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西南政法大学学报》
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权益保障研究
【副标题】 从附条件不起诉的考察帮教机制切入
【英文标题】 On the Protection of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Juvenile Criminal Suspects
【英文副标题】 Taking the Mechanism of Investigation and Assistance for Conditional Non-prosecution
【作者】 夏纪森【作者单位】 常州大学史良法学院
【分类】 刑事诉讼法
【中文关键词】 附条件不起诉;法定不起诉;相对不起诉;存疑不起诉
【英文关键词】 conditional non-prosecution; non-prosecution; relative non-prosecution; non-prosecution with doubts
【文章编码】 1008-4355(2019)04-0051-09
【文献标识码】 A DOI:10.3969/j.issn.1008-4355.2019.04.05
【期刊年份】 2019年【期号】 4
【页码】 51
【摘要】

公诉权由检察机关行使意味着附条件不起诉的考察权应赋予检察机关,而以检察机关法律监督下的NGO负责适用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日常考察帮教工作,既可以充分发挥NGO的专业人才优势,又可以避免“多头负责”的弊端。基于降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人身危险性和促使其改过自新的立法宗旨,检察机关有权根据其在考验期的表现,适时地在法定幅度内延长和缩减考验期。附条件不起诉的帮教工作绝不是独断的、教条的或家长式的灌输,而是引导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对自己的欲望信念作出反思评估;更是通过某些优秀人物的示范作用,在他们内心产生某种道德感动,进而启迪他们的心灵。

【英文摘要】

The examination right of conditional non-prosecution shall be exercised by the procuratorial organ, which is an inevitable requirement for the procuratorial organ to exercise the right of public prosecution. The NGO under the legal supervision of the procuratorate is responsible for the daily inspection and assistance of the juvenile criminal suspects who are not subject to the conditions. It can not only give full play to the advantages of NGO, but also avoid the drawbacks of “long-term responsibility”. Based on the legislative purpose of reducing the personal risk of juvenile criminal suspects and promoting their rejuvenation, the procuratorate has the right to extend and reduce the test period within the statutory range according to its performance during the test period. The teaching and non-prosecution work is not an arbitrary, dogmatic or paternalistic indoctrination. Our purpose is to guide juvenile criminal suspects to reflect on their own beliefs and desires. Moreover, hopefully, they can be moved and enlightened by the good examples of some outstanding people.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274600    
  
  

引论

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设定的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是在新《刑事诉讼法》中增加的制度,其目的是教育、感化与挽救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这无疑为他们能够改过自新提供了一次机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在考验期间的表现是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重中之重,而良好的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帮教机制,无疑能使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认清自身的问题,促使其真正的痛改前非,从而在客观上大大降低其社会危险性。可见,这项制度的落实,需要考察帮教人员极其认真地付出才能有效果。相反,假若在附条件不起诉决定作出以后,帮教只是流于形式,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就无法真正认清自身的行为,而在内心深处更无法产生改变自我的召唤,那么这项制度就会失去其存在的价值。

从目前的司法实践来看,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在现实中的运作由于受到人力、财力的限制,其效果不很理想,因而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这项制度的适用。如何建构符合司法实践的考察帮教机制成为当下的紧要课题。基于此种原因,笔者拟对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帮教的机制完善提出若干设想,以更好地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权益进行保障。

一、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帮教的立法缘由

对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不起诉规定,《刑事诉讼法》规定了法定不起诉、存疑不起诉、相对不起诉和附条件不起诉四种。对于前两种,检察机关没有起诉裁量权,只要符合相应条件,就必须作出不起诉决定;后两种则是检察机关具有起诉裁量权的体现。

附条件不起诉实际上需要检察机关作出两次不起诉的决定,这具体体现在《刑事诉讼法》从第271条到第273条的规定中。

第一次不起诉决定是“效力待定”的状态。第一次不起诉决定的作出意味着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要面临6个月到1年的考验期,考验的效果在这个时刻是处于未知的状态,因而是效力待定的。

第二次不起诉决定是指在考验期届满后,只要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没有出现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检察机关就应当作出不起诉的决定。从第一次不起诉决定来看,其针对的对象与犯罪类型都具有特别性,与相对不起诉是有显著区别的。但是,如果结合附条件不起诉的两次不起诉决定来看,它实际上也是检察机关酌定不起诉的一种具体形式。区别在于,附条件不起诉是检察机关对犯罪嫌疑人经过了两次裁量,而相对不起诉则是一次作出。不能认为附条件不起诉的设定是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获取不起诉可能的限制,而应从保护未成人的角度理解为使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多了一条不起诉的路经。基于这样的理念,当相对不起诉和附条件不起诉都可以适用的情形下,相对不起诉应该具有优先性{1}。只有这样,才能在程序上实现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人权的保障。

需要进一步指出的是,附条件不起诉中两次不起诉决定的依据是不同的。第一次不起诉决定是对在此决定作出之前的行为人的行为所具有的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进行考量,亦即对其犯罪和量刑情节的考量。在这方面,附条件不起诉和相对不起诉是一致的。第二次不起诉决定则主要依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在考验期的表现,亦即其人身危险性是否降低。尽管如此,由于附条件不起诉针对的是未成年人群体,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是少年司法的一项基本原则。这项原则必然要求考察帮教机制的设立,必须以最大限度地保护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身心康复和最有利于未成年人的教育和挽救为出发点。否则,附条件不起诉这项制度的设立就会失去意义。

表1:四类型不起诉制度对比表[1]

┌───────┬───────┬───────┬───────┬───────┐
│       │法定不起诉  │存疑不起诉  │相对不起诉  │附条件不起诉 │
├───────┼───────┼───────┼───────┼───────┤
│适用范围   │根据事实、情节│根据事实、情节│依法已经够罪,│依法已经够罪,│
│       │和有关证据应当│和有关证据应当│犯罪情节轻微,│涉嫌刑法分则第│
│       │无罪或者可能无│无罪,检察机关│依照刑法规定不│四章、第五章、│
│       │罪,法律明确规│经过补充侦查的│需要判处刑罚或│第六章规定的犯│
│       │定不予提起公诉│案件,仍然认为│者免除刑罚的案│罪,可能判处一│
│       │的案件    │证据不足不符合│件      │年有期徒刑以下│
│       │       │起诉条件的案件│       │刑罚     │
├───────┼───────┼───────┼───────┼───────┤
│适用效力   │具有终止诉讼的│具有终止诉讼的│具有终止诉讼的│只是暂时停止起│
│       │程序效力   │程序效力   │程序效力   │诉程序,是否继│
│       │       │       │       │续取决于涉罪未│
│       │       │       │       │成年人在考察期│
│       │       │       │       │内的具体表现和│
│       │       │       │       │是否有其他需要│
│       │       │       │       │追究刑事责任的│
│       │       │       │       │情形     │
├───────┼───────┼───────┼───────┼───────┤
│附加条件   │不需要附加任何│不需要附加任何│不需要附加任何│作出决定时要附│
│       │条件和期限  │条件和期限  │条件和期限  │条件和附期限 │
├───────┼───────┼───────┼───────┼───────┤
│价值取向   │体现罪行法定原│贯彻“疑罪从无│社会危害性较小│行为人主观恶性│
│       │则      │”的司法原则 │不起诉    │较小不起诉  │
├───────┼───────┼───────┼───────┼───────┤
│适用对象   │不限于未成年人│不限于未成年人│不限于未成年人│只适用于涉罪未│
│       │       │       │       │成年人    │
├───────┼───────┼───────┼───────┼───────┤
│作决定时,是否│否      │否      │否      │是      │
│需要征得被害人│       │       │       │       │
│同意的问题  │       │       │       │       │
├───────┼───────┼───────┼───────┼───────┤
│起诉裁量权  │排斥自由权的存│排斥自由权的存│体现起诉裁量权│体现起诉裁量权│
│       │在,当符合法定│在,当符合法定│,更多考虑犯罪│,更多考虑犯罪│
│       │条件时,检察机│条件时,检察机│本身因素   │嫌疑人个人情况│
│       │关必须作出不起│关必须作出不起│       │,或者对公共利│
│       │诉决定    │诉决定    │       │益的考量   │
└───────┴───────┴───────┴───────┴───────┘

二、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帮教的考察模式分析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

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帮教的权力配置主要体现在《刑事诉讼法》第272条第1款和《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496条的规定中。附条件不起诉的考察权赋予检察机关行使,这也是检察机关行使公诉权的必然要求。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具体的日常考察工作也必须由检察机关负责。

从目前的司法实践看,以具体实施考察帮教的机构为划分标准,考察帮教模式可划分为三类:

(一)完全由检察机关主导模式

这种模式是指具体考察帮教的内容完全由检察机关组织实施,这些内容包括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在帮教中需要参加的一些公益活动、家访、校访、跟踪考察等。例如,重庆市合川区检察院就实行这种模式。这种模式的不足之处在于,检察机关的职能是法律监督,其对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矫正和帮教不具有专业性。此外,检察机关的工作繁重,大量的对未成年人的审查逮捕、审查起诉以及出庭公诉等工作,会使检察机关在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帮教方面难以有足够的人员和时间保障,这无疑会严重影响考察帮教的效果。

(二)检察机关牵头负责+社区矫正机构具体考察帮教模式

这一类考察模式在全国比较普遍,检察机关只是负责牵头组织,而具体的帮教工作则由司法局下辖的社区矫正机构实施。无疑这可以减轻检察机关的考察工作压力,发挥基层司法机构的优势。不过,由于社区矫正机构的主要职责是对法院已经判处适用管制、缓刑等的犯罪人进行监督与考察,假若再将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也放在社区矫正机构,就容易引发与已决犯的“身份混同”,进而给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打上“罪犯”的烙印。从这种意义上看,不宜将附条件不起诉的帮教考察由社区矫正机构实施。

(三)检察机关牵头负责+家庭、社区、企业、学校等多部门配合考察帮教模式

这一模式主要体现在《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496条第2款规定中,其目的是想发挥各种社会组织(包括家庭、社区、学校、团体、企业等)的作用,从而构筑一套健全的社区帮教体系。这种模式虽然会减轻检察机关的日常考察工作压力,但也可能会形成“多头负责”甚至最终没人负责的局面,进而阻碍附条件不起诉的延续开展。

由于上述模式存在着这样那样的不足,因此,在附条件不起诉考察机构的设置上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有学者提出以检察机关法律监督下的NGO(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s)来负责适用附条件不起诉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日常考察帮教工作,既可以充分发挥NGO的专业人才优势,又可以避免“多头负责”的弊端。因此,检察机关作为附条件不起诉的公权力考察主体,应从人力、物力等方面对附条件不起诉考察NGO的建立完善进行扶持,并对其日常运行进行法律监管,保障附条件不起诉考察工作的顺利进行[2]。笔者认为,这是一条有益的路径,值得在现实中实践、推广。

目前,由于全国缺乏统一的行业标准,导致社会调查服务机构鱼龙混杂、服务质量参差不齐,政府购买社会服务选择标准欠缺、愿望不强烈,因此,国家急需规范行业标准。此外,当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观护帮教工作在人才方面十分匮乏,西北政法大学为了满足社会的需要,就设置了司法社工专业,这一做法值得推广。

三、附条件不起诉的具体考察程序

(一)附条件不起诉考察程序的启动与运行

附条件不起诉程序的启动是从检察机关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开始,检察院应该及时将附条件不起诉决定书与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案件基本情况通知书交给负责具体考察帮教的机构,由该机构根据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特点,制定出详细的考察帮教计划书,报检察院公诉部门批准。自此,考察帮教机构就可以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展开正式的帮教考察。

在具体的考察帮教过程中,检察机关由于不实际参与,而主要负责监督考察。因此,为了详细了解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情况,可以要求考察机构定期反馈情况。如果发现考察计划不适合未成年犯罪嫌疑人的考察帮教,可以协同考察机构提出修改意见,对考察计划进行修改;假若发现考察机构存在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开弓没有回头箭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参考文献】

{1}参见:王然.附条件不起诉的考察模式与机制建构[G]∥苗生明,叶文胜.附条件不起诉的理论与实践,北京:法律出版社,2015:102.

{2}席小华.新西兰“家族议会”教育模式及其启示[J].青少年犯罪研究,2006(1):79.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扫码阅读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274600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
【相似文献】
【作者其他文献】

热门视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