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当代法学》
公司目的的现代修正
【副标题】 利益相关者理论评价
【英文标题】 Modern Revision of the End of Corporation
【作者】 周龙杰【作者单位】 长春理工大学
【分类】 公司法【中文关键词】 公司;社会责任;利益相关者
【英文关键词】 corporation;social responsibility;stakeholders
【文献标识码】 A【期刊年份】 2005年
【期号】 4【页码】 30
【摘要】 公司握有的资源使其可以对非股东利益相关者行使权力,这构成了修正公司营利性目的、要求公司承担社会责任的正当性基础。公司利益相关者条款是公司法落实公司社会责任的基本路径,但是只有内部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才能得到正式制度的切实支持,目前可行的只能是有限的利益相关者条款。
【英文摘要】 The resource that a corporation has in hand makes it possible to practice power to non—share—holders with related interest,which forms the basis to revise the end of corporations in seeking profit and require them to assume social responsibilities.The stakeholders clause is the fundamental approach to put the social obligation of corporations to effect,but only inner people with related interest call be protected by formal facilities,and the only practical choice iS limited stakeholder claus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4473    
  
  自公司制度发端以来,以营利为目的,即应以营利作为行为的目的,不能从事非营利性行为;应把营利行为所得利益分配给股东,不能用作其他用途,构成了公司与其他社团法人的根本区别,也是公司在产业社会中成为主导性企业形态的根本原因。基于此,传统公司法一般明确规定公司“以商行为及其他营利为目的”的社团法人,[1]营利目的成为公司存在及行动的最高价值理念,{1}(P53)并被作为设定公司控制权和收益权分配,尤其是界定董事责任的价值标准。但是公司经济力量的急剧增长使得公司行为对股东以外的相关利益群体产生巨大影响,这种增长了的经济力量还打破了公司顾客关系、雇佣关系等利害关系及他们立场相互交换的可能性,公司对利润的极端追求还成为产生财富不均等种种病理现象的原因。在此背景之下,单纯强调公司的营利性目的,并以此作为问责管理层的价值标准,必然无法协调以公司为中心展开的各种利益关系,妥善规制公司的行为。本文拟以公司利益相关者理论为基本的理论视角,反思公司的营利性目的,给出现代场景所要求的对公司目的的修正,并提出落实公司目的现代修正的基本思路。
  一、公司利益相关者理论的提出
  现代公司凭借强大的经济实力,给人类造成的影响既深且巨。美国学者罗德尼·克拉克曾指出:公司所做的一切,比如其开办或关闭工厂的决策,其经营的成功或失败,都具有政府不可忽视的后果,政府必须努力促成或限制这种后果。{2}(P1)作为产品和服务的提供者,公司决定着市场上可供消费的最为重要的商品和服务的种类、数量和质量,左右着产品市场、资本市场和服务市场的行情;作为主要的雇主,公司控制着成千上万劳动者的就业;作为重要的纳税人,公司是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公司不仅在经济生活中举足轻重,而且其触角已延伸至政治领域。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一国的国内政策常常带有为公司利益或者受公司影响的印记。有些公司甚至涉足国际事务,利用其经济实力影响他国政治。不能否认,公司在造福人类的事业中居功甚伟,正是公司的经营活动成就了今日物质文明的辉煌。但我们同样必须正视,公司也是许多严重社会问题的始作俑者。污染环境、垄断市场、贿赂官员、走私贩私等行为层出不穷。公司的许多行为就是通过悄无声息地向社会转嫁负担,牟取一己之私,为害甚烈。学者甚至将公司比拟为“私人政府”(private government),因为它不断地课予大众“看不见的税”(invisible taxes)。[2]
  经济力量作为资源,是一种重要的权力基础,控制这些资源就可以行使权力。尽管占有可以用来对他人使用权力的手段或资源并不保证事实上如此使用,权力可能呈现为潜在状态,但没有一理由怀疑资源拥有者在未来适当时机有行使它的能力和意图,也不应该否认人们通过预料这些资源将有效使用于控制他们的行动,从而可能对资源拥有者或控制者作出反应。{3}(P148)关于现代社会中大型公开公司社会责任的争论源起于这些公司决策时无可置疑地掌握的巨大经济权力。{4}(P69)自20世纪以来,公司决策兼具经济性与社会性,其影响力不仅及于股东,而且常及于其员工、消费者甚至一般民众。人们对大公司感到恐惧并不仅仅表现为单个的股东和孱弱的雇员面对这一庞大组织显得无能为力,而是它直接影响到经济生活、社会生活甚至政治生活。由于公司利用其经济力量对社会及其利益相关者产生了不管后者意愿如何都必须接受的实质性影响,在与其利益相关者之间的关系中,公司属于政治学和社会学意义上的“权力”主体应无疑义。
  即使在法学理论和法治实践中、甚至在私法意义上公司也应被视为“权力”主体。唯如此,才能准确解释公司行为的性质,并设置妥当的规则。私法中存在着不同于“权利”的“权力”(power),后者是指法律授予某人以自主行为改变本人或他人权利、义务、责任或其他法律关系的能力。{5}(P1189)与权利(right)不同,权力对于权力主体而言,并不意味着某种自由或利益,权力的实质在于表征权力主体可以单方行为改变法律关系、不顾他方反对而对他方施加影响的能力。与“权力”相对应的概念是责任(liability)。权力与责任的关系是“我能够,你必须接受”。{6}(P150)在与权力对应的场合,责任是指权力主体行为的法律效果不是由其自己承担,而是归属于他人。如代理人行为的后果归属于本人,董事会行为的后果归属于公司等。由于“权力”主体可以单方意志改变“权力”受体的法律地位,法律基于共存的理想和社会连带的考虑,为避免“权力”受体的利益暴露于权力主体的恣意之下,维持后者的基本法律地位和固有权利,在“权力”关系场合,基于“权力”对相关主体的支配性影响,主体间一般又被认为同时存在信义关系。“权力”同时必然又是一种职权(responsibility or duty),权力主体负有为他人的利益而行为的积极义务,“权力”必须行使,不得放弃;必须适当的行使,不得滥用。{7}(P49)公司凭借巨大经济实力,早已与一介商人不可同日而语,其行为不应仅仅被视为单纯的行使民事权利,已远远超越了传统私域自治的范围,事实上具有了行使“权力”的性质。公司拥有的这种不顾他人意愿而可以改变其社会地位和法律地位的力量,虽仍存在于私法领域,但绝非一般的民事权利,应该被视为“权力”。公司与受其影响的、包括但不限于股东的利益相关者之间的既应被视为“权力”关系,同时亦应存在信义关系,公司作为“权力”主体和受信人(fiduciary)不能仅为出资者利益服务(营利性),在此之外,必须承担起服务于受其行为影响的其他利益相关者利益的义务(社会责任)。
  首先,在私法领域,基于主体共存的需要,支配性的力量均应当被理解为内含着社会义务。 这体现为现代法律对基本人权的保障。就民事权利而言,现代民法通过诚实信用、公序良俗和禁止权利滥用等一般条款逐步向以所有权为代表的支配性民事权利添加社会义务,使权利主体承担社会责任。《世界人权宣言》第29条道出了个中的根本原因——人人对社会负有义务,只有在社会中他的个性才可能得到自由和充分的发展。蕴含于支配性力量的社会义务与其在社会中的影响成正比。社会影响越大,社会义务就越多;反之亦然。公司作为“权力”主体,强大的公司权力集中在私人手中已经危及社会公正。如雇员的就业保障、环境保护和经济垄断以及其他行为“外部性”问题。举重以明轻,普通的民事权利主体承担社会义务已成为被普遍接受的今天,公司在张扬自治的同时,自然不应忘记对社会的义务。
  其次,公司是社会性存在,其与社会具有共生关系。公司的长期生存和繁荣有赖于社会的支持,而社会的安宁幸福又取决于公司的营利和所承担的社会责任。自功利的角度言之,社会为公司发展提供了必要条件,公司也应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公司从事满足于社会期待的社会性贡献活动,有利公司的圆满发展。以这种方式经营公司能提升社会正义和经济的长期繁荣,公司因此可以赢得较高的社会声誉,赢得利益相关者对公司经营的支持,各当事方间的信任关系会助长对公司的投资和公司的发展,从而最终给各类公司利益相关者带来回报,这与公司的长期利益是一致的。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公司的发展才会为公众所支持,公司才会营造出有利于自己未来兴旺的健康的社会环境。实证研究表明,承担社会责任的公司肯定不比那些不承担社会责任的公司经营得差,或许要比它们经营得好。{8}(P145)
  最后,历史经验证明,公司采取主动措施,就可以避免给政府的过多干预留下口实,切实维护公司自治。公司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就会使“法人权力创设了自己的领地,在这块领地之中,它可以用金钱来换取特权。它支配政治,好比它支配着市场一样。因此,要制服法人权力,‘人民’就应当重新收回政府所拥有的手段,这恰恰就意味着推翻财阀”{9}(P67)之类的情绪性言论无的放矢,相应地政府也将放弃原有的一些干预和强制职能,而转向于当事各方在主要是自我管理的经济中合作完成推动社会发展的使命。许多曾经强加于公司的社会计划将被迫寿终正寝,因为它们的责任已经被与不同的社区、工会和其他群体合作的公司所承担。相反,如果公司不按照社会的愿望去使用权力,就不免成为公众批评的对象,为政府干预提供口实,公司也可能因此失去那种权力。因此,公司自治行为是否合理、妥当,自治后果能否被社会接受,其能否作为一个独立的自治体求得生存和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自觉承担社会责任的情况。
  总之,私法中的公司会产生一种不同于权利的“权力”现象。公司对其利益相关者行使权力,构成了公司超越营利性目的,担负社会责任,对其利益相关者承担相应义务的正当性基础。公司不是经济学家理想模式中的无边森林中的一棵孤立的树,它必须在追求营利最大化的过程中,对受其影响的“利益相关者”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公司社会责任是对财产权绝对逻辑的超越。正如公司经营权合法性(the justification or legitimacy of corporate managerial power)问题引发了社会和理论界对公司治理结构的关注。公司权力合法性(the justification or legitimacy of corporate power)问题引发了对公司的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的讨论及其实践。
  二、公司利益相关者的界定
  截止1996年,在宾夕法尼亚州(Pennsylvania)的带动下,美国已有29个州(即超过半数的州)修改了公司法,引进“利益相关者条款”,要求公司董事为公司的“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服务,而不仅为股东(stock]holder)服务。换言之,股东只是“利益相关者”中的一部分,而劳动者、债权人和共同体则为另一部分“利益相关者”。{10}(P35)这不仅修正了公司的目的,而且改变了董事忠实义务和善管义务的标准和内容,成为落实公司社会责任的现实途径,是公司制度最为引人注目的变化。
  “利益相关者”一词最早源于1963年斯坦福大学一个研究小组的一份备忘录。当时,该词作为一个术语,系指“这样一些团体,没有其支持,组织就不可能生存”。{11}(P128)传统的“利益相关者”定义,包括所有受公司活动影响或者影响公司活动的自然人和社会团体。可见在创设之初,“利益相关者”就是一个宽泛而模糊的概念。后来的学者对公司的“利益相关者”的构成也是见仁见智。美国学者唐纳森(Donaldson)、托马斯(Thomas)和普理斯顿(Lee E.Pres.ton)运用合法性标准将公司的“利益相关者”定义为:在公司的程序性活动和(或者)实体性活动中享有合法性利益的自然人或社会团体。这一定义把公司的“利益相关者”限定在那些既对公司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韩)李哲松.韩国公司法(M).吴日焕译.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
{2}Rodney Clark,The Japanese Company,Yale University Press,1979.
{3}(美)丹尼斯·朗.权力论(M).陆振论,郑明哲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
{4}Robert W.Hamilton,The Law of Corporation,West Group,5th edition,2000.
{5}Black’s Law Dictionary,West Group.,7th edition,St.Paul,1999.
{6}沈宗灵.现代西方法理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6.
{7}张开平.英美公司董事法律制度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8.
{8}(美)乔治·斯蒂纳、约翰—斯蒂纳.公司、政府与社会(M).张志强,王春香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2.
{9}(英)斯科特·R·鲍曼.现代公司与美国的政治思想(M).李存捧译.重庆:重庆出版社,2001.
{10}崔之元.美国二十九个州公司法变革的理论背景(J).经济研究,1996,(4).
{11}杨瑞龙,周业安.企业的利益相关者理论及其应用(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0.
{12}刘俊海.公司的社会责任(M).北京:法律出版社,1999.
{13}莫非.试论公司利害关系人之争(A).英美法评论(第1辑)(C).北京:法律出版社,2003.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447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