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家》
犯罪对象新探
【英文标题】 On the Subject Matter of Being Guilted【作者】 侯国云
【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分类】 刑法总则
【期刊年份】 1997年【期号】 6
【页码】 6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2581    
  一、关于犯罪对象的定义
  直到目前为止,刑法学界之通说对犯罪对象的定义主要有三种表述方法:(1)认为“犯罪对象是指犯罪行为直接作用的具体物或者具体人”;[1](2)认为“犯罪对象是犯罪分子实施犯罪时所影响的具体的物或人”;[2](3)认为“犯罪对象是指犯罪分子对之施加某种影响的具体的物或人”。[3]这三种表述方法虽然在措词上不完全相同,但其基本含义是相同的,而且都揭示出了犯罪对象的下述两个特征:(1)犯罪对象是具体的人或物;(2)这种具体的人或物是被犯罪行为直接作用或影响的。
  结合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进行仔细的分析便可发现,上述之通说关于犯罪对象的定义,具有如下几个问题:
  第一,丢掉了犯罪行为指向的具体人或物,因而缩小了犯罪对象的外延。在直接故意犯罪中,并非所有的犯罪行为都能直接作用或影响到具体的人或物,比如,某甲基于杀人的故意对着30米以外的某乙开枪,但因枪法不准而未击中某乙。此种情况,某甲的杀人行为就没有作用和影响到某乙,但它却是指向于某乙的。这种被犯罪行为指向的具体的人或物,实际上也是犯罪对象。但这种犯罪对象却没有包含在上述关于犯罪对象的定义之中。
  第二,丢掉了被犯罪行为作用或指向的信息,因而缩小了犯罪对象的外延。在司法实践中,除了具体的人或物会作为犯罪对象被犯罪行为直接作用或指向之外,还有许多秘密也可以作为犯罪对象而被犯罪行为直接作用或指向。比如,国家的政治秘密、科技秘密、军事秘密;企业的技术秘密、商业秘密以及某些私人秘密等等,都是受刑法所保护同时也会被犯罪行为所侵害的。因而这些作为信息的秘密,也可以成为犯罪的对象,我国刑法中规定有泄露国家秘密罪,道理就在于此。信息显然不同于人和物,它是一种形态特殊的犯罪对象。但上述之通说关于犯罪对象的定义却未将此种犯罪对象包含其中。
  第三,未强调犯罪对象与犯罪客体的联系,因而又从另一个方面扩大了犯罪对象的外延。大家知道,犯罪对象和犯罪客体有着密切的联系。所谓犯罪客体,是指受刑法保护并被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社会主义社会关系。也就是说,受刑法保护的社会关系只有受到犯罪行为侵害时,才能成为犯罪客体。而犯罪行为对犯罪客体的侵害,除了个别犯罪(如脱逃罪等)之外,都是通过作用或指向于作为犯罪对象的具体的人、物或信息来实现的。比如,伤害罪对健康权利的侵害是通过伤害行为作用于具体的被侵害人的身体来实现的,盗窃罪对财产权利的侵害是通过盗窃行为作用于具体的钱或物来实现的。因为人的身体依附着人的健康权利,钱和物依附着人的财产权利。这一方面说明,犯罪行为必须通过作用或指向于作为犯罪对象的具体的人、物或信息才能侵害犯罪客体,另一方面也说明,被犯罪行为作用的具体的人、物或信息只有体现出被刑法所保护并被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社会关系时,才能成为犯罪对象。这里就必须强调:任何具体的人、物或信息(无价值的物和信息除外)都体现着一定的社会关系,但不能说任何具体的人、物或信息都是犯罪对象,也不能说任何具体的人、物或信息只要受到犯罪行为的作用或指向就是犯罪对象。而只能说,当具体的人、物或信息受到犯罪行为的直接作用或指向,而且通过这种作用或指向使人、物或信息所体现的受刑法保护的社会关系受到侵害时,这一具体的人、物或信息才能成为犯罪对象。如果某个具体的人、物或信息所体现的社会关系并未受到犯罪行为的侵害,或者某个具体的人、物或信息所体现的社会关系虽然受到犯罪行为的侵害,但该社会关系并不是受刑法所保护的,或者虽然是受刑法所保护的,但该社会关系并未受到侵害,那么,尽管这个具体的人、物或信息受到犯罪行为的作用或指向,也仍然不能成为犯罪对象。
  犯罪对象除了具有前述两个特征之外,还有第三个特征,即能够体现该犯罪的犯罪客体,也就是受刑法保护且被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社会关系。但通说关于犯罪对象的定义只是揭示了前两个特征,却未揭示出这第三个特征。这样,按照传统的犯罪对象定义,在溜门撬锁的盗窃犯罪中,门锁和箱子也就成了犯罪对象。可见,传统的犯罪对象的定义由于未揭示出犯罪对象的第三个特征,从而把不属于犯罪对象的具体人或具体物也纳入了犯罪对象的范畴,从而扩大了犯罪对象的外延。
  鉴于通说关于犯罪对象的定义存在上述三个问题,笔者曾经发表拙文对犯罪对象提出如下一个新的定义:“犯罪对象是被犯罪行为直接指向或作用的体现被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社会关系的具体人或具体物”。[4]今天看来,这个定义仍有两个问题。一是丢掉了信息,二是仍未从定义中把非犯罪对象排除出去。因为“被犯罪行为指向或作用的且体现被犯罪行为所侵害的社会关系”的人或物,并不一定都是犯罪对象。比如,在前边所举的盗窃案件中,门锁也被盗窃行为作用了,它体现的社会关系(住宅权)也被犯罪行为侵害了(擅自撬开他人门锁,侵犯了他人的住宅权),但门锁并不是犯罪对象。都拉黑名单了,还接个P
  近年来,有人给犯罪对象另外下了一个与上述新定义相近的定义,认为“犯罪对象是指危害行为所作用的、体现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的物与人。”[5]不难看出,这个定义也有三个问题:一是丢掉了指向,二是丢掉了信息,三是也未从定义中把非犯罪对象排除出去。因为“被犯罪行为作用的、体现被刑法所保护的社会关系”的物与人,并不一定都是犯罪对象。比如,在前边所举的盗窃案件中,门锁也被犯罪行为作用了,它体现的社会关系(住宅权)也是受刑法所保护的,但门锁并不是犯罪对象。
  由此看来,要正确地界定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2581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