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行政法学研究》
论行政行为的执行力
【作者】 叶必丰【作者单位】 中国政法大学
【分类】 行政管理法【期刊年份】 1997年
【期号】 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2663    
  行政行为的执行力问题,既是一个基本理论问题,又是一个重要的实践问题。从理论上说,它是作为行政法学核心的行政行为理论中的一个基本原理,但却尚未被正确地认识。从实践上看,它关系到行政行为内容的及时、切实实现,但却有待健全和完善。因此,本文试图对行政行为的执行力,作一初步的理论探讨,以期将其引向深入。
一、行政行为执行力的界定

国内外学者对行政行为执行力的理论界定,主要有三种观点:

1.认为行政行为的执行力,就是对具体行政行为予以强制执行的法律效力。日本著名公法学者南博方认为,“在许多情况下,法律上行政厅无需获得判决等债务名义,只需以行政行为自身为依据,便可强制实现其内容。这种可以强制实现其内容的效力便称为执行力”[1]。我国台湾学者也持这种观点。例如,张载宇认为,具体行政行为的执行力,就是:对负有作为义务者,有强制其履行义务之效力;对负有不作为义务者,有强制其遵守之效力“[2]正是基于这种认识,有的学者便将具体行政行为的执行力直接称为“强制力”。[3]我国大陆学者也多持这一观点。例如,张树义认为,“行政行为执行力是指行政行为成立后,行政机关具有依法采取一定的手段,使行政行为的内容得以完全实现的效力。”[4]基于行政行为的执行力即强制执行的效力的认识,有的学者进而将其解释为行政主体强制实现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权力”。例如,应松年认为,“执行力是指行政机关依法采取一定手段,使行政执法行为得以完全实现的权力”[5]。这一观点,是行政法学界的普遍观点。

2.认为行政行为的执行力,是指具体行政行为所具有的相对人自行执行或行政主体强制相对人执行的法律效力。例如,罗豪才认为,“行政行为的执行力是指行政行为的内容如果是命令相对人为一定行为或不为一定行为,则相对人必须执行;如果相对人不履行其义务时,行政机关可依法定程序强制执行,有时还可申请人民法院通过民事诉讼程序强制执行”。[6]根据这一观点,只有设定相对人义务的具体行政行为才具有执行力;这种执行力首先表现为要相对人履行该具体行政行为所设义务的义务或行政主体要求相对人履行该具体行政行为所设义务的权利;其次表现为在相对人不履行该具体行政行为所设义务时的强制执行力。这一观点与第一种观点相比,前进了一大步,与有关行政法规范规定的“当事人在法定期限内对具体行政行为不申请复议,不提起诉讼又不执行的,予以强制执行”是一致的。但是,持这一观点学者很少。

3.认为行政行为的执行力,是对具体行政行为所设义务的自行执行或强制实现的法律效力。王名扬在论及法国“行政处理的执行”时,对具体行政行为的执行力提出了下列观点:具体行政行为为行政主体设定义务的,该行为的执行力首先表现为行政主体应自行履行其义务的法律效力,其次表现为在行政主体不履行其义务时,相对人可通过诉讼等法律机制促使其履行义务的法律效力。具体行政行为为相对人设定义务的,该行为的执行力首先表现为相对人应自行履行其义务的效力,其次表现为在相对人不履行其义务时的强制执行力。[7]根据这一观点,具体行政行为的执行力,既包括对相对人的执行力又包括对行政主体的执行力,既包括自行执行力又包括强制实现力,内容全面,也符合现代社会民主和法治的要求,因此比前两种观点更为科学,但尚未见其他学者论及。

笔者不完全同意上述三种观点,认为行政行为的执行力是指对该行为内容的自行执行或强制实现的法律效力。也就是说,行政行为的执行力既包括具体行政行为的执行力也包括抽象行政行为的执行力,既包括对相对人的执行力也包括对行政主体的执行力,既表现为自行执行力又表现为强制实现力。

二、具有执行力的行政行为

学者们虽然承认具体执行内容即设有需履行义务的行政行为都有执行力,但在实际论述中却认为只有部分行政行为才具有执行力。前述三种观点一致认为,只有外部行政行为和具体行政行为才具有执行力,内部行政行为和抽象行政行为不具有执行力;前述第一、二种观点认为,只有为相对人设定义务的行政行为才具有执行力,而为行政主体设定义务或为相对人设定权利从而使行政主体负有义务的行政行为却不具有执行力。
画风不对,如何相爱
实际上,行政行为一经作出并自告知、受领或附款规定之日起,即具有公定力、确定力、拘束力和执行力。行政行为的公定力,要求有关国家机关、社会组织或个人都应尊重该行为对权利义务的设定。行政行为的确定力,要求相对人只能在法定期限内请求有关国家机关对该行为作法律上的审查,要求行政主体只能依法变更或消灭该行为所设的权利义务。行政行为的拘束力,要求有关当事人在依法消灭该行为的公定力和确定力之前,只能受它的约束。行政行为的执行力,是实现行政行为内容即权利义务的法律效力。行政行为的公定力、确定力和拘束力,为行政行为的执行力奠定了基础,并必将导致行政行为的执行力。同时,行政行为的执行力又是行政行为公定力、确定力和拘束力的最终目的、保障或实现。如果行政行为没有执行力,即它所设的义务可以不履行或可以不予强制履行,则它所设的权利就不可能得到实现,行政行为的公定力、确定力和拘束力的存在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行政的目的也就无法达到。因此,笔者认为,以权利义务为内容的行政行为都具有执行力。

认为只有以义务为内容的行政行为才具有执行力,而以权利为内容的行政行为不具有执行力的观点,是欠妥的。这是因为,任何行政行为都是同时以权利义务为内容的,不存在只以纯粹义务为内容的行政行为,一方当事人的权利或义务必将表现为另一方当事人的义务或权利。当权利人实现其权利需得到对方当事人的协助时,则该对方当事人即具有作为义务;当权利人实现其权利无需得到对方当事人的协助时,则该对方当事人即具有表示尊重的不作为义务。因此,任何行政行为都是具有执行内容的行政行为。同时,行政行为所设的权利是一种公权,以不违反公共利益为限度,因而要求权利主体在行使权利时遵守相应的规则。这些规则有:行政主体的权利兼为义务,不得任意放弃或转让;相对人的权利,如复议申请权和因准生证而取得的生育权等,可以放弃但不得转让;相对人的某些权利也兼为义务,如义务教育阶段的受教育权等,同样既不能放弃又不能转让;及时和按法定方式、地点行使权利,否则行政主体有可能构成超越职权或滥用职权,相对人有可能会丧失权利等。如果权利主体不按规则行使权利,法律仍将通过监督或制裁等强制其依法行使。因此,行政行为不仅对义务人具有执行力,对权利人也具有执行力。实际上,权利的可享受性,就是义务须履行的前提,也是行政行为执行力的另一方面。也就是说,义务的履行和权利的行使,都体现了行政行为的执行力,并且共同体现着行政行为的执行力。

认为只有设定相对人义务的行政行为才具有执行力,设定行政主体义务的行政行为不具有执行力的观点,是不可取的。行政行为可以为相对人和行政主体双方当事人设定权利义务。设定权利义务的行政行为都具有确定力和拘束力,而不是设定相对人义务的行政行为有确定力;设定相对人权利、行政主体义务的行政行为不具有确定力和拘束力。同一个行政行为对双方当事人都具有确定力和拘束力,而不是只对相对人有确定力和拘束力;对行政主体没有确定力和拘束力。因此,相对人因行政行为设定而负有的义务应履行,行政主体因行政行为设定而负有的义务同样应履行;设有相对人义务的行政行为具有执行力,设有行政主体义务、相对人权利的行政行为同样具有执行力,这既是现代社会民主和法治、法律面前从平等、权利义务相一致等法律原则的客观要求和具体体现,也是当代行政法基本价值的具体实现。否则,行政法只能成为纯粹的管理法、统治法。

抽象行政行为和具体行政行为、内部行政行为和外部行政行为,都可以设定权利义务,都可为相对人和行政主体设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你怀了我的猴子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266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