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与欧洲法院司法能动之比较
【副标题】 为什么慎谈世贸组织“司法宪法化”
【英文标题】 A Comparative Study on the Judicial Activism of the WTO Appellate Body and the European Court:Why“Judicial Constitutionalization” of WTO Should Be Discussed Cautiously
【作者】 江玥【作者单位】 北京大学
【分类】 国际条约与国际组织
【中文关键词】 司法宪法化;司法能动;宪政;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欧洲法院
【英文关键词】 judicial constitutionalization;judicial activism;constitutionalism;the WTO appellate body;the European Court
【文章编码】 1008-4355(2012)05-0044-06【文献标识码】 A
【期刊年份】 2012年【期号】 5
【页码】 44
【摘要】

关于世界贸易组织以及欧洲联盟“宪政”的关注度日见高涨,其中,不乏将“司法造法”视为世贸组织制度“宪法化”“引擎”的“司法宪法化”学说。但在政府间国际组织内谈论“宪政”,不得不保持审慎的态度。比较世界贸易组织上诉机构澄清规则、填补规则、引入规则的司法能动,与欧洲法院的实践有本质的不同,其能动性的发挥有显著的特殊性,不得不区别对待、具体分析。

【英文摘要】

The rising concerns on the constitutional issues of the WTO and the EU have attracted the most public attention. These issues include some theories regarding “judicial law-making” as the“engine” of the WTO system to stimulate its “constitutionalization”.Nevertheless,a cautious attitude shall be taken when we discuss the issues of“constitutionalism” under the context of international inter-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 Compared with the practice of the European Court,the “judicial activism” of the WTO Appellate Body to clari-fy,fill and incorporate its rules,is substantially different. The notable distinctions therein need to be seen into and to be given specific analysis.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6227    
  
  来源于拉丁文“constitutio”的“宪政”(或“宪法”,Constitution),是一个多义词。[1]奥地利法学家菲德罗斯(A. Verdross)最早将其引入国际法{1},但长久以来响应者寥寥,二战后才逐渐为学界所关注,直到全球化的今天,才成为热门话题。在所谓“国际宪政”的研究中,关于国际组织特别是当今世界上发展最快、最富活力的世界贸易组织(WorldTrade Organization,以下简称世贸组织),以及一体化程度最高的欧洲联盟(European Union)“宪政,’的关注度日见高涨。其中,不乏借鉴普通法系以司法“驱动”宪政,将“司法造法”(Judicial Norm-Gener-ation)视为世贸组织制度“宪法化”(Constitutional-ization )“引擎”的观点{2},也有国内学者将其归纳为“司法宪法化”学说{3}。
  这种“司法宪法化”学说的核心,是认为有关“基本法律”(Basic Laws)的司法解释能像宪法的“反映”(Reflective)一样具有“建构性”(Constitu-tive),因此,世贸组织的上诉审查机构正如宪法构建背后的“动力”或“引擎”,有资格(Capacity)创设世贸组织的宪法规范和结构{4}。支撑这一理论的“有力”论点,是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 )通过能动司法构建出“宪法”架构的实践,据此可以证明,国际组织也可以建立类似普通法系的“违宪审查”制度{5}。
  尽管自古希腊雅典以降,“宪政”就是与政治文明相关且满载着“光荣与梦想”的概念,但在政府间国际组织内谈论“宪政”,特别是对绕过通常的决策机制的“司法宪法化”路径,不得不保持审慎的态度。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司法能动,与欧洲法院的实践,有无可供类比的、共同的“质的规定性”?[2]“司法宪法化”是否能够导致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宪政”或法治,从而有利于建立和维护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澄清规则的司法能动之比较
  与一国司法的实践类似,在国际司法(或准司法)机构解决争端的过程中,司法能动与克制是法院所要考虑并进行平衡和取舍的“首要因素”{6},其中,最显而易见的,是对规则的“澄清”( Clarify)或“解释”(Interpret)。
  (一)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澄清规则的司法能动
  在任何一种法律规则的制定中,实现遣词达意的绝对“填密”、“滴水不漏”,几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Mission Impossible),为此,有权机构对规则的澄清和解释是在所难免的。在这方面,世贸组织又非常典型。
  可以说,世贸组织协议下的条约义务在文字上都具有相当之“模糊性”{7}。与此相矛盾的是,“争端解决机制规制的有效性要依靠协定规则清晰而又明确的规定”。[3]因此,司法机构在争端解决的过程中,面临着适用世贸组织具体规则的压力,如果不对有关规则行使解释权并加以澄清,就无法如期发挥其司法机能、保证争端解决程序的顺利进行。
  事实上,自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运作起,已经有不少通过上诉机构“对某个问题的论述和运用给出实践指导”,从而“明晰问题”、“澄清规则”{8}的实例。由于他们“查字典”成了“家常便饭”,甚至有批评者戏谑地形容道:《牛津字典》(用得最多)变成了世贸组织的“一个涵盖协定”{9}。
  然而,这种司法能动并非无可争议,上诉机构遭受“如潮般的指责”{10}澄清规则的滥用就是其一。最大的争议在于,如果上诉机构超越了必要的限度,如何对所谓“建设性模糊”(Constructive Am-biguity)或“本不该解释”的模糊条款[4]进行解释?
  例如,在“美国一金枪鱼进口限制案”中,上诉机构不仅肯定了专家组对海豚属于“可用竭的资源”的扩大解释,并声称“至今还认为《关贸总协定》第20条第7款仅仅指‘可用竭的矿产或其他无生命资源’是‘太过时’了”[5],这种大胆的作法,虽在一定意义上回应了世贸组织在《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序言中所声明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但也招致了外界对上诉机构“司法造法”逾越机构权限的质疑。
  (二)欧洲法院澄清规则的司法能动
  这样的作法和质疑,也曾相似地出现在欧洲法院的案例中:“当法律条文的表述很清楚时,国内法院的法官们比较容易进行法律解释;对欧洲法院来说,通常情况也是如此,但为了使欧共体诸条约的最重要的目标获得实现,有时欧洲法院也会无视最明白的措辞。”{11}
  比如,尽管在《欧洲经济共同体条约》(EECTreaty,以下简称《共同体条约》)关于“商业政策”(Commercial Policy)的第113条中,仅明确列举了有限的几种授权缔约事项,但欧洲法院认为,“第113条所列举的事项是‘非穷尽的’,共同商业政策事项不应被解释为排除了共同体为调整对外贸易而采取的其它措施。”[6]欧洲法院的这一开放态度使得欧共体在有关事项上具有了比条约规定更广泛的权力。
  虽然欧洲法院有过这种所谓“司法宪法化”的实践,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实践与世贸组织上诉机构的能动司法又有显著的不同。欧洲法院在澄清规则方面的司法能动,基本上得到了共同体成员的认可和尊重,根源在于其合法性基础,即欧洲法院的基本职责原本就在于通过解释和适用《共同体条约》来维护共同体法制的统一。[7]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欧洲法院发挥着促进欧共体一体化的“助推器”作用,由于这一特殊的背景,其“司法宪法化”的作法即使受到了某些方面的诟病,也并未遭遇现实的阻碍。
  相比之下,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虽能“用国际公法解释(条约)的习惯规则……来(Servesto)澄清这些(涵盖)协定中的现有规定”[8],但其理论和实际操作存在很多的争议。论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世贸组织机制项下的争议事项更具有多样性和复杂性,所涉利益更具有广泛性和冲突性(如上述“美国一金枪鱼进口限制案”就被认为是“第一次引发了环境保护与贸易自由之间的矛盾,使环保主义者开始对贸易自由公开提出了挑战,使多边贸易体制开始加强对贸易与环境关系问题的关注”{12});另一方面也与世贸组织本身作为一个宽泛的多边贸易体系,而非任何形式的“联邦”或“准联邦”共同体有关。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所谓“司法宪法化”的欧洲法院路径,与世贸组织的背景是迥然不同的,而在后者的实践中,虽然有过能动司法的案例,但这种案例作为饱含争议的例外而存在,据此支持“司法宪法化”是不合逻辑的,也是不现实的。
  二、填补规则的司法能动之比较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正如庞德所云,如果立法者的预见性能延伸到问题的每个细节,那是十分罕见的{13}。一国立法机关尚且不能避免规则的缺失,多方妥协下形成的、体系庞杂的国际组织规则,它的留待填补更是情有可原,问题在于填补规则应有的限度。
  (一)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填补规则的司法能动
  对于世贸组织司法机构而言,“专家组应处理争端各方引用的任何适用协定的有关规定”[9],表明其不能拒绝司法。因此,一旦接受管辖,“遇到规则缺失”的情况,专家组和上诉机构似乎是“不得不创设新规则,从事造法活动”的{14}。
  然而,在一些案件中,司法机构对世贸组织协定的空白进行了“造法”,“尽管存在这些空白的原因是成员方对如何填补空白有巨大分歧”{14}105,这又该如何看待?
  在“空白填补”(Gap Filling)的过程中,不得不兼顾的是“司法立法”中的“机构平衡”(InstitutionalBalance)。正如一国体系内的“分权制衡”一样,在世贸组织的运作中,司法机构与立法机构的权力分配与内在制衡也有其意义。
  从架构上来看,部长会议是世贸组织内有权对其协定、协议作出修改和权威性解释的决策机构{15},在其闭会期间,由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N. Tsagourias. Transnational Constitutionalism. In-temational and European Models[M]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7:315.

{2}Deborah Cass. The"Constitutionalization" of Inter-national Trade Law: Judicial Norm-Generation as the Engine of Constitutional Development in International Trade[J].Eu-rope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2001, 12(1):39-75

{3}王玉婷WTO宪政理论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75.

{4}Deborah Cass. The Constitutionalization of 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M].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2005:177.

{5}Anne-Marie Burley and Walter Mattli. Europe be-fore the Court: A Political Theory of Legal Integration [J].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1993 ,47(1):41.

{6}李辉.司法能动主义与司法克制主义的比较分析[J].法律方法,2009,8 (0):405.

{7}王文杰.国际贸易法新课题[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75.

{8}郭京毅.为了广泛的贸易利益[M].北京:中信出版社,2005:193.

{9}赵维田,刘敬东.WTO解释条约的习惯规则[M].长沙: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6:9.

{10}Susan Esserman&Robert Howse. The WTO on Trial[J].Foreign Affairs, 2003 , 82(1):130-135.

{11}王千华.论欧洲法院的司法能动性[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100.

{12}李寿平.多边贸易体制中的环境保护法律问题研究[M].北京:中国法制出版社,2004:4.

{13}博西格诺,等.法律之门[M].邓子滨,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1:53.

{14}彭溆.论世界贸易组织争端解决中的司法造法[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113.我反正不洗碗,我可以做饭

{15}邹瑜.WTO与中国[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2:19.

{16}John H. Jackson. Sovereignty, the WTO and Chan-ging Fundamentals of International Law[M].Cambride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174.

{17}Francis G. Jacobs. Judicial Dialogue and the Cross -Fertilization of Legal Systems: The 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J].Texas International Law Journal, 2003 , 38(3):547-556.

{18}约瑟夫·威勒欧洲宪政[M].程卫东,李靖堃,吴倩岚,周弘,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204 -205.

{19}Jo Hunt. The End of Judicial Constitution?[J].Croatian Yearbook of European Law and Policy , 2007, 3(3):135-155.

{20}丹宁.法律的训诫[M].杨百揆,等,译.北京:群众出版社,1985:10.

{21}李双元.国际法与比较法论丛[M].北京:中国方正出版社,2005,15:38.

{22}Robert Howse. The Jurisprudential Achievement of the WTO Appellate Body : A Preliminary Appreciation[M].Michigan: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2002:12.

{23}刑晓玲.WTO争端解决中的司法能动主义研究[D]·北京:中国政法大学,2008:17

{24}刘笋.论WTO协定对国际投资法的影响[J].法商研究,2000,(1):77.

{25}M. Shapiro. Comparative Law and Comparative Politics[J]. Southern California Law Review,1979,(53) :537-538.

{26}程红星WTO司法哲学的能动主义之维[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212.

{27}John H. Jackson. World Trade and the Law of GATT[M].New York: The Boobs-Merrill Company, Inc.,1969.

{28}陈安.论中国在建立国际经济新秩序中的战略定位—兼评“新自由主义经济秩序”论、“ WTO宪政秩序”论、“经济民族主义扰乱全球化秩序”论[J]现代法学,2009,(2):14.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6227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