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略论我国一九七五年的宪法
【作者】 许崇德 何华辉【分类】 中国宪法
【期刊年份】 1980年【期号】 6
【页码】 8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3849    
  
  一九七五年一月十七日,四届人大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七五宪法)。这是建国后第二部宪法。当时,十年动乱已经是第九个年头了,宪法作为历史经验的总结,它的精神自然同“文化大革命”的精神在基本上是一致的。粉碎“四人帮”后,中国人民拨乱反正,开始做大量的工作。七五宪法随即被修改,足见它对于社会主义发展的新时期是不能适用的。一九七八年三月五日,新的现行宪法一经颁布,七五宪法即告失效。故七五宪法的存在,总共只有三年。现在,七五宪法已经是一个历史文件,把它作为法学研究的对象,在学术上进行一点探讨,对于我国宪法学的发展以及当前宪法修改的工作,可能是有益的。
  一、宪法的指导思想
  对任何一个宪法的历史评价,不能不首先注意到该部宪法的指导思想问题。通常说,宪法是统治阶级意志的集中表现,社会主义宪法是无产阶级意志的体现,伸言之,它也是人民意志的体现。这样的说法无疑的是正确的。但是,在纷繁复杂的社会生活中,对于特定的事物,还需要做特殊的、具体的分析。即随在社会主义国家里,如果宪法的制定、修改、缺乏真正的民主过程;再者,如果制宪者或是负责修改宪法的领导人坚持错误的思想跳线,那么,这样的宪法也就未必能完整地正确地体现人民的意志和利益。
  同我国一九五四年经过全民讨论而产生的第一部宪法相比,七五宪法修订过程的民主性显然欠缺。尤为重要的,七五宪法的指导思想很难说能代表人民的意愿。张春桥在四届人大所作的《关于修改宪法的报告》中曾经明白地说:我们在长期斗争过程中已经有了一条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基本路线。这是我们的“生命线”,坚持了基本路线就能够胜利。“这就是我们的主要经验,也是我们这次修改宪法的指导思想”。
  随着建国以来民主革命任务的完成和社会主义改造、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随着剥削制度的消灭和剥削阶级分子的逐步改造,国内的阶级关系以及阶级斗争的形势早已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七五宪法以所谓基本路线作为指导思想,是不符合我国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在七五宪法通过前的相当一个对期内,林彪、“四人帮”利用党内本来存在着的“左”的倾向,大事破坏。他们鼓吹什么同一切阶级敌人斗争的焦点就是坚持不坚持基本路线、宣扬阶级斗争无时不有、无处不有,越来越尖锐化,到处充满着你死我活的敌我斗争。他们挑动全面内战,对广大群众和干部实行反革命的阶级斗争。所以,宣布以基本路线为宪法的指导思想,无疑是对于以前那一套理论与实践的肯定。按此继续下去,势必使我们国家离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正确轨道越走越远。同时,它也将否定宪法之为宪法。道理很简单,因为疾风暴雨式的群众的阶级斗争是不大遵守宪法的。事实上,在“文化大革命”中,作为根本法的宪法就没有起多少作用。宪法的指导思想引起宪法作用的消失,这就是七五宪法本身的矛盾所在。
  二、宪法的体系结构
  七五宪法的指导思想决定了它不需要明确而周详的规范,甚至亦无需考虑宪法能否在实际中实施贯彻的问题。因而它在内容构成方面的表现是简单化、纲领化。七五宪法从一九五四年宪法的一百○六条删减到三十条条文,就是鲜明的例证。
  五四宪法由序言、总纲和其他三个专章组成。这样的结构是很合适的。因为当时我国尚处在由多种经济成分向单一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过渡的进程中,社会主义制度在许多方面还没有定型,很难把一切问题都条文化,列成专章。所以,采取序言、总纲到具体章节的写法是合乎科学的。但是体系结构的科学性只能是相对的。时间过了二十年,客观情况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加之七五宪法的全部条文只有三十条而仍旧沿袭原先的框架结构,那就未必是科学的了。
  纵观世界各国宪法的演变,大致都有这样一种趋势:即在革命胜利初期的宪法中,宣言性、总纲性的成分往往比较显著。例如一七九一年后,法国资产阶级把“人权宣言”列入宪法;十月革命胜利后,俄国无产阶级把“被剥削劳动人民权利宣言”列入一九一八年苏俄宪法,等等。待到政权日益巩固、社会渐趋稳定之后,则宪法的条文化、规范化趋于加强,专章专节更为分明,同时,宣言性,总纲性的成分则相对地减少,或者消失。然而我国从五四宪法到七五宪法的发展,却不是这样。兹试列表如下:
  ┏━━━━━━━┳━━━━┳━━━━━┳━━━━━━━┳━━━━━━━━━━━━━┓
  ┃宪  项   ┃ 序言 ┃总条文数 ┃总纲的条文数 ┃总纲条文占全部条文的比重 ┃
  ┃ 法\ 目  ┃    ┃     ┃       ┃             ┃
  ┣━━━━━━━╋━━━━╋━━━━━╋━━━━━━━╋━━━━━━━━━━━━━┫
  ┃一九五四宪法 ┃934个字 ┃ 106条  ┃  20条   ┃  18.86%       ┃
  ┣━━━━━━━╋━━━━╋━━━━━╋━━━━━━━╋━━━━━━━━━━━━━┫
  ┃一九七五宪法 ┃800个字 ┃ 30条  ┃  15条   ┃  50%         ┃
  ┗━━━━━━━┻━━━━┻━━━━━┻━━━━━━━┻━━━━━━━━━━━━━┛
  从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总条文数悬殊的情况下,七五宪法中序言和总纲的分量,大大超过了五四年宪法序言、总纲所占的比重。本来由于历史的原因五四宪法中宣言性、总纲性的成分占适当的比重是可以的。但是七五宪法不仅没有能加强条文化、规范化,反而扩大了序言和总纲的比重,使整个文件具有更多的宣言性,这是不可取的。其所以如此,当然同修改宪法的指导思想分不开。
  三、宪法的序言和总纲
  无论从内容或者形式来看,序言和总纲在七五宪法中无疑地占着极其重要的地位。序言的中心内容是强调社会主义历史阶段始终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存在着帝国主义、社会帝国主义进行颠覆和侵略的威胁。这是全部宪法的基础和出发点。离开了“基本路线”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理论,我们就不可能理解七五宪法的精神及其特点。
  总纲反映了我们国家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性质,确认了单一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从这一点来说,七五宪法仍不失为一部社会主义的宪法。另一方面,与五四宪法相比较,七五宪法的总纲又具有它自己的特点,尤其是下列三个问题,值得讨论:
  (一)关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党的领导是一条重要的宪法原则,无论对于五四宪法,或是对于七五宪法,一概如此。但在具体的做法上,二者有着很大的不同。五四宪法关于党的领导问题仅在序言开头,叙述革命胜利的历史过程中提了一提。而七五宪法则不然,光是序言及总纲部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字样即重复出现达六次之多。五四宪法基本上没有规定党的领导,这在实际上是不是削弱党的领导了呢?没有。七五宪法多次反复强调党的领导,这是不是真的加强党的领导了呢?事实亦未必如此。共产党的领导是几十年的斗争历史形成的。她依靠自己政治路线的正确,以自己艰苦奋斗的经历、无数党员为着人民的利益忘我工作、英勇牺牲而赢得声誉。她是“为大多数人民所信任的、被人民在长时间内考验过因此选中了的政治领导者”(《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78页),所以党的领导无须用法律予以强调。五四宪法正是如此。反之,如果一个政党的政治路线变得不那么正确,民主集中制和集体领导制遭到破坏,优良的传统和作风在很大程度上丢失,从而崇高的威望开始下降,那就只好借重于法律的强制手段加以维护。不可否认,经过八年多的动乱,到四届人大召开的时候,我们党的信誉不是加强,而是减弱了。因此,七五宪法一再重复地规定党的领导,这恰恰是党的领导在实际上已经减弱,并正在继续减弱的反映。更有甚者,一七五宪法一再重复党的领导的做法,助长了本来已经存在着的以党代政的错误倾向。“四人帮”利用这种错误倾向,假借党的名义向政权机关发号施令,严重地破坏了党和政权机关应该保持的正常关系。时至今日,我们还不得不把改善党政关系,纠正以党代政的错误作为政治改革的重大项目,其影响之深,由此可见。
  (二)关于国体问题:五四宪法第一条曾规定我们国家为人民民主国家,而没有叫人民民主专政国家,其意义是颇为深刻的。民主与专政是一个事物的两个侧面,二者相互依存,不可分割。所以人民民主也就是人民民主专政。列宁说过,“民主是一种国家形式,一种国家形态”《列宁选集》第3卷,第257页),人民民主亦即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形态。它是人民的国家,只对少数人实行专政。因此,宪法称人民民主时,在含义上已经包括了对于敌对阶级的专政在内了。人民民主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只是对极少数剥削者施行专政,故在我们国家里,民主与专政这两个矛盾的方面并不是半斤八两,等量齐观的。人民有几亿之众,显然民主是矛盾的主要方面。何况国家本身乃是阶级专政的工具。讲国家,就已经意味着专政了。所以五四宪法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人民民主国家是很科学的。
  七五宪法则不同,它规定了我们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当然,我国的人民民主专政实质上就是无产阶级专政。问题是七五宪法为什么不像五四宪法那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无产阶级民主国家(或者称社会主义民主国家),而要叫无产阶级专政国家呢了尽管民主国家与专政国家的称谓只是侧重面有所不同,并无本质差异,但是,如果联系到七五宪法的指导思想和基本精神,那么提出这样的问题,就并非毫无意义。
  七五宪法不仅对当付的中国让会有它自己的阶级估量,而且对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含义的理解也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概念完全不同。为了对后者有所说明,这里需要从七五宪法中摘录两段条文。一是总纲第十三条:“大呜、大放、大辩论、大字报,是人民群众创造的社会主义革命的新形式”,这就是张春桥在宪草报告中标榜的“充分的民主”。至于“四大”究竟是什么样的民主形式,这里不用赘述了。另一段条文是总纲第十二条:“无产阶级必须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的专政”。这是“四人帮”的创造,是张春桥在宪草报告中夸为坚持马列主义原则立场,同孔老二的“仁政”划清界限的精髓。总之,七五宪法关于民主与专政的具体条文,对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性质作了歪曲的理解和错误的注释。
  (三)总纲语句的政治化极其显明。诸如:“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第七条),“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以农业为基础,以工业为主导”(第十条),“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老、中、青三结合”(第十一条),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第十二条),“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一(第十三条)等等,大多直接采用领袖语录或者政治口号来制成宪法条文,既缺乏明确的规范性,在实际中又难以具体执行,更无法对它的实施进行监督,判别某种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3849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