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海峡法学》
个人违反战争罪的刑事管辖问题
【副标题】 以沙特阿拉伯为首联盟武装介入“也门冲突”为例
【作者】 洪菡珑廖益新
【作者单位】 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2018届国际法专业毕业硕士研究生},荷兰莱顿大学{2017届国际公法专业毕业硕士研究生},北京采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厦门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分类】 国际刑法学
【中文关键词】 国际人道法;武装冲突;战争罪;国际刑事责任;刑事管辖
【文章编码】 1674-8557(2018)03-0112-09【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3
【页码】 112
【摘要】

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组织之间的武装冲突使得也门人民饱受战争涂炭。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联盟武装介入该武装冲突以支持也门政府对抗胡塞武装组织,但其所实施的空袭及对也门实行封锁构成了违反国际人道法行为和战争罪。在国内法层面与国际法的层面上,管辖战争罪一共有五种途径。综合该案相关背景事实情况认为,经由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将案情提交国际刑事法院管辖,是近期内追究“也门冲突”涉及的个人违反战争罪国际刑事责任的一种相对较为可行的途径。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0106    
  一、以沙特阿拉伯为首联盟武装介入“也门冲突”的背景
  也门是阿拉伯世界中最穷的国家之一,由于阿卜杜勒-拉布·曼苏尔·哈迪总统(以下简称“哈迪总统”)的政府,即国际公认[1]的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组织之间爆发了战争,其遭到了严重的破坏。[2]2010年2月到3月,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组织签署了停火协议,但是,2010年6月,双方冲突再起,双方之间的武装冲突亦直逼南部的萨达省。2011年3月,胡塞武装组织完全控制了萨达省并宣布他们将在当地建立自己的政府。[3]连续不断的武装冲突使得哈迪总统的临时政府在2014年陷入停滞状态,随后,胡塞武装组织在也门北部发起了一系列侵略性的军事行动。[4]2014年9月,在忠于前总统阿里·阿卜杜拉·萨利赫的武装部队的帮助之下,胡塞武装组织控制了也门的首都萨那。在接下来的六个月内,胡塞武装组织进一步控制了也门的西部。[5]2015年1月,哈迪总统在胡塞武装组织控制首都萨那之后宣布辞职,尽管如此,他仍然受到了沙特阿拉伯和希望打败胡塞武装组织的政府军的支持,在亚丁建立了临时首都。[6]2015年3月26日,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联盟(以下简称“联盟”)以空袭武装介入,帮助也门政府对抗胡塞武装组织。该联盟受到了美国与英国的支持。英国政府亦承认向该联盟提供了技术上的支持和精确制导武器,但英国政府坚持其没有直接参与武装侵略行动。[7]联盟为了进一步对抗胡塞武装组织,对也门实行封锁。[8]“封锁”意为特定地区运用军事手段以切断该地区部分或全部供给、军事物资和通信,在本例中即意味着几乎不可能将任何东西带进也门。[9]对也门实行封锁将急需的人道主义救援与物资挡在了也门之外,[10]并迅速导致了所有无论是否在武装冲突发生地区的平民的生存问题。[11]联合国人道主义官员宣布,也门正在面临“完全的社会、经济、制度的崩溃”。[12]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2140号决议的报告中指出,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联盟以空袭对付平民,他们要么轰炸居民区,要么将整个萨达城和马兰地区当作军事目标。[13]在这场武装冲突中,也门成千上万的平民被杀害,部分地区被破坏。[14]
  二、联盟成员国中参与武装冲突的个人违反战争罪
  上述联盟成员国介入武装冲突的行为是否构成国际刑法上的“战争罪”(war crimes),是上述行为是否能以“战争罪”为由追究国际刑事责任的前提。战争罪是指在武装冲突中严重违反与战争相关的法规和惯例的行为,换而言之,战争罪存在的前提是存在武装冲突(armed conflict)。[15]因此,要判断联盟成员国介入武装冲突的行为是否构成国际刑法上的“战争罪”,首先要判断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组织之间是否存在“武装冲突”,以及如果存在武装冲突,联盟的武装介入是否改变了该武装冲突的性质。
  (一)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组织之间存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
  要确定是否存在“武装冲突”,首先应当厘清“武装冲突”这一术语的含义。但是,在国际人道法有关的条约中并未定义“武装冲突”一词。[16]尽管如此,在Tadic案中,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以下简称“前南刑庭”)就“武装冲突”给出了如今普遍为学界所接受的定义:“当国家之间诉诸武力或政府当局与有组织的武装团体之间或在一国之内的这些团体之间存在长期武装暴力时,就存在武装冲突。”[17]据此,武装冲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国际武装冲突(international armed conflict),一种是非国际武装冲突(non-international armed conflict)。对于国际武装冲突,根据1949年8月12日《改善战地武装部队伤者病者境遇之日内瓦公约》第2条的规定,这些条约适用于“两个或两个以上缔约国间所发生之一切经过宣战的战争或任何其他武装冲突,即使其中一国不承认有战争状态”。据此,当一国在战争中或类似战争的方式中使用武力对抗另一国时,即存在国际武装冲突。[18]对于非国际武装冲突,国际刑事法院在Lubanga案中指出,“在武装冲突中,如果没有两个国家相互对立,就没有国际武装冲突。”[19]确定是否存在非国际武装冲突有两个重要的因素。第一是暴力的强度(intensity)和存续期间(duration);第二个是参与各方的性质和组织结构。[20]对于暴力强度的要求,《日内瓦四公约关于保护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受难者的附加议定书》(以下简称《第二议定书》)第1条的规定,非国际武装冲突应当与“非武装冲突的内部动乱和紧张局势,如暴动、孤立而不时发生的暴力行为和其他类似性质的行为”区分开;对于暴力存续期间的要求,前南刑庭在Tadic案中提出,非国际武装冲突应当包括“长期的”(protracted)暴力。[21]国际刑事法院也支持这种观点,其在Lubanga案中提出,参与武装冲突的各方需要有计划和实施“持续一段长期时间的”(for a protracted period of time)行动。[22]对于参与各方性质的要求,前南刑庭在Haradinaj案中提出了非穷尽的标准,包括团体内部存在指挥结构和纪律处分规则、存在总部、该团体控制某一领土、获得武器,其他军事装备,新兵和军事训练的能力以及计划,协调和开展军事行动的能力。[23]《第二议定书》第1条对此也有类似的规定:“在缔约一方领土内发生的武装部队在负责统率下对该方一部分领土行使控制权,从而使其能进行持久而协调的军事规定行动”。
  “也门冲突”的双方为胡塞武装组织和也门政府,即非国家行为体与国家行为体之间的武装冲突。根据上述规则,该武装冲突中并不存在两个国家相互对立,因此,该武装冲突不是国际武装冲突。如前所述,自2010年始至今,该武装冲突仍然在进行之中,存在长期的暴力行为,且冲突的一方胡塞武装组织是有组织的团体,其总部在萨达,并控制了也门的部分领土。为了与也门政府斗争,武器与军事计划不可缺少。据此,胡塞武装组织符合非国际武装冲突的参与方的要求。因此,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组织之间存在非国际武装冲突。
  (二)联盟的武装介入并未改变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组织之间冲突的性质
  根据Tadic案的上诉判决,当其他国家的介入使得武装冲突的各方都有国家存在时,非国际武装冲突转变为国际武装冲突。[24]但是,近几年,国际红十字委员会确认了几种非国际武装冲突不会转变为国际武装冲突的情况,其中包括,派遣部队在区域组织的支持下,经参与武装冲突的政府同意后,帮助稳定该政府,并反对在其领土内的一个或多个有组织的武装团体。[25]该情况与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联盟武装介入类似。当该联盟武装介入时,武装冲突的两方分别是胡塞武装组织和也门政府以及该联盟。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其他国家或者区域联盟介入武装冲突,由于他们支持的是也门政府,属于国家行为体一方的。因此,在此阶段,武装冲突的双方仍然是非国家行为体与国家行为体,即胡塞武装组织与也门政府,仍然是非国际武装冲突。谨防骗子
  (三)联盟成员国中参与武装冲突的个人行为构成战争罪
  以《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以下简称《罗马规约》)对战争罪的规定为例,《罗马规约》第8条规定了战争罪的三种情况并列举了战争罪所包括的具体的犯罪行为:第一,对《日内瓦公约》规定保护的人或财产实施的某些行为;第二,严重违法国际法适用于国际武装冲突的法规和惯例的其他行为;第三,在非国际武装冲突中,对不实际参加敌对行动的人所实施的行为。根据上述分析,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组织之间存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并且联盟的武装介入并未改变该武装冲突的性质。因此,在本例中,判断是否存在“战争罪”,只能适用《罗马规约》第8条中的第一种情况与第三种情况,其中,与本例事实相关的有:“对有关的《日内瓦公约》规定保护的人实施故意杀害的行为”以及“故意以断绝平民粮食作为战争方法,使平民无法取得其生存所必须的物品,包括故意阻碍根据《日内瓦公约》规定提供救济物品”等;并且,这些犯罪行为应当发生在某一武装冲突中或与某一武装冲突有关且行为人知晓确定该武装冲突存在的事实情况。[26]
  对于上述的第一种行为,根据《第二议定书》第13条的关于国际人道法下区分原则(principle of distinction)的规定,平民(civilian)应当享受免于因军事行动而产生的危险的保护,在武装冲突中,不得将平民作为武装冲突中攻击的对象,在平民中以散布恐怖为主要目的的暴力行为或暴力威胁是禁止的。因此,平民属于《日内瓦公约》规定保护的人。在本例中,行为者,即联盟成员国参与武装冲突的个人对《日内瓦公约》所保护的平民实施故意杀害的行为,即在武装冲突之中发动武装空袭导致平民死亡的行为,将平民当作攻击目标,应当被视为战争罪。
  对于所列的第二种行为,在也门严重依赖食品、药品、燃料等供给进口以维持人们生存与医疗机构的运作的情况之下,联盟在也门实行封锁的行为使得这些生存所必须的用品几乎无法进入也门,对也门人民的正常生存造成了极大的威胁甚至危害。这种情况在《第二议定书》第14条亦有规定,禁止使平民陷于饥饿的作战方法,禁止使对平民居民所不可缺少的物体,如粮食、生产粮食的农业区、农作物、牲畜、饮水装置和供应及灌溉工程,进行攻击、破坏、移动或使其失去效用。联盟在也门实行封锁的行为既违反了《日内瓦公约》的规定,也符合《罗马规约》所列举的具体战争罪的情形,应当被视为战争罪。
  三、追究个人国际刑事责任的刑事管辖模式
  国际刑法在追究刑事责任方面的基本模式之一是个人直接承担刑事责任,即个人在实施国际犯罪行为之后,应当直接承担该行为所产生的刑事责任。[27]这种追责模式不仅是各国国内法追究刑事责任的一般原则之一,也是现代国际刑法中的基本原则之一。[28]
  在确定“个人”违反战争罪的情况之后,可以运用何种刑事管辖机制以追究该种刑事责任则是接下来应当考虑的问题。目前,在国内法层面与国际法层面上都存在可行的刑事司法机制可以行使管辖权来追究个人的国际刑事责任。
  (一)国内法院管辖模式
  一般而言,国际犯罪通常应当首先在国内法院被起诉。[29]根据朱文奇教授在其所著《现代国际刑法》一书中所述,国际刑法的管辖类型可以分为三类:属人管辖原则、属地管辖原则及普遍管辖原则。由于普遍管辖原则具有特殊性,因此,将在后文中单独阐述。
  1.属地管辖原则及属人管辖原则
  根据属地管辖原则,国家有权对在其领域范围内的所有人、物及所发生的事件行使管辖权。[30]根据属人管辖原则,国家有权管辖其国民在其领域范围外的行为。[31]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国际人道主义习惯法》第158条中指出,“各国应当调查其国民或武装部队所犯的、或发生在其领域内的战争罪,并酌情起诉犯罪嫌疑人”。[32]因此,对于战争罪而言,根据属地管辖原则及属人管辖原则,行为人的国籍国或发生战争的国家的国内法院有权对相关的战争罪进行管辖。
  2.普遍管辖原则
  普遍管辖原则是管辖权原则中最具有争议性的,意为一国可以对某些罪行行使管辖权而不论犯罪地点、犯罪嫌疑人和受害人的国籍以及罪行与起诉国之间的任何其他联系要素。[33]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国际人道主义习惯法》第157条规定:“一国有权在其国内法院对战争罪实施管辖权。”[34]与其他管辖权原则不同,普遍管辖原则不是为了保护一国的国家利益。相反,它将国际法律秩序视为一个整体,其目的是为了保护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我能说我还比较喜欢洗碗吗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0106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