故”一词的法律条款也几乎无一例外地被视为过失犯罪,例如重大责任事故罪、医疗事故罪等。[7]因此,学界普遍认为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的主观心态是过失。
  其次,在污染环境罪时期。2011年2月25日《刑法修正案(八)》将第338条由“违反国家规定……,造成重大环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或者人身伤亡的严重后果的,处……”修改为“违反国家规定……,严重污染环境的,处……”同时罪名由重大环境污染事故罪变更为污染环境罪。自此,开启了修改后的污染环境罪到底是故意犯罪还是过失犯罪的纷争。
  从上述观点的讨论中我们能够看出,关于修改后的第338条污染环境罪的主观心态,学界主要存在三种意见,分别为故意心态、过失心态和混合心态。笔者赞同污染环境罪是故意犯罪的观点,过失心态观点和混合心态观点均不合理。
  (一)关于过失心态观点
  有学者认为污染环境罪的行为人主观上并非是追求严重污染环境的结果,而是过失造成了严重污染环境的结果,故此污染环境罪是过失犯罪。[8]同时又通过比较污染环境罪与投放危险物质罪这两个罪名,得出它们的区别在于污染环境罪是过失犯罪、投放危险物质罪是故意犯罪;前者是法定犯、后者是自然犯;前者的行为后果是严重污染环境、后者的后果在于对公共安全造成的严重威胁,形成的可能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现实危险。[9]进一步指出,行为人违反国家规定,不仅有意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等有害物质,而且直接追求或者间接放任环境的严重污染,若行为对象属于《刑法》第114条规定的危险物质,则可按照投放危险物质罪来处理,若行为对象超出了《刑法》第114条规定的危险物质的范围,则可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来处理。[10]通过比较污染环境罪与投放危险物质罪两个罪名得出污染环境罪是过失犯罪,同时认为污染环境罪的后果是严重污染环境、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后果是对公共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形成可能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现实危险,进而得出过失造成环境的严重污染之行为构成污染环境罪;而直接追求或者间接放任环境的严重污染之行为,则可按照投放危险物质罪或者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来处理。这便造成污染环境罪和投放危险物质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具有相同的行为和结果,区别只是在于主观心态的不同,即一个是过失造成环境严重污染的结果,一个是追求或者放任环境严重污染的结果,但都是以环境的严重污染作为犯罪结果的。这与刑法关于投放危险物质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犯罪构成的规定是相违背的,也与这种观点在比较污染环境罪和投放危险物质罪时所提到的污染环境罪和投放危险物质罪的行为后果分别为严重污染环境与对公共安全造成严重威胁,形成可能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现实危险相违背。既然认为投放危险物质罪的后果是对公共安全造成的严重威胁,形成可能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现实危险,为何直接追求或者间接放任环境的严重污染之行为可以按照投放危险物质罪来处理?笔者认为,无论是直接追求环境污染还是间接放任环境污染、无论行为对象是否属于《刑法》第114条规定的危险物质,只要是没有对公共安全造成严重威胁,没有形成可能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现实危险的行为都不能认定为投放危险物质罪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因此,如果认为污染环境罪是过失犯罪,故意不能构成污染环境罪,故意造成环境的严重污染之行为又因为犯罪结果的不同不能构成投放危险物质罪等其他故意类犯罪,那么,对于追求或者放任环境的严重污染的此种行为该如何规制呢?根据我国刑法的基本原理,没有理由惩罚某种行为的过失犯罪却不惩罚相同行为的故意犯罪。故此,这种认为污染环境罪的主观心态是过失的观点不能成立。
  (二)关于混合心态观点
  持混合心态观点的学者的意见是污染环境罪既可以是故意犯罪也可以是过失犯罪,意外之意,污染环境罪的主观心态既可以是故意也可以是过失。那么相同行为的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在我国刑法中一般是如何规定的呢?首先,罪名不同。立法上一般将故意犯罪的行为作为一种罪名设置,将过失实施该种犯罪的行为作为另一种罪名设置,即故意和过失应分别构成两个罪名。如故意杀人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放火罪和失火罪、决水罪和过失决水罪、爆炸罪和过失爆炸罪、投放危险物质罪和过失投放危险物质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和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其次,存在于不同的条或者款中。立法上一般将故意犯罪规定在一个条文中,将过失实施该种犯罪的行为规定在另一个条文中,或者规定在同一条文里的不同款中。即故意和过失应分别存在于不同的条或者款中。前者如故意杀人罪和过失致人死亡罪,分别规定在不同的条文中。后者如《刑法》第115条,故意实施和过失实施放火的行为分别构成放火罪和失火罪,在不同的款里表述。再次,具有不同的法定刑。立法上一般将某种行为的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设置为不同的法定刑,相同行为的故意犯罪的法定刑显著重于过失犯罪的法定刑。例如放火罪的法定刑为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失火罪的法定刑为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过失与故意是两种不同的责任形式,各自的具体内容不同,过失所反映的非难可能性明显小于故意,所以刑法对过失犯罪的规定不同于故意犯罪……刑法对过失犯罪规定了较故意犯罪轻得多的法定刑。”[11]正因为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所侵害法益的严重程度不同,法定刑的设置一般也不相同。只有少数例外情况,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被规定在同一条款里并被设置为相同的法定刑。例如《刑法》第397条滥用职权罪、玩忽职守罪;第398条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过失泄露国家秘密罪;第432条故意泄露军事秘密罪、过失泄露军事秘密罪。立法上将这三个条文规定为相同行为的故意和过失都可以构罪,并且规定在同一条同一款里,具有相同的法定刑。但是即使法定刑相同,故意犯罪和过失犯罪仍然分属不同的罪名,并且条文上也明确表示故意和过失皆可构罪。污染环境罪与此不同,污染环境罪条文上并没有明确表示故意和过失皆可构成污染环境罪,而且只有一个罪名,没有故意污染环境罪和过失污染环境罪的罪名区分。如果将《刑法》第338条污染环境罪认定为混合心态的犯罪,便会出现故意污染环境罪和过失污染环境罪构成同一罪名,即污染环境罪,并规定在同一条款里,而且具有相同的法定刑,这显然与上述刑法理念和立法惯例不符。因此,污染环境罪的混合心态观点与我国的立法惯例和刑法原理存在着根本性的悖论。
  综上,笔者赞同污染环境罪是故意犯罪的观点,下文将从立法、司法两方面阐释原因。
  二、立法上污染环境罪是故意犯罪
  这部分笔者将从刑法的规定、故意的内容、法定刑三个方面展开讨论,论证污染环境罪在立法上是故意犯罪。
  (一)刑法的明确规定
  我国《刑法》第14条第2款和第15条第2款分别规定:“故意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过失犯罪,法律有规定的才负刑事责任。”上述条文表明,分则条文仅描述客观构成要件而没有规定主观心态的犯罪,只能由故意构成;只有当法律对处罚过失犯罪有规定时,才能将该犯罪确定为过失犯罪。刑法以处罚故意犯罪为原则、以处罚过失犯罪为例外。[12]那么,法律有规定的含义又是指什么呢?一般认为,“过失犯罪,法律有规定的才负刑事责任”中的“法律有规定”,首先是指“法律有明文规定”,其次是指“法律有文理规定”。分则条文使用“过失”一词的,属于“法律有明文规定”的过失犯罪。分则条文使用“严重不负责任”、“造成……事故”、“玩忽职守”表述的,一般应确定为“法律有文理规定”的过失犯罪。[13]污染环境罪的罪状中并不存在使用“严重不负责任”、“造成……事故”、“玩忽职守”等字样的表述,不符合“法律有文理规定”的要求;污染环境罪的罪状中更没有明文表示该罪名是过失犯罪,污染环境罪的分则条文中并未使用“过失”一词,故也不符合“法律有明文规定”的要求。因此,污染环境罪不属于“法律有规定”的过失犯罪。污染环境罪的条文属于仅描述客观构成要件而没有规定主观心态的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11415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