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中国空间站开发与应用的知识产权保护
【英文标题】 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in the Development and Application of Chinese Space Stations
【作者】 蔡高强毛瑞琪【作者单位】 湘潭大学法学院湘潭大学法学院
【分类】 知识产权法
【中文关键词】 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外空知识产权;专利保护;外空探索
【英文关键词】 Chinese Space Stat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Outer space intellectual property; Patent protection; Space exploration
【文章编码】 1008-2204(2018)06-0069-08
【文献标识码】 A DOI:10.13766/j.bhsk.1008-2204.2018.0182
【期刊年份】 2018年【期号】 6
【页码】 69
【摘要】 中国空间站进行的科研探索活动必将涉及诸多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极具特殊性,同时,中国空间站作为我国内外政策极为重要的载体,有必要为其提供合适的知识产权保护,同时这也是促进国际外空合作的需要。然而,中国目前的空间站立法仍不完善,尤其在知识产权保护上存在太多立法空白。并且,由于知识产权鲜明的主权特征,使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也与国际空间法存在冲突。因此,为了有效保护中国空间站的知识产权,既需要健全和丰富国内相关知识产权立法,又要积极主动通过双边或多边协议,主导相关知识产权保护国际公约出台。
【英文摘要】 The conduction of scientific research activities in Chinese space stations has triggered numerous issues that related to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of Chinese space stations has its particularities. At the meantime, as an key carrier to China’s domestic and foreign policy, Chinese space station needs appropriate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which would also promote international space cooperation. However, the space legislation in China is still inadequate with lots of blank space in the legisla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Also, because of the distinct characteristic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there are conflicts between Chinese space stations intellectual property and international Space law. Therefore, in order to protect Chinese space stations intellectual property with efficiency, the paper suggests that we need adequate nationwide intellectual property legislation and proactivity in the introdu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protection of Chinese space stations in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s through a bilateral and multilateral protocol.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51569    
  
  主持人语:自人类进入太空时代以来,空间技术的应用范围不断扩大,对各国的影响也在不断增强。空间技术可以用于军事用途,也可用于民用领域。就前者而言,外空的和平利用、外空军事化、外空武器化、在外空使用武力以及武装冲突法在外空的适用等问题存在着观点各异的情形,主要涉及有关的国际法规则的分析和适用问题;就后者而言,民用或商用航天活动的有序开展需要各国通过国内立法来加以规制,美国、俄罗斯、法国、英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多个航天国家的相关立法都包含有空间活动(尤其是发射活动)的许可制度,中国也在2002年颁布了《民用航天发射项目许可证管理暂行办法》,实践中也暴露出了一些缺陷和不足。本专题刊载的两篇论文,分别对中国空间站的知识产权保护、外空军事对抗的国际法问题作了深入分析并提出了比较鲜明的观点。
  ——高国柱(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中国空间站预计在2022年前后建成,投入使用后可以进行较大规模的空间实验活动,这是中国航天“三步走”战略最重要的目标。并且在不久之后,国际空间站即将到达使用寿命,中国空间站将成为国际空间科学技术研究和进行国际空间实验的重要基地,其重要性及国际地位不言而喻。作为一个具有中国特色又着眼于国际外空新形势的空间实验室系统,在其中进行的每一项科研探索活动都将蕴含大量智力成果,所取得的科研成果不仅关系到我国的国家安全和利益,也将关乎到整个国际外层空间技术的发展。但是,中国国内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法规和国际知识产权公约以及相关的国际外空法都没有明确规定空间站智力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这将严重阻碍中国空间站科研活动的进一步推进和发展,因此,完善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迫在眉睫。
  一、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的特殊性与必要性
  在中国空间站进行的科研探索活动,由于其所处环境的特殊性使得其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不同于普通智力成果,具有鲜明的特殊性。而这些科研成果对我国的空间技术与国际外空探索的发展有着重大意义,它们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是稳固空间站发展最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一)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的特殊性
  空间站作为处于外空的空间实验室系统,需要结合国内及国际各方面的高端技术,在特殊外空环境下进行科学实验,科研项目涉及的知识产权无论是在其可专利性、保护方式还是管辖权方面都应该作出新的理解。
  1.申请专利条件的特殊性
  根据专利法规定,科学研究成果提出专利申请必须满足三个基本要求: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在这三个要素中,实用性要求科学发明可以应用于实际行业,并能有益于人类社会,相对容易判断。然而,新颖性和创造性则存在很多不确定性。{1}
  关于发明的新颖性,每个国家的标准是不同的。大部分国家采用“混合新颖性”[1]的标准,要求在提交申请之前,世界各地的出版物都没有公布过相同的科学研究成果,也没有在国内公开和使用过相同的科学研究成果。{2}121但是在空间站的科研探索活动期间,科研技术人员会长期驻留在空间站,该智力成果可能在此期间内被其他驻站人员得知从而丧失其新颖性无法提出正式的专利申请。并且如果空间站科研人员由于所处的环境不便,无法及时提交专利申请,在此期间地面发明人提出专利申请,是否也会破坏空间站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3}
  技术发明的创造性意味着申请的科研成果与提出申请前的已有技术相比,存在明显的不同或改善。中国空间站的科研探索活动本身就极具原创性,即使是没有创造性的活动,由于在空间站进行,外空环境和外空资源的特殊性也可能使其性质具有明显的不同。还有一些学者认为,在空间站进行科学实验本身就是其科研成果具有创造性的依据。所以对于空间站科研成果的创造性也应该给予新的判定标准。
  2.保护方式的特殊性
  到目前为止,政府和有关部门对空间站的科研设施和研究方向已经大致规划完毕,并正在加紧实施。空间站规划部署了密封舱内的13个科学实验柜、舱外暴露实验平台以及共轨飞行的巡天望远镜,支持在轨实施空间天文、空间生命科学与生物技术、微重力基础物理、空间材料科学等9个学科领域30余个研究主题的数百项科学研究与应用项目。{4}每一个科研项目都可能产生大量的可专利成果,既包括一些技术革新,以及生物、医药等方面有益于全人类的发现,还包括一些有关国家利益或其他重大利益的研究成果。
  对于空间站内的相关技术革新,其经济价值不言而喻,一旦大规模投入使用,该技术的知识产权保护将更加困难,此时应当运用技术秘密的方式予以保护,赋予研发单位对该项技术的严格管控权,任何涉及技术应用的活动都受到约束。而对于空间站科研活动取得的生物、医药等有益于全人类的发现,由于遵循《外空条约》第1条第1款的规定:探索和利用外空应为所有国家谋福利,故保护此类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的同时,应当放宽其实际应用的管控以及积极鼓励放权政策的实行。除此之外,涉及国防或国家利益的重大科技成果,则需要采用国防专利予以保护,对于空间战略性科学技术,甚至需要采用国家秘密的方式给予保护。因此,应根据技术成果的差异,综合采取更适合的保护方式。
  3.管辖权的特殊性
  《外空条约》明确规定,各国应遵循“共同利益”原则,坚持为全人类谋福利和利益的精神和平利用外层空间。但这并不能说明在外空产生的科研成果也属于全人类,任何有价值的智力成果都是需要保护的。然而,知识产权是基于特定国家或地区的法律而产生的权利,它具有鲜明的地域性,在一个国家获得专利并受到保护的知识产权独立于在其他国家或地区产生的权利。{2}121因此,在中国空间站产生的知识产权不仅应当得到本国的相应保护,还要考虑它的国际性保护。
  根据《外空条约》和《登记公约》关于外空物体登记和管理的规定,在空间物体上获得的技术发明,应适用该空间物体登记国的法律。然而,仅在这些抽象、开放的国际条约中对外空知识产权进行模糊的保护是远远不够的。1998年国际空间站成员国之间达成了《国际空间站政府间协议》,对包括国际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在内的各种法律问题进行规制,但该协议依旧存在不完善之处。《政府间协议》的第21条第2款规定:“对于在国际空间站某特定组成部分进行的一项发明,应当被视为在此特定部分所登记的伙伴国领土内发生”[2]。因此,在空间站产生的技术发明应当受空间站登记国法律的保护与约束。{5}而第3款规定:“为保护非本国籍、非本国居民在国际空间站登记部分上进行个人发明创造,国际空间站该部分的登记国不应该基于本国安全的考虑,而对该项发明直接适用本国国内关于信息保护的规定,以侵犯该项发明的秘密信息”[3],这使得空间站该部分的登记国既不能随便适用其本国法阻碍发明人在其他国家申请专利,也导致在登记国与专利授予国不一致时产生法律适用冲突。{6}
  与国际空间站不同,中国空间站是由我国自主研发的具有中国特色的空间科学实验室,所有实验均发生在登记于中国的空间站内,因此在中国空间站进行活动所产生的科研成果应当向中国提出专利申请,适用中国的法律。在空间站的国际合作中,中国有理由要求其他国家遵循中国空间站的专利保护程序,但他国及其专家投入的智力成果也同样受到相应保护,这时就与国际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面临同样的问题。
  (二)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的必要性
  随着中国科技的飞速发展和外空技术的进步,外空高科技成果层出不穷,中国空间站的推进也让世界愈发关注中国的外空发展。在一步步走向空间大国的进程中,中国空间站作为我国内外政策极为重要的项目,其中每一项科研活动都涉及很多专利问题,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需求也愈发迫切。
  1.我国空间技术进一步提升的要求
  中国空间站是我国载人航天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三步走”战略的最高目标,它将标志着中国载人航天技术进入全新的发展领域。一流的空间实验平台将为科学家实现世界级的突破提供强有力的保证,而世界级的突破更需要知识产权的保驾护航。
  由于空间站资源十分宝贵,在其中进行的科研活动汇聚了多个领域最尖端最发达的技术,而且需要进一步创新与融合,使得科研项目更具复杂性与高技术性。不只是在通信技术、生物基因工程、材料研究、太空探索以及药物研发等方面,还有更多有待探索和研究的领域,空间站的科研成果对提升我国的创新能力和综合国力具有重要意义,这些科研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对中国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的影响也越来越深远,是抢占高科技领域,增强本国国际竞争力的战略性武器。
  2.中国空间站立足于世界的要求
  中国载人空间站工程正式实施并取得预期进展后,世界各国愈发关注中国的航天技术以及空间站工程,越来越多的国际合作向中国抛出橄榄枝。并且国际空间站很有可能在中国空间站正式运行后仍然在轨运行,在此期间,我国应积极推动与国际空间站的交流,促成更多的国际合作项目。而国际空间站达到使用年限后,中国与其他国家在中国空间站的合作势必会更多。各国应坚持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共同发展的基础上和平利用外空,进一步加强国际外空合作。空间站作为大型的空间实验室系统,其国际合作形式多样化,涉及的知识产权保护也具有多面性。并且可以预见在后续合作程度不断深入的情况下,合作中的知识产权关系也会越来越复杂。因此,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的保护也是在为外空国际合作保驾护航。
  此外,国际外空领域竞争也愈发激烈。欧美等发达国家的航空航天企业不断增加在中国的专利申请量,加紧对中国外空知识产权的抢占,使得中国外空高技术专利在本国丧失优先地位。除此之外,许多发达国家对于中国外空卫星产品设置多重技术壁垒,并以知识产权为手段向中国发难,知识产权问题已经是中国外层空间领域发展的首要障碍。因此,中国空间站要立足于世界,完成我国航天“三步走”战略最重要的一步,就必须要建立强有力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
  二、现有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的不足与困境
  现有的知识产权保护无论是从立法还是监管层面都存在很多问题,更不足以全面保护中国空间站的知识产权。并且在实践过程中,空间站作为一个国际空间合作舞台,知识产权保护的地域性冲突以及与外空非主权性的矛盾也对其保护构成障碍。除此之外,中国空间站尚在整舱测试阶段,本身还存在很多预想不到的问题,更使得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存在不确定性。当前情况下,无论是国内法还是国际上知识产权的相关法律均未能很好地解决外空知识产权问题,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还面临着诸多困境。
  (一)国内外空知识产权保护的不足
  中国对知识产权的重视是从近十几年才开始,相关法律还存在较多盲区,尤其在外空知识产权领域几乎空白。并且我国现有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没有形成完整的体系,没有深入挖掘和拓展知识产权保护内涵,还存在管理结构问题。
  1.缺乏专门的法律保障
  为进一步发展中国航天事业,落实各项政策,中国政府发布了三份“白皮书”。即《中国的航天》《2006年中国的航天》和《2011年中国的航天》,它们系统介绍了中国航天的阶段性发展成果以及日后的发展规划,详细描述了中国的航天政策;每隔五年更新所取得的成绩,并对下一步的政策规划进行了更新和强调,强调进一步加强空间前沿技术研究。{7}这三份“白皮书”是中国空间立法的重要根据。但其中都没有对我国的空间立法现状进行分析,也没有对立法作出具体规划,仅有政策性规定,没有系统完善的空间立法,也没有针对中国空间站出台单行法规,外层空间的知识产权相关法律更是存在太多空白。此外,我国仅在《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中明确提出“在航空航天等技术领域超前部署,掌握一批核心技术的专利,支撑我国高技术产业与新兴产业发展。”以及在《关于国际科技合作项目知识产权管理的暂行规定》(以下简称《暂行规定》)中规定了相关项目的知识产权问题的处理规则和管理措施,为外空国际合作知识产权管理提供了相关法律基础。但对外空国际合作的知识产权侵权问题、责任承担和纠纷解决等问题也没有作出规定。{8}19并且《暂行规定》是由科技部颁布的部门规范性文件,其法律效力低,明确规定只适用于国际科技合作项目,并没有对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的规定。
  我国《专利法》《知识产权法》对于普通知识产权保护做了详细规定,但对具有鲜明特殊性的空间站知识产权缺乏针对性、全面性的规范。空间站科研成果在其可专利性上与普通知识产权存在很大差异,即使是普通智力成果应用于空间站的科研实验,经过创新或革新,后续的保护也将产生变化。并且由于空间站的资源十分宝贵,在中国空间站进行的科研项目都要经过多重遴选。据悉,空间站上将运载安装包括生物医学、化学、材料科学、微重力等多领域最尖端的科学研究实验设施,{9}这些科技成果如果按照普通知识产权的申请授权程序,并不能得到合适而全面的保护。
  2.现有管理体制的不足
  目前在我国并没有把外空知识产权区别于普通知识产权,现有的外空知识产权管理机构分工不明确,也没有一个系统协调的管理。而中国空间站作为我国最庞大的航天项目,涉及面广,人员组成复杂,参与机构繁多,但却没有一个专门机构管理国家、团体以及个人之间的关系,无法保障每项科研项目的协调一致性。而且在中国空间站进行的科研活动,其中很大一部分还会涉及国家利益,需要采取国防专利的保护形式。我国国防专利的申请授权审批是由总装备部国防知识产权局来负责,而总装备部同时还要负责中国空间站计划的制定、工程项目实施规划及审核等任务,这使得其难以全面监督和保护空间站的国防专利项目。{10}除此之外,我国外空科研成果的专利申请程序复杂且效率不高。由于专利权的审查采取的是早期公开、延迟审查制,也就是说提出申请后并不会立即进行实质性审查,首先只是进行形式审查,并在一定期间内公开申请文件,由申请人自愿根据技术成果的价值决定是否继续申请实质审查。但是空间站的科研项目大部分都是世界顶尖的高端技术,如果在正式授权以前就公开,技术一旦被他人实施,科研项目申请人将遭受巨大损失,不益于空间站知识产权的保护。同时,我国的发明专利从申请到正式授权常常长达几年以上,这与庞杂的科研项目和飞速发展的科技水平也不相适应,申请人就算获得了专利,也会失去了自己的领先地位和竞争力。
  (二)国际法上的冲突
  我国对空间站知识产权的权益主张,在法理和法律适用上与国际《外空条约》的非主权原则存在冲突,也与知识产权的地域属性存在冲突,同时还存在国家之间基于必不可少的国际合作而发生的权益争端,这不仅增加了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的难度,也必然严重影响到各国相关权益的实现。
  1.与外空非主权性的冲突
  《外空条约》第1条第1款规定:“探索和利用外空,包括月球和其他天体,应为所有国家谋福利,而不论其经济或科学发展程度如何,并应为全人类的事情。”即不允许任何国家在外空行使主权。虽然《外空条约》明白阐释了不得以任何形式及理由占有外层空间的任何部分,也不能以任何方式主张任何主权。但并不意味着在外空的科研成果不能得到保护,任何有价值的智力成果都应该得到相应的法律保护。可在各种标准不一的保护制度混杂情况下,中国空间站知识产权保护面临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赵云.外空商业化和外空法的新发展[M].北京:知识产权出版社,2008:82.
  {2}李明德.知识产权法[M].北京:法律出版社,2008:121.
  {3}蔡高强,刘功奇.论航天搭载物的知识产权[J].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5,28(4):41—47+90.
  {4}唐婷.我国空间站科学研究做什么?委员带你抢先看[N].科技日报,2018-03-15(5).
  {5}张艳丽.国际空间站若干法律问题浅析[J].法制与社会,2009(14):77—78.
  {6}张晨曦.国际空间站的专利保护[D].哈尔滨:哈尔滨工业大学,2010,6.
  {7}郭明玉.国际空间站损害责任及中国空间站立法思考[D].哈尔滨:哈尔滨工业大学,2015.
  {8}刘功奇.我国探月工程知识产权保护研究[D].湘潭:湘潭大学,2015.
  {9}余建斌.中国空间站什么样[N].人民日报,2016-04-18(02).
  {10}王林.对国防知识产权归属制度的思考[J].国防,2007(01):61—62.
  {11} Arnold Vahrenwa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n the Space Station [J]. European Intellectual Property Review.1999,15(9).
  {12}刁振宇,吕可珂,程曼.国际空间站专利权法律保护研究[J].中国发明与专利,2016(05):29—32.
  {13}天宫一号对接机构研制16年成功申报20多项专利[J].科技视界,2011(34).
  {14}郑友德.我国外空相关发明的专利法保护[J].知识产权,2007,17(102):31—36..
  {15}黄震,朱光明.从神舟飞天看我国国防知识产权保护[N].重庆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2009,23(2).
  {16}田坤黉,侯永青.国际空间站运营管理体系架构分析[J].载人航天,2011(1):10—15.
  {17}夏春利.论中国载人空间站国际合作的法律环境[J].载人航天,2012,18(1):6—10.
  {18}郑友德.外层空间活动中的知识产权保护[N].中国知识产权报,2011-01-28(008).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51569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