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天津法学》
我国毒品犯罪的控制下交付探析
【英文标题】 An Analysis on Controlled Delivery of Drug-related Crimes in China
【作者】 李洁晖【作者单位】 天津公安警官职业学院教务处
【分类】 刑法分则【中文关键词】 毒品犯罪;控制下交付;建议
【英文关键词】 drug-related crimes; controlled delivery; suggestion
【文章编码】 1674-828X(2015)01-0096-07【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5年【期号】 1
【页码】 96
【摘要】 日趋严重的毒品犯罪已成为全球性问题,正呈现出跨国、跨地区的态势,加之犯罪的方式、方法不断翻新,更加隐秘和诡异,这就给侦查工作带来一定的困扰,控制下交付作为一种有效的侦查措施应运而生,并逐渐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和推广。我国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首次对毒品犯罪的控制下交付加以确认,但规定的过于简单。从控制下交付的产生,在国际社会运用的有益经验的角度,分析我国司法实践中使用控制下交付存在的问题,提出在控制下交付的实施、程序、协作机制等方面加以详细规定,使控制下交付在打击毒品犯罪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英文摘要】 Increasingly serious drug-related crime has become a global problem with the transnational and trans-regional tendency. Besides, the constantly changing means and ways of committing crime are more secretive and strange, which brings a lot of troubles in the process of investigation. Under this circumstance, controlled delivery emerged and gradually gained the recogni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s an effective investigation measure to cope with the dilemma. Although controlled delivery was confirmed in the revised Code of Criminal Procedure for the first time in our country, the law was too simple to fully fight against drug-related crime. In this paper, from the emergence of controlled delivery, and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the helpful practical experience in international society, the author analyzed the existing problems of the controlled delivery in judicial practice, and proposed that detailed regulations about the implementation, procedures and cooperative mechanisms of controlled delivery should be presented so that it could play a greater role in fighting against drug-related crim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01248    
  毒品犯罪的社会危害性极大,其所具有的危害性不仅损害人的身心健康,而且容易滋生、诱发其他犯罪,所以,毒品犯罪历来是各国政府严厉打击的对象。当前,毒品犯罪的比率逐年上升,涉案毒品的数量也急剧增多,犯罪手段更加狡诈,呈现出集团化、专业化、职业化、科技化、国际化等特点,给侦破毒品犯罪带来一定的难度,特别是在犯罪证据的获取和认定环节上,如何做到“人赃俱获”,提升打击效果成为一个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课题。
  一、毒品犯罪控制下交付的产生
  针对毒品犯罪越来越多地呈现出跨国、跨地区的特点,又因毒品犯罪自身具有高度隐蔽性和难以取证的特点,给侦破工作带来很大的障碍,所以侦查过程中一般的手段很难取得预期的效果,经过多年与毒品犯罪分子的斗争,控制下交付手段应运而生。控制下交付是打击犯罪,收集证据的一种特殊的侦查措施,运用控制下交付侦破毒品案件发挥了重要作用,并逐步得到相关国际公约和禁毒实践的肯定。
  所谓控制下交付,是指在主管当局发现毒品犯罪并由其进行全程严密监测的情况下,允许非法或可疑货物运出、通过或运入一国或多国领土,以期在犯罪现场人赃俱获的做法,其目的在于侦查某项犯罪并明确参与该项犯罪的人员[1]。此项规定适用于跨国毒品犯罪、走私犯罪等。《联合国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11条规定:在不与成员国国内法律制度基本原则相冲突的情况下,缔约国应在本国控制范围内采取必要措施,根据相关协议或规定,适当使用控制下交付来明确犯罪嫌疑人并采取相应措施[2]。
  上述表述是有关国际公约对控制下交付的定义,各缔约国在本国国内立法对控制下交付的描述各有不同,但其实质是一致的,即控制交付的本质是侦查机关创造一定的条件控制整个毒品的运送、转移、交易等全过程,搜集、固定证据,以达到追诉毒贩刑事责任目的的一种特殊的侦查手段。这种侦查手段的实施能够在打击毒品犯罪方面具有很强的针对性和时效性,在实践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美国及欧洲国家已广泛成熟地运用控制下交付侦查措施破获跨国贩毒活动。近些年来,我国亦与多个国家、地区合作,运用控制下交付措施侦破了很多国际性贩毒大案。
  二、控制下交付与诱惑侦查的区别
  在司法实践中,人们对控制下交付的认识还存在误区,甚至于将控制下交付与诱惑侦查混为一谈,但实际上两者还是存在很大区别的。
  (一)控制下交付与诱惑侦查的关系
  诱惑侦查是指,侦查人员为侦查某些特殊的案件,设置圈套或诱饵,暗示或诱使侦查对象暴露其犯罪意图,待犯罪行为实施时或结果发生后,拘捕被诱惑者的特殊侦查手段{1}。诱惑侦查主要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表现为给犯罪嫌疑人提供机会的诱惑侦查,这种情况是犯罪嫌疑人知道自己的行为会产生危害社会的结果,而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并且,积极准备,一旦发现侦查机关提供的犯罪机会,马上利用并实施了早已筹划好的犯罪行为;另一种表现为给犯罪嫌疑人刺激引诱犯意的诱惑侦查,这种情况是犯罪嫌疑人原本没有犯罪的故意,发现了犯罪条件,而且这种条件是由侦查机关提供的,结果犯罪嫌疑人经不起诱惑,实施了犯罪行为。
  理论界和实务界对控制下交付和诱惑侦查两者之间的关系,有许多不同的观点,有代表性的主要有以下几种:
  第一种观点认为在侦查毒品案件中,控制下交付就是诱惑侦查,控制下交付与诱惑侦查实质是一回事{2};第二种观点认为诱惑侦查包含控制下交付,控制下交付是诱惑侦查的典型手段之一{3},诱惑侦查在毒品犯罪案件中的运用形式是控制下交付{4};第三种观点认为控制下交付与诱惑侦查是不同的侦查手段,二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二者之间也不存在种概念与属概念的关系{5}。“诱导性”是诱惑侦查最为本质的特点,也是其最易遭人非议之处{6},而控制下交付不含有诱导性因素。笔者较为认同第三种观点。
  (二)控制下交付与诱惑侦查的区别
  1.启动的原因不同
  控制下交付是毒品或易制毒化学品被侦查机关发现,该毒品或易制毒化学品尚处于藏匿状态,与一般物品混杂在一起,或处于物流途中或处于仓储状态,而毒品犯罪嫌疑人还没有出现或者全部现身,于是采取控制下交付侦查措施,以便“人赃俱获”,一网打尽。诱惑侦查启动的原因是毒品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发现,毒品犯罪可能尚处于仅仅有犯罪意图阶段,或者预备犯罪阶段,或者实施犯罪阶段,在毒品还没有被发现时就启动侦查,进而将毒品查获。
  2.侦查的标的不同
  控制下交付侦查的标的是“物”,即毒品,包括麻醉药品、精神药品、易制毒化学品及其替代品,侦查是围绕着“物”展开的,顺着“物”将犯罪嫌疑人抓获。诱惑侦查的标的是“人”,即涉嫌毒品犯罪的具体的人,可能是买卖毒品的,也可能是运输毒品的,还可能是制作毒品的,侦查是围绕着“人”展开的,以“人”为线索,最终毒品被查获。
  3.控制的内容不同
  控制下交付的英文“controlled delivery”,可以翻译为监视毒品的运输、交易过程,还可以翻译为运送转移受监视。控制下交付的内容是过程,侦查机关监视毒品的运输、转移、交易的过程,不只控制毒品交易的现场。诱惑侦查的内容是结果,侦查机关发现犯罪嫌疑人的犯罪意图或倾向,为其设计并提供条件和机会,引诱犯罪嫌疑人行动,实现在交易的现场将全部犯罪嫌疑人和毒品抓获,但无法控制毒品的运输、转移、支付等全程。
  4.侦查机关的作用不同
  在控制下交付中,侦查机关只作为第三方不参与犯罪活动,买卖毒品的双方均为犯罪分子,在不惊动上下线毒贩的前提下,对毒品的转移、运送、交易活动进行监视控制。而在诱惑侦查中侦查机关直接或间接参与,侦查人员隐藏身份,以毒品犯罪嫌疑人的角色参与毒品买卖,以利于掌握其动向,引导其发展,最终交易,侦查机关实现一网打尽。
  三、国际上控制下交付的有益经验
  (一)美国的控制下交付
  控制下交付作为一种侦查措施在美国出现的比较早,著名的成功案例是运用该手段侦破一起从土耳其贩卖鸦片,走私到美国的跨国犯罪。由于控制下交付在破获毒品犯罪上的特殊作用,美国禁毒署在美国全境广泛使用该手段。随着贩卖到美国的毒品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美国打击毒品犯罪的活动也延伸到该毒品来源地的国家和地区,并与毒品运输、跨境转移途经的国家和地区的侦查机关合作,使他们了解和使用控制下交付的侦查手段,多次成功破获跨国大案,摧毁了不少国际贩毒组织,使控制下交付在世界各国逐渐得到认可和推广使用。
  在美国法律没有明确许可控制下交付,也没有禁止。美国的控制下交付是指,在执法人员监视毒品的运输全过程、控制交付现场,抓获犯罪嫌疑人,查获毒品并确定来源,搜集证据,扩大成果的一系列侦查措施。美国缉毒局是执法机关,有权采取控制下交付手段侦查毒品案件。该局可以在美国国内采取控制下交付手段,也可以在国际合作中使用控制下交付手段。
  (二)德国的控制下交付
  德国作为大陆法系国家,一直秉承法定原则。在刑事诉讼中同样体现法定原则,包括在侦查阶段的法定侦查原则和在起诉阶段的法定起诉原则。德国《刑事诉讼法》第152条第2项规定:只要有足够的事实根据,检察机关就有义务对所有犯罪行为进行调查。这就要求当出现犯罪行为时,侦查机关应当立即开展侦查工作;案件侦查终结后,凡达到起诉标准的,检察官一律提起诉讼。由此,控制下交付在德国是得到法律认可的,可以用于侦查毒品犯罪,可是,德国国内的刑事诉讼法对其没有做出具体规定。控制下交付的主体、实施的条件和方式等由《刑事程序指南》进行详细规定。一般,检察官凭借《刑事诉讼法》的授权,就能获得控制下交付的法律支持。控制下交付在德国具有明显的灵活性和普遍性。
  (三)日本的控制下交付
  控制下交付在日本应用比较宽泛,可用于毒品犯罪、枪械犯罪等。在操作上分为“原装移动”和“无害移动”。所谓“原装移动”是指发现毒品等违禁品,不做手脚,监视其流转。这种方式的缺点是有可能监视不利,毒品丢失,犯罪嫌疑人无法确定。所谓“无害移动”是指发现毒品等违禁品,用无害物品将其替换掉,然后监视流转。针对上述两种形式,侦查机关有权依据具体情况选择适用,但涉及枪支的案件,使用“原装移动”侦查方式存在一定的风险,只能使用“无害移动”方式。
  在日本,控制下交付规定较为详细。例如,持有扣押证、搜查证等合法证明,才可以将违禁品替换掉。又如,在“无害移动”控制下交付,违禁品被替换掉了,如何追究违禁品受让人的刑事责任等。
  四、我国运用控制下交付侦查毒品犯罪的法律依据
  (一)国际法方面的依据
  国际法方面对控制下交付作出规定的主要有:1988年《禁毒公约》、1990《全球行动纲领》和1998年《加强国际合作以处理世界性毒品问题的措施》。其中,《禁毒公约》首次对控制下交付的定义、条件作了规定;《全球行动纲领》对控制下交付作了进一步的确认和完善;《加强国际合作以处理世界性毒品问题的措施》明确了在国际合作方面控制下交付措施的实施。
  为更有效地打击毒品犯罪,在国际社会发挥更大的作用,我国与多个国家签订了双边或多边合作协议,例如《亚洲地区缉毒研讨会倡议书》、《关于加强禁毒合作的谅解备忘录》、《禁毒国际合作协议》等。
  上述条约和协议为我国控制下交付的实施提供了国际法依据。
  (二)国内法方面的依据
  1993年我国颁布的《国家安全法》,10条规定:“国家安全机关因侦察危害国家安全行为的需要,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察措施。”据此,我国国家安全机关可以依法采取技术侦察措施。1995年颁布的《警察法》,第16条规定“:公安机关因侦查犯罪的需要,根据国家有关规定,经过严格的批准手续,可以采取技术侦察措施。”公安机关采取技术侦查措施也有了法律依据。但无论国家安全机关的侦察措施还是公安机关的侦查措施都没有指明控制下交付。2012年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二次修正)首次在立法中明确规定控制下交付,第151条规定:“为了查明案情,在必要的时候,经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可以由有关人员隐匿其身份实施侦查。但是,不得诱使他人犯罪,不得采用可能危害公共安全或者发生重大人身危险的方法。对涉及给付毒品等违禁品或者财物的犯罪活动,公安机关根据侦查犯罪的需要,可以依照规定实施控制下交付”[3]。《刑事诉讼法》成为控制下交付在我国国内实施的主要法律依据。公安机关在打击毒品犯罪中适用控制下交付的另一类法律依据是公安部的规章和相关省市的地方规定。例如,公安部规定的《毒品案件侦查协作规定》,以及《公安机关禁毒业务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等;地方政府的规定主要是云南省和福建省的规定,是各自针对本省毒品犯罪的特点制定的。其中,对控制下交付规定较为详细具体的是2002年公安部禁毒局颁布实施的《毒品案件侦查协作规定》。此外,2007年我国颁布的《禁毒法》,进一步规范了我国与其他国家在打击毒品犯罪方面的国际合作。
  五、我国司法实践中控制下交付存在的问题
  (一)控制下交付缺乏明确描述
  我国现行立法中缺乏对控制下交付含义的具体规定,《刑事诉讼法》仅用一条规范控制下交付太过笼统,对控制下交付含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黄永财.试论我国诱惑侦查的现状和法律规制[J].公安研究,2010,(4):40.
  {2}杭正亚.诱惑侦查行为的性质及法律责任初探[J].杭州商学院学报,2002,(1):77.
  {3}邓立军,吴良培.控制下交付论纲[J].福建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4,(4):80.
  {4}艾明.反思与重构:论我国诱惑侦查制度的法治化[J].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1):55.
  {5}王国民.试论控制下交付的概念及其与诱惑侦查之界分[J].江西警察学院学报,2011,(3):30.
  {6}孙长永.侦查程序与人权保障[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9.365.
  {7}徐腾.侦查程序与人权保障研究[J].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1):130.
  {8}苑军辉,窦琳琳.论侦查协作[J].辽宁警专学报,2009,(5):2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01248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