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部法学评论》
网络存储空间服务提供者侵犯著作权问题研究
【副标题】 从“作家声讨百度文库”事件谈起【作者】 王晋
【作者单位】 中国传媒大学【分类】 著作权法
【中文关键词】 网络服务提供者;著作权侵权;避风港;过错
【文章编码】 1674-3687(2011)03-0001-08【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1年【期号】 3
【页码】 1
【摘要】

网络传播在给我们生活带来便捷的同时,网络著作权侵权现象也以迅猛的态势蔓延开来。本文将结合最近正议的“作家声讨百度文库侵权”事件探讨作为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侵犯著作权问题。作者通过对国内外立法、司法理论和实际案例的研究,认为百度公司作为网络信息存储空间的服务提供者,面对网络用户上传的作品没有进行事先审查的义务,然而对于事后侵权事实的通知负有审核和及时删除的义务。对于其文库空间内网络用户上传的作品,百度文库能够被分析认定为“有合理理由知道”侵权作品的存在,因而很难享受我国法律规定的免责条款。最后在对互联网行业他律和自律的探寻下,期待著作权人和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构建和谐网络环境下的共赢。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55533    
  
  随着互联网“第四媒体”的诞生和计算机信息技术的发展,网络在给我们生活带来便捷的同时,网络著作权侵权现象也以迅猛的态势蔓延开来。伴随着备受争议的MP3音乐链接及视频上传的热点侵权案例,关于新浪爱问、百度文库资料共享平台的争议也走入了人们视线。本文将结合最近正议的“作家声讨百度文库侵权”事件探讨作为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侵犯著作权问题。[1]事件大致经过是,2011年3月16日,贾平凹等50位作家发布《中国作家讨百度书》的文章,称百度文库未经作家授权,免费对用户开放。随后,作家与百度代表进行谈判,但以破裂告终。后来,百度发表致歉声明,并表示三天内清理有争议的文档。
  一、互联网服务提供者性质分类解析
  (一)现有学说观点
  网络服务提供者(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简称ISP)是个广义的用语,目前理论上对其的分类很多,没有统一说法,因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内涵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而不断丰富,且理论上的分类不影响现实中它们功能的发挥。比如,有的学者认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包括两类主体:{1}一类是组织、选择信息并通过网络向公众提供信息的网络内容提供者;另一类是为网上信息传播提供设施、途径和技术支持等各类中介服务的中介提供者;有学者认为,{2}网络服务提供者分为接入服务者、联机信息服务者、全方位服务者三类;还有学者认为,{3}155网络服务提供者分为网络内容提供商和网络中介服务商,后者又可分为网络基础设施经营者、介入服务提供者、主机服务提供者、电子公告板系统经营者和信息搜索工具提供者。
  (二)本文的分类
  根据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功能和性质做出分类是必要的,这样有利于根据不同划分总结出内在规律,便于理论研究,但另一方面,随着网络技术的不断发展和网络服务提供者经营方式的多样化发展,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分类不必拘泥于一成不变的模式,要用发展辩证的观点看待。本文为了给下文的研究奠定基调,现对网络服务提供者做如下分类:
  一是网络内容提供者(Internet Content Provider,简称ICP),是指组织、选择信息,并通过网络向公众发布的主体,包括向网络发布信息的个人主页的所有者、各种网站的设立者以及提供信息服务的网络服务管理者等。
  二是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Internet Platform Provider,简称IPP),这类主体经营与互联网连接的服务器,提供大量的存储空间给服务对象。如为用户提供邮箱、博客、论坛、作品传输共享等网络空间的经营者。笔者认为百度文库事件中对于百度公司的界定即属于此类,下文将详细介绍。
  三是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Internet Access Provider,简称IAP),即为用户提供网络接入服务的主体,包括提供光缆、路由器和网络接口等设备的经营者。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起到提供信息传输通道的作用。[2]
  四是搜索引擎服务提供者(Search Engine Provider,简称SEP),主要指提供搜索引擎的在线网络服务提供者。
  (三)“百度文库”网站性质解析
  上文提及的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IPP),相对其他分类较为复杂,为了便于理解,笔者将其分为两种:一种指为用户提供服务器存储空间,比如视频网站、百度文库网站,另一种是为用户提供网络连线后相关的服务业务,比如邮箱、博客、论坛等。对于这两种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的性质要辩证地看待:两者通常都是按照用户指令传输和接收信息,用户向网络空间上传和存储信息的过程是自动进行的,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一般很难进行事前审查,可以不对争议作品承担直接侵权责任。同时它们也不等同于往往不承担侵权责任的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的管道传输功能,而是从技术角度来看可以进行事先筛选和过滤,事后可以进行内容审查和删除的一类特殊主体,通常被认定为承担帮助侵权责任。然而,还有一点需要注意的是,随着经营方式的多样化发展,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中的某一形式有可能演变发展为其他网络服务提供者,继而承担不同的责任。比如,经营博客的服务商通常被认为是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试想如果博主授权这个网络服务商具有编辑博文的权利,则此时经营博客的服务商又变成了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那么,百度文库具有何种性质呢?百度文库首页表达了它是信息存储空间,是供网友在线分享文档的开放平台。平台上文档均来自用户的积极上传。百度自身不编辑或修改用户上传的文档内容。笔者认为,可以将百度文库界定为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中的网络信息存储空间服务者,基于在百度文库中使用的筛选和过滤技术仅仅适用于拒绝不良言语等情况,并不能用于判断上传作品是否侵权,同时这种技术的过滤,也没有对用户上传的信息进行实质性修改和编辑,所以也不能将其认定为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此处,对于百度文库性质的辨析有利于确定其承担的责任。
  二、国外法律规定及司法实践借鉴
  (一)美国立法:严格责任→过错责任→避风港原则
  作为互联网产业高度发达的美国,早在1995年通过了《知识产权与国家信息基础设施》(NII,即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the Nation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通称为“白皮书”) {4}确立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严格责任原则,即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对侵犯著作权行为承担直接侵权责任,而不论其主观是否有过错。这对互联网服务提供者提出了较高要求,同时也对互联网产业造成了巨大打击,因此白皮书遭到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强烈反对。
  后来随着理论和实践的发展,美国国会通过两个法案:一是1997年7月出台的《在线版权侵权责任法案》(The On-line Copyright Liability Act);另一个是《数字版权和技术教育法案》(Digital Copyright Clari-fication and Technology Education Act)。其中,《在线版权侵权责任法案》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未主动传输、挑选、编辑受指控侵权信息及机器暂存未超过限定时间的条件下,不因传输或机器自动复制、暂存等使用者侵害他人著作权的信息而承担著作权的直接侵权责任、连带责任或替代责任;《数字版权和技术教育法案》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收到著作权侵权通知并有合理的机会限制所指控的著作权侵权行为外,对传输内容没有进行编辑、修改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不承担法律责任。{5}这两个法案的提出使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侵权责任以“过错责任”替代了白皮书中的“严格责任”。的确,严格责任原则有利于保护版权人的利益,但对网络服务提供者有时会显得不公平,这主要因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监控能力总是有限的,如果适用严格责任就使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得不增加成本,去雇佣大量审查工作人员,且稍微不妥网络服务提供者就会面临诉讼,这会严重打击网络服务提供者自信,不利于新兴网络行业的发展。所以,这种从严格责任到过错责任的转变,给互联网产业发展注入了一丝活力,随后,在1998年10月具有重要理论和实践指导意义的美国《数字千年版权法》(The 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以下简称DMCA)诞生了,该法案第512节详细地规定了对网络服务提供者著作权侵权责任的限制,也就是著名的安全港原则(参见http://www.docin.com/p-22306611.html)。即在暂时性数字化网络传输(Transitory Digital Network Communications)、系统自动存取(System Caching)、按照使用者指令将信息存储于系统或网络(Information Residing on Systems or Net-works at Direction of Users)和搜索工具(Information Location Tools)等四种情况下,网络服务提供商无需对用户侵犯著作权的行为负责。
  鉴于本文主要研究网络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提供者的责任问题(《DMCA》512. (c)即为此方面规定),现介绍《DMCA》第512节第(c)条第(1)款规定[3],通常情况下,网络服务提供者对在其控制、经营或服从其控制、经营的系统或网络中,用户发出指令进行存储的内容,不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服务商要享受这一责任限制,必须符合以下条件:
  (1)网络服务提供者实际上不知道系统或网络中侵权材料的存在或者没有意识到侵权活动的发生;(2)网络服务提供者未从侵权行为中直接获得经济利益;(3)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接到侵权通知后,立即删除或阻止访问被控侵权的信息。从发展脉络来看,美国关于互联网服务提供者过错责任和安全港原则的确立,经历了一系列斗争和反思,是互联网产业和著作权制度博弈的结果。这一系列法律原则的确立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不仅较为科学地规定了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归责原则和免责事由,也为其他国家著作权法律的建立提供了可行的典范。(后文要提及的我国2006年《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就是借鉴此)
  (二)美国经典司法案例:Religious Technology Center V. Netcom Online Communication Serveces
  1995年美国宗教技术中心诉Netcom在线通讯服务公司一案,{6}是美国法院关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权威经典案例之一,具有重要意义。该案件内容大致如下:作为美国较大的网络服务商之一的Netcom在线通讯服务公司是本案的被告之一,本案的另外两个被告是Dennis Erlich和Tom Klemesrud, Tom Klemesrud是Dennis Erlich的电子论坛经营者,Dennis Erlich通过Netcom的设备将原告的作品贴在其BBS中,原告起诉Dennis Erlich要求停止侵权,Dennis Erlich没有理会,原告转而要求经营BBS的Tom Klemesruol及网络服务商Netcom将Dennis Erlich的争议侵权作品从网络上删除。两个网络服务提供者认为它们不可能事先预测到电子论坛的内容,且原告没有证明其对争议侵权作品享有著作权,所以不负法律责任。法院最终认定Dennis Erlich将原告享有著作权作品再现在其论坛上属于复制行为,属于直接侵权;而Netcom和Tom Klemesrud仅仅提供复制设备,其执行的程序使作品自动且固定地在网络上形成暂时性复制,这与Dennis Erlich实施的复制行为不同,因而网络服务提供者Netcom和Tom Klemesrud既不负直接侵权责任也不负替代侵权责任,但是,必须承担帮助侵权责任。
  这一案件具有重大理论研究和实践审判价值,它确立了这样一个原则:当网络使用者存在侵犯著作权行为时,提供复制设备的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对该侵权行为负直接责任,而只有服务商对这一侵权行为知道时才承担帮助侵权责任。此案件中,法官从是否侵犯复制权以及提供复制设备两方面考虑,这表明法官区分实质内容和技术设施的侵犯。事实上,按照本文现有观点也是可以一一对应的,Netcome是网络接入服务提供者,Tom Klemesrud为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应承担帮助侵权责任。Dennis Erlich则为网络内容服务提供者,实际参与了内容的编辑,因而承担直接责任。
  (三)欧盟的相公规定
  1998年底,欧盟公布了《与电子商务有关的法律问题的指令建议草案》,该《草案》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不负有监控其发送或存储信息的义务,如果网络服务提供者实际不知道或没有理由知道用户实施了非法行为,则不承担侵权责任;但是如果其得知了侵权情况而不及时清除该非法信息,则应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3}37这意味着如果网络服务提供商没有主动审查网络系统,则不能推定其有过失行为;如果服务商采取主动审查,也要有证据证明其确实能够发现侵权内容时,才能认定服务商有过失。
  三、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析释“百度文库”事件
  为了解决网络中出现的著作权纠纷,我国颁布了一系列网络法律法规如《电信条例》、《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互联网著作权保护办法》等。我国首次提到“网络服务提供者”概念的是2000年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简称《解释》),该《解释》第三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通过网络参与他人侵犯著作权行为,或者通过网络教唆、帮助他人实施侵犯著作权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法通则第136条的规定,追究其与其他行为人或者直接实施侵权行为人的共同侵权责任。”该解释是对新出现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在著作权侵权领域的一个初步界定,至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涵义、主观心理态度以及承担责任的形态我们都无从辨知。随后,我国在2001年修订了《著作权法》。2006年5月,国务院通过了《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该《条例》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分类、权利义务及免责事项作出了具体规定,多为司法实践所采用,是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侵权的重要规定。下文将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解析“作家百度文库侵权”事件:
  (一)网络存储空间服务提供者“过错”之探析
  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法律借鉴了美国《千禧年数字版权法》、欧盟《电子商务指令》等相关国外法律规定,都对网络信息存储空间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归责原则定位为过错形态下的间接侵权责任,即网络服务提供商没有监视网络、查找侵权活动的义务,即使网络服务提供商主动对网络进行监控,也不能认定其有发现侵权行为的义务。这意味着不能仅仅以网络中存在用户上传的侵权文件,以及网络服务提供者未能及时删除侵权文件为由,推定网络服务提供商“知晓”或“应当知晓”用户实施了侵权行为,进而认定其“帮助侵权”。{7}事实上,对于帮助侵权的间接责任研究主要是分析主观心理态度,且“过错”研究与归责原则是相一致的,同时对于“过错”之研究又是“归责原则”研究的重中之重。在《侵权责任法》中使用了“知道”词语,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中使用了“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明知或者应知”字眼。应该如何解释以及结合实际事例来分析呢?我们首先了解法条的界定: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36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该法在起草过程中就这一问题曾先后使用“明知”、“知道或应当知道”的措辞,而在最后通过立法是采用了“知道”这一较为笼统的词语,对此,全国人大法工委民法室给出的解释是,“从法解释学角度来讲,‘知道’可以包括‘明知’和‘应知’两种主观状态”。可见立法者想用较大范围的词语涵盖现实案例中出现的复杂情况,且需要实际案例具体分析。可以理解为,明知是指网络服务提供者实际知道侵权行为存在,应知则指因存在着明显侵权行为的事实或者情况,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意识到侵权行为的存在。再看《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2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为服务对象提供信息存储空间,供服务对象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作品,具备下列条件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三)不知道也没有合理的理由应当知道服务对象提供的作品侵权。至于怎样认定“不知道”的涵义,美国国会给出的答案可以借鉴:只有当侵权行为十分明显可见,以致于像一面红色的旗帜在网络服务提供商面前公然飘扬时,才能推定网络服务商知悉该侵权行为。笔者以为“红旗标准”是以“合理人标准”为基础之上的针对互联网行业服务商特定行业的专业判断,它强调对于显而易见的侵权行为,互联网服务提供者能够作出妥当的判断。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5月19日发布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关于审理涉及网络环境下著作权纠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

【注释】                                                                                                     
【参考文献】

{1}薛虹.网络时代的知识产权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0:205 - 206.

{2}郭卫华.网络中的法律问题及其对策[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52-54.

{3}陈进,曹淑艳.电子商务中的知识产权[M].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08.

{4}刘德良.网络时代的民法学问题[M].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 315.

{5}蒋坡.国际信息政策法律比较[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1:411.

{6}Religious Technology Center V. Netcom Online Communication Serveces, Inc. ,907F. Supp. 1361(N. D. Cal. 1995).

{7}王迁.网络版权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14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5553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