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现代法学》
论国家干预
【英文标题】 State Intervention【作者】 种及灵
【作者单位】 西南政法大学【分类】 经济法
【中文关键词】 国家干预;存在基础;内涵界定;法治化
【英文关键词】 state intervention; fundamentals of intervention; definition of the concept; rule by law
【文章编码】 1001—2397(1999)06—0029—04【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1999年【期号】 6
【页码】 29
【摘要】 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是各种类型国家都具有的共同职能。在市场经济下,国家干预的程度、范围和形式较以往都有很大发展,其积极作用也得到更广泛的认同。但国家干预并非万能,它也有缺陷。要克服其缺陷,必须实行国家干预的法治化。国家干预的法治化包括两大基本内容:规范市场经济运行的基本规则和政府干预行为本身。其中,对后者的认识和强调具有更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英文摘要】 Based on a thorough study of state interventions in verous countries, the author of the article finds that the extent,scope and the methodology of the state intervention in these countries have gained certain degee of familiarity with and recognition of the world, and expounds that state intervention is not universal means for solving the ever—increasing world as well as domestic problems thus the author of the articl purports to illustrate that successful and effective state intervention should first of all stick to the fundamental legal principles of rule by law, which, in the present article, includes the normal functioning of the socialist market economy and the legalization of the state intervention itself.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73091    
  有关国家干预这个问题,自80年代以来,在我国一直是经济学界、法学界、政治学界关注的热点,特别是在我国实行市场经济体制以后,对这一问题的讨论更趋深入。本文拟就相关的几个问题提出如下不成熟的意见。
  一、国家干预是一种客观的必然性,是各种类型国家的共同职能。
  关于国家干预,在世界上一些国度已经争论了几百年。80年代以前,在我国各类教科书中占主导地位的一种观点是:组织经济和文化教育的职能是社会主义国家所特有的职能,而一切剥削者类型的国家都统统不存在这一职能。{1}这一论断的初衷是想表明社会主义公有制和社会主义国家具有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但是用这种方式和理由来证明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却并没有抓到点子上,它既是悖理的,也不符合历史事实,因而不能成立。与其说国家干预是社会主义国家优越性的体现,勿宁说社会主义国家干预或经济职能的性质有别于剥削者类型的国家,这才是真正符合历史客观事实的论断。
  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学者们所持的观点却有所不同,他们所持的观点并不拘泥于主张哪些国家有组织经济的职能,哪些国家没有组织经济的职能;而是集中在对国家是应该抑或是不应该干预社会经济生活的分析与论证。15世纪末、16世纪初流行于西欧的重商主义学说,极力鼓吹国家干预的理论和政策。而到了18世纪,古典政治经济学的杰出代表亚当.斯密则极力反对国家干预经济,按照他的观点,国家只要当好“守夜人”即可,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应越少越好,否则就会把事弄糟。所以他主张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应该是自由竞争、自由经营、自由贸易,应该充分发挥“看不见的手”的作用,放手让人们去追求个人利益。200多年来,各种学说、理论各领风骚,时而亚当.斯密的经济自由主义理论观点占上风,时而国家干预的理论观点占上风。时至今日,这场争论仍未有定论。与此相适应,各国政府的政策在不同时期也有相应的调整。
  笔者认为,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或曰国家的经济职能、或曰国家的经济作用)既非是哪些国家有、哪些国家无的问题,也不是国家应不应该干预社会经济生活的问题。从本质上讲,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是一种客观的必然性,是各种类型国家都具有的共同职能。
  认识这个问题,最为重要的是要把握国家的实质以及与其紧密相联系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理论。马克思主义的经典理论家对于国家的产生、性质和作用已有的科学论断,是我们认识国家干预社会经济生活必然性的至关重要的理论依据。
  国家的产生,从根本上讲是社会生产力和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是维护统治阶级经济利益的需要。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一书中指出:“国家是社会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产物”。“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必然使社会分裂为阶级时,国家就由于这种分裂而成为必要了”{2}在原始社会末期,由于生产力的发展,有了剩余产品,从而使一部分人占有另一部分人的剩余劳动成为可能,也就是说,正是在这个基础上逐步形成了阶级。这个在经济上处于剥削地位的阶级为了实现其对处于被剥削地位的阶级的剥削和统治,于是出现了国家。这是唯物史观的一个极其重要的见地。它告诉我们,国家的产生首先是经济上的需要。列宁说得好: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
  国家的产生,实际上在很大程度上揭示了国家的本质。正如列宁所讲:“国家是维护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统治的机器”。{3}国家总是要维护其统治阶级利益的,而统治阶级的利益是多元的,但基础性的还是经济上的利益。所以国家从产生伊始就对统治阶级的经济利益十分地关注,即使统治阶级在一定时期给予被统治阶级一些局部的、暂时的经济利益,其目的还是为了实现统治阶级长远的、更大的经济利益的需要。由此可见,经济上的统治是统治阶级对社会统治十分重要的内容。进而我们就不难理解,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是客观的必然,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与马克思主义国家学说相联系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理论,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了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干预的客观必然性。唯物史观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也即是说,我们不仅要看到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就会有什么样的上层建筑;而且还应当看到,上层建筑对决定它的经济基础并不是消极的、漠不关心的,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上层建筑总是要为决定它的经济基础服务的。国家是上层建筑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必然要对其经济基础的改造、完善和发展服务,这是客观的必然。
  二、市场经济把国家干预推向新高
  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虽然是一种客观必然性,但是由于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生产社会化的程度不同,商品经济发展的程度不同,实行的经济体制的不同以及在特定条件下,如战争、灾害等,因而国家干预的程度、范围是有区别的。几千年前,奴隶制国家还处于自然经济条件下,那时的国家干预与今天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国家干预当然不可同日而语。此外,由于各国国情的差别,国家干预的形式也是千差万别的。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被推向一个的新的高峰。对于这种现象,不管是持主张国家干预还是持反对国家干预观点的人似乎都是承认的。之所以会产生这种现象,有学者认为,这是“市场失灵”的结果,应该说这种认识是不无道理的。然而笔者认为这种认识也不全面,尤其是它没有能揭示出深层次的原因。具体地讲,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国家干预被推向新高的根本原因在于社会生产的发展和商品经济的高度发达。
  商品经济在奴隶社会就已经存在,通常我们称之为简单商品生产或小商品生产,它是一种“为买而卖”的简单商品交换,并且它在当时的社会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和作用是微不足道的。直到封建社会末期,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导致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萌芽,至18世纪中叶,在英国又开始了工场手工业向机器大工业的过渡,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开始确立,市场经济开始形成。200多年来,市场经济在各资本主义国家已得到长足的发展,并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完成了由自由竞争向垄断发展的过渡。在此后的发展过程中,国家干预的范围和程度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并且这种变化与其间市场经济演变的过程是同步的。这种变化主要表现为:
  首先,随着19世纪末、20世纪初垄断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形成,给当时有关国家的社会经济生活带来了新的变化。维护自由竞争、反对垄断成了各国政府共同的任务,并在立法、施政方针上纷纷出台反垄断的规定。
  其次,是外部性问题。随着社会生产力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国家的经济干预职能已不仅局限于当年约翰.穆勒对灯塔的分析这一类问题上,这特别表现在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和社会日趋高度重视环境保护,纠正外部性所导致的供给不足或过量等等,已成为当今政府的主要职能。
  再次,公共产品的提供也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社会现象。公共产品的生产规模可用政府财政收入在GNP中的比例来测度。美国1890年为8%,1929年为10%,1960年为28%,1991年为80%.{4}
  此外,国家干预的范围进一步延及和渗透到对外贸易、金融和证券、知识产权、通讯信息、高科技以及产品质量、价格、利率、外汇、投资等诸多领域诸多方面,并且干预的力度和手段都是昔日的国家干预所不可比拟的。
  三、国家干预的界定
  有关国家干预的内涵界定,人们似乎一直对此都没有予以应有重视。然而,要真正全面地把握国家干预的本质,笔者认为,至少应明确以下几个问题:
  1.国家干预与政府干预
  人们往往将国家干预与政府干预相等同。笔者认为,国家干预与政府干预虽然联系极为密切,但还是有区别的,国家干预的外延显然比政府干预要宽一些。按照我国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行使国家立法权,它从立法上对社会经济生活有着不可忽视的干预作用和功能。而政府干预则主要是指作为国家权力机关中的行政机关通过行政活动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当然我们应该承认,在国家干预中,政府干预居于最主要位置。这可能是人们将政府干预等同于国家干预的一个重要原因,但从理论和实际来看,它们毕竟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除了国家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外,一些社会组织、甚至国际组织也存在着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它与国家干预虽有联系,但并非一回事。鉴于本文研究的是国家干预,所以对此就不再赘述。
  2.关于国家干预什么的问题
  从重商主义开始,历经亚当.斯密、凯恩斯直到如今国际上各派学者在讨论国家干预时,所说的干预都是指对社会经济生活的干预,对此可以说各家并不存在歧义。但国家干预究竟干预些什么呢?主张国家干预的学者比较普遍的观点是:国家干预应严格限制在市场失灵的领域内,超过这一界限的干预行为就是多余的,甚至是有害的。或者说,凡是市场能够办到的、办得好的,政府就不应该去干预;凡是市场无法办到的、办不好的,国家就应该理直气壮地去干预。客观地讲,这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斯大林在联共(布)第十八次代表大会上的讲话(A).
{2}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4卷(M). 166.170.
{3}列宁.列宁选集.第4卷(M).48.
{4}胡家勇.政府干预理论研究(M).199.
{5}通向奴役的道路.上海:商务印书馆.71.72.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7309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