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律适用》
当前审理民事抗诉案件中的程序问题及对策
【作者】 王朝辉【作者单位】 最高人民法院
【分类】 民事诉讼法【期刊年份】 2010年
【期号】 7【页码】 6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60680    
  
  2008年4月实施的《民事诉讼法》对包括民事抗诉在内的审判监督程序作了较大的修改,这一诉讼制度的改造给再审司法实践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一方面,不同审级的法院受理的民事抗诉案件数量出现“上增下减”的局面,并由此带来法院相关业务部门的职能调整与人员变化;另一方面,法律对民事抗诉案件的审理程序规定过于粗略,导致实际操作仍然需要面对诸多依据不明的具体问题。为此,以东西部相结合的原则,我们以山东、浙江、广西、陕西四家高院为样本,开展了针对民事抗诉案件审理程序相关问题的调研,并就调研中发现的典型性问题提出对策。
  一、近年来民事抗诉案件的基本态势
  近年来,全国法院受理的民事抗诉案件总量起伏不大,每年约为12000件左右,但在民事再审案件总量稳中有降的情形下,民事抗诉案件所占比例略有上升,分别为29.4%、31.3%、32.5%。从四个调研地区看,2006年至2008年3年的民事抗诉案件占民事再审案件的比例,分别约为33%、35%、37%,略高于全国同年平均比例。同时,抗诉案件比例呈现了地区性差异,并形成了不同的发展趋势。以浙江、广西两地为例,浙江近3年的抗诉案件比例均远高于广西,但两地的发展趋势却截然不同。相对于2006年与2007年,2008年《民事诉讼法》实施后,浙江抗诉案件比例明显下降,从2006年的45%、2007年的46.8%降至2008年的40.4%;而广西则明显上升,从2006年的 55%、2007年的53.2升至2008年的59.6%。由此说明,修订后的《民事诉讼法》对不同地区的影响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照:一方面,由于以前依当事人申请再审而进入再审程序较为严格的地区,随着再审诉权化改造的初步完成,部分原本可能向检察机关申诉的案件转化为直接向法院申请再审案件;另一方面,以前实践中掌握的再审立案以“可能有错”为标准、再审审理以“宽进严出”为原则的一些地区,受理再审申请和进入再审程序相对容易,但再审改判率并不高,《民事诉讼法》修订后,抗诉事由得以扩充,与当事人申请再审事由一致,导致抗诉案件比例有所上升。
  从四地法院近3年的统计看,在不同法院、不同年份,民事抗诉案件维持率以40%为轴心,以上下10%为极限波动。总体来看,山东、广西维持率较高,3年平均约为43%,浙江居中,3年平均约为39%,陕西较低,3年平均约为31%。造成这一态势的原因在于原审生效案件的质量与检察机关的抗诉质量双重影响。而3年来,四地法院民事抗诉案件的各自调撤率和平均调撤率均呈现逐年上升趋势,四地平均调撤率2006年为15.4%、2007年为17.1%,2008年则为19.9%。这一良好态势的形成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近些年全国法院对“调解优先”、“案结事了”等理念的积极贯彻,以及再审审判人员调解意识的普遍增强。
  二、民事抗诉案件审理程序中的具体问题
  虽然再审审理程序按照一审程序或二审程序进行,但再审的程序独立性是毋庸置疑的,且民事抗诉案件由于检察机关的介入,必然产生不同于一、二审的抗诉再审案件的独特性问题。这些具体问题贯穿案件受理、审查、审理、结案等整个程序。以下是我们在四地调研过程中发现的且在全国带有普遍性的一些实际问题。
  (一)关于民事抗诉范围问题
  抗诉范围,即指哪些民事裁判可以由检察机关提起抗诉。《民事诉讼法》14条规定,人民检察院有权对民事审判活动实行法律监督;第187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对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发现有本法第179条规定情形之一的,应当提出抗诉。法院的民事审判活动包括立案、审判、执行等程序,审判程序又包括第一审程序、第二审程序以及审判监督程序。现行民事抗诉制度中,法院在立案、审判、执行各阶段的民事审判活动是否都属于检察监督的范围?抗诉的范围是否限于审判程序,是否限于部分审判程序中的部分裁判?当事人申请再审,经法院审查作出驳回裁定后,检察机关能否对此类裁定进行抗诉?检察机关一般不能对民事调解案件进行抗诉,但对于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第三人利益的调解是否也一概予以限制?对此,法律没有明确可抗诉裁判的具体种类,法检两家缺乏全国性的联合指导意见,导致实践中法院受理审查结论与检察机关意见分歧。
  (二)关于申请抗诉期限问题
  《民事诉讼法》规定,当事人申请再审一般应当在判决、裁定发生法律效力后2年内提出,但对当事人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是否应在2年内提出,目前法律和司法解释均未涉及。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全国审判监督工作座谈会关于当前审判监督工作若干问题的纪要》虽规定:“原审案件当事人在原审裁判生效2年内无正当理由,未向人民法院或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的案件,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该文件仅为会议纪要,效力位阶较低,“正当理由”这一表述也存在较大弹性,且该文件出台在《民事诉讼法》修改前,故在实践中并未得到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检察院在2001年8月14日以民事行政检察厅名义发布的《关于规范省级人民检察院办理民事行政提请抗诉案件的意见》中规定:“申诉人在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生效2年之内无正当理由,未向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的案件,应不予受理。”这一规定同样由于上述原因,而在各地执行不一。
  (三)关于抗诉理由审查问题
  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检察机关的抗诉理由应限于179条规定的情形,但实践中对于下列情形应在受理审查时退回检察机关,还是在实体审理后以抗诉理由不成立维持原判,依然存有疑问:一是抗诉书只是笼统引用179条,未明确指出具体哪一项的;二是抗诉书归纳的事由明显与事实或说理部分内容不符的;三是抗诉事由虽然在抗诉书上表述为第179条某一项,但明显超越了最高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审监司法解释》)对该项事由的解释范围;四是法院已经裁定驳回当事人再审申请,检察机关又以相同理由提出抗诉的。
  (四)关于案件受理费问题
  《诉讼费用交纳办法》9条规定,根据《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审判监督程序审理的案件,当事人不交纳案件受理费,但有二种情形除外。其中,当事人对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决或者裁定未提出上诉的案件,《诉讼费用交纳办法》明确当事人申请再审、人民法院经审查决定再审的,应当交纳案件受理费;但检察机关根据当事人的申诉对一审生效裁判提出抗诉的案件,是否应当交纳案件受理费,未作明确。就此,司法实践中的认识与操作不统一。
  (五)关于提审或指令再审问题
  《民事诉讼法》明确了可以指令再审的事由必须是179条规定的第(一)至(五)项情形之一,《审监司法解释》也从反向角度规定了不得指令再审的情形。但面对具体案件,仍然存有疑问:如抗诉事由往往涉及第179条多项,既有第(一)至(五)项的,也有其他项的,形成“复合事由”的案件,能否指令?抗诉书论述的主要内容实质上是第(一)至(五)项事由之一,但为了达到“同抗同审”目的,其在结论部分归于第(六)项法律适用错误事由,能否按实质事由来处理?当事人向上级法院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后,检察机关就同一生效裁判提起抗诉,上级法院将抗诉案件指令再审后发现或下级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发现,该案已被上级法院裁定驳回,如何处理?上级法院能否将抗诉案件指定至其他同级法院?
  (六)关于抗诉书送达及当事人出庭问题
  抗诉书由检察院还是由法院向当事人送达,法律无明确规定。有的民事再审案当事人在开庭前才拿到抗诉书,并以此提出程序不合法,使得庭审准备阶段的工作无法顺利完成,直接影响到了庭审的质量。如果抗诉书无法送达,就必然对接下来的程序存在重大影响,如无法开庭、重新给予答辩期等。与送达有着密切联系的是当事人出庭问题。虽然对一方或双方当事人不出庭的处理方式,《审监司法解释》有了相应规定,但相关文书无法送达双方当事人时,因案外人申诉而引发抗诉的案件,原审双方当事人不出庭时,能否参照司法解释规定处理,当存疑问。
  (七)关于案件审理范围问题
  根据《审监司法解释》第33条规定,法院应在抗诉支持当事人请求的范围内审理再审案件。但在理解上仍然存在分歧。例如,检察机关如果只是在抗诉书中提出应当再审的事由(如生效裁判剥夺了当事人辩论权等程序性事由),而没有明确对申诉人具体请求的支持的范围时;检察机关审查后认为生效裁判存在应当再审的某项事由,而当事人并未提出该事由时;申诉人在再审审理中对抗诉事由或请求事项进行补充、变更或放弃时,审理范围应当如何确定等等都缺乏统一规定。此外,根据《审监司法解释》26条,法院审查一方当事人再审申请期间,检察机关无论基于该方当事人申诉还是基于对方当事人申诉而对该案提起抗诉的,法院均应裁定再审并将申请再审人的请求纳入审理范围。但反过来,检察机关根据一方当事人申诉提起抗诉而由法院裁定进人再审后,对方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的,能否将其申请再审的请求纳入审理范围却不无疑问。
  (八)关于检察机关调查取证问题
  《民事诉讼法》仅规定了当事人举证和法院调查取证的情形,未将检察院调取的证据作为法定来源。实践中,无论是法院还是当事人,对检察机关在民事抗诉案件中的调查取证权都存在很大争议。在调研中,有观点认为,审判监督视野下的民事检察调查取证权,其性质是在依法行使监督权的情况下所承担的一种民事诉讼法上的责任。在审查民事申诉时,检察机关调查取证是为了准确地查明法院的职权活动是否合法,裁判认定的主要证据是否真实,从而正确地行使法律监督权。因此,不论从法理上还是实践中,民事抗诉制度都必须要明确检察机关的调查取证权。另一种观点认为,民事抗诉属于事后监督,检察院只能根据原审卷宗材料,对法院裁判在适用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6068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共引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引用法规】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