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中外法学》
资产分割理论下的法人与非法人组织
【副标题】 《民法总则》欠缺的视角
【英文标题】 Incorporated Organizations and Unincorporated Organizations according to the Theory of Asset Partitioning
【英文副标题】 A Missing Piece in General Provisions of Civil Code in China
【作者】 张永健【作者单位】 台湾地区“中央“研究院法律所{研究员}
【分类】 民法总则
【中文关键词】 独立财产;捐助法人;社会团体;农村承包经营户;个体工商户
【英文关键词】 Separate Patrimony; Foundation; Association; Village Household; Sole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1
【页码】 59
【摘要】

本文先以《公司法》《信托法》《合伙企业法》等特别法为例,说明财产独立与资产分割的概念和理论;再检讨《民法总则》应规范而未规范财产独立与资产分割处。具体而言,非法人组织定位为民事主体,但其拥有财产的权利能力并不明确——独资企业被清楚归类为非法人组织,就没有独立于自然人之财产。非法人组织与其成员之各自债权人,能否向彼此之特别财产求偿,是否有优先受偿权,均未见规范。本文主张,法人应三分为社会团体法人、营利法人、捐助法人,因其资产分割方式有异。法人成立要件应该大幅放松,使非法人组织和其他团体以行动或宣示就可取得法人格。立法重点不是形式区别法人或非法人,而是设计多种财产独立与资产分割架构不同的组织型态。

【英文摘要】

This article first lays out the theoretical framework of asset partitioning and separate patrimony with examples from China’ s Company Act, Trust Act, and Partnership Firm Act, and then uses the framework to criticize the General Provision of the Civil Code for failing to stipulate clear rules regarding asset partitioning. This article points out that while unincorporated organizations are considered as entities by the General Provision of the Civil Code, it is unclear whether they can own properties. Sole proprietorship is clearly a type of unincorporated organization, but it cannot own properties by itself. Also, whether an unincorporated organization and its members’ creditors can claim against each other’s special patrimony is unclear. This article further contends that legal persons are composed of three prototypes: associations, firms, and foundations, as they are featured with different types of asset partitioning. More radically, the requirements to set up legal persons shall be greatly relaxed, so that unincorporated organizations and any other groups of people can become legal persons by declaration or action. The key in institutional design is not formally distinguishing legal persons from non-legal persons, but providing baselines and a variety of organizational forms with different types of asset partitioning and separate patrimony.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34880    
  一、导论:财产独立与资产分割的分析架构
  《民法总则》于2017年3月通过,其划时代意义不言可喻。然而,即令有数十年的比较法积累和本土法治资源在后撑腰,由于中文(甚至外文)文献都没有清楚的财产独立与资产分割的分析架构,《民法总则》虽然承认了数种具体的“独立财产”(separate patrimony)类型,但却没有直接标志“概括财产”(patrimony)作为民法体系的上位概念。此外,也因为缺乏完整的资产分割理论意识,《民法总则》的法人章和非法人组织章,常见立法挂一漏万,将不同的组织型态混为一谈。
  简言之,概括财产是一个人私法与公法上的权利和义务的总汇。一个人出生时,除非刚好获得遗产,否则只有一个概括财产。但随着权利、义务的增长与多样化,随着“资产分割”(asset partitioning),[1]一个人会拥有复数的概括财产。例如:委托人设立信托(一种资产分割方式)[2]后,依据《信托法》第15条,“信托财产与委托人未设立信托的其他财产相区别”,也就是委托人变成有至少两个概括财产,一个是原本个人的主财产,一个是信托财产。[3]诸如信托财产这种在主财产以外的概括财产,笔者跟随王泽鉴老师的用词,称之为“特别财产”(Sonderverm?gen)。[4]参见图1。
  图1概括财产示意图
  说明:圆形代表某甲主财产,长方形代表某甲之6个特别财产。每一条直线和箭头,代表主动的资产分割;以两端菱形连结的概括财产,表示其关系乃被动产生,非由某甲主动。本图预设了在《信托法》下,信托财产属于委托人之见解;此乃为说明方便,并非因为本文赞成此种解释论与立法论之立场。
  数据源:本文绘制。
  (一)财产独立的四种类型
  一个自然人拥有复数的概括财产是常见的财产独立(separatepatrimony)[5]类型,但不是唯一的类型。另一种财产独立类型是“财产没有所有人(可能有管理人)”,在采用“承认继承制”的国家,如奥地利(民法第797、810、819条)、法国(民法第772、780条)、意大利(民法第459、460条),遗产构成独立财产,直到继承人接受了遗产上的权利、义务。在等待承认期间,遗产没有所有人。此外,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信托规定(魁北克民法第1261条),[6]融合法国法[7]与英美法,将信托财产设计为没有所有人,只有管理人之财产。[8]捷克2012年新民法典(2014年1月1日实施),也在第1448条以下规定信托,并采取魁北克省的信托设计,使信托财产有管理人(即受托人)但无所有权人。[9]以上两种类型,不是本文探讨的重点。
  第三种财产独立性的类型是:一名或多名自然人掏腰包汇聚而成的财产,经法人立案程序后具有法人格,可以自己拥有财产。《民法总则》第58条“法人应当有自己的……财产或者经费”,是人尽皆知的例子。但本文第二部分详论,社会团体法人、捐助法人、营利法人因为其特别财产防御方式不同,应作为法人概念下的三种主要子类型。现行学说与实定法分类,未注意两种非营利法人在资产分割方式之巨大不同,而有牛骥同一皂之举。
  最后一种类型是“非法人团体之财产”,这是大杂烩,没有明确的财产归属设计,但现实上经常存在。本文第二部分以《民法总则》规范之非法人组织为例,进一步探讨此种类型之不当处。本文归结:民法应该大幅放宽法人成立条件,让非法人组织、其他团体都能纳入其麾下。《民法总则》真正应该制订的规范,是超广义法人的预设财产独立性与预设资产分割方式,并且提供部分(但非全部)具体类型法人的骨干规定,例如其财产独立性与资产分割方式。第四种财产独立类型因而可以被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二)主财产防御
  运用资产分割,使一个人的概括财产一分为多后,紧接着要考虑各概括财产是否、在何种情形下,须用以支付其他概括财产所负之债务或损害赔偿责任或其他义务。以《公司法》为例,第3条第1款规定“公司是企业法人,有独立的法人财产,享有法人财产权。公司以其全部财产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从法人的观点,公司财产属于法人;但从股东概括财产的角度,股东的股份(公司财产的一定比率)是自然人的特别财产(每一家公司的股份就是一个独立的特别财产),而与自然人股东之主财产区隔。[10]所有股东的股份(特别财产)加总后范围等于法人的主财产。公司财产的双重性质,以及与股东主财产之关连,可由图2示意:虚线方框标出了公司主财产。九个实线方框则是九个股东的财产;在虚线框以外者为股东的主财产,虚线框以内者为股东之股份;可能有人将身家全部投进公司中,穷得只剩下股份。
  个人主财产与分割出来的特别财产之日后互动关系,可用“主财产防御”(ownershielding)与“特别财产防御”[11](entityshielding)[12]分别类型化,参见图3。
  图2公司财产的双重性质
  数据源:本文绘制。
  图3 主财产与特别财产防御示意图
  数据源:本文绘制;改绘自笔者前注[1]文。
  “主财产防御”要处理的问题是:以营利组织为例,当公司财产不足以清偿组织债务时,债权人是否可以由股东个人身家取偿?当股东个人主财产不足清偿所有债务时,公司债权人与股东个人债权人是平等受偿还是有优先级?“主财产防御”至少有五种;谱系参见图4。须强调者,本文列出之类型,是以Hansmann&Kraakman文章之分类为基准,再加以扩展而成。本文并未变更其专有名词与分类,以免参照原始文献者混淆。本文的分类并未穷尽所有可能性,主财产拥有人是否对特别财产之债权人有先诉抗辩权,与主财产之债权人是否相对于特别财产之债权人优先自主财产受偿,是两个独立的设计,并不当然要捆绑在一起。立法者在思考主财产防御时,应该区分三个步骤:①特别财产债权人是否可以主财产取偿?若否,即为采取完全主财产防御;若是,再问②主财产拥有人是否有先诉抗辩权?亦即,特别财产债权人是否应先穷尽对特别财产之追索,才能以主财产取偿?无论答案是肯定或否定,③主财产债权人是优先于特别财产债权人受偿,还是两者平等受偿?参考图5。
  以我国大陆法律为例说明主财产防御:
  《公司法》第3条第2款的股东有限责任,是一种“完全”(complete)主财产防御:公司债权人无法向股东个人主财产求偿。
  《合伙企业法》第38、39条之规定,使合伙企业之债权人先以合伙企业财产取偿,再向合伙人个人主财产取偿。[13]若实务上认为(法律似无规定)合伙人个人主财产也不足以清偿所有债务时,其个人债权人得以优先受偿,则合伙企业采用了“弱型”(weak-form)主财产防御。
  《公司法》第20条第3款的“刺破公司面纱”原则,[14]则是在股东滥用主财产防御时,将原本的完全主财产防御转为“虚无”或“弱型”——条文规范并不够清楚。《公司法》第63条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至少股东缺少先诉抗辩权这点,比较接近虚无主财产防御。但股东个人主财产之债权人是否可以在股东资力不足时,优先于其一人公司的债权人优先受偿,并不清楚。
  图4主财产防御类型与定义
  说明:本文由Hansmann&Kraakman[15]见解上发展而成之谱系。
  数据源:本文绘制。
  图5 主财产防御之思考步骤
  数据源:本文绘制。
  (三)特别财产防御
  和“主财产防御”相对的是“特别财产防御”,处理个人主财产的债权人,何时可以把手伸进特别财产(谱系参见图6)。特别财产防御是法律的核心功能,因为特别财产防御的制度安排几乎不可能透过合同完成。换言之,如果法律没有规定具体的特别财产防御方式,交易者无法自行安排;而同时若《民法总则》或其他法律没有规定预设的特别财产防御方式,则法院只能以“盲人骑瞎马”的方式个案面对。缺乏一槌定音的法律预设或强制规定,又没有清楚的法院判决先例,市场就容易因为缺乏预测可能性而产生无效率(像是交易无法发生,或者增加了交易成本却仍然挂一漏万)。[16]
  特别财产防御依其保护程度不同,可以分为数种。同样须强调者,本文明确列出之类型,仍未穷尽。先诉抗辩权与优先受偿权不当然要搭配。立法者仍应以图5的步骤,思考特别财产防御的内容。而图5也只是列出比较单纯的选项而已。图6列出的数种特别财产防御设计,详言之:
  第一,虚无特别财产防御:使用夫妻共同财产制者,在婚姻期间,若夫或妻个人就婚姻以外事宜所生债务之债权人,可以自由选择就夫妻共同财产或举债方之个人财产取偿,则为虚无特别财产防御(夫妻共同财产是此处之特别财产)。对此问题,《婚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均无明确规定;[17]但学说和部分案例则体现了此种虚无特别财产防御。[18]
  第二,弱型特别财产防御,是指特别财产之债权人,优先于主财产之债权人,对特别财产求偿;主财产之债权人可以要求“清算”(liquidate)主财产拥有者之特别财产(出资换得之份额)。《合伙企业法》第41、42、74条对无限合伙和有限合伙就采取弱型特别财产防御:合伙人个人财产是主财产,合伙人之合伙份额是特别财产;合伙人个人的债主,可以强迫清算合伙人的份额、迫使他退伙,但不能硬要合伙全部清算结束,使其他合伙人都无法继续做生意——因为欠债合伙人之外的其他合伙人之份额,不属于欠债合伙人之特别财产。
  第三,强型特别财产防御,则是弱型特别财产防御,加上组织之清算保护。公司股东之债权人可以强迫股东出让、变现其股份,但不能强迫公司清算,是常见的例子。弱型和强型的差别在于:在弱型,清算后组织财产(如合伙财产)会变少,挖掉退伙合伙人的那一份特别财产。在强型,清算后组织财产(如公司财产)并不会变少,差别只在于股东换人做,而主财产之债权人可以由债务人之特别财产(股份)本身之价值取偿。清算保护的重点就在于众人特别财产集合而成之组织财产不会因为股东债权人强制执行股份而减少。
  第四,超强特别财产防御,是指除非特别财产主动清算,否则主财产之债权人无法由特别财产取偿。特别财产本身因为没有市场价值,所以毋须使主财产之债权人强迫债务人出让、变现其特别财产。如下文所详论,作为社会团体法人之成员,虽可出席社会团体的活动,甚至可能有一年一顿免费吃喝,法人解散后也有可能获得剩余财产之分派,但因为价值甚低、机率甚微,未闻有在市场上有价转让社会团体法人之成员份额(即特别财产)者。
  第五,完全特别财产防御,可以信托为例:委托人个人主财产之债权人,不得以信托财产取偿。超强特别财产防御和完全特别财产防御之差别在于:完全特别财产防御下,特别财产清算后,余额不会回到主财产拥有者身上。按照《信托法》第54条规定“信托终止的,信托财产归属于信托文件规定的人;信托文件未规定的,按下列顺序确定归属:(一)受益人或者其继承人;(二)委托人或者其继承人”,因此,只要信托终止后的信托财产不是归属于委托人,信托就是采用完全特别财产防御。但若信托文件规定委托人一个人可以取回信托终止后的信托财产,则此信托乃适用超强特别财产防御。
  图6特别财产防御类型与定义
  说明:本文由Hansmann & Kraakman[19]见解上发展而成之谱系。
  数据源:本文绘制。
  (四)本文核心主张
  以上所举,应该都是人尽皆知的实际应用。然而,缺乏明确的上位概念,就不容易统整看起来凌乱、实际上原理完全相通的各种下位概念。没有从概括财产与资产分割的理论角度设计法律,就容易出现疏漏,例如有明确规范主财产防御,却漏未处理特别财产防御。不幸的是,《民法总则》就有这样的疏漏。以下本文第二部分以《民法总则》关于法人、非法人组织之规范为例,具体说明。
  本文的解释论主张是,在《民法总则》与相关法规下,若依据资产分割理论作为准绳,则法人的分类应该是“三分天下”:社会团体法人、捐助法人、企业法人在第一层次上直接分为三
  类,因为其特别财产防御之机制各自不同。资产分割理论没有触及到组织型态法(organizationallaw)之全部面向,例如法人内部治理就不属于资产分割理论之范畴。因此,三分天下之说,是提出新的、以资产为中心的视角。其利弊必然要与其他视角之利弊彼此权衡。但如果资产分割架构至少是“提取公因式”中其中一因,又要如何证立把其中两种法人硬归成社团法人或非营利法人?而无论是传统学说见解中的社团法人或《民法总则》下的非营利法人,难道其下的所有法人,内部治理机制都有足够的共通之处?社会团体法人的内部治理重心放在掌握主导权的成员;企业法人的内部治理往往是关注成千上万不是股东成员的经理人和职员;捐助法人则是决策机构、监督机构、章程之间的角力,此外并无成员,往往没有确切的受益人有资格影响决策。简言之,《民法总则》与日后各编的总则,都必须关注提取出的公因式,是否是关键之因。提取不重要的公因式,反让法律人见树不见林。
  本文的立法论主张是,若汇编为民法典时仍有修改机会,应该将非法人组织、无法列入非法人组织之团体,一律并入法人,使所有人民团体均能成为法人,有完全的民事权利能力,是民事主体。笔者近年的论述非常强调“概念经济性”(economy of concept)。[20]法律人固然抽象思维能力超越一般人,但在法学理论建构上往往滥用了其驾驭“原则—例外—例外之例外……”概念体系之能力,疏于思考应用其抽象思维能力于建立一以贯之的理论。以过去海峡两岸的主流文献为例,之所以没有人提倡过让法人“一统天下”,是因为法律人愿意在实体法上认定某些团体没有权利能力,而在程序法上赋予其诉讼能力。但若愿意让团体有诉讼能力,何以不给予其权利能力?何以能不赋予其权利能力?两者的背离其实是对(实体法)理论的合理性最大的批判。[21]本文以法人统包所有团体的见解,除了概念十分经济,只有原则没有例外,能够贯穿实体法与程序法,同时也兼顾了现行运作中的经济效率。如后文详论,只要最“阳春”的法人类型,采取“双重虚无”的资产分割类型,就没有任何人能利用法人地位遂行脱产。
  二、《民法总则》缺漏处的财产独立与资产分割设计
  本部分的核心观察是:《民法总则》缺乏资产分割的理论框架,故对于下列问题往往漏未规范:[22]主财产与特别财产之债权人,是否可以对另一块概括财产求偿;该概括财产拥有者是否有先诉抗辩权;债权人相较于彼此是否有优先权。而漏未规范使得立法者未察觉自己为不同组织设计了迥异的资产分割方式,也导致于学界对于法人分类的争论仍在两种二分法间打转。从资产分割的角度,法人应该分为三大类。再者,没有通透地思考各种不具法人格的组织的资产分割设计,使得《民法总则》不但将三种资产分割方式不同的组织冶于一炉,称之为非法人组织,更将其他虽经登记但仍姿态各异的团体搜罗到非法人组织的大帽子下。这些非典型非法人组织的资产分割类型,必然会成为日后学说实务争论焦点。斧底抽薪的办法是:让法人吞食天地。不但非法人组织无立足之地,现行法下被晾在一旁的“非非法人组织之组织”也成为法人。自然人之外,就是法人,没有例外。
  以下开展核心论点,分别详细说明非法人组织、法人的相关问题:
  (一)妾身仍未明的非法人组织
  笔者在2015年写作财产独立与资产分割理论时,[23]提出的第四种财产独立类型(非法人团体拥有财产),是用作剩余类型。我国台湾地区的实际运作中,有许多不具备法人地位的团体,以团体的名义购置财产,但就法论法却无法真的由缺乏权利能力的团体担当所有权人。[24]笔者当时的呼吁是,此种非法人团体的存在,理论上混淆,实务上难处理,立法者应该正视此问题,并以前三种财产独立类型为模板,使非法人团体的财产归属更明确。
  《民法总则》第104条规定“非法人组织的财产不足以清偿债务的,其出资人或者设立人承担无限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好似在呼应笔者的呼吁,规定不具备法人格的团体之财产归属。问题是:不具备完全权利能力的非法人组织,哪里来的财产呢?《民法总则》第102条第1款规定“非法人组织是不具有法人资格,但是能够依法以自己的名义从事民事活动的组织。”第1款规定似乎暗示着,《民法总则》承认非法人组织“至少”具备“部分权利能力”。[25]但第102条不足以直接推出非法人组织可以自行拥有财产,第104条也无法确定是用外行人观点还是法律人观点写下“非法人组织的财产”。再者,就算这两条的意思是,非法人组织可以自行拥有财产,非法人组织之财产与其成员之主财产,关系为何,仍未见规范。以下进一步梳理《民法总则》触及资产分割的相关规范:
  1.三种例示的非法人组织,规范不同
  《民法总则》不单是抽象规范非法人组织,第102条第2款也举例说明,“非法人组织包括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不具有法人资格的专业服务机构等”。要厘清《民法总则》下非法人组织的资产分割理论,或许可以使用法学上的(小范围)归纳法;[26]也就是分别探究三种具体类型的资产分割设计,归纳出其共通点,作为所有非法人组织资产分割设计。[27]独资企业和合伙企业另外有专法规范;不具有法人资格的专业服务机构,主要指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提供专业服务的企业,则是《合伙企业法》中的“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28]以下逐一检视其资产分割理论:
  第一,个人独资企业:依据《独资企业法》第2条“本法所称个人独资企业,是指依照本法在中国境内设立,由一个自然人投资,财产为投资人个人所有,投资人以其个人财产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的经营实体”,该条把个人独资企业的财产归属(投资人个人),以及虚无主财产防御都规范清楚(另参见该法第31条,同意旨),但漏未规范关键的特别财产防御类型。[29]
  第二,合伙企业:依据《合伙企业法》第20条,“合伙人的出资、以合伙企业名义取得的收益和依法取得的其他财产,均为合伙企业的财产”。本条和《民法总则》第104条一样,没有明确界定“合伙企业的财产”。有学说认为,中国合伙企业的财产由合伙人共同共有,[30]但此种观点的教义学基础并不雄厚。[31]如果用最素朴的文义解释,看待《合伙企业法》第20条,则合伙会被认定为自己拥有财产。[32]从合伙人资产分割的角度,合伙人之份额为其特别财产,其余财产则属于主财产。而如本文第一部分导论所言,合伙企业在特别财产和主财产防御都采取弱型。[33]
  第三,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规定在《合伙企业法》第55条以下。《合伙企业法》第57条设计了特殊的主财产防御:如果部分合伙人“在执业活动中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合伙企业债务”,“应该承担无限责任或者无限连带责任”;[34]重点是“其他合伙人以其在合伙企业中的财产份额为限承担责任”。以内部人的归责事由,决定其他内部人对外的清偿责任,是很新奇的设计。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还必须拥有一个“单独立户管理”的“执业风险基金”(《合伙企业法》第59条),这是此种不具有法人资格的专业服务机构的特别财产。
  分析至此,归纳法撞墙了。个人独资企业与合伙企业在财产独立性、主财产防御、特别财产防御,设计全部不同。除了两者均非法人、均从事商业活动外,关键的组织特征大异其趣。即使是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资产分割方式也与普通合伙企业不完全相同。换言之,归纳法的结果是: 三种《民法总则》明确承认的非法人组织,没有任何共通的财产独立性设计。如此,其他非法人组织到底能否拥有财产?
  三种例示以外的非法人组织,又是采用何种主财产防御?若由《民法总则》第104条第1款第1句的文字读出独立财产,[35]并以该条第二句“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解释了个人独资企业、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的“其他合伙人”不采取第104条弱型主财产防御[36]的依据,[37]可进而推论其他未例示的非法人组织,也采取弱型主财产防御。不过,主财产的无限责任是多么大的负担,其承担者却是不明不白的“出资人或者设立人”。独资个人企业和合伙企业,固然还可以依据各自法律规范、登记程序,找出独资者或合伙人作为承担无限责任之主体,但其他非法人组织该如何认定出资人或者设立人?这必须仰赖其他法律在依据《民法总则》第103条第1款制订登记规则时,明确要求登记者必须指定出资人或设立人。
  《民法总则》没有规定特定的特别财产防御,例示的非法人组织的相关规范又不同,法院又能如何处理其他未例示非法人组织的特别财产防御问题?或许可以主张因为无规定,所以认定为虚无特别财产防御。或许可以主张类推适用合伙企业之规定,使用弱型特别财产防御。两者都没有坚强的教义学基础。后文会论证:当没有明确规范时,应该预设为虚无特别财产防御。
  2.没有定义的民事主体
  上文由具体到抽象归纳不出非法人组织的财产独立性与资产分割方式。本小节由抽象到具体,使用体系解释,但也终究无法得到较确定的答案。
  《民法总则》从第3条开始提到“民事主体”一词,但却没有定义之。[38]从第2条提到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组织,之后的第2、3、4章又依序规范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组织,或许可以初步推知《民法总则》的立法者应该是认为民事主体有三种,就是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组织。[39]但若非法人组织是民事主体,则依据《民法总则》第113、114条,非法人组织的财产权利受法律平等保护,且“依法”享有物权。固然,独资企业“依法”没有自己的物权,而(特殊的)普通合伙企业“依法”有自己的企业财产;但其他非法人组织,没有法律明确规范时,是否因此不能(“依法”)享有物权?[40]还是依据第104条而当然可以拥有财产?老婆觉得我剪头发浪费钱
  总之,《民法总则》中,非法人组织的财产独立与资产分割设计,模糊、不一、难以解释适用。
  3.农村承包经营户和个体工商户定位不明
  在《民法总则》中,个体工商户和农村承包经营户被放在第2章第4节,也就是以自然人方式规范。[41]但农村承包经营户无论从基础理论和一般通念,都不是人,应该比较适合认定为非法人组织。[42]再者,《民法总则》第56条第2款界定“农户财产”,显然是超越个人的财产,或许也可以看成非法人组织之财产。不过,该条之农户财产,由该条第2款后段文义(“该部分成员的财产”),也可能不是特别财产,而是所有农户成员的主财产之集合。若是如此,则农村承包经营户没有资产分割,所以没有独立财产。准此,农村承包经营户放在自然人章,也无不可。《民法总则》第56条第1款的“家庭财产”,看起来也是家庭成员主财产的集合。
  然而,有学者认为,家庭财产是指“家庭共有的财产,受全体家庭成员支配和使用”。[43]而且,家庭经营的个体工商户以“家庭共同共有的财产作为唯一的经营基础……产生的债务由家庭共有财产清偿”。[44]若是如此,则家庭应该是一种非法人组织,[45]而非自然人,因为家庭财产是独立财产,而且个人似乎不用以家庭共有财产以外的个人主财产清偿个体工商户的债务(即完全的主财产防御)。这样慷慨的资产分割方式,在政策面有待检讨(债权人如何知道哪些财产是家庭财产,哪些是个人主财产?此种政策会增加债权人之信息成本)。有学者认为,[46]此处之家庭财产包括“参与经营的家庭成员的个人财产和他们的共同财产”,与本文见解相同。
  4.其他非法人团体
  最后,《民法总则》第103条规定“非法人组织应当依照法律的规定登记。设立非法人组织,法律、行政法规规定须经有关机关批准的,依照其规定”,意思就是,现实上存在,但没有登记的其他非法人团体,并不适用《民法总则》关于非法人组织的规定。此种团体依据俗民观念上存在的团体财产,究竟在法律上要如何定性归属,仍然悬而未解。本部分第三节,将提出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
  (二)法人:三分天下
  《民法总则》在法人概念下,先以营利、非营利区分,而不以社团、财团,或其他方式区分,引起不少争论。[47]从财产独立与资产分割的理论视角,本文则主张法人可以采用三分法:社会团体法人(人的组合,或许伴随资产的组合)、捐助法人(纯资产的组合)、营利法人(企业)。
  1.人的组合,或许伴随资产的组合
  所谓“人的组合,或许伴随资产的结合”,典型的例子是非公司的社团,像是同乡会、宗亲会、民法学会。此种人的组合不当,然需要伴随资产的组合,。如果主事者急公好义、仗义疏财,则社团名下即使没有自己的财产只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也可以靠主事者出钱出力而永续发展。或者,社团成员可以每次聚会都各自出钱或轮流作东,使社团财务无虞,但又不曾拥有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3488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