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期刊名称】 《法学评论》
国际私法的对象与体系
【作者】 (苏联)隆茨著 卫道治译 韩德培校【分类】 国际私法
【期刊年份】 1980年【期号】 4
【页码】 1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1133853    
  国际私法应该研究什么东西?它应该包括哪些内容?关于这个问题,在各国国际私法学者中间,是有不同的主张的。目前这个问题,已引起我国国际私法学者的注意和讨论。讨论的焦点,似乎在于直接是定涉外民法关系的实体规范应否一列入国际私法范围之内。关于这一点,在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学者中间,也是有不同的看法的。兹将苏联隆茨所著《国际私法教程》三卷本中第一卷(一九七三年第三版)内的有关论述,选译如次,以供参考。
  译 者
  一 国际私法的概念
  1.不同国家之间在经济和文化领域的合作,既表现在国家本身之间的各种关系上,也表现在公民和组织《法人》之间的各种关系上。国际交往,国际流转一这就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和不同国家公民和组织之间的关系之总和。
  国家之间的关系上的法律问题便构成国际公法这一领域。
  在国际生活中产生的公民和组织之间的关系上的法律问题则属于国际私法范围。
  举例来说,属于国际私法领域的有:外国人和外国法人的民事权利能力问题,对外贸易契约方面的关系问题(国际私法的最重要部分),外国人的著作权和在国外出版的作品的著作权问题,类似的所谓工业产权(发明权和商标权)问题,外国人遗产的继承问题以及其他诸如此类的问题。
  属于这一领域的,还有在国际生活中产生的婚姻家庭法问题,例如,关于在国外缔结婚姻或离婚的问题,或者关于外国人在国内的婚姻和家庭问题。
  在苏联法律体系由,亲属法被视为一个独立的部门。不过,尽管苏联的亲属法不是苏联民族的组成部分,亲属法仍应利用一系列的民法学范畴:权利能力,行为能力,意思表达方式(在缔结婚姻时),不遵守这种方式的后果等等。家庭财产关系主要也是援用一系列民法学范畴来规定的。
  自然,在规定国际生活中产生的种种家庭关系时,往往也援用许多国际私法范畴,这些范畴是用以调整在同样情况下产生的民法关系的。
  同样属于这方面的还有劳动法的某些问题,因为这些问题是与利用民法范畴(契约,损害赔偿责任,诉讼时效等等)有关的。在有外国人参加的劳动关系的范围内,也同样可能产生国际私法方面的问题。
  因此,国际私法作为法律的一个部门和法学的一个部门,乃是广义的民法性质的,产生于国际生活中的诸关系的一个领域。
  彼列契尔斯基在他1940年编著的国际私法教本中写道:“国际私法研究民法关系。但这并不是说,国际私法仅仅是民法的一部分。国际私法只研究具有国际性质的民法关系这一特别部分,这个情况是国际私法中民法关系的一个独特之处。”
  这一定义经受了时间的考验。从那时以来,国际私法范围内又积累了许多新的材料,但在这门法律科学往后发展的过程中,彼列契尔斯基的定义却被确认为把上述法学部门与邻近部门区别开来的出发点了。
  为了给国际私法的对象和体系下一个准确的定义,必须确定国际私法与国际公法的相互关系,因为这是法律和法学的两个密切相关的部门。
  2.在规定对外贸易关系方面,国际私法的一些问题与国际公法的一些问题关系特别密切,并且互相交错。
  在苏联的对外贸易中,国家之间的关系(即由苏联与外国国家签订的关于商品流转与支付的商务条约和协定加以规定的关系)是与对外贸易契约方面的关系密切相关的(这种对外贸易契约是以苏联外贸单位和其他组织为一方,以外国外贸组织或外国私人商行为另一方签订的)。商务条约包含有涉及对外贸易契约主体的规范,解决有关契约争执的程序等等。在商品流转和支付的协定中,要确定根据这些协定而签订的对外贸易契约所应提供的货物定额和货物名称。
  这样,上述的商务条约和协定就是规定对外贸易契约的法律渊源。
  但是,有关商品流转的商务条约和协定是规定国家间的(国际的)对外贸易的义务或责任的,而对外贸易契约则产生货物的运送、收存、支付等的民事法律关系。
  举例而言,如果,一个外国国家(它与苏联签订了商务条约并根据互惠原则应赋予苏联外贸组织和苏联商事法庭享有按最惠国原则所应享有的一切权利)在某一关系上使苏联组织的处境劣于第三国组织的处境,这就违背了国家之间的(国际的)义务,可以据此提出外交吉明和抗议。但是,如果一国的外贸组织逾期未将根据与另一国外贸组织或商行签订的契约所应交付的货物运到,那么由此产生的要求就应由其中一国的法院或仲裁机构加以审理,因为此处涉及的不是国际公法的关系,而是导源于国际流转的民法性质的关系,因此属于国际私法范围。
  3.在谈及国际私法的对象时,必须专门探究一下各社会主义国家经济组织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各社会主义国家外贸企业之间的关系。众所周知,这些企业之间的契约,都是在这些国家实行的国家专营外贸的基础上订立的,这些国家之间的外贸流转的发展,所根据的是相应国家的政府间所签订的旨在加强彼此生产计划联系的各种协定。在这方面起着重大作用的是经互会。各社会主义国家生产计划上的联系把有效的计划原则纳入了它们之间的商品流转。这些国家之间实行的劳动分工是贯穿于它们全部关系中的社会主义国际主义的一种表现。
  但是,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各社会主义国家经济组织之间的关系,特别是它们的外留企业之间的关系仍是民事关系,而非国际法关系,两国外贸组织即使在这里也还是作为民法的主体即牛为法人出现的,而关于这种关系的争执由其中一国商会的外贸仲裁机构加以审理。
  因此显而易见,各社会主义国家外贸组织和其他经济组织的贸易关系,同样属于国际私法的范围,而不属于国际公法的范围。
  我们还应把考察政府间的具有计划性质的协定归入苏联国际私法学,只要这些协定是确定各个社会主义国家经济组织之间的民法关系的。这里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与苏联民法学的情况相似:我们也是把诸如行政计划法令和经济合同的相互关系这样的问题归入我国民法学领域的。
  4.在我国的著作中曾有人指出,一般与国际私法有关的关系,都与相应的国际关系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不可分割,并由此得出结论说,国际私法规范是广义的国际法的组成部分。苏联国际法学的著名代表人物之一克雷洛夫教授认为,规定国家之间关系的国际法“既涉及行政制度问题,也涉及刑法问题,而且还涉及民法问题等等。”“因此,可以说到国际民法,国际刑法,国际行政法及国际法的其他部门。”“如果一家英国商行向一个阿根廷商人购买一宗肉类产品,则这一买卖契约将不仅是国内的民法契约,因为如果这种契约引起争执,那就也要涉及国际秩序方面的相互关系”……“在国际交往中,每一个商行,每一个个人都有其祖国做后盾,因此这种民法领域的任何争执和冲突,即使是关于离婚的家庭秩序方面的纠纷,归根到底都会变成国家之间的冲突。
  克雷洛夫的基本观点是,国际私法涉及的是关于民法问题的国际关系。
  民法争执(关于对外贸易契约方面的,甚至关于不同国籍的配偶的家庭婚姻方面的争执)虽有可能转变为保护木国组织和本国公民的国家之间的争执,但毕竟应该承认:不同国家公民和组织之间引起诉讼(或仲裁)的争执的存在,全然不是意味着相应的国家之间的冲突,而从政治的和法律的观点看,这种民法争执“转变”为国际冲突,乃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
  国家进行外交干预,以保护在国外的本国组织或本国公民的民事权利,说明在具体情况下缺少保护这种权利的“正常的”(诉讼的,仲裁的)程序。这种干预表明,在违背了规定组织或公民之间一的某种关系的民法规范和国际私法规范的同时,也违背了规定国际关系的国际公法规范。
  举例而言,在许多场合,美国法院拒绝承认苏联公民有权继承在美国的财产,这就不仅违背了有关继承问题的内国民法和内国冲突法规范,而且也违背了外国人在继承问题上享有与当地公民同等权利这一国际法公认的原则(《国民待遇》原则)。如果有根据进行国家的外交干预,以保护在外国的本国公民的权利(对某国公民的权利的特殊限制:是违背国家平等原则的),那么这种干预并不意味着民法关系已不复为民法关系而变成了国际法关系。恰恰相反,外交干预是以民法关系的存在为前提的。而其权利需要保护的人乃是参与这一关系的。
  因此从法律的观点看来,实质上不能说是民法关系“转变”为国际法关系。这是一种比喻的说法,它在某种情况下可能引起误解,而从政治的观点看来,并且为了加强正常的国际交往,重要的是强调指出这一无可置疑的真理,即:民事关系的争执(不同国家的公民或组织之间的争执)全然不是国际争执,而一般说来只是民法争执,解决这种争执的办法不是外交干预,而是向某一国的法院成仲裁机构起诉。
  国际私法的规范虽然也规定不同国家之间在事务交往与合作中产生的关系,但这并不是说,这些规范仅仅规定外国人为当事人的那些关系。在国际交往中产生的民法关系可能是而且常常是没有外国人参与的法律关系,但在它的事实结构中仍可能包含需要适用国际私法规范和范畴的“涉外因素。”
  正如论证国际私法属于广义的国际法之一,有些作者引证说,国际条约乃是国际私法的主要渊源之一。不过,国际私法规范的性质问题,不是决定于它的渊源的性质,而是决定于在这里什么关系是规定的对象。例如,因对外贸易业务而签发的本票或汇票,其关系不能被视为国家之间的关系,虽然这种关系是由1937年的本票汇票法加以规定的,而该法在我国的采用,是因为我国参加了1930年日内瓦本票汇票公约。上述1937年本票汇票法所规定的票据关系,就其性质而言、与1922年俄罗斯联邦旧本票汇票法所规定的票据关系具有同样的民法性质,虽然后一法律在任何国际法令中都无根据。
  二 冲突法的概念
  1.民法关系中涉外因素的存在,可能表现为这种关系的主体是外国公民或外国法人;或者表现为这种关系的客体是一件位于国外的物件,或者表现为与法律关系的产生、变更或消灭有关的法律事实是发生于国外(例如,契约或侵权行为在国外完成不债务须在国外履行;苏联公民死于国外等等)。
  当苏联法院(或苏维埃国家其他机关或外贸仲裁机构)受理具有上述一种(或者两种,或者全部)“涉外因素”的案件时,很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该关系的权利与义务不应依苏联法律来考虑而应依外国法律来考虑。
  (例略。——译者)
  由此可见,在具有涉外因素关系的情况下,就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当事人的权利与义务应由何种法律来规定,有时在这种情况下,苏联法院或苏维埃国家其他机关或苏联外贸仲裁机构适用外国法律。
  2.在具有涉外因素的法律关系的场合下,总会产生所谓“冲突问题”。必须决定在两个“冲突”的法律中应该适用哪一个,苏联法(法院地法)还是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1133853      关注法宝动态: